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一招纵横 > 第十六章 捡到个宝啊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一招纵横最新章节!

    这世上,似乎总有一些人不当自己是人,总以为能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谁要是敢违逆自己的意愿,就会用最残忍的手段让那人受到惩罚,以彰显自己的绝对正确。【零↑九△小↓說△網】这种人的确已不能算人,却也永远也不会成神,只因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已经疯了。

    叶家老祖叶天心就是如此。

    原该继承叶家千年世家的荣耀继而发扬光大的嫡长孙不读书经只悟剑也就罢了,若能让经世文华传家的叶家出一个绝世名将,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但你竟然爱上一个风尘女子,还妄想将那个女子娶作妻室,这就让固守门户之见的叶家老祖怒不可遏。世家门阀的掌舵人叶家未来的家主,怎么可能娶一个人尽可夫的破鞋作妻子?岂非要让叶家成为千古笑谈?就是做妾,都不配。

    你既然敢为那个女子画地为牢,我就让你知道,不仅这天下最肮脏龌龊的男人都能将你心爱的女人压到身下任意施为,就是一条野狗,也能在那个女人肚皮上肆意蠕动。什么风尘女子,就是花魁,也是天下最下贱的*******这就是你不妥协的代价。

    女人是什么东西?天生就是男人的附庸,一件衣服,玩物而已。这天下既然礼乐崩坏,就由老夫为往圣继绝学,重定方圆,存天理,灭人欲。

    老夫儒道成圣,天途求索已三十年,当问天心该做何为。

    飞瀑流泉,天心台上,叶家老祖叶天心愤怒欲狂,眼神凌厉,瞪着叶秋痕大喝道:“你个孽子,疯了不成?竟然勾结外人,想要造反?”

    声若洪钟,一点也不像一个将近百岁的老人。

    手握一把梦痕剑,一袭白衣蓦然就多了几分仙气的叶秋痕看了眼漫山火海,看着青羽凌风抱着女儿上山的一袭大红锦袍,赞赏地点了点头,神色温和看向早已丧心病狂失心疯的老祖宗,摇了摇头,淡淡道:“叶家叶秋痕,请老祖宗问天心,人心所为何?可有天理昭彰?如若不然,便请老祖宗与天同寿。”

    叶天心一愣,转而大笑,瞪着这画地为牢十四年不妥协也不忤逆的嫡长孙,点了点头,阴翳笑道:“好一个叶秋痕。就让老夫挖出你这个不肖子孙的人心看看,到底是为何而生。”

    一语既落,天心悟道三十载的叶家老祖也没有多少动作,就只是抬眼望天,一声冷哼,却似有天机牵引,点点微光遍洒周身,天心台四周飞瀑流泉竟尽为之摄,滚滚如苍龙出海,转眼大浪滔天起,一波接一波,鸣声如雷,波澜壮阔。

    心念一动,我就是天。

    天心唯我独尊,万物随我心动。

    刚踏上天心台的秦楼顿时目瞪口呆,差点骂娘。这就是天途妙境?梅花点点皆天心?

    浩然正气瞬间遍布周身,水泼不进。

    叶秋痕却是一笑,神色温和看了眼女儿,若有深意看着秦楼笑道:“不用羡慕,以你随心诀,只要踏入天途,那才是真正的天地万物,尽为走狗。此天心不过旁门左道,天狼野心罢了。看好了,接下来能领悟多少,就看你的本事了。”

    抱着叶隐娘就没想着放下来的秦楼嘿嘿一笑,神色古怪看了眼叶秋痕,淡淡道:“不用你说,肯定滴水不漏。你就放心去拼命吧,你女儿这么招人疼,肯定给你养的白白胖胖。”

    叶秋痕大笑,摇了摇头道:“好一个无赖小子。”

    转头扫了眼已然席卷整个天心台的遮天水幕大雨龙卷,叶秋痕突然叹了口气,看着须发张扬的老祖宗,轻声呢喃道:“非是叶秋痕不读书,只是世间万卷,在秋痕以为,一部情书便足够一生了啊。”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呢喃声中,周身气机却如潮涌,一叠又一叠,似乎连绵无穷尽,叶秋痕也抬眼望天,却是朗声道:“天若有心,莫非无眼?”

    一言喝问,蓦然天地风云起,九天皓月光华大放,透过重重水幕,遍洒天心台。

    十四年隐忍,这一刻终于爆发。

    叶秋痕一声长啸,梦痕剑出鞘,白芒耀月,无视怒涛汹涌,滴水穿石更可穿心,人剑合一,如若游龙,悍然破入漫天水幕。

    白衣如雪,仙气盎然,一剑就是破红尘。

    漫天水幕为之分,大雨龙卷为之凝。

    风云尽变色。

    秦楼周身浩然正气,双目雷光闪烁,心下唯有惊叹。

    这就是梦痕剑仙啊。

    两个九品天途的高手生死相斗,难得一见,难得一见啊。

    转头看向无声无息出现在身边的黑袍义纵,秦楼笑道:“灵叔,如何?”

    同样踏入天途已二十年的江云灵看着漫天水幕中近身厮杀的两人,摇了摇头道:“未知。一入天途,便是大道万千,因人而异,若说真要分出个高下,尤其生死,除非谁能共鸣众妙之门,还得看众妙之门会不会现身,开到几何,不然很难。不过,叶家老祖叶天心以儒道文华踏入天途,气势磅礴不假,却终究难免虚浮的嫌疑,远不如叶秋痕一剑一剑杀出来的剑道沉凝。叶秋痕这是心急了啊,不然要是再等个几年,也不至于同归于尽。”

    秦楼一声冷笑,看了眼怀中不仅冰肌玉骨美若幽兰更是天然生香的女子,摇了摇头道:“不心急,不心急,还是同归于尽的好。都活到如此窝囊,早就该去死了。”

    江云灵哑然失笑。

    秦楼却是看着神色恬静依偎在自己肩头的少女,眨了眨眼,很有诱拐嫌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自然而然环着某人脖子心境却分外宁和的少女眨了眨眼,双瞳剪水定定看着这都上了山还不将自己放下来的霸道男子,轻声道:“叶隐娘。”

    秦楼点了点头,忽然嘿嘿一笑,看着少女道:“以后你就给我暖床,我每天都抱着你,高不高兴?”

    她,天生丽质却生来无依受尽悲苦的少女,愣愣地看着某人,睫毛忽闪,没有说话。只是脸色微红,轻轻将头埋到某个思维羚羊挂角的家伙怀里。

    秦楼顿时大笑。捡到个宝啊。

    再看天心台上可谓惊心动魄的厮杀,就越是赏心悦目,感悟良多。

    两个九品天途的高手交锋,自然不比寻常的江湖武夫打斗,一举一动,那可都是大有玄妙,妙不可言。

    所谓老而不死是为贼,叶家老祖叶天心读书万卷,历经世事,以心问天,踏入天途,可谓儒道成圣,虽然落了旁门,临了临了还入了魔,一把年纪却还真不是白活,一招一式自有天然法度,就是叶秋痕剑气纵横,一时间也还分不出生死。

    高手过招,斗力从来都只是小道,真正的精彩处,还是在各自的斗智斗勇斗狠上,其中关键,则又是自身的气机运转和对时机的把握程度,就更是玄之又玄,若能有幸得窥一二,必然受益良多。

    这就是为何江湖高手决斗,总是有许多人围观的缘由。可不只是看热闹,那只是外行,内行就是看门道了。不然江湖水深,也不会还雨后春笋般冒出一个个高手,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真以为埋头苦练就能成为高手?真以为杀的人多就能成为高手?狗屁!那只是夯货莽夫罢了。要不然读万卷书之后,怎还会有那句行万里路?见识啊。

    天道万千,最重感悟是不假,可若没点见识,你还感悟个屁?一个人闭门造车?造的出来?那可都是阅尽千帆之后才干的事。所谓无招胜有招,可也不是真的无招啊。真以为灵光一闪就闪的那么随便?闪电还得风云聚呢。

    “孽障!你以那剑神龙在天为崇,以剑悟道,就悟出这么点本事?龙在天好歹还有那一句‘一剑在手天下我有’,叶秋痕,你呢?你有什么?哈哈,自己的女儿都不敢活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是一条野狗都能在那女人胯下蠕动,叶秋痕,你还活着作甚?你就是一个懦夫。活该梦里斩三生。”

    天心台上,风声呼啸,遮天水幕突变大雨连天,叶家老祖猖狂大笑,中气十足,听来却是异常刺耳。

    一盏茶不到,两人过招两百六,胜负仍未分。

    秦楼却是差点气炸了肺,周身浩然正气澎湃若江河,及时将怀中少女七窍隔绝,大骂道:“叶秋痕,还不求死,更待何时?”

    叶秋痕神色依旧温和,转头看了眼秦楼,看着神色茫然的少女,自己的女儿叶隐娘,笑意柔和点了点头。

    转头看向颇有些色厉内荏的老祖宗,叶秋痕淡淡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叶秋痕今夜只为替天行道,还天地一片朗朗乾坤。老祖宗既不能为天地立心,就让叶秋痕为生民立命。请老祖宗一起同归于尽。”

    梦痕剑离手,悬浮中天,白芒万丈,漫天大雨尽蒸发。

    一袭白衣随风扬,丝毫不带烟火气,梦痕剑仙叶秋痕,仰头望天,七窍血流,神色一片祥和,朗声道:“天途万道,轮回不息,以我叶秋痕剑斩三生,求众妙门开,万剑来朝。梦痕剑仙叶秋痕,愿魂飞魄散,只为求死!”

    “梦痕剑仙叶秋痕,求死!”

    声音回荡,缭绕九天,涟漪不尽。

    谁说剑仙无火气,敢叫日月换新天。

    不说浒山天心台,就连整座锦溪城,十万百姓都耳闻。

    天地都动容。

    天心台上空,蓦然乌云遮月,黑云滚滚,竟现出一巨大诡异漩涡,笼罩整座浒山。

    黑袍义纵江云灵暗叹口气,看了眼秦楼,无奈笑道:“少主肩伤未愈,就不用借力了吧。”

    秦楼也叹了口气,神色惋惜摇了摇头,却看着怀中不知何时突然流下两行清泪的少女,淡淡道:“灵叔还是先躲吧,谅他叶秋痕也不敢让天雷劈到我身上。”

    江云灵哑然,好笑地摇了摇头,看了眼生机渐失的叶秋痕,飘然跃下天心台。

    叶家老祖神色大变,好一个孽障,竟已可与众妙之门共鸣。心随意动,蓦然周身万千文华绽放,字字泛青光。

    “老夫叶天心为天地立心,求众妙门开,替天行道!”

    秦楼一乐,差点笑抽,没反应。

    唯黑云漩涡天开一线,众妙门开,有万剑倾泻,黑雷九道。

    不仅天谴,更是天劫。

    梦痕剑仙叶秋痕,轻轻转头,双目血流,深深看了眼北方,笑了。那里有一座楼,楼中有座花蕊房,花蕊房中,有一位花蕊娘。

    下一刻,灰飞烟灭。

    独留秦楼方寸之地,完好无损。

    这一夜,梦痕剑仙叶秋痕,魂飞魄散,剑斩三生。

    这一夜,有大红锦袍,开了天眼,逆轮回。

    “他算不上一位好父亲。”

    “你有一个父亲,是梦痕剑仙,叫叶秋痕。”

    “记住了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