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一招纵横 > 第二十章 魅族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一招纵横最新章节!

    江波浪涌,百舸张风,镇海楼船上,秦楼神色古怪看着消失一夜一脸沮丧回来的含晖,好笑道:“怎么?阴沟里翻船了不是?”

    一夜追杀三百里有黑袍义薄照应才留下诡胜双杀一臂却没有割下人头的含晖讪讪一笑,神色扭捏,很是尴尬。

    就是手提九尺霸枪一直冷傲的映月也忍俊不禁,转头望向辽阔江面。玄玉昂霞则躲在一边,偷笑不已。

    秦楼暗叹口气,瞪了玄玉昂霞两个一眼,好笑地看着含晖,摇了摇头道:“这次就当长个记性。不然真让你将天下英雄给小觑了。你九阳罡气还未圆融,能留下诡胜双杀一条手臂,也算本事。下去好好休息吧。”

    含晖挠了挠头,嘿嘿一笑,一夜奔波也着实累的惨了,更是丢了面子,心下发狠去下面船舱休憩。天杀的贼子,诡胜双杀,枉为八品扶摇,就知道跑。

    秦楼一笑,抬头望了眼天,江风清寒,长空如洗,好一个朗朗晴空,两岸皆风景。

    漫步走到船舷,看着一袭蓝羽凰纱与紫韵邪虎一起对着滔滔江水出神的杨若雪,秦楼神色古怪,莫非天生近水,竟然没有晕船,眨了眨眼道:“先前登船的时候,那紫衫文士似乎对你很是在意,怎么,以前见过?”

    从昨夜某人抱回个暖床丫头就一直沉默的女子狠狠瞪了眼秦楼,哼了一声,转头看着绵绵江水,心里委屈,不想理睬。

    秦楼哑然失笑,伸手卷起少女一缕秀发,柔顺轻灵,手感不错,淡淡道:“想不想去瑶池?我可以让人送你回去。”

    若非某人心血来潮拦路抢劫早就在去瑶池路上的杨若雪转头,怒瞪着秦楼,掷地有声道:“不想。”

    秦楼眨了眨眼,看着理直气壮瞪着自己的女子,给逗乐了,暗叹口气,轻轻将跟自己奔波了一夜精神有些萎靡瞪眼都没气势的女子拥入怀中,好笑道:“一夜没睡,火气见长啊。陪我去睡觉好不好?”

    她,很自然就抱住他心里才有一丝安慰的女子,愣了一下,呆呆地看着羚羊挂角的家伙,眨了眨眼,突然就脸色微红,害羞地将头埋到某人怀里。现在么?还是白天呢。

    秦楼好笑地摇了摇头,将这着实有趣的女子横抱而起,一跃下了甲板,都不用动手,舱门自开。

    不愧是最会享受的童飞那死胖子重金打造的观海楼船,其他不说,就主舱房,陈设华美,富丽堂皇到一塌糊涂,尤其卧室一张大床,狗~日的,锦绣暖帐,下通水底中途升温,竟然是一张温润水床,这是要成仙啊。

    心境如渊的秦楼都有种怪怪的感觉。

    看了眼怀中脸色晕红睫毛忽闪不敢睁眼的女子,秦楼眨了眨眼,突然乐了,好笑道:“你在想什么?”

    心里正有些紧张因为曾红着脸偷瞧过几次藏书楼中一本极尽活现的密宗《无上瑜伽》图谱所以小脑袋不断有某些旖旎画面浮现的女子一愣,下意识脱口道:“春~宫图啊。”

    随即一呆,蓦然反应过来,看着某人有些古怪的眼神,脸色羞红都快滴出血来,将头埋到秦楼肩头,紧紧环着脖子,浑身发烫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秦楼哈哈大笑,顿时乐不可支。

    将这可爱到令人有些心疼的女子放到床上,秦楼好笑地摇了摇头,柔声道:“好好睡一觉,我陪你。放心,不会丢下你的。”

    自己也平躺到床上。

    到底是温润水床,舒适自不用说,床下水波流动,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清爽,便如徜徉在碧波温泉,格外心旷神怡。死胖子这才是活的滋润啊。

    因为某人一句话突然就有些想哭的女子心下一暖,突然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很自然而然的,躺到某人身边,轻轻抚摸着昨日黄昏替自己挡下那致命一刺的左肩,有些痴迷望着侧脸有依然俊美刚毅的男子,轻声道:“还疼么?”

    秦楼一笑,闭目假寐,淡淡道:“你真无聊。”

    她嘻嘻一笑,环住他的腰身,两人贴的更紧,看着他笑问道:“能不能跟我说一说凤丘啊。”

    秦楼眉头微皱,双目睁开一线,瞥了她一眼,又闭上,淡淡道:“有山有水,有树林。”

    她一愣,转而暗叹口气,笑问道:“那能不能说一说《凤凰于飞》呢?你二哥说那曲谱是你写的,真的么?”

    秦楼一愣,眨了眨眼,转而乐了,好笑道:“那家伙嘴里就没一句真话,你也信?”

    她一笑,点了点头道:“是啊。和你有关的,人家一直都信的。”

    秦楼暗叹口气,看了眼这实在不好下定论的女子,笑着摇了摇头道:“不是。是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人的家伙给我的。那时候我刚到紫阳,凤栖离石的传说都没听过,怎么可能写出那样的曲子。”

    她眨了眨眼,笑问道:“那你现在就能写出了么?”

    秦楼哑然,看了她一眼,好笑地摇了摇头道:“你猜。”

    她嘻嘻一笑,双目发光道:“我猜一定可以。如果没错,昂霞手中的应该就是大圣遗音吧。连铁崖先生的《神曲》你都能驾驭,肯定可以写的出来。话说那《凤凰于飞》是不是真的只有凤凰琴才能弹出真正的神韵啊。”

    秦楼叹了口气,脑海不觉浮现出一袭紫金飘渺出尘的身影,带着一只白泽,比自己紫韵邪虎还要生猛,都能口吐人言,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不过,不是琴的问题,是人的问题。你可听过‘凤栖离石泪无尽,天地无心恨难抑,此情难绝终不悔,无怨岁月逆轮回’,《凤凰于飞》似乎也只有那家伙弹出来,才真的是《凤凰于飞》。你要是想听,等回到紫阳,我就带你去找那家伙。正好要跟那家伙算一笔账,骗老子说是帮忙还琴,轻而易举就能解决的麻烦,结果黑水不说,还要解毒,妈~的,魅族的魅毒是随便一个男人能解的么?差点害老子失身。”

    杨若雪忍俊不禁,脸色微红,有些好奇道:“怎么?不是说魅族的女子都很年轻很美么,而且还能双修,只要喜欢上一个人,就会终身不渝。天下间也不知有多少男子想娶魅族女子呢。就像那个天下魁首魅姬,好像就是来自魅族吧,听说人家都叫你‘情哥哥’呢,宁愿自荐枕席,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秦楼却是神色古怪瞥了杨若雪一眼,笑骂道:“狗屁!那是她们不敢。你可知道要娶魅族女子为何一定要解开那个千千结?那就是坑,只要解开,就是互换一魂一魄,不管男女,哪个敢变心,立马同归于尽。不然你以为解开那些千千结的怎么都是些惊才绝艳的年轻俊彦。就是因为魅族天赋异禀,虽天生媚骨,能助男子双修,却又受黑水困扰,为魅毒缠身,必须找人双修才能解毒。二十五岁还找不到,就会被魅毒反噬身亡。要不是老子天赋逆轮回,当初就差点心血来潮,被那小娘皮给忽悠了。嘿嘿,不过老子当年就已魂诀六转,就是解了千千结,一个不顺心,死的也是她。敢忽悠老子的,都没好下场。要不是念在那家伙的嘱托,肯定让那小娘皮魅毒反噬,也是活该。”

    杨若雪却是一愣,脸色发红,瞪着某人气愤道:“你不是说差点失身么?”

    秦楼嘿嘿一笑,捏了捏不知道怎么听话的女子脸蛋,好笑道:“是差点啊。可我又不是那些笨蛋白痴,不双修照样能解毒。而且破了黑水,日后魅族都不用受魅毒困扰。你说,我是不是菩萨心肠?”

    杨若雪笑着点了点头,却还是不放心问道:“那你是怎么解的啊?”

    秦楼一愣,顿时无语,翻了个白眼,好气又好笑道:“睡觉!不然就给你解毒。妈~的,听话都不会听。”

    杨若雪嘻嘻一笑,抱着某人不依道:“不要,人家还要听,再跟人家说说大破蛮族好不好?那时候你才多少年纪啊,就敢带着八千铁骑深入九原,都到落鸢河畔呢。泰坦蛮王肯定吓坏了吧。”

    秦楼眉头微皱,瞥了杨若雪一眼,淡淡道:“看心情。你先说说,那个紫衫文士是谁?”

    杨若雪眨了眨眼,目不转睛看着秦楼,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狡黠,小母狐狸似,好笑道:“你该不会上心了吧。他可是很有名哦,可是千幻棋府的天星圣手,辛稼轩,号美芹。只是当年见我用九霄环佩弹过《凤凰于飞》而已。应该是认出了小环才注意到我的。放心,他肯定猜不出现在的我就是那个杨洛神的。人家才看不上他呢。哼,以苍生为棋子,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生而封后,就是他捣的鬼。”

    秦楼哑然失笑,好笑地捏了捏气鼓鼓的腮帮子,柔声道:“怎么?很恨他么?帮你报仇。”

    杨若雪突然叹了口气,定定地看着秦楼,轻轻抚摸着秦楼的脸,摇了摇头道:“以前恨啊,现在不恨了。要不是他,人家也不能和你在一起啊。不然要是去了瑶池,有朝一日我要是成了西王母,嘿嘿,第一个就将千幻棋府灰飞烟灭。”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