云轩阁 > 玄幻科幻 > 鬼瞳 > 第六章 喜得捆仙绳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鬼瞳最新章节!

    左智站在家门口,深吸一口气,满屋红木淡淡的气息停歇在肺中,随着血液流遍全身,刹时放松不少,整个身体都舒坦下来,左智很喜欢这种感觉,这是他每次回家都会做的。当初在家私城左智一眼就看中它,老红的红木总是给人沉稳的感觉,而且还有淡淡的飘香,更是让左智下定决心掏血本,相信放在家里会给客人随意的感觉,只是没有客人到家里来,但左智万万没想不到日后他回后悔当时没卖间大房子,更没想到自己还常常被‘客人’赶到沙发上睡觉,真是始料不及啊。

    看着家里的灰尘,想想也有很长时间没回来了,抗起扫把,背起抹布,做起革命劳动,收拾完屋子后却看到镜子里自己灰头灰脑的,只好去冲个凉,冰凉的水划过身体,毛孔全数张开,像婴儿般抢着吸取水分。“啊——”左智舒服的忍不住呻吟出声,感觉阴凉的气息从每根毛孔汇集到经脉里,顺着经脉缓缓地流动,最后被元婴照单全收。忽然从元婴出传来一阵颤栗,全身经脉不断紧缩,却是把左智痛的厉害,左智赶紧调动纯阳真气调和,疼痛才慢慢消失。左智不敢再在这冷水中呆留,立马穿衣服来到大厅。“刚才好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左智纳闷,想起刚才倒有点后怕。正思蹭间,见到沙发上的大包袱,这才想起来秦老他们送的东西还没来的及看看。包袱里放着几本书,都是4个老头子毕生所创的奇门异术,还有5把只有手掌长短的剑“奇怪,4个老头子没事送我这么多工艺品干嘛,不对啊,这剑定有什么玄机。”想罢,左智放出元神,探入剑中,刚一入剑就遇到一股强大纯正的真元,再搜寻一周,并没发现别的什么东西,奇怪,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左智收回元神,睁开眼赫然被眼前所见吓了一跳,刚刚还只有巴掌大的剑一下‘长’成3尺长剑,看来这是件好东西,4个老头子可是掏了老本啊,想想,左智拿起那几本书,看看这里面有没有记载,果然,里面说到此乃手里剑,5把分别为金、木、水、火、土的属性,称为玄金剑、玄木剑、玄水剑、玄火剑与玄木剑,用此剑时只需心中默念其名即可变成正常的3尺剑,4个老头子倒也风趣,末了还注明次剑携带方便,威力惊人,实属剑中极品。

    将剑变回原来大小,又见一根绳子放在最里面,次绳入手冰凉滑润,感觉极像人的皮肤,却不脱手,长约1。5米,书中对次绳说明最少,只说是马老一次华山清修在一洞中所得,上面还画有地图,地图简单易懂,让人很容易找到,连他们也只知道次绳可长可短,随心意变化,软若柔丝,硬比玄铁,次绳可随心意将人捆绑,被捆子人不得绳主放行,即是使出浑身解数也不得而出。看来这是件好东西,左智将其缩短至20厘米长短,系于脖子上,其他的东西左智也一时用不上,就放下等以后有时间再慢慢研究。想起刚才身体的异常,左智曾此时查看以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元神探入丹田元婴处,查看一周,并没发现异样,元婴还是充满纯阳之气——明白了,刚才水中的阴凉之气与体内纯阳之气相抵制,才使得经脉收缩,那不是以后不能纳天地之阴气?忽然元神发现体内一股阴凉之气进入丹田,还来不及做出反映,纯阳之气发现天敌入侵,立刻分出浩然阳气将其赶出体外,可那股阴凉之气好似知道来者之强就是不与它正面交锋,总是出其不意地攻击它单薄的地方,等纯阳之气回头援助,却又马上闪开,就这样两股真气你追我打一直周旋,却不知左智却是满头大汗,为什么?痛啊,你试试两个东东在你身体里打架能不痛吗。左智不知道它们要打到什么时候,只怕到时丢了性命就不值,调动体内所有真气硬是将两股强大的阴阳之气压入体内,它们也像是累了,乖乖分成两边呆在丹田分庭抗礼,双方都疯狂的吸收真元已壮大自己,这到便宜了左智,吸纳真气的速度一下快了几十倍,随那股阴凉之气向上探去,却发现它是从捆仙绳中所来,这到是左智没想到的,次时左智也不怕再出现吸纳阴凉之气引起经脉收缩了。收回元神却发现已经到了深夜,看来今天只好在家睡了,倒是这次因祸得富着实让左智暗叹侥幸。

    第二天一到s大就被宋涛他们给堵住了,你一句我一句问题不断,早知道就等到上课时再来,左智实在受不了这些噪音一声虎吼“停——”有完没完啊,你们这样一起说我怎么回答啊,叽里咕噜问了一大堆我一句都没听到,“对啊!我们这样问他也听不明白,我们去教室,爽哥(秦柯的绰号)去抢位子去。”宋涛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对嘛,还是宋涛明白事理,你们以后多跟人家学学,看看你们一个个熊样!”“是啊是啊,不说这么多了,走,把左智‘请到教室’去,看牢了,别又给他溜了,等下慢慢审问!嘿嘿——”“扑通”众人晕倒。所谓双手难敌四手,何况左智一个对他们5个,左拉右拽终是被‘押’至教室。几个人这次倒没有那么乱了,都由宋涛一个人问,内容无非就是问我昨天是怎么回事,说我这几天总是古里古怪的,本来左智是想随便编个理由糊弄过去的,不过当听到他们说昨天以为自己得罪了什么高官子弟,还要陈健打电话问他爸是在怎么回事,哪知他爸含糊其词,什么也不肯说,更让这几人担心不已,但也实在没什么办法,只好等左智回来问他自己了可这一等就等了一天一夜也不见人回来,几人都是一夜没睡,到了早上实在等不下去了,正准备出去找,这就碰上了。宋涛虽没怎么说,但左智知道他们是真心为自己担心,左智真的很感动,但不会去哭鼻子那种女孩做的事,他们之间也不需要太多的言语,所有一切只用放在心里就可以。“听着,我下面说的事是你们多不了解的另一个‘世界’的东西,我之所以以前不跟你们说,是因为知道的越多危险就越多,甚至你们的生活都会因次而改变,每天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你们好好考虑一下,现在后悔还来的及,愿意,我们可以一起做一翻,当然我会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们,不愿意,我们继续像以前一样,当我今天的话没说过。”看到左智严肃的表情,宋涛他们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受起嬉皮笑脸严肃起来,但他们并没有犹豫,虽然左智平时总是神神秘秘话也不是很多,但他们心里一直都把他当兄弟“不用考虑了,我们虽说不上有多伟大,但起码还是知道有富同享,有难同担的,不管你说的什么,我们都相信你,再说这么神秘的事怎么能少了哥几个呢,没有我们你会少很多乐趣的。”左智心里暖烘烘的,说老实话,自从师傅仙逝后自己在这个世上除了这5个人也没什么朋友,本以为自己对尘世中的情感不再追求,可此时自己的心却再告诉自己是非常需要的,只是师傅一走,自己再无亲人,为了不会感觉孤单,一直都在躲避,躲避那让人讨厌的感觉,不断告诉自己已不再需要世间‘庸俗’的情感,可封闭下的情感却是越集越深,此时又被宋涛他们所感化,冰峰一下被化解溶成泪泪细水。左智用一上午的时间总算把一切跟他们讲明白,毕竟许多东西是他们不曾听说过的,讲解起来也比较麻烦,宋涛他们更不会嫌麻烦,一个个早已经被那些不敢想象的事物所吸引。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