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一招纵横 > 第一章 修罗一斩鬼神惊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一招纵横最新章节!

    元朔二十一年秋,锦都天府下了一场雪。

    这场雪下的很突兀,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是在龙池城破,月照国灭的当天夜里下起来的。似乎冥冥天地也为四百年月照国祚扼腕,一夜之间,漫天鹅毛染苍穹,尸山血海遍地疮痍,尽为白雪覆。

    而就在大雪渐歇欲转小雪的清晨时分,一队马车悄然出城,无视南门守卫森严,驶离龙池。马车有十八辆,都有车夫,唯独最后一辆,不知何故,驾车的竟是个七旬老妪。更令人不解的,随行的车马卫队,并非新谷军中的军伍悍卒,倒更似江湖人士多些。

    小雪绵绵,无尽处,车马粼粼,碾碎一地雪泥……

    龙池城南三十里,有一云亭,与谁同坐亭,意境悠远,寓意孤绝。亭柱之上有名联:江山如有待,花柳自无私。只随着月照国灭,山河凋敝花柳枯,映着断壁残垣凄凄荒草,就显得格外讽刺。

    此时此刻,便有一少年,一袭大红锦袍,喜庆的很,无视冷风如刀,慵懒斜偎在紫虎背上,独享一座亭。一手红玉葫芦对雪饮,喝着烈酒赏着雪,好不逍遥自在。偶尔便听少年很有卖瓜嫌疑地幽怨一句:天下英雄谁敌手?可惜,没有。与谁同坐?高手如我,太寂寞哦太寂寞……

    某一刻,紫虎转头,虎目泛寒光,漫天风雪中,一队车马隐隐绰绰,少年凤眸微亮,顿时精神抖擞,左手揉了揉虎头,嘿嘿一笑道:“芙蓉出龙池,正是采花好时节啊。”

    少年伸个懒腰起身,将红玉葫芦别到腰间玉带,望着车马来处,嘴角不禁勾起邪魅笑意,嘀咕道:“小白啊小白,你说是不是先吼一声‘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以壮声势?哎,人家劫道都是小弟无数,到咱怎就成了孤家寡人一个?想不通啊想不通……”

    一身雪白皮毛柔似锦只不过多了几道玄妙紫纹便成了十方源圣境镇界神兽的紫韵邪虎竟然翻了个白眼,好一头通灵异兽,好悬不能口吐人言,不然那还了得?

    纠结中,车马将近,就见少年一跃出亭,惊鸿一掠踏雪无声更无痕,一出场便尽显高手风范,这要放在繁华闹市,还不得无数人齐喝一声彩?因为一时想不到别开生面有气势够出彩的开场白,少年也就懒得废话,直接动手。劫道嘛,废话太多是很有作死嫌疑的,真当龙池城中的三国联军摆设不成?烧杀抢掠累了一夜小憩而已。

    右手朝天一抓,天地气流似诡异一凝,毫无预兆的,平地起龙卷,漫天风雪竟随少年右手划落,化成一柄聚雪天刀直劈而下,惊天动地,气势磅礴,一出手便鬼神惊。

    好嘛,眼睁睁看着天神一刀悬在头顶,一众镖客直接傻眼,这还是人么?都不是初涉江湖的愣头青,自然知道修炼极致,修为高到一定境界,世上多有一些可夺天地造化的高手,可这一手也太他~妈高到离谱了吧,简直匪夷所思的仙人做派啊。几百两镖银的买卖,至于这么大阵仗?冷汗都不够流的。

    也就在一众镖客眼神呆滞精神恍惚,连畏惧都生的心惊胆颤的间隙,但听红袍少年淡淡道:“不想死的,都滚!女人留下。”

    天籁啊,这时候谁还管马车里的是嫔妃还是贵妃,反正连月照的皇帝老儿都成了雀侯阶下囚,小命要紧呐,都不用招呼,只要还没吓尿的,立马作鸟兽散。好歹也是一个锅里吃饭的,大难临头竟还记得拉兄弟一把,吓到腿软的也被同伴在马屁股上一刀,哆嗦着缰绳落荒而逃。

    这就可怜了沁园春阁十七个马夫,一时间也不好弄断拴马索策马狂奔,屁滚尿流滚下马车,只恨爹娘当初没多生几条飞毛腿啊。

    下山以来第一次大显身手战绩便格外辉煌的少年志得意满,暗嘘口气,刚欲收手清查战果,不想一沙哑嗓音破锣般响起:“哪来的小子?找死不成?”

    话音起处,一道灰影兔起鹊落,迎面而来,正是最后一辆马车上的七旬老妪。将进棺材的死老太婆竟是出人意料的身手矫健,比秋后的蚂蚱还能蹦跶。

    这可气炸了肺,难不成一手移宫换羽是唬人的不成?还有不怕死的?出师不利的节奏啊。

    自来便被师公“放任自流”,只以羚羊挂角随心所欲八字真言指点的少年一声冷哼,也不客气,嘿嘿一笑,在老妪惊愕难以置信的眼神中,踏前一步,天地竟似为之一颤,修罗一斩骤然落下,势若排山倒海,雪浪一层又一层,直接将腾跃而起还未落地的老妪一刀劈飞,连受重创,破麻布一般倒飞而回,人在空中就是鲜血不要钱的往外喷呐,间杂着脏腑碎块,落地时已然重伤垂死,奄奄一息,竟还一时不死瞪着少年咬牙挤出一句不可思议的“浩然正气?”

    少年眉头微皱,眉心那道亮银色玄异雷纹就更像第三只眼,轻轻一掠至老妪身前,朝老妪眨了眨眼笑道:“算你还识货。不错,正是浩然正气。怎么?死不瞑目?”

    老妪咳血不止,艰难抑住伤势,犹自瞪着少年,不解道:“可……可……”

    少年嘴角一勾,冷笑道:“你是想说危园与瑶池向来交好?嘿嘿,你想多了。危园是危园,我是我。何况,这也怨不得我,我都提前打了招呼,你还要找死,这可就不怪我了。说吧,马车里哪个是杨若华?别跟我说雀侯抢去的那个就是,不然我会以为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跟情报,喏,看到没,紫韵邪虎,你应该听过它最喜欢什么了吧。看你能修到六品归墟也不容易,老实一点,没准我心情一好,看在西王母那老不羞的面上,或许还能让你魂归瑶池。”

    老妪神色剧变,不禁瞥了眼不远处意兴阑珊一对血红眸子却依旧邪气凛然的紫韵邪虎,面色顿时愈发惨白,眼中竟是现出不尽恐惧,瞪着少年惊愕道:“原来……你……你竟……”

    一袭大红锦袍如血浸的少年忽然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道:“不错,我就是秦楼。不过,桑渊雒阳那一把火真是个意外。哎,都是年少轻狂惹的祸啊。好了,懒得跟你废话,哪辆马车?”

    心头翻江倒海突然倍觉荒谬憋屈的老妪神色复杂瞪着秦楼,又是吐出好几口血,体内伤痛似减轻了些,面上却愈发惨无人色,神情惨淡可谓凄凉,竟突然歇斯底里笑了,笑声如夜枭,刺耳难听,眼中却反常的没有多少怨恨,只是神色怪异看着眼前这俊美如妖传说曾一手令桑渊国都雒阳化作灰烬的少年,艰难苦笑摇头道:“不冤,不冤,只怪老妇眼瞎,不识紫虎红袍,这许多年算是白活。你要的人在十七辆马车。可否念在老妇将死,答应老妇一个请求?莫要再让她受苦流离,哪怕只是做一个寻常百姓。”

    秦楼眉头微皱,转头看了眼毫无动静的第十七辆马车,神色顿时现出几分怪异。

    却见油尽灯枯的老妪面上涌起一阵潮红,双目放光,显然已是回光返照的弥留之际,瞪着秦楼强提一口气道:“你既身怀浩然正气,总不能否认‘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吧。老妇自问杀人无算,也算堪破生死,却也绝非生来铁石心肠之人。她只是一个身不由己的弱女子而已。老妇一生从不求人,算我求你,让她跟着你,哪怕只是做一个丫鬟。无论如何,她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

    秦楼却眨了眨眼,看着面容越发丑恶却实在不能算丑恶的老妪,无动于衷,神色玩味笑道:“丫鬟?一倾国就让月照国灭的杨洛神?你倒真是看得起我。你又怎知我不是与雀候那老色鬼一样的心思?怎么说我也正当年少不是?嘿嘿,秾纤得衷,修短合度,我都好奇怎么个合度法。你想多了,跟你不熟。你说我要是玩的厌了,用她去跟雀候那老色鬼换取月照四州二十六城,他换是不换?你知道,我大哥正在龙池跟他们分赃,一国三家分,狼多肉少啊。”

    楞是不咽气的老妪死死盯着秦楼,也不知哪来的自信,竟是嘿嘿一笑,分外笃定道:“不会。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会出现在此处,但我相信,你绝不会是为若华的人而来。我相信,铁崖先生的浩然正气,也绝不会出现在一个阴毒之辈身上。更因为你不是别人,你是秦楼。”

    秦楼却不置可否,冷冷笑道:“不用你抬出我师公,至于我秦楼如何行事,从来也只看心情,戴多少高帽都没有用。你不配。当然,如果我说我可以让她死的轻松一点能让你死得瞑目的话,这点我倒是可以答应你。好了,你可以死了。”

    老妪瞳孔一缩,神色复杂看了秦楼一眼,竟是艰难笑着点了点头,随即目光越过秦楼,看向不远处第十七辆马车,丑恶似枯树皮的苍老脸上竟是现出几分慈爱之色。

    不知何时,马车车帘被一只素手掀起一角,露出一张分外冷漠的容颜,就那样冷冷地注视着这边一切,即便看到苟延残喘的老妪,那清冷容颜也不曾泛起哪怕一丝涟漪,可谓冷到令人心寒。

    只就在那一对冷漠到几近麻木的秋水寒眸看向正好转过头来的秦楼的时候,四目相对,似珠落玉盘,清灵悦耳,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让她活,我给你做奴。”

    秦楼一愣,看着那张清丽婉约却绝对称不上倾国的容颜,眨了眨眼,突然乐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