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一招纵横 > 第五章 确实有点傻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一招纵横最新章节!

    弱水之畔,丹穴之山,有鸟焉,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五彩而文,其音如铃,是为凤凰……

    凤凰涅槃,天火焚之,置之死地而后长生,有凤羽蜕化,流落凡间……

    古有巨匠节帅,于昆仑之巅,偶遇火凤涅槃,几近身死化作飞灰,绝望而鸣,生死之际,竟有水凰以身化作漫天血雨,助爱侣涅槃,自堕轮回……

    火凤涅槃重生,却失爱侣,仰天长鸣三日三夜,上穷碧落下黄泉,一时鬼神皆泣,有星雨一夜不停,最终,火凤呕血而亡……

    节帅得此奇遇,因有所感,聚火凤水凰羽翼,水火相济,七天七夜,竟成一对羽衣软甲,浑然天成,巧夺天工,水火不侵,诸邪辟易。一名凤舞九天,蓝翎点睛;一名蓝羽凰纱,火翎点睛……

    这当然是个传说,但却从未有人否认过它的美丽。无疑,这是一个很动人的传说。

    而众所周知的却是,元朔十三年秋,有少年一袭大红锦袍登旌旗阁,紫阳国主特赐少年锦绣羽衣,有名,凤舞九天。只等少年及冠。

    看着手下裨将托着蓝羽凰纱走到“杨若雪”面前,秦龙若有深意看了眼秦楼,朗声笑道:“此物是从月照皇宫而得,据说是月照国主为他那名动九国的洛神皇后杨若华特意准备的嫁衣。嘿嘿,如今倒是便宜了弟妹。以弟妹的气质样貌,有这件蓝羽凰纱,定比那杨若华更胜百倍。哈哈,大哥这见面礼如何?弟妹可还中意?”

    她,杨玉环,看着原本就该是她的嫁衣,满心欢喜,却情不自禁看了眼一袭大红锦袍正对着烤全羊发呆出神的他,突然就有些失落委屈,心里一酸,眼眶一红。恨恨的撅了撅嘴,终究,她却还是开心的将蓝羽凰纱接了过来,很有些小小窃喜的抓到手中,对秦龙嬉笑道:“谢谢大哥,我很喜欢呢。我现在就去换上它,也让大哥看一看好不好?怎么说这也是大哥给小妹的第一份见面礼哦。”

    生性豪迈的秦龙哑然失笑,顿觉眼前这鬼灵丫头有趣的紧,笑着点了点头道:“去吧去吧,口是心非的丫头,不错,不错,对大哥胃口。”

    其实就是杨洛神的她嘿嘿一笑,狠狠瞪了眼不解风情对着烤全羊出神的他,赌气的一哼,嘀咕了一句“真是块木头”,眉开眼笑的去换衣服。

    没有人知道,曾经少女现在还是少女的她,是多么希望穿着这件和传说一样美丽的嫁衣,却不是为了朱厚照那老色鬼,而是满怀憧憬对着梦转千回想过他无数样貌注定也会穿上另一件凤舞九天的他问一句,“我嫁给你,好不好?”

    秦龙苦笑着摇了摇头,端起酒碗,饮了大半碗烈酒,咂了咂嘴,看着正出神的秦楼笑道:“如果大哥的眼力还不错的话,这丫头脸上似乎不对劲呀,怎么有种怪怪的感觉?”

    秦楼眨了眨眼,神色古怪看了眼秦龙,也灌了一口剑南春,又切下一片烤羊腿,点了点头道:“你感觉没错。她脸上有片瑶池水镜。”

    “哦?”

    若非各种缘由早就带着南阳十六万铁骑将瑶池夷为平地的秦龙眉头微皱,倍感诧异,眼中不禁寒光一闪,奇怪道:“怎么?这丫头还跟瑶池有什么瓜葛不成?”

    秦楼嚼着羊肉,神色怪异看了眼大哥,淡淡道:“有,瓜葛不小。她就是杨洛神,和她一样,被瑶池看做最有望成下一个西王母的人。”

    秦龙一愣,顿时目瞪口呆。片刻,却是突然哈哈大笑道:“原来如此。这倒怪了,那大哥在月照皇宫见到的又是哪个?假的?不应该呀,和《洛神出水图》十足一人。嘿嘿嘿,这要让常青雀那鸟人知晓,费半天劲用七座城抢去的竟是个水货,还不得气疯?哈哈哈,好,好,假的好,假的痛快,老子今天心情最好,白赚一州啊,哈哈哈……”

    笑的够了,秦龙有些疑惑道:“是瑶池搞的鬼?”

    秦楼却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道:“这你就得去问另一个鸟人。我不知道。”

    秦龙一怔,忽然叹了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事倒也不能怪你……”

    很有些不爽的秦楼又切下一片烤羊腿,懒洋洋打断道:“我懒的听。”

    做大哥的秦龙又是一声苦笑,摇了摇头,无奈看了自己三弟一眼,莫名竟有些头疼,也端起酒碗灌了一大口烈酒,很识趣的转移话题道:“那这个女人怎么说?”

    突然一拍大腿,有些后悔瞪着秦楼道:“你个败家货呦,也不跟大哥提前说一声,不然大哥就不拿出蓝羽凰纱了,留给非烟那丫头多好。还以为非烟那丫头都不得小白亲近的女子怎么说也是板上钉钉的弟妹,哎,小白误我,小白误我啊。”

    正津津有味对付熟牛肉的紫韵邪虎瞪了秦龙一眼,竟然翻了个白眼。好一头畜生,要成精啊。

    秦楼揉了揉紫韵邪虎虎头,嘿嘿一笑,灌了一大口酒,神清气爽无所谓道:“一件衣服而已,至于如此大惊小怪?”

    本就是故作姿态的秦龙仰天打个哈哈,呵呵一笑,点了点头道:“那你打算怎么安排?就这样让她跟在身边?不妥,不妥,这女子既是杨洛神,就有欠考虑了。你带着就是个麻烦,指不定什么时候出大篓子。大哥可不放心。没事干你抢她做什么?既是西王母那老贼婆中意的女子,一刀砍了就是。不要忘了那一箭是谁射出来的,大哥可记的清楚。”

    战场上杀伐果决对敌冷酷可谓残忍的白衣杀神,对眼前这个弟弟却格外心疼看重的大哥秦龙,眉头微皱,淡淡道:“不然,就让她去陪月照吧。”

    月照,已亡。

    心冷如铁的秦楼面色一变,看了眼秦龙,神色古怪眨了眨眼,忽然叹了口气,狠狠灌了一大口烈酒,好一个剑南春,够烈,够辣,够猛。

    美酒入喉,为何却突似烈焰灼心?剑穿肠腹?

    丝丝缕缕,心口令人窒息的刻骨隐痛!

    血沸,杀意生。

    秦楼嘿嘿一笑,点了点头,淡淡道:“也好。以后,她就是杨若雪。世间再无杨洛神。”

    秦龙大笑,转瞬哑然。

    哭笑不得摇了摇头。

    酒足饭饱伸了个懒腰,秦楼长身而起,摩挲着腰间玉扣,好一块温润流光触目惊心的墨玉骷髅。秦楼朝大哥鬼笑着眨了眨眼,对着门口扬了扬头,挑衅道:“长远而定?”

    秦龙眼睛一瞪,一声冷哼,“怕你不成?”

    然后,一个杀神,一个人屠,兄弟两人并肩走出立雪堂,漫天风雪中,对着绕堂而过的名泉活水含羞池,堂而皇之,做出一件惊世骇俗的壮举,比撒尿!

    痛快!

    已然换好蓝羽凰纱,美若云霞,轻飘飘走到立雪堂前的她,看着含羞池边两个荒唐身影,顿时愕然,目瞪口呆。

    飞雪连绵无尽时,原来小雪,渐转大雪,纷纷落。

    做大哥的秦龙苦笑着摇了摇头,暗叹口气,拍了拍秦楼肩膀,语重心长道:“大哥没意见。以后,她就是杨若雪。”

    大笑一声,洒然离去。

    做弟弟的秦楼眉头微皱,眨了眨眼,抬头看了一眼天色,阴云渐转黑,将夜。

    良久,秦楼伸出左手,接住几瓣雪,看雪花在掌心缓缓融化,嘴角一勾,笑了。

    他转头,看着立雪堂前,一袭蓝羽凰纱倾城动人的她,凤眸微眯,神色玩味笑道:“杀人,怕不怕?”

    丝毫不知生死一线却天资聪颖的她顽皮眨了眨眼,笑着摇了摇头道:“有你在,不怕。”

    她似乎有些害羞,却更多欢喜,曼妙身姿原地转了一圈,似一只蓝翎孔雀,神采奕奕,摇曳生姿,小脸微红的她望着他,睫毛忽闪,略带忐忑问道:“我好看么?”

    秦楼眨了眨眼,哭笑不得,却还是笑着摇了摇头道:“就是有点傻。”

    笑意柔和,若春风。

    她有些委屈咬了咬嘴唇,转瞬,却是眉开眼笑,笑靥如花,确实有点傻。

    一座龙首台,一座紫金山,一座玄武湖,一座符离宫,龙池四象镇永昌,月照千古金沙江。

    说的真好,想的太美。

    既然龙池城破月照国亡,倾一座金山银山砸出来只为夜观天象预测天机守护国运的符离宫若还完好,岂非太有点不像话?莫非那些香火孝敬就只够一座宫的气运?不应该啊。符离宫**奉的,可还是自家的广寒天尊么?纯金还是镀金?别是弄虚作假中饱私囊只镀了一层铜吧。不然神灵哪怕随便显一显灵也不至于亡国啊。忽悠神明道心不纯,单凭一条大不敬,就该杀!

    不然就必须得问一句,到底哪一座才是永昌宫?去你个仙人板板,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做派啊。移花接木,更该杀!

    懒得废话,收钱不干正经事楞冲天师大尾巴狼的骗子,都该杀!

    不然,东南永陵那些传国野鬼岂非都要从坟墓里跳出来大吼一声,还我钱来?给还是不给?

    秦楼眨了眨眼,突然转头问道:“我这也算是替天行道了,对不对?活该登仙啊。”

    抱着古琴九霄环佩骑在紫韵邪虎背上的她,一袭蓝羽凰纱只要能跟在他身后就会偷偷开心的傻丫头,脸色一红,白了他一眼,忍俊不禁,给逗乐了。

    她朝他做了个鬼脸,嘻嘻笑道:“这就是你在栖霞峰上四年读圣贤书读出来的歪理邪说么?铁崖先生怎么会让你下山呢?就不怕流毒无穷贻害苍生?”

    秦楼一愣,不禁笑了,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抬眼望天,一对眸子微眯,雷光隐隐,寒光四射,迎着漫天风雪,淡淡道:“说的不错。天生我秦楼,就是天下从此无安宁。”

    忽然眼睛一眨,看着她笑道:“你个丫头,还敢不怕死的跟着我?就不怕死无葬身之地?”

    她,如今只想做杨玉环杨若雪的傻丫头,也眨了眨眼,嘻嘻一笑道:“我有你啊。”

    秦楼又是一愣,转瞬无语,哭笑不得。

    好笑的摇了摇头,不再理睬这实在无法确定是真傻还是天真的傻丫头,漫步杀向符离宫。大雪纷飞中,一袭大红锦袍似血浸,刺眼更耀眼。

    好一场大雪,好一个将夜,正是杀人好时节。

    却没有看到身后紫虎背上的她嘴角一勾,偷偷笑了,因为得意,露出两个动人的小酒窝,比雪更美的风景。心里藏了一句:“哪怕灰飞烟灭,人家也陪你。”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