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一招纵横 > 第十九章 凤栖离石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一招纵横最新章节!

    顺流金沙江,才知江南美。

    旭日东升,秋风微寒。

    锦溪城外,风陵渡口,四层楼船就是三座,巍峨堂皇,船家巨擘马扶风亲自构图统筹,玄刚龙骨,更有两百能工巧匠精心打造,异常华美,奇巧坚实,一名飞云,一名余皇,一名镇海,不仅江湖内海横行无阻,苍茫大海亦不惧滔天风浪。

    是从天袖王朝的国都凌霄城日夜北上准时抵达风陵渡口。

    随行更有艨艟二十七,轻舟四十八,一齐的紫纹白帆,浩浩荡荡,俨然一旅水师。

    不说渡口草民百姓为之震撼,就是秦楼都有些目瞪口呆。童飞这死胖子,是要疯啊。

    送行的曹奉先更是瞠目结舌,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这是去紫府还是去剿匪?惊起一水鸥鹭的架势啊。

    好一个青枫阁主童少游,好魄力。这阵势都能千里北上安然到风陵渡口,财可通神,手腕通天啊。

    “老子总算知道楚天骄那句‘借我一座金山还你一座红楼’是什么心情了。”

    曹奉先神色古怪看着秦楼,摇头苦笑道:“你小子,一人一国,传言非虚啊。”

    秦楼嘿嘿一笑,眨了眨眼道:“怎么?很羡慕?只要上船,分你一半。如何?”

    曹奉先哑然失笑,心下一暖,笑骂道:“滚蛋!你小子这就是贼船。去紫府就行了,可别三峡拐弯,不然老子跟你拼命。我怎么突然有些后悔给你通关文牒是不是一个错误。”

    卧虎城后有三峡,三峡绕两江,东流入海金沙江,南贯怒海是离江。顺离江南下,乘风破浪,可直达南越国都,凤凰城。

    秦楼大笑,看着紫韵邪虎也上了船,若有深意瞥了眼突然出现在曹奉先身后的紫衫文士,一拍曹奉先肩头,淡淡道:“看心情。走了。”

    脚尖一点,轻轻一跃,似青羽凌风,洒然登上楼船,镇海。

    曹奉先暗叹口气,突然对着秦楼喊道:“若回凤丘,一定抽空去荔城,请你吃荔枝。龙头凤尾,挂绿。”

    秦楼头也不回,朗笑道:“好!”

    号角声起,扬帆起航,声势浩大,气吞江河。

    领航楼船飞云之上,有魔宫大旗,绣凤舞九天,一片火红,迎风猎猎,极尽张扬。

    有滔天血海,将起波澜?

    曹奉先一声苦笑,神色复杂目送着秦楼船队江上渐远,叹了口气,迎风立在风陵渡口,抬头望了一眼天,晴空万里,云霞似锦。曹奉先突然朗声道:“紫禁乱流挑风云,魔宫楼船扫地空。烈火张天照云海,红袍此去踏江湖。”

    镇海楼船甲板之上,临风而立的秦楼哑然失笑,暗叹口气,摇了摇头。

    来历非凡的紫衫文士望着江上连绵横帆,也笑着摇了摇头道:“天下狂霸有一斗,红袍带着七分走啊。紫虎红袍,实在非人。无怪那些玄门古族为之忌惮,世家门阀为之胆寒。魔星天妒,芳华早逝,当年那一箭既然没死,日后这天下江湖,可热闹了。”

    曹奉先一笑,转头看着源出千幻棋府的紫衫文士,笑问道:“莫非文昌兄以为,热闹不好么?”

    紫衫文士看了眼曹奉先,笑着摇了摇头道:“如今天下七国争霸,又有麒麟鉴横空出世,大势已然明朗,当然是水越混越好。不过,紫虎红袍,一人一国,无疑是当今天下最大的变数。秦楼不死,紫阳王朝虎视鹰扬啊。莫非侯爷以为,魔宫此番崛起,真的只为当年那场紫禁乱流?要知道当年秦啸天死战不退,可不只是为身后的秦家,为国捐躯啊。”

    曹奉先神色怅惘望了眼江帆远影,叹了口气道:“那又如何?文昌兄也看到了,这可只是那家伙冰山一角啊。不说不为人知的,就只浮出水面的三才三义四使八门,便已令人望尘莫及,遑论魔宫九天十地。文昌兄想来还不知道吧,在凤丘可一直有一位女子,望着神农鼎,在等那句‘良人当归’啊。若是回到紫阳,再回凤丘可真就是凤舞九天了。试问这天下,有谁不羡慕楚天骄跟秦啸天那天绝崖上一拜,义结金兰。秦啸天就不说了,一拜就拜出个秦煦阳跟秦莹玉,白帆军神,寒门瑞雪,紫阳双壁啊。楚天骄有秦家,活该大展宏图,虎视鹰扬。至于那些令人头疼的事,就留给该头疼的人去头疼吧。我曹奉先朋友也不多啊。”

    紫衫文士面色一变,看着曹奉先,颇有些不可思议道:“不会吧。莫非传言不虚,白凤落栖霞,古族神农氏的神女真和那家伙非同寻常?”

    曹奉先神色古怪看了眼紫衫文士,点了点头道:“是很不寻常,两小无猜。昔年雒阳城外,那小子亲自显摆的。不然,你以为神殇弓一箭穿心,这家伙还能活蹦乱跳?就算那家伙心在右边,除了神农一族的神女,谁还有本事让人起死回生?当然,此事知道的人可不多。所以,话出我口,文昌兄听听就算。不然,那家伙真会将楚乐坊送去我府上的。”

    紫衫文士忍俊不禁,眼中异色一闪而逝,笑着摇了摇头道:“建安兄这话,可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啊。既如此说,那家伙跟魅族又是怎么回事?据说那一箭之前,那家伙可是去给古族魅族还凤凰琴的。莫非……”

    曹奉先眨了眨眼,苦笑摇了摇头道:“这我可就不知道了。不过,不知文昌兄可听过那曲《凤凰于飞》?”

    紫衫文士眉头微皱,奇怪道:“怎么?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牵扯不成?此曲曲调世所罕见,大非寻常,能弹奏者寥寥可数,当年有幸,倒是曾听那位洛神杨若华以九霄环佩弹过一次,的确感天动地,闻者落泪。”

    曹奉先却嘿嘿一笑,问道:“那文昌兄可知《凤凰于飞》的出处典故,又是谁人所作?”

    紫衫文士眉头皱的更深,点了点头道:“不是说源于紫禁城外‘凤栖离石’的凄美传说么?至于是谁所作,却是无从考证。最先流传还是从鸿都学宫,据说是闻墨生那个小徒弟秦羽。不过却从来没有承认过是自己所作。”

    曹奉先点了点头,却是神色玩味看着紫衫文士,语不惊人死不休道:“那家伙就知道。而且会弹。《凤凰于飞》的曲谱能出现世间,就是从那小子手中流出去的。秦羽不过借抄而已。那小子曾亲耳听过此曲原作用凤凰琴弹的《凤凰于飞》,那才真是情感天地,神曲绝唱。至于世间流传的和文昌兄所言杨洛神的那曲《凤凰于飞》,感天动地或许不假,其中韵味么,就很待考量了。那小子可是亲口说过,天下《凤凰于飞》曲,尽失神韵,皆不值一提啊。文昌兄应该能掂量出这句话的分量吧。”

    紫衫文士倒抽一口冷气,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如此说来,凤舞九天,这天下可真要热闹到一塌糊涂了啊。”

    曹奉先大笑,转而若有深意看了眼紫衫文士,笑道:“都说千幻棋府以天下做棋盘,如果没错,当年那场紫禁乱流,千幻棋府似乎也落了两三子吧。文昌兄就不担心紫虎红袍去雾隐山,将你们天星棋盘给砸喽?”

    紫衫文士一笑,摇了摇头道:“一些腐朽的老家伙下的臭棋而已,砸了倒好。重划而已。”

    曹奉先仰天大笑:“不愧是文昌兄,好大的气魄。”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