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一招纵横 > 第二十一章 银羽琵琶销魂曲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一招纵横最新章节!

    秦楼哭笑不得,抓住不安分的手,摇了摇头道:“那下一个是不是就是鸿都学宫跟我秦家了。要不,我还是送你去瑶池吧。那样我也就不用再去千幻棋府跟鸿都学宫了。”

    杨若雪哼了一声,将某人抱的更紧,咬牙切齿道:“才不要呢。”

    秦楼暗叹口气,凤眸微眯,寒光一闪,淡淡道:“听说千幻棋府除了一个天星圣手,还有一个地煞鬼手,你见过么?”

    杨若雪摇了摇头道:“没有啊。听刘姥姥说,千幻棋府的天星圣手跟地煞鬼手向来都是对手,就跟鬼谷天纵地横,都是谁更厉害才能成为千幻棋府的棋主。”

    有些心疼看着秦楼,担心道:“你真要将天下的玄门古族世家门阀都杀光么?冤冤相报何时了啊,就不能直接回凤丘么?”

    秦楼嘿嘿一笑,神色凌冽望着舱顶,淡淡道:“尔虞我诈是天下,勾心斗角是庙堂,江湖不就是快意恩仇么?没有冤冤相报,又哪来的何时了。我秦楼可不是圣人,是人屠。”

    转头看了眼杨若雪,好笑道:“怎么?怕了?”

    杨若雪暗叹口气,紧紧抱着秦楼,摇了摇头道:“才不怕呢,人家有你啊。我知道,是天下人冤枉了你,人家会陪你的。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秦楼眉头微皱,看了眼杨若雪,暗叹口气,淡淡道:“这恐怕不能答应,迟早得丢。至于冤枉,嘿嘿,也算不上。试问这天下,又有谁不冤。活着就冤啊。早看开了。紫虎红袍,一人一虎就够了。心血来潮亮了旗,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回北定,何况凤丘。你跟着我算怎么回事。你还是好好想想去哪里的好。不然,等到紫府,你就拜那位玉观音?有她老人家的指点,指不定日后又是一个罗浮城主啊,不比西王母差哪里去,想想都风光,想要个面首还不容易?要多少有多少,玩腻了尽管换就是,谁奈你何。如何?这买卖你赚大了。”

    杨若雪暗叹口气,神色莫名看着秦楼,一时间也不知道心酸还是心暖,或是悲愤?恨恨瞪着秦楼道:“那你昨晚抱回的那个女子呢?你可是答应过叶秋痕要照顾她的。难道就不能和人家一起么?”

    秦楼眨了眨眼,好笑地摇了摇头道:“你这可就有些不讲道理了吧。我可只是答应叶秋痕天下再无人闲话,等我去鸿都学宫杀了叶怀英,就将飘渺灵诀与风烁传给她,让人送她去危园栖霞峰。若想无人闲话,还得自身强横,那才是王道。有我师公授她学识,栖霞精舍顶多十年,肯定又是个上官灵月,嘿嘿,再传她《神曲》,到时天下自然闭嘴,不然就杀个干净就是,随她心意。而且正好去给我妹妹做个伴,我不在峰上,指不定那丫头又用三千弱水祸害其他几峰,要是再来个水淹续流峰,乐子可真就大了,保准师公也头疼,不然呆不住下了山,更了不得,我还不放心呢。”

    杨若雪不服气瞪着秦楼,可怜巴巴道:“那人家也可以跟你学啊。”

    秦楼一愣,神色古怪瞥了杨若雪一眼,淡淡道:“飘渺灵诀不适合你。西王母那老不羞既然看上你,想来这世上最适合你的,应该就是瑶池那部《镜花水月》与那件九品风华,你若能修习,不出十年,十有八~九要倾天下,再有蓝羽凰纱,到时候连我都头疼。嘿嘿,你不怪我吧?当然,怪也没用。老子又不傻。何况,我这也算救你一命啊,不然到时候去瑶池,辣手摧花我都不忍心哦。”

    杨若雪嗔了秦楼一眼,好气又好笑道:“那风烁呢?你那凌波微步应该就是风烁之一吧,难道人家也不能修习么?”

    秦楼哑然,轻轻捏了捏杨若雪脸蛋,好笑道:“算了吧,风烁可没那么简单。何况,就算你学了风烁,要是让天下人知道人屠竟然教出个只会跑路的徒弟,那还不得笑死?丢不起那个人。”

    杨若雪噗嗤一笑,柔情似水望着秦楼,忍俊不禁道:“那有什么啊,人家只是想跟着你就好啊,又不会到处乱跑。何况,你不是九诀同修么?除了风烁,总有适合人家修习的吧。”

    秦楼眉头微皱,摇了摇头道:“没有。我的九诀都是相辅相成,除过风烁一卷勉强可以独修,其他缺一不可,能修全都是运气,还是我体质特殊。你若单独修习一卷,迟早反噬,可不是吓你。你总不能也和我一样九诀同修吧。啧啧,不说其他,就只蛮诀,纯粹找虐啊,想想我都不忍心。十绝之地你总该听说过吧,我只闯了四绝之地,差点就死里面。你若进去,只风漠就能将你吹成风沙,轮回都难。”

    转头看了眼有些发傻的女子,秦楼轻轻抚了抚她的秀发,柔声道:“睡吧。不然会憔悴的,容易变老哦。要是取下瑶池水镜,结果白天鹅变个丑小鸭,立马将你丢水沟里去。”

    杨若雪哼了一声,愤愤做了个鬼脸,却突然叹了口气,抓住秦楼的手,柔声道:“秦楼,抱着我睡好不好?不然我怕,真的,一觉醒来又见不到你。”

    秦楼眨了眨眼,突然乐了,心下一软,好笑地摇了摇头道:“不行,顶多借你一条胳膊,爱枕不枕。真以为老子清心寡欲不成。”

    杨若雪嘻嘻一笑,立马将秦楼的胳膊拉过来枕脖子下,小小幸福地拱了拱,顽皮的猫咪似,钻到秦楼怀里。一只手还不忘将秦楼给紧紧抱住。

    秦楼眨了眨眼,望着舱顶,一时无语。

    “能不能说说你妹妹的事啊?人家听着入睡好不好?听说她有一个很美的名字,雪蝶,是不是?”

    秦楼一愣,瞥了眼枕自己肩头睫毛忽闪闪着狡黠的杨若雪,好气又好笑道:“没完没了了你还?”

    转头望着舱顶,暗叹口气,秦楼神色却是多了不尽宠溺柔和,眼前似突然就浮现一只绕着自己乱转的碧绿蝴蝶,令人头疼更心疼,捧手里都怕化了。

    秦楼闭目假寐,轻笑道:“那丫头啊,就是个鬼灵精,捣蛋鬼。也不知是不是小时候给逗的狠了,从小到大就喜欢缠我,走哪里都跟着,甩都甩不掉,不带就瘪嘴,也不哭,直接跑我娘亲那里告状,看着都心疼。你是不知道,我妹妹可是是先学会跑才会走的,就是我给带的,后来差点跑停不下来,不会走,被我娘亲将我给狠狠说了一顿,可到现在还是喜欢一蹦一跳的,穿花蝴蝶似,欢快的很。不过,那丫头可比我厉害多了,生而天途啊,你知道多恐怖么?只要能安心修玄,那就是江流入海水到渠成,一路直通九品天途都不带阻碍的,我都郁闷。就是不安分,贪玩,静不下心来好好修玄,到现在还在四品阴伏没心没肺的玩,刚到危园那会儿,就带着紫韵邪虎去戏水,差点将郦泉峰给淹了,害我被碧霞师叔骂个够惨,结果倒好,那丫头倒成了郦泉峰的常客,天天往那边跑,碧霞师叔还喜欢的要命,我都欲哭无泪啊。不过,那样就挺好,既然有我这个哥哥,就由着她玩闹,最好玩一辈子,一直无忧无虑下去。娘亲说了,要让妹妹好好的,照顾好她,就是回到凤丘,我也算是有个交代了。嘿嘿,羡慕吧,我有个妹妹。直娘贼的,就怕任千帆那王八蛋贼心不死啊,趁我不在再给拐了去,不行,这次回紫阳,还得再敲打敲打,不然不放心。”

    杨若雪心下一酸,更觉可乐,忽然噗嗤一笑,头埋在秦楼胸口,差点笑抽,眼泪都笑出来。

    便在此时,宛转悠扬,琵琶声起,如清泉水流,呤叮动听,只是转轴拨弦三两声,曲调不说情先溢,桃花春风,别样生情,极尽旖旎遐想,随着轻拢慢捻抹复挑,琵琶声声更增靡靡之音,便如一幅幅栩栩如生的《春~宫图》悄然翻起似,沁人脑海,直令人蠢蠢欲动,情欲渐生,这突然出现的琵琶声,赫然竟似有催情之妙。

    秦楼却是面色微变,猛然睁开双目,眼中尽寒光,瞥了眼胸口杨若雪,果不其然为琵琶声所引,一呆之下,顿时眼波迷离,面色渐潮红。

    随即听舱外玄玉的声音,大是恼火:“少主,是银羽琵琶,该死的《销魂曲》。”

    秦楼眨了眨眼,突然给气乐了,浩然正气骤然席卷周身,将杨若雪抱起,一跃下床,走出船舱。

    舱外艳阳温煦,碧空如洗,却见玄玉恨恨指了指天上,竟然是一只朱雀机关兽盘旋高空,上面隐约有一袭粉红轻纱,抱着琵琶娓娓弹奏,音波不断,直覆盖整片水域,片刻间竟令所有船上水手双目渐红,如同发情的野兽似。

    秦楼眉头微皱,抬头望了眼异常醒目的机关兽,神色古怪道:“墨门机关兽?什么时候墨家穷的都卖机关兽了?还能飞上天?”

    从来隐匿的暗河白水游龙不知何时出现在秦楼身后,苦笑摇了摇头道:“少主不知,此机关兽正是青枫阁主资助墨家墨门,历时四年打造而成,是青枫阁主为海上巨无霸特意搞出来的。只因上面有一个特殊的动力机关,所以才能飞上天。”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