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一招纵横 > 第十三章 凤凰于飞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一招纵横最新章节!

    因为刀兵未动就献了城所以显得繁华依旧的锦溪古城突然就炸开了锅,热闹到一塌糊涂。先是听说那个能止小儿夜啼的人屠到了锦溪城,然后竟然在城门口遇到杀手行刺,差点丧命。

    这可就日了狗了,但凡听过点人屠凶名的都破口大骂那刺客忒没操守,如何只是差点丧命?要没那个本事,就少他~娘的招惹,现在倒好,人屠没死,你倒是千里快哉风,这不是让锦溪城的满城百姓遭殃么?谁不知道惹怒人屠的下场?不说曾经桑渊的国都雒阳现在还是一座鬼城,春水湖畔至今还犹闻鬼哭呐。天杀的贼子,不地道啊。

    城主府中,随英王赵无疆杀到龙池方带着三万莫素铁骑回镇锦溪休整的金枪将曹奉先也吓了一跳,皱着眉头听了手下的详细禀报,略微思索,却又神色玩味笑了笑,只是让人传令城外军营盔甲上身以候军令,便带着随身护卫走出城主府,拜访锦溪名楼望江楼。

    望江楼上望江流,千古江楼,千古江流,秦楼嘴角一抽,灌了一口酒。锦溪名酒,古河洲。

    冷着一张脸心里却有些发酸给少主左肩涂抹灵膏的映月看了秦楼一眼,淡淡道:“少喝一点。”

    秦楼眼睛一眨,看了眼面冷心软的冷傲女子,嘿嘿一笑道:“那可不行,疼可以忍,酒却不能不喝。你家少主也就这点乐趣了,就不要狠心剥夺了吧。当然,月儿要是能让你家少主掂一掂那对硕果的分量,嘿嘿,少主一定少喝几口?如何?这买卖划算吧。”

    一身淡红劲装胜红梅却也因此将窈窕身躯衬托的越发风情万种尤其胸前那一对浑圆挺翘简直能晃瞎狗眼的冷艳女子看了眼一对凤眸微眯明显有银光闪烁的某人,涂抹灵膏的力道重了两分,淡淡道:“好。”

    秦楼倒抽一口冷气,呲牙咧嘴苦笑道:“轻点轻点,你家少主都受伤了哎,就不能温柔一点?”

    其实对某个不良家伙用天眼偷窥自己傲人身材已然有些适应从来就没有反感过的女子心里好气又好笑,暗叹口气,神色依旧冷淡道:“还要让她跟到什么时候?”

    秦楼眨了眨眼,看了眼映月,转头看向窗外,夜幕深邃,将近中秋,一轮明月当空,似银盘,光辉皎洁有些清冷。

    秦楼灌了一口古河洲,醇厚浓烈,忽然叹了口气道:“不知道。”

    最是了解少主性情的女子神色柔和看着秦楼,淡淡道:“带她回凤丘吧。”

    秦楼眉头微皱,看了映月一眼,摇了摇头道:“曦若会不开心的。”

    映月叹了口气,小心帮秦楼穿好红袍,不再说话。

    秦楼深吸口气,长身而起,看着窗外夜色,嘿嘿一笑道:“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想那么多做什么,到时候看吧。话说什么时候那死胖子换了口味,竟然买下这么一座雅致园林,茂林修竹,流水淙淙,意境不俗啊。至少比以前那一座座富丽堂皇顺眼多了。几年不见,死胖子倒是眼光见长,倒是越发会享受了。”

    却听门外脚步声响,玄玉问道:“少主,南越威侯曹奉先前来送药,不知少主见是不见?”

    秦楼眉头一挑,眨了眨眼,忽然笑了,推门而出,点了点头道:“当然要见。难得故人有心,若是不见岂非说不过去。去,将死胖子调教出来的楚月坊带上楼来,老子今晚要听曲赏月看歌舞,也醉生梦死他一回。”

    玄玉嘿嘿一笑,难得少主有心情,屁颠屁颠下了楼。门外昂霞却是哼了一声,狠狠瞪了眼玄玉。

    天下皆知,人屠手下有酒、色、财、气四使者,俱非凡俗。只除了财神童飞,其他三使却向来神秘,不说至今无人得见,闻名都难。就是童飞,见过的人也不多。

    不过,单就财使一人,传说就能让天下遍布七十二座青枫阁,管中窥豹,其他三使自不消说。

    外界传言,童胖子好色风流最会敛财,富可敌国随身带着只聚宝盆,只因用十斛珍珠将胭脂评上两位美人砸到水殿床帏,尽享齐人之福,曾被鸿都学宫戏言滚滚肥豚,但谁也无法否认,这死胖子不仅敛财有道,在词乐一途,实也可算得上一位大家,尤擅编舞。

    昔年青枫阆苑,九原蛮族南下掠冬,结果被紫阳王朝金翎铁骑迎头痛击,北定天狼秦楼更是胆大包天,只带着八千修罗便孤军深入,十二个日夜不眠不休,不仅踏遍九原,追过狼山,更是杀到落鸢河畔,不仅将锦原蛮族杀绝了种,差点都将泰坦蛮王给抄了后路,右贤王的脑袋就被堂而皇之镇在十七座京观之首,一时间饮血修罗凶名大盛,九原蛮族皆为之胆寒。

    死胖子童飞为秦楼贺,别出心裁,特意花了不少心思,编了一曲《天外飞仙》,内容博大,气象恢弘,绝后难测,无愧空前。黄钟大吕琴瑟笙箫,不说乐师就七十二,只歌女舞姬就三百六十人,几将天袖舞女尽囊括。

    歌舞一起,变幻无穷,极尽神韵,震撼人心处,当时就令圣域三大才子闻墨生惊为天人,目眩神驰,笑言“天不生少游,歌舞万古长如夜”。评价之高,无出其右。

    而与煌煌歌舞动人心魄,更有一曲天籁《飞天》开篇,一曲《水调歌头》压轴,曲尽空灵美妙,词尽遐想纷呈,真真是“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呐”,便是钟离穿梦,也不禁拍案叫绝,当场痛饮三大白,扬言《飞天》不输《神曲》,大可分庭抗礼。

    童胖子词乐一道,可见一斑。若非如此,岂会有那句堪称狂妄的“天下歌舞,尽出天袖”流传至今?十斛珍珠就能将胭脂评上的两位美人压到床上?真以为红棉山庄的胭脂评就那么不值钱?

    秦楼漫步走廊,来到厅中,好你个死胖子,好好一座望江楼,竟活脱脱弄成了演乐厅,不说编钟成群,钟鼓琴瑟应有尽有。莫非这就是所谓的一曲风流,一舞江疯?

    走到白玉栏边,向下望了一眼,嘿!一袭蓝羽凰纱婉约动人的傻丫头脑子抽风,竟和一头畜生对着楼下一口古井发呆。

    说起这口古井,还真是来历非凡。据传乃是昔日画绝徐文长与金河龙女定情所在,传言若能在月圆之夜将自己心上人的名字投入井中,便可心想事成,良缘喜结共白头。故而此井有名,三生井。

    秦楼一笑,暗叹口气,落羽随风一跃下楼,落到三生井边。

    看着情绪不对望着古井有些魂不守舍的杨若雪,秦楼神色古怪道:“怎么?想跳井不成?”

    她,原本该是凤仪天下最美的女子杨洛神杨若华,却喜欢跟他赌气的杨玉环杨若雪,抱着古琴,呆呆地转头,看向秦楼,茫然地眨了眨眼,突然就两行清泪流了下来,眼巴巴看着秦楼道:“我是不是真的是一个累赘啊?”

    秦楼眉头微皱,眨了眨眼,一本正经点了点头道:“你现在也这么觉得么?”

    她,天资聪慧生而玲珑心窍却在他面前时而天真时而傻的女子,楞了一下,呆呆地看着秦楼,突然就小嘴一瘪,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恨恨地将怀中价值连城的古琴九霄环佩扔向秦楼,伤心委屈道:“秦楼,我讨厌你。”

    秦楼大笑,随手将古琴接到手中,吹了口气,琴音空灵,分外动听。

    秦楼走到这个傻丫头面前,将古琴递给一扔出去就心疼后悔的她手上,看着泪眼朦胧狠狠瞪着自己流泪的女子,秦楼好笑地摇了摇头,却抬头看向天上明月,忽然叹了口气道:“听说你能弹奏《凤凰于飞》?”

    确实曾用一曲《凤凰于飞》令百鸟落泪的她眨了眨眼,水汪汪的眸子看着秦楼,突然就多了几分光彩,抽泣道:“你想听么?”

    秦楼一笑,看了眼丝毫不会掩饰自己希冀眼神的女子,俯身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摇了摇头道:“不想。”

    她一愣,心里刚生出来的几分欢喜突然就化作满腔悲愤,死死瞪着秦楼,恨不得将眼前这可恶更可恨的家伙给瞪死。

    却见用右手轻轻给她擦去眼泪的他眨了眨眼,笑意柔和道:“改天吧。今天有客人。”

    她又一愣,傻傻地看着秦楼,突然就眼睛一眨,恶狠狠朝秦楼挥了挥拳头,哼了一声,赌气地转过头去。不想理睬这逗弄人家的家伙。

    秦楼忍俊不禁,顿时哈哈大笑。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