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一招纵横 > 第十七章 世间恶毒,莫过人心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一招纵横最新章节!

    君来美的老鸨快要疯了。也不知怎么就得罪了城主府那位南越威侯曹驸马,竟然派兵将自己的君来美给围了起来。不应该啊,曹驸马那日进城的时候,当天夜里自己可就让人送过去六个还未梳笼的美娇娘,曹驸马可是收了的,怎么突然就翻了脸?何况这君来美可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后面站着的,可是锦溪一叶世家千年的叶家。你南越大军当初能不动一兵一卒就入了锦溪城,可是与叶家有过暗约的,难道就不怕叶家翻脸?还是说,想卸磨杀驴?

    能从一个床上娱人的***爬到君来美如今的老鸨位置,林大娘当然不是个简单的人,至少心思玲珑,好吃好喝招待前来的官兵,也不动声色,只是悄悄让人去浒山叶家报信,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当那句“梦痕剑仙叶秋痕求死”平地炸雷似响彻锦溪城上空的时候,突然林大娘的脸色就变了,而当强颜欢笑陪着一众军爷继续插科打诨,等报信的人一回来,竟然说浒山叶家被南越大军围剿,只进不出,十三里梅林都成了一片火海的时候,林大娘当场目瞪口呆,顿时心就凉了。我的个娘哎,这是要变天啊。

    一瞬间林大娘脑子里就飘过无数个念头,最多的就是两句话,“赶紧打包细软,逃命要紧呐”。尤其是知道某些隐秘,想到花蕊房中那跟梦痕剑仙叶秋痕有着不为人知关系的女人,林大娘灵光一闪,就更是头皮发麻,莫名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只恨不得自己也修过玄,跟那两个差点令小人屠丧命的刺客都还能远遁千里似,直接背着这些年攒下的家当来个飞檐走壁千里快哉风。就是随便跑到哪个地方找个人老实人嫁了过一辈子,好歹也吃喝不愁啊。

    只看着那些抱着姑娘们只在胸脯胯下揉捏玩弄吃的挺欢滴酒却是不沾的一众军爷,林大娘却是欲哭无泪,这是明显的和叶家一样,也只进不出啊。心念一动,眼珠一转,林大娘就想带着几个心腹龟公赶紧去后面的花蕊房。看这光景,想要活命,还得去求那个女人才是正经。虽然这些年“身不由己”受叶家驱使,将那个昔日花魁给祸害的不轻,化好妆给野狗喂春药趴那女人肚皮上当场画春宫之类的就不说了,当下就还有个浑身发臭的恶丐趴那女人肚皮上做那肮脏龌龊的事呢,可大家都是勾栏混的,只要将那个恶丐当场打死,再给自己扇几个耳光,低声下气祈求一番,没准那女人会发一发慈悲呢。机会都是自己创造出来的,无论如何也得尽力尝试一下不是,不然谁知道最后结果。指不定这世上就突然有脑子抽风的人呢。

    谁知还不等自己往后面溜,突然就有一袭大红锦袍从天而降。是真的从天而降,直接从屋顶破顶而入,蛮横的很,好悬都没将偌大的客厅给直接震塌,一时间瓦片横飞尘土飞扬,还没落地就砸伤不少军爷姑娘,鸡飞狗跳啊。得亏自己躲得快,不然差点就被没准头的碎片飞瓦给射个脑袋洞穿,横尸当场。

    揉了揉受了惊吓的小心肝,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胸前一对饱满更是依旧汹涌壮观的林大娘,偷摸着抬头一瞥,嘿,房顶没了大半,窟窿后面就是一轮明月啊,明亮的很。真真是举头明月光了。

    然后就见那一袭大红锦袍嘿嘿一笑,明显来者不善道:“哪个是君来美的老鸨,滚出来!”

    林大娘当时就那个股颤心惊带肉跳哦,差点都没当场吓尿。就这一袭大红锦袍,都不带想的,除了那刚入城的紫虎红袍小人屠还能有谁。听说当年就是因为天下青楼最风骚的沁园春阁用了“琼楼”两个字,就被小人屠给一剑斩成了飞灰,春水湖畔,至今犹闻鬼哭呐。以致天下六十四座琼楼,立马改名沁园春阁,小人屠的威名,可见一斑。这位煞星,也不知是不是名字的关系,似乎天生就跟青楼犯冲。莫非是心血来潮,又想让自己的君来美来个锦溪湖畔犹闻鬼哭?我的个娘哦,这飞来横祸,也忒没缘由。

    只伸头一刀缩头更一刀,也知道这君来美就是条狗都能跑唯独自己跑不掉的林大娘也就心下一横,战战兢兢从柱子后面哆嗦出来,一见那红袍如火,林大娘登时眼前一亮,好一个丰神俊朗俊美如妖的少年郎,这是要活生生迷死个万千美娇娘哦。早就听闻紫虎红袍不仅杀人盈野,更是个世所罕见的美男子,就连沁园春阁那位魁首魅姬都嗲声嗲气叫一声“情哥哥”,情愿双修,果真是传言不假。一瞬间林大娘心头竟生出一个要是难逃一死就让自己被眼前这美男子***至死的荒谬念头,莫名竟生出一丝饥渴,恐惧之心都淡了几分。

    秦楼眉头微皱,神色古怪看着有些不对劲的老女人,冷冷道:“你就是君来美的老鸨?花蕊娘在哪个院子,带路。”

    林大娘顿时心头一跳,寒意陡盛,心惊胆战看着皱眉都别有味道的美少年,勉强笑道:“殿下莫非是看上了我们这里的花蕊娘?她都老的不成,过气了,要不让妾身给殿下找几个还未出道的可人儿?一定嫩出水来,床上功夫了得,保准将殿下伺候的……”

    只见秦楼凤眸微眯,寒光一闪,林大娘脸色一变,立马转口道:“殿下莫要生气,妾身这就让人去叫花蕊娘打扮妥当,来见殿下。不然要是污了殿下的眼,岂非是妾身的罪过。”

    秦楼眨了眨眼,看着这给几个龟公偷使眼色明显故意拖延的死女人,给气笑了,随手一挥将两个不知死活敢溜的龟公摔成墙上肉泥,神色古怪,嘿嘿一笑道:“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信不信让人绑你到猪槽上,摆大街找野狗操翻你。带路,马上。”

    林大娘心头一颤,立时想到这些年自己对那女人做下的种种恶行,简直头皮发麻,遍体生寒,脊椎骨都冷飕飕的发凉,恶心想吐。脸色发白看了眼这的确俊美如“妖”的少年,再也不敢打马虎眼,一路哆嗦往后院的花蕊房带路,浑身直冒冷汗,真跟被野狗操翻了似,贴身里衣尽汗湿。

    不得不说,到底是声名在外的青楼,君来美,亭台楼阁,廊腰缦回,布局雅致,自有一股江南风情,情调旖旎,处处透着风韵迷人。

    唯独一座花蕊房,灯火琉璃,映目辉煌,四下却是冷冷清清,倍荒凉。

    世间恶毒,莫过人心。

    既要让一个美丽女子为地痞恶丐极尽凌辱,又将院落修饰的格外华丽,让那个女人时刻忘不了昔日花魁的风光。恶毒之极,可恨,该杀!

    登楼而上,推门而入,林大娘却是突然嘘了口气,没有见到一个浑身恶臭的乞丐趴在一位妆容精致的女人肚皮上肆意蠕动,却有一股血腥气弥漫房间,浓郁之极,迎面扑来,更有淡淡死气,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压抑。

    秦楼眉头微皱,缓步走进房间,四下一扫,触目惊心。

    房中一个浴桶,热气蒸腾,一个极尽憔悴的女人正在桶中洗澡,浑浊双目尽是柔情,神色更是隐约柔和笑意,就那样轻轻的,轻轻的擦拭着身上每一存肌肤,似乎就是在抚摸自己的情人。而不知何故,虽然容颜憔悴,她的肌肤竟还是温润白嫩,极尽丰腴。

    而在浴桶之外,床前地上,和一堆破烂衣物,却有一具近乎被乱刀扎死的尸体,血肉模糊,已然没了人形,就那样一堆肉泥似铺在鲜红的地毯上,最为刺眼的,一截子孙根,就那样明晃晃的,丢在肉泥胯下,格外渗人。

    女人就那样神色柔和的洗着澡,也不知是不是太过专注,连房门大开,秦楼进来都没察觉,眼都没抬。

    秦楼眉头皱的更深,眼中寒意陡然大盛,只觉心头无名火起,腾腾乱窜,直想将一切都一把火烧个灰烬。随手一挥,浩然正气四溢,房中窗户大开,房中污浊之气尽被一扫而空。脚下更是碧绿火焰缭绕而出,将床前那堆污秽化作虚无。

    秦楼深吸口气,看着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安静洗澡的女人,天然生香招蜂引蝶昔日的花魁美人花蕊娘,梦痕剑仙叶秋痕只想娶作妻室的女人,淡淡道:“叶秋痕死了。”

    她,因为能让自己的女儿活着才保持了如今丰腴身材任由那些肮脏龌龊的地痞恶丐肆意玩弄凌辱的女人,轻轻抬头,看了眼秦楼,神色柔和笑道:“我听见了。让我洗完澡,好么?”

    秦楼暗叹口气,怒火更炽,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房间,顺手关上房门。

    瞥了眼门外战战兢兢陪着笑脸的君来美老鸨林大娘,秦楼眨了眨眼,嘿嘿一笑,都不待林大娘巧舌如簧,随手一挥,就是碧绿火焰缭绕而出,将其化作虚无。眼不见为净。

    抬头望天,明月高悬,月光柔和,清冷似水。

    午夜的秋风,有些冷。

    秦楼背于身后的右手却是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反复三次。

    真想一把火,将这这肮脏的人世间烧成灰烬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