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一招纵横 > 第十四章 紫禁乱流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一招纵横最新章节!

    如果说太平盛世是看文臣挥毫,乱世江山就得靠武将横刀了。

    而一个既能允武又能允文的人,在这如今七国争霸的天下,就更是难得,至少只要不是个无容人之量的帝王君主,都将之视为奇货可居。

    嵩阳曹奉先就是这样一个人。不仅写的一手妙手文章,更是耍的一手好金枪,文韬武略,皆非凡俗。毫不客气的说,只要手下军队不过十万,就是如今紫阳王朝的新起之秀白衣杀神秦龙,赢面也不会超过五成。

    这一点,当年在玉銮山青枫阆苑一场少有人知的流觞煮酒,就是秦龙也不曾否认。

    至于过了十万,结果就显而易见,不说一个出兵最迟还席卷月照十三州第一个踏破龙池,一个却只抢了三州之地,就只金沙一战,高下立判。

    不过,即便如此,在秦楼却也从未小觑过曹奉先的潜力本事。毕竟与自己大哥秦龙可以独领南阳十六万铁骑不同,曹奉先头上还有一个英王赵无疆,谁知道这和大哥一般年轻的儒将是不是藏了多少实力,就等着一鸣惊人呢。指不定就和当年对桑渊王朝的瓜分之战,这丫的就是来炼兵混军功长见识的。不然怎么就从一个三品武将突然就一跃成了南越威侯?想想都古怪不可思议。

    只想到当年雒阳城外天寒地冻一起狗数星星烤野兔的情景,看着人模狗样毫不见外拿酒喝的家伙,秦楼就想问一句,“尚公主爽不爽”。

    “你不是来送药的么?药呢?”

    也算对这个被天下人误作人屠的小兄弟性情有些了解的曹奉先嘿嘿一笑,翻了个白眼道:“你都没死,哪来的药。刀倒是有一把,你要?”

    秦楼一乐,看着如玉君子都是两个孩子他爹的南越威侯曹驸马,没好气道:“真不要脸。小心第三个还是女儿。”

    曹奉先哈哈大笑,一抹也没有蓄多长的胡子,朗笑道:“女儿好啊,以后嫁给你儿子。”

    秦楼翻了个白眼,笑骂道:“滚蛋!”

    对这个身份立场不同却无关交情的小兄弟确实心生爱护的曹奉先忽然叹了口气,看着秦楼道:“没大碍吧。”

    秦楼一笑,灌了一口古河洲,摇了摇头道:“死不了。”

    曹奉先点了点头,也灌了一口烈酒,转而问道:“是为叶家来的?”

    秦楼眨了眨眼,嘿嘿一笑道:“是,也不是。顺路而已。”

    本就是出身世家对如今天下世家豪阀力量也最是了解不过的曹奉先苦笑摇了摇头,若有深意看着秦楼道:“你不会真要将天下的世家豪阀都一个个杀过去吧。杀的完么?说起来,你秦家兵法传世,都与国同休了,可算是天下世家里最拔尖的一撮了吧。你还要杀?会引起众怒的。”

    秦楼眉头微皱,看了曹奉先一眼,灌了一口酒,淡淡道:“这跟我秦楼杀人,有关系?”

    曹奉先一时哑然,好气又好笑看着秦楼,道:“你个无赖,这可就有些不讲道理了吧。”

    秦楼凤眸微眯,看了眼曹奉先,嘿嘿一笑,饮下大半碗烈酒,神色古怪道:“道理?这天下还有道理?谁又跟我讲过道理?不说其他,就当年桑渊的国都雒阳如今的鬼城,到底是先成的人间炼狱还是先起的火,你心里没数?道理,呵呵……”

    秦楼一声冷笑,神色讥讽看了眼曹奉先,狠狠灌下一大口烈酒,好笑地摇了摇头,转头看向楼外明月,月光清冷,秦楼眼中尽寒光,轻笑道:“我也想跟天下人讲道理啊,可天下人跟我讲过道理?谁说的魔宫要出山?谁说的要掺和天下的破烂事?我一家人好好生活在凤丘多好,只不过爹爹娘亲回紫阳探一次亲而已,回去就成了我和我妹妹,呵呵,抬棺啊。曹大哥,你还让我跟天下人讲道理?你说,这道理我该怎么讲才算道理?”

    当年就是跟眼前这一袭大红锦袍第一个破了雒阳城的曹奉先暗叹口气,看了眼秦楼,也灌下一大口烈酒,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好吧。那咱就不讲道理。但你总得承认,当年世家豪阀之所以出手,还不是你那位二叔跟楚天骄在翠微草堂赏了次雪就搞出个唯才是举和科举制?大开天下寒士龙门,这是要将世家豪阀釜底抽薪要让其他几国血流至死啊。你不会不知道,当年那场元朔北奔规模庞大到什么地步吧?杀都杀不绝啊。不然会有如今紫阳王朝的文臣鼎盛,武将如云?就是你大哥秦龙再怎么所向披靡风扫落叶,也不能马蹄过处就立马一片祥和吧?”

    很是有些悲愤憋屈的曹奉先灌下一大口烈酒,笑骂道:“你大爷的,看看新谷,再看我南越,稳扎稳打才有了三州之地,还得我这个侯爷回镇锦溪,你说,当年不找你紫阳王朝算账去找谁?要不是郭无遗那该死的家伙暗中捣鬼,坏了徐星有的连横大计,早就七国联军伐紫阳了。何况,那一场紫禁乱流,世家豪阀想对付的,可就你二叔秦莹玉跟楚天骄两个人。顶多只是个帮凶而。就是开刀,你也得先去找那些玄门古族啊。这不就有个紫府么,你要是想,老子就带着三万铁骑陪你走一遭,如何?”

    秦楼眉头一挑,神色古怪看了眼曹奉先,心下一暖,饮下半碗烈酒,嘿嘿一笑道:“曹奉先,你这话可真就有些不要脸了。一只癞蛤蟆都还想着吃天鹅肉呢,谁规定的这天下就只有那些世家豪阀举荐的才是人才?你世家豪阀不松龙门,想将天下寒士都当狗养,真以为谁都是天生的贱骨头?就是一条狗,也还知道找个好点的主人呢,能吃肉谁他~娘的愿意啃骨头?要说引起众怒,也是那些世家豪阀吧。少跟老子瞎扯淡,主犯该死,从犯更该杀,都不是好东西。既然我秦楼不死,当年踏足紫禁城的,就一个都别想活。”

    曹奉先一声苦笑,神色复杂看了眼秦楼,忽然灌了一大口烈酒,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算了,你小子是疯了。老子这是作孽啊,当年就不该吃你小子的凤王春雪,更不该跟你小子吃那只野兔,你大爷的,调料都没有啊。随你吧,城外三万铁骑六万大军,你要是想让叶家鸡犬不留,我这就传令入城。紫阳王朝有你秦家,活该楚天骄野心勃勃啊。”

    秦楼嘿嘿一笑,烈酒入喉,神色莫名看着曹奉先,眨了眨眼道:“这最后一句可有些心怀叵测的嫌疑啊。要是再让我听到,就算是兄长,我也不介意试一试你的子衿哦,嘿嘿,赵无极的野心似乎也小不到哪里去吧。曹驸马,威侯啊。”

    确是包藏一丝祸心的曹奉先哑然失笑,饮下半碗古河洲,扫了眼鱼贯上楼的一众楚乐坊舞女,笑问道:“这就是童少游调教出来的楚乐坊?我就想不通了,一个堂堂天袖王朝的驸马爷,怎么就成了你小子手下的财使?都自诩‘红袍门下走狗’,这还让天袖王朝的皇帝老儿活?”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