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科幻 > 鬼瞳 > 第四章 巧遇佳人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鬼瞳最新章节!

    睁开双眼,天色微亮,因为正是六月天,东方虽已白如鱼肚却也只有5点半左右。左智轻手轻脚地起床洗刷,听到室友均匀的呼吸后就悄悄出去了。

    虽然入世3年享受到现代都市生活,左智越来越投入到这个大学生的角色中,但是惟独这每天早上的晨练一直坚持没有断过,回想起师傅天星子说过“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而且着晨练对于我们修术之人相较于常人更为重要。我们修术之人讲究田地循环,自然之道。比如人体呼吸之间即是循环自然之道,真元在经脉之间运行亦是循环自然之道;而大地亦有呼吸、循环,于夜,大地乃吸入纯阴之气;于昼,大地乃呼出经地心烈炎循环吞吐之后的纯阴之气——纯阳之气。而早上天露鱼肚之时,纯阳之气乃最纯之时,所以徒儿你记住要坚持每日的晨练......”虽然老头子经常‘虐待’自己,但在这段离开师傅的日子里,左智还真有点想他。经过这次一役,左智明白自己现在是太放松了,看来安逸的生活很容易消磨意志,不过倒也正好及时地提醒了左智,让他又找到一个不断去追求的目标.像以往一样,在操场上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盘腿坐下开始呼吸吐纳,真元运行一个大周天后左智舞起一套少林罗汉拳。因为这是在学校,不能让人看见太过匪夷所思的动作,所以左智每天只能借以罗汉拳来吸纳纯阳之气。

    做出起手式后,一套刚猛、淋漓的罗汉拳如流水般倾泻而出。灵识展开,感应周围空气中跳动不安的纯阳之气,纯阳之气受到吸引,以自己为中心,形成旋涡状,兴奋地朝自己涌来。瞬时身体暖烘烘的,将纯阳之气运行一周后吸纳元婴中,元婴一阵颤抖,全身闪出金光,每多吸纳一次纯阳之气,金光就更强烈,只是元婴的眼睛还是紧闭着,也罢,毕竟修术不能急于一时。缓缓收回灵识后,左智正欲回去冲个凉,忽然背后传来一阵掌声“啪啪啪——你好,我叫张菁,你刚才打的拳好棒啊,能教我吗?”“不行”其实左智练功的时候就知道有个女孩一直站在那里,不过她也做什么,便没去理会。但当左智看到她时,许久没有波动的心似被电了一下,激起一片涟漪。青丝般披肩的睡装式头发随晨风微微扬起,美丽不可方物的如水的玉脸在晨光中更显得冰肌玉骨,眉若远山,瑶鼻樱口,秋水般的眼波不曾离开过自己,轻笑生妍的俏样更是让自己一阵晕迷,自己要再与她纠缠下去,恐怕就要鼻血狂涌不止而死!!!强压下心中纷乱的心绪,丢下两个字转身就走。张菁带着复杂的眸子望着左智的背影,眼中充满疑问、好奇还有一丝她自己都没察觉的懊恼。

    回到寝室,左智把那几头懒猪叫起床就冲进浴室冲澡去了。一身的汗臭让左智浑身不舒服。

    “左智你还没交代昨天跑哪去了呢,真不知道昨天怎么让你蒙过去了,快老实交代,要不然嘿嘿......”说话的是宋涛,本市人,爱好泡妞,自称是泡妞大王。

    “没错,小子不说清楚,你今天就直接去医院吧,放心我们帮你请假,好兄弟吧!!!”那4头猪一听也凑了上来,看他们一个个淫荡的眼神,左智不禁打了个冷颤。这4个分别是陈健、张泽、杨帆和秦柯。

    “哎呀,8点了,快上课,要不然四眼要发彪了!”也不管宋涛他们让不让左智硬是‘杀’出一条血路向楼下奔去,开玩笑昨天的事怎么能跟他们说,还不趁他们不注意先跑再说。宋涛他们5个互相看了一眼大叫着“杀——”朝左智追去。

    正在路上‘撕杀’的左智他们都没注意一辆黑色宝马向他们驶过来,直到拦住在他们的面前,才知道这是冲着他们来的,他们6人互相对望,从宋涛他们的眼神左智就知道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暗暗运气真元注视着这辆宝马。

    “呵呵,左智,看来我还没来晚啊!”下来的是满脸笑容的陈总司令“噫——健儿你们认识?”一看是陈总司令倒把左智楞了一下,看来把这个麻烦给忘了,唉,真是逃也逃不掉啊。

    “是啊,爸你怎么来了,他们是我的室友!”

    “什么,他是你爸?靠,太巧了吧!”

    “噢,原来你和左智是室友啊,呵呵,这样太好了。左智你现在可以跟我走了,我已经帮你跟校长请了假。”这里还有外人在,陈总司令也没有多说。

    “好”看着陈总司令暧mei的眼神在自己身上看个不停,知道这个室友的老爸肯定再打什么鬼主意,左智心里把老天全家女性问候了一遍。就这样左智在宋涛他们5个惊疑的眼神中随黑色宝马滚尘而去。

    “真没想到,你居然和我儿子一个寝室,呵呵,我这个儿子以后可得拜托你照顾啊,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没有不疼儿女的父母,你以为我不想自己照顾他吗,就这个职称我要对的起它啊,能给家里的时间太少了!”在去北京的路上,陈总司令向左智献媚道。“有没搞错,你把儿子叫给我,我才跟他一样大,再说我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不过你的理由还听的过去,毕竟现在这样的官不多了。”左智心里想。“我还没这个能力来照顾别人,我自己有顾不过来,再说要是你儿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上哪赔你个儿子啊?”

    “不会的,只要麻烦你平时对他有个照应就行了,要是有什么为难的可以跟提出来。”

    “这个嘛,可以是可以,你知道我只是一个大学生,这个资金方面嘛......”

    “这没问题,健儿他妈是搞企业的,这几年也存了点积蓄,你差钱时跟我打电话,我会转到你的帐号上的。”

    “好好好,没问题没问题!”一点积蓄吗?我看这一点不少啊,真想不到陈健家境这么好,唉,人的命哪......

    ************************************

    龙堂处于北京香山西面。

    龙堂就如一座孤独的小杂院立于香山之上,在龙堂周遭两百米范围内划为军事禁地。虽然没有军队驻守,但是依然可以看见数名身穿黑衣的大汉身处高塔巡视。

    在山脚下,有一大门,门顶的木牌上刻着养心斋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门柱下有一个守卫,见是陈总司令和左智,敬了个礼后放行。左智经过时,运起内息术,可以感觉到守卫的实力在炼精化气的结丹中期与结丹后期之间。

    进入山门,没有一条可以通往龙堂的路,周围有的全是密密麻麻的马尾松,左智运目远望,可以看出这些树木都是按九宫八卦所排列的。

    在陈总司令的带领下,他们终于穿过树林,来到龙堂门前,这扇门没有门板,但是从外面望进去却看不清里面的情景。

    “左智,我只能带你到这里,后面的你自己进去吧!”陈总司令在门口停了下来。左智迷惑地望向他,陈总司令只是微笑着。左智也懒得问他原因,摆身前行。

    在经过没有大门的门口时,左智只觉一道非常强大的力量阻止他前进。左智嘴角抽动几下,调起全身六层功力,和大门传出的那股力量相抗,在他的思感探测中,他可以清晰的感应到里面有三个修为很高的人正在看着他,所以他装出很吃力的样子才通过那道门。

    进入这扇门,是一座和北京城的四方杂院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多了一股清新,古雅的气息,所有的屋檐棱角,砖瓦墙面,地板顶柱都一样的崭新,就像是刚刚粉刷过一样。杂院的中央有一棵巨大的桃树,起码要三个人才能合抱。

    左智擦过额头上的汗滴,四周打量了一下,然后向尽头开着大门的大厅走去。

    大厅里的摆设很简便,但又不失规矩。豁大的大厅里就只有一张檀木桌孤零零地摆在中央,那檀木桌不高,只有四十厘米,不过却很大,直径有五米左右,呈六角形,也不知道当初谁设置成这样的,而六个角都对着大厅的六个凹处,左智这才注意到,原来这个大厅也是六角形的,可是穷遍他的记忆,都找不到有六角形的阵法。

    正当左智脑子里思索大厅的摆设时,一声清脆的琴音响起,犹如轻声鸟语,细水长流,把人带入清净幽雅的大自然的怀抱,感受着大自然的静谧,享受着大自然的温存。蝴蝶蜜蜂在花丛中跳跃,兔子松鼠在森林里奔跑。它们是那么的欢快,那么的愉悦。

    突然琴音一转,一道夕阳洒落在波涛轻涌的海面上,一对男女青年坐在柔软的沙滩上,只看见他们的背影,他们搂着腰,头靠着头,互相在耳边轻语。是那么的亲昵,那么的浪漫。

    随着琴音,画面慢慢转了过来,少男的面貌是那么的熟悉,那不就是他左智自己吗?而那个少女,竟然是张菁,张菁还是笑得那么清甜。张菁嘟着张樱桃小嘴,微闭着双眼往他的方向挪去,他竟然毫不拒绝,也迎合着张菁,两人的嘴越靠越近,眼看着就要贴上了。

    左智心里一惊,睁开眼睛一看,大厅里依然空空当当,什么也没有。不过琴音还在继续,琴音一转,一股啸杀之气升起,犹如铁马金戈,刀光剑影。

    左智心中暗笑,大喝一声:“气浮如流水不安,心静如高山不动。”

    “好一个气浮如流水不安,心静如高山不动!哈哈!!!。”琴音立断,一个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们是?”左智看着突然出现在檀木桌的四个老人问道,其实他早就猜到了这四个人的身份,不过为了不在这四个老家伙面前过多暴露自己的实力,他也只好装个糊涂了。

    “名字只不过是代号而已,又何必在乎这些世俗的称谓呢?”一个长胡子,眉目慈祥的老头子说。

    “呵呵,别听老张那套歪论,如果不告诉别人你叫什么,谁又知道怎么叫你啊?小伙子,你说是不是?”另一个穿着一身道袍,同样是长胡子,不过却笑容可掬的老头说。

    “是啊,别看老张他说的好听,可每次争论都不是我的对手,哈哈哈——”旁边一个满头白发,但面色红润的老头道。

    左智迎合着点了点头。

    最后的那个相对于前面的三人就多了一股严肃和威严,他笑道:“你可以叫我马老。”“叫他张老”指着那个说名字不重要的老人。“叫他秦老。”又指着那个长胡子,“叫他虞老”那个笑容可掬的老头。

    左智一一给他们行礼,毕竟礼多人不怪,那四个老头子也理所当然地收下了,如果他们知道左智的师父是活了几千年已飞升仙界的话,重视辈分的他们不知道还敢不敢心安地接下左智的行礼。

    “哈哈,我喜欢你小子,功高不傲,知书达礼,就知道你是个有前途的人,刚才你穿过大门那道气墙的时显示的实力不错,待会和我老头子来上几招,那三个老家伙我都打腻了,今天咱们要换换新口味。”秦老对着左智挤眉弄眼说。

    “小伙子,锋芒毕露不是件好事,容易引起他人的猜忌。以后要懂得掩息藏芒。”张老皱着眉头对左智说。

    左智心里一惊,没想到这个老头子的功力这么高,竟然和他八层功力不相上下,刚才自己释放的一点点气息竟然被他给发觉了。左智立即低下头,一副受教的样子道:“多谢长老提示,小子受教了。”

    虞老哈哈笑着走了过来,搂住左智的肩膀,把他拉到六角桌前,不过他只有1。65的个头搂着左智1。78的‘大’块头的样子倒有点滑稽:“哈哈,不要理会那个说教的,他一见到那些小辈的就只会拿那些没劲的话来卖弄。来,过来坐!”

    没想到六角桌虽然没有椅子,但是在六个面的面前有一个无形的气椅,左智坐了上去,只觉得不仅高度闲宜,还可随人的心思而调动,真是柔软舒适无比。

    “怎么样?舒服吧?这是我设置的。”马老一脸得意地看着有诧异之色的左智。

    “就知道摆弄些小玩意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张老不屑道。

    “小玩意?小玩意你张老头做出来给我看看,嘿嘿,做不出来吧?做不出来就不要说,没有这些能耐的人没有资格说,懂吗?”马老对着张老叫嚣道。

    “哼!”张老重哼一声,闭目打坐不理他。马老也懒得理他,滔滔不觉地和左智解说自己设计的东西来。

    “咳咳。”虞老打断他们,“小智,以后就这样叫你吧,你刚才穿过那道气墙所显示的实力和在我幻道琴音中的定力,还有你谦虚的品性,我们已经一致通过你加入龙堂。我们龙堂没有什么约束,只有两条规矩,就是维护国家利益和不得损害国家利益这两条,希望你能遵守,进了龙堂,那么就有享受龙堂里所有资源的权利,至于都有什么,我稍后会一一告诉你。其实我们龙堂对内没有什么职务大小,只以辈分相称,那些职务只是国家安排的,不过也是按照我们的辈分订的所以我们都叫你小智,你就叫我们马老,张老和秦老。你要记住。”

    “哈哈,不要听他的,小伙子,你就是叫我老头子我也满意,来来,我们去虚幻斗场比试比试。”秦老待虞老一说完,就拉着左智向偏院去。

    左智无奈,只好向虞老告罪,虞老也不阻止,他还巴不得左智能拌住秦老,免得秦老老找他们试他的新招。

    起点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