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一招纵横 > 第四章 好酒!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一招纵横最新章节!

    钟山风雨起苍黄,龙盘虎踞镇大江。

    古情不尽东流水,邀笛春风叙永昌。

    昔日锦都龙池,金沙绕城美酒飘香春风十里尽画舫的歌舞天堂温柔乡,而今断壁残垣漫天飞雪也难掩去浓郁血腥的乌黑丑陋破城墙,好一个月照亡朝,好一个叙永昌?

    谁说的月照之下,风情万种风流更倜傥?

    狗屁!尽成野鬼才对。

    秦楼停步抬头,无视迎面而来的东门守军,望着龙池城,凤眸微眯,神色古怪转回头,玩笑道:“听说朱厚照为了你在龙池城头遍植芙蓉才有了龙池锦都之名?是真的?”

    骑在紫虎背上因为一路而来他都没有再回头哪怕看她一眼而有些小小幽怨沮丧的她赌气一声冷哼,抱着古琴转过头,不睬人家的家伙,人家也不理睬你。

    只是看着破败的城池,城头已然换了大王旗的昔日月照国都,这将自己禁锢了十八年的可恶又可恨的牢笼,特意告诉他自己闺名叫杨玉环的她心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解气与快意,嘴角一勾,偷偷笑了。

    一篇《洛神赋》,让她名动九国,一幅《洛神出水图》,让她艳名远播。

    只要是个女人,哪个不羡慕她生而封后的莫大福气?哪个不嫉妒她惊为天人的绝世容颜?

    却又有几人知晓,洛神杨若华,这原本该是月照皇后天下最尊贵女人的她,曾经却恨不得龙池锦都化作第二个鬼城雒阳,哪怕与这座城,和城中那座永昌宫,一起同归于尽!

    秦楼哑然失笑,摇了摇头,自然懒得跟她较真,不待铁骑近前,朗声道:“北定秦楼大驾光临,速速禀报你家大帅,有贵客登门,上菜上好酒!”

    其实只要他好好说一句话她就会很开心的杨玉环顿时目瞪口呆,突然眼睛一眨,噗嗤笑了。

    隶属南阳铁骑的军伍悍卒却楞了。直到马蹄近前,看到那紫阳王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红锦袍和紫纹白虎,几个将自己脑袋尽量别裤腰带沙场却盼着敌人脑袋都伸出来摆好姿势然后当西瓜砍过去的杀才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下马,单膝跪地恭敬道:“末将李玄风(属下),见过小王爷。”

    秦楼点了点头,玩笑道:“让你们白跑一趟了,抢到一贫如洗了不是?放心,回城就让你们进城,换不认识的来守门。既然遇到我秦楼,定不让你们败兴而回就是。”

    的的确确如果碰到个肥羊就想着狠狠宰一刀的李玄风跟几个手下杀才心下大喜,连忙笑道:“殿下说笑了,能接殿下入城,就是末将的福气运气。殿下请上马?”

    秦楼一乐,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用,我就走着入城。”

    确实只是运气背才守城门心眼却灵活不然也不能活着跑到龙池打秋风更成为手下十多号南阳悍卒队正的李玄风多少也听说过这位殿下的脾气,也就不再客气,一脚踹到运气更背正好与自己最近的夯货屁股上,李玄风骂道:“还不赶快回去禀报大帅,说三殿下到了。”

    随后这位突然转运的李队正也没有脑子抽风的自己上马带路,而是落后几步,很识趣的牵马和眼前这红袍之名如雷贯耳的小王爷一起步行入城。至于紫虎背上的抱琴女子,李玄风只是悄悄瞥了一眼,就不敢再看更不敢胡乱献殷勤了。只是心下奇怪之余,不由暗赞一句:到底是我紫阳红袍北定天狼的风范,紫虎驮美人,啧啧,走哪里都是尽显风流啊!

    漫步进龙池,不及被暂时征作大帅府的明月洲,就听马踏如雷,整齐划一,烟尘起处,但见一袭白袍马如龙,由远及近,迎了上来。身后十八黑衣黑甲黑战马的黑风铁骑,犹似地狱冲出来的恶鬼凶神,幽冥影卫,即便平时,仍旧杀气冲天,煞气凛然。

    人马未近前,倍感亲切的爽朗笑声先入耳,就是以四年前陡逢异变差点一睡不醒之后便心冷如铁的秦楼,看着白马白袍一如往昔的神俊威武,心头也不禁生起一股暖流,竟是眼眶一红,有些发酸。

    “好你个小楼,下山也不跟大哥说一声,是要给大哥一个惊喜么,哈哈哈……”

    白马一声嘶鸣如龙吟,骤停,被紫阳王朝文臣赞作“南白龙”武将视作“小白衣”的南阳十六万铁骑主帅秦龙一跃下马,大笑声中,上来就将自己弟弟抱起空中,连转三圈,哈哈大笑道:“我的好三弟,大哥可算又见到你了。”

    将挂念揪心了整整四年的弟弟放到地上,仔细瞧了半晌,很好,样子没变,更胜从前,俊逸到简直有些不像话,不知又要迷死多少小娘子,至少表面完好无损。

    这金沙一战十六万铁骑大破月照王朝五十万札甲兵彻底葬送了月照最后一丝国运将月照踢进历史坟墓的威武汉子看着四年前差点被人冷箭射死的弟弟,竟然眼眶一红,差点掉下泪来,轻轻拍了拍秦楼的肩膀,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好,好,还是我秦龙的三弟,是我们的小楼儿。”

    不及说完,这朱笔一勾就坑杀活埋了三十五万月照降卒的白衣杀神将自己弟弟狠狠抱住,终究还是一个没忍住,语声发颤微带哽咽,高兴道:“好家伙,这几年,让大哥想的好苦。”

    被九原蛮族咒作饮血修罗鸿都学宫也无可奈何的人屠秦楼,双目泛红,使劲眨了眨眼,喉头滚动,终究只是语声发颤,喊了一声:“大哥。”

    风雪漫长街。

    谁说铁血男儿没有柔情?

    麝兰芳霭斜阳院,杜若香飘明月洲。

    昔日月照皇家苑,而今紫阳杀神府。

    依假山傍活水的立雪堂中,白袍切肉,红袍饮酒,一袭白裘纤纤玉手,笑容恬静喂紫虎。

    “哈哈,我就说是谁如此狂妄,竟敢到南门去撩拨常青雀的雀尾,原来竟是你小子。哈哈,折损一营的背巍军,够那鸟人心疼大半月的了,痛快,痛快。是我紫阳天狼的做派。如此说来,你来龙池是为了符离宫?早知如此,你就该提前给大哥传个信,看大哥不将那帮杂碎踏成飞灰。可恨,该杀!大哥无用,虽破了龙池,却还是跑了七夜,就先用这些余孽替你出气。”

    秦楼哑然失笑,摇了摇头道:“大哥身负我紫阳众望,更系南阳十六万将士生死,若为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弟牛刀乱甩,岂不让人笑话我紫阳小气?一条丧家犬而已,跑不了他。此事大哥就不用操心了,让百战余生的大好男儿折损在这些琐碎上,你不心疼我还可惜,没的皇帝老儿再找我秋后算账,我可头疼。还是让他们跟着大哥继续替我紫阳开疆拓土的好。放心,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该死的一个都活不了。”

    烽火月照连三月,一半为国一半私心的秦龙叹了口气,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倒忘了你小子手里的枫影。也罢,此事大哥就不掺和了,也让那帮犊子消停几天。不过,你可要答应大哥,再不可像当年那般犯傻,不然大哥可不答应。大哥就你两个亲弟弟,伤了哪个大哥都心疼。咱兄弟姐妹几个,都要好好的。解决了符离宫,你就跟大哥一起回去吧,你不知道,老头子这几年老念叨你,他老人家可是想你的紧。”

    秦楼灌了一大口龙池剑南春,酒烈如火腹中烧,笑着点了点头道:“好。”

    治军素来严谨不然也不能带着十六万南阳铁骑长驱直入所向披靡风扫落叶般直抵月照国都龙池的白衣杀神秦龙大笑,与眼前这越看越疼惜的弟弟酒碗一碰,痛怀畅饮。好酒!

    扫了眼观察许久容貌尚且清丽气质却着实动人竟可与紫韵邪虎亲近的抱琴女子,有些惊讶好奇,学喜欢眨眼的弟弟挤眉弄眼的秦龙笑着打趣道:“这是新晋的弟妹?有些面生啊。”

    同样也偷偷观察了许久传言席卷月照十三州如入无人之境率先踏破龙池城头的白衣杀神的杨玉环,原本心里还有些诧异竟是如此一个谈笑豪迈形貌却又温润儒雅到让人很有些看不透的年轻儒将,突然看到这打破头也绝然想不到的一幕,神色顿时有些僵硬愕然,不想坑杀了三十五万月照甲兵的杀神竟也有如此童心一面,情不自禁就笑了出来,生出几多亲近。

    敛衽一礼,她,原本该是月照皇后的杨洛神,却更喜欢和他赌气的杨玉环,竟然对着秦龙道了一声:“大哥好。小妹杨若雪,见过大哥。”

    “好,好,很好,哈哈哈……”

    最是知道自己这个弟弟身边从不带“累赘”的秦龙不由开怀大笑,点了点头道:“难得难得。一看就是个讨人喜欢的丫头,不错,不错。做大哥的一穷二白,也没多少拿的出手的好东西,好在手下几个夯货也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一件羽衣,最是适合弟妹,就当给弟妹的见面礼了。来人,将那件蓝羽凰纱拿出来。”

    秦楼眉头微皱,不由神色古怪瞥了杨玉环一眼。就见突然变成“杨若雪”的她顽皮眨了眨眼,偷偷朝秦楼得意做了个鬼脸,转头有些腼腆看着秦龙,难抑惊喜道:“谢谢大哥。大哥你真好。”

    秦楼嘴角一抽,右手可怜到沦落板刀地步的神匕“龙文”一刀切下一块烤全羊的大腿肉,油嫩金黄,锋利到一塌糊涂,断冰切雪的地步。

    羊肉塞进嘴中,一番咀嚼,火候正好,筋道味道都十足,满嘴流香又流油,又狠狠灌了一大口烈酒暗叹口气的秦楼却也没有出声,只是有些好笑,无奈摇了摇头,看着烤架下面徐徐跳跃的火焰,突然间有些出神。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