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一招纵横 > 第七章 是不是很美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一招纵横最新章节!

    重檐八柱,碧瓦琉璃,符离山上爱晚亭,枫叶金黄渐转红。

    大雪夜里一片黑,飒飒风声似鬼哭。

    好一颗光头,似明灯。

    小任真人也想哭啊。

    “殿下,还不下山?会引起众怒的。”

    “不会,他死他的,我看我的,不冲突。怒了最好,本来就打算一锅端。杀人赏雪,才叫风雅。能懂?”

    很识时务自去三千烦恼丝的任千帆摸了摸心疼到滴血的光头,山上风有点冷,就有些眼馋石桌上的红玉葫芦,吞了吞口水,摇了摇头道:“有点玄,不好懂。”

    秦楼看了眼分外顺眼的光头,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这就是你光头不发亮的缘由啊,太笨。哎,我都替青华山的香火愁啊。”

    有些无聊给紫韵邪虎捋颈毛的女子掩嘴偷笑,差点笑抽。

    天生一对桃花眸的小任真人眨了眨眼,嘿嘿笑道:“殿下给指点指点迷津?”

    秦楼点了点头,道:“简单,还俗。再自宫。我就给青华山送十三座金天尊,真金十足。如何?这买卖你赚大了。青华立马变祖庭。”

    小任真人心里苦啊。悄悄伸出手,摸向石桌垂涎好久的红葫芦。借酒消消愁。

    秦楼眼睛一瞪,一脚将贼心不死不悟太玄悟相思的桃花仙人踹出爱晚亭,淡淡道:“滚!以后再敢惦记我妹妹,老子踏平青华山,让你十里桃花变火花。”

    脾气好到一塌糊涂的小任真人当真好脾气,也不伤心不委屈,拍拍屁股,嘿嘿一笑,手握《醉中吟》,牵着青牛离开爱晚亭,屁颠屁颠下了山。很有作死嫌疑作歌道:

    “有人笑我笨,我笑有人痴。明明有心作无心,好不近人情。太上忘情非无情,冷却故人心。我乃青华山上小神仙,不悟太玄醉中吟,生来一场梦,打死也不醒。不醒不醒,就是不醒。仙人奈我何?”

    走下爱晚亭,就是符离宫。

    摩挲着腰间骷髅玉扣的秦楼眉头微皱,看着亭外大雪,好笑的摇了摇头,终究没有随手一挥,一招漫卷红尘送那找死的家伙随风滚。

    瞥了眼傻傻跟自己上山杀人吹冷风的恬静女子,秦楼心下莫名多了一丝柔和,笑问道:“冷不冷?”

    其实有点冷也有点困的她调皮眨了眨眼,笑着摇了摇头道:“不冷。”心里欢喜。

    秦楼哑然失笑。

    却见她瞥了眼他心口处,只看到一片大红,似血,傻傻问道:“那一箭,很厉害?”

    秦楼嘿嘿一笑,摇了摇头,神色讥讽,颇有几分自嘲笑道:“箭是其次,弓才霸道。神殇弓啊,一箭透苍穹,神魔血尽流,万千幽魂同诅咒,乾坤悲鸣没奈何。鬼神都头疼,何况我一人?嘿嘿,幸好我无心。”

    曾经杨玉环的她有些奇怪,却更有些好奇,凝视着四年前突然销声匿迹传说被人一箭射穿心口要害让自己担心了好久的他,嫣然一笑道:“听说射那一箭的是个女子?是真的?”

    秦楼凤眸微眯,寒光一闪,神色古怪瞥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不错。端木藏泪,和你一样,被瑶池那老贼婆看作最有望成下一个西王母的人。嘿嘿,不好做人楞充神仙?想的美。迟早一把火让瑶池变成火海。想成仙,先给老子来个涅槃。”

    她忍俊不禁,笑了出来,却还是看着他好奇道:“听说她曾是桑渊王朝的公主?令曲江红鲤也自惭形愧不敢出水的美丽女子,是不是很美?”

    秦楼一愣,顿时愕然,哭笑不得看了眼这思维天马行空到令人无语的傻女人,摇了摇头道:“没看清。好像是。”

    有些出神望着亭外雪夜乌森森似鬼影的寒枫林,却也没有多言,自己初见她的时候,她还不过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罢了,依稀的确是有些好看,却像一只惊弓之鸟,容色憔悴只是让人看着有些心疼而已。大晚上的也没瞧个仔细就给自己一指弹晕了过去。不想长大后竟又给自己一箭。

    不过,那时候她就已经能拉开神殇弓了啊,大晚上的也无星无月,要不是离恨天婴更显眼些,好悬一箭射死下面的自己,都射伤了自己的离恨天婴,差点成冰雕。

    却没有看到对面的她低头揉了揉紫韵邪虎的虎头,嘴角轻轻一勾,偷偷笑了,心里一种说不出的开心与窃喜。

    秦楼深吸口气,从石凳起身,走到亭边,神色古怪望着下面灯火惨淡换白联颇有些凄凄惨惨戚戚的符离宫,淡淡道:“还是没有动静?”

    亭外手提羁阳环的含晖嘿嘿一笑,摇了摇头道:“没有。真是一帮乌龟孙子。”

    秦楼一笑,突然叹了口气道:“那就说明符离宫中还有高人呐。”

    含晖一声冷笑,摩拳擦掌很有些跃跃欲试道:“要不少主让我去试试水?”

    秦楼哑然失笑,无奈摇了摇头,最后看了眼注定没落结局好不到哪里的符离宫,突然有些意兴索然道:“算了,都是身不由己可怜人。把酒镇玄关,我秦楼就等你破关。恨我,俞道纯也得死,怪只怪他是符离宫掌教。”

    秦楼侧头,神色玩味看着含晖,笑问道:“可有七夜的消息?你总不想让我去紫府走一遭吧。”

    含晖面色一苦,有些委屈道:“少主再给点时间。那孙子属耗子的,洞太多。不过属下保证,定不让他活着到紫府。属下已让勾魂夜魅两个亲自去追,又有少主的离恨天婴,跑不了他。”

    秦楼好笑的摇了摇头,转头看着亭外飞雪,不置可否道:“别小看了那家伙,小心阴沟里翻船。不然有你哭的时候。不说那家伙手下的暗阁,就是月照余孽,也够给你添乱。尽量小心点,我不介意去紫府,暗河却不能有太多损伤。”

    含晖嘿嘿一笑,点了点头道:“少主放心。”

    秦楼一笑,凝注着亭外苍穹,大雪遮天夜如渊,黑的深邃,白的荒凉,摇了摇头,秦楼轻声笑道:“遍观天下雪,还是我们凤丘雪最美。古大哥,你说是不是?要是当年没有离开凤丘,该多好。”

    本名古南轩的含晖一愣,看了眼亭外飞雪,又看了眼秦楼,突然叹了口气道:“不错,天下雪最美,还属我凤丘。少主要是累了,我们这就回去。”

    秦楼莞尔一笑,摇了摇头道:“放心,会回去的。但不是现在。该杀的人还没有杀完,我不敢回啊。”

    嘿嘿一笑,秦楼眨了眨眼,侧头看着淡红劲装胜红梅越看越赏心却标枪似屹立亭边的冷傲女子,玩笑道:“小月儿,给少主笑一个呗,暖暖心。”

    她,风情一鞭碎天灵冷雪性情的女子,看着一如当年无赖的少主,忍俊不禁,腼腆一笑,却似寒梅初放,刹那柔情,温暖人心。

    秦楼大笑,含晖想哭。

    冷雪寒风中,有声从半山处传来,中气十足,玄功非俗:“新谷雀侯座下石跃亭,问紫虎红袍讨教剑法而来。还请殿下允许上山。”

    秦楼眉头微皱,神色古怪看了眼半山,一片黑,一声冷笑道:“剑法不可轻传,若有必死之心,让你上山。”

    半山沉默,秦楼却是凤眸微眯,眼中寒光一闪。

    无声无息,玄玉昂霞出现在爱晚亭边。刀、枪、剑、箫,各占一角。

    过不片刻,两道身影如飞上山,映入视野。一若飘絮,身法灵动;一若奔雷,身法沉凝。

    待至近前,一年轻人,一袭流云锦绣,尽显富贵,剑眉虎目,神采飞扬。一中年人,淡蓝长袍,颇具风霜,一柄重剑在手,气势凛然。

    秦楼扫了两人一眼,神色玩味笑道:“一个送死,一个收尸?”

    气质非俗隐隐透着股桀骜阴毒的年轻人上下打量了秦楼一眼,笑着点了点头道:“只要殿下有那个本事,不用手下留情。都说紫虎红袍艳福非浅,身边尽是美人,今日一见,传言非虚啊。嘿嘿,小弟琅琊羿双飞,羡慕的紧,特来瞻仰人屠风采,与殿下求取《御女心经》,殿下给个面子,千万别对小弟动粗啊。”

    秦楼一乐,饶有兴趣打量了眼和自己年纪相当的羿双飞,笑着点了点头道:“好说好说,你要是能完好无损的下山,看到没,正给畜生捋毛的,随你带走,一定让你欲~仙~欲~死。”

    一袭蓝羽凰纱绝代风华却很温柔给紫韵邪虎捋虎毛的女子神色一僵手一抖,神情悲愤瞪了某人背影一眼,莫名心头一凉,恨恨低头继续给紫虎捋毛,突然心里有些发酸,眼圈一红。

    据说与雀侯兵分两路带着琅琊铁骑肆虐月照两州之地连屠三城奸~杀女子无数更是抢了二十九位嫔妃作玩物的琅琊王世子羿双飞仰天打个哈哈,大笑道:“殿下真会开玩笑,有道是君子不夺人所爱,小弟只要欲~仙就行,欲~死大可不必,可消受不起啊。小弟不过雀侯手下一小卒,专为午时南门一事给雀侯回禀消息,顺便看个热闹,殿下要撒气,尽管找旁边这位就是,可莫要迁怒小弟才对。一位八品扶摇境的小虾米,正好给殿下练练手,殿下不用顾忌,只管下死手招呼就是。小弟一定给殿下大声喝彩。”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