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科幻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十章 逢林莫入,遇石而退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云轩阁小说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a href="http://www.tmiponline.org/book_152186/">我的武功带特效</a>最新章节!

    “逢林莫入?!”

    “大哥,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桃林莫非有古怪?要不,我们绕道吧!”

    ……

    孤峰之上,桃花成林,一眼望不到尽头。

    石碑在前,黑衣人被挡住了去路,心中揣揣。

    “不过是一处桃林,怕什么!这里是上山的必经之路,绕道要饶到什么时候?”黑衣大哥冷哼一声,锃的一声,长刀出鞘,一抹寒光,斩落桃花片片,率先冲入其中。

    众黑衣人对视一眼,纷纷跟上。

    月朗星稀,天地一片银光。

    山巅遥遥在望,仿若塔柱,十分醒目。

    众黑衣人加快脚步,笔直赶去。

    林中繁茂,密不透风,

    急行里许,但见黑沉沉的四下里都是桃花树,一入林中,便再也无法直行。

    小路东盘西曲,没有一条直路。

    左折右拐,走了一会,就头昏眼花,完全失去了方向感。

    抬头一望,那原本遥遥在望的山巅早已不见。

    “大哥,快看!前方又有一座石碑!”

    众黑衣人急步赶去,一时间相视无言,气氛诡异地沉闷起来。

    石碑上赫然又是四个字,“逢林莫入”。

    “我们又绕回来了!这不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吧!”

    “鬼,林中有鬼!”

    “逢林莫入!这桃花鬼林不能闯!”

    ……

    黑衣人中一阵慌乱。

    “闭嘴!”哗,刀光一闪而过。

    一颗粗大的桃花树被拦腰斩断,轰然砸落在地。

    嗖!

    黑衣大哥冷笑一声,身形腾空跃起,单脚立在树尖上,远望四周。

    只见桃花树蔚然成林,十纵九横,形成偌大阵势,道路奇诡,时而相互交错,时而并肩而行,时而盘旋成圈……暗合五行、六合、七星、八门之法。

    “什么鬼,只不过是桃花阵法而已!能奈我何?”黑衣大哥哼了一声,目光阴鸷,“这武当小三疯的确有些门道,阵法精妙,与周围环境相融,浑然天成。但这忽悠外行人可以,但对我常某却只是小菜一碟。兄弟们,跟我来!”

    黑衣大哥似已看透一切,成竹在胸,脚尖在树梢上轻点,身形就掠出十丈之远,竟是踏叶无声极上乘的轻功。

    嗖嗖嗖……

    黑衣人在林中急速穿行,速度之快,恍若幻影。

    时而东行七步,转而南拐十步,再西行一刻钟,然后北上三十步……

    桃花阵左折右拐,道路难测。

    但黑衣大哥毫无顾忌,带着一群人深入其中。

    “停!”他顿住脚步,左手抬起,做了个停步的手势。

    众人寻声看去,只见眼前路口叉向东西两侧,赫然立着一块山体石壁,上面也有字。

    “祸福无门,惟人自召!由此向东,一路下山!由此向西,有去无回!”

    “装神弄鬼!”黑衣大哥冷哼一声,从队伍后边划出三人,命令道,“你们三个去西边,剩下的人和我走东边!”

    “大哥,这不对啊!按山壁记载,这边不是下山的道路吗?”有人不解。

    “笨!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吗?此举分明是多此一举,就是为了误导我们,不敢向东。我就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如果我所猜不错的话,这东边才是正确上山的道路!”

    “那大哥为什么要又派人去西边呢?”

    “这就涉及到更深一重的心理博弈了。”黑衣大哥得意而笑,瞥去一眼,“我固然猜到了对方的心思,但以防对方也猜到了我的心思,再设一重玄虚,这西边反而成了正路。所以我偏偏不上当,兵分两路,无论对方想多少层,都逃不出我的掌心!这就是套路、反套路、反反套路。如果说对方是第三层的话,那我就是第五层,你们又在第几层?”

    一群人心服口服,“不愧是大哥!我们才想到了第一层!”

    “走!”黑衣大哥酷酷道,话不多说,领着众人直直向东边的岔道而去,另外三个黑衣人小心翼翼向西而去。

    一踏足其中,周围环境又是转变,左右逆转。

    一个时辰后。

    一群人站在一块石碑前,久久无声,上面赫然是……

    “逢林莫入”!

    黑衣大哥眼神阴沉,面孔难堪。

    其他人更是面面相觑,气氛前所未有地诡异和凝滞。

    “啊,救命!”

    “大哥,你们在哪儿?”

    “快救救我们!”

    ……

    林中传来阴冷地怪风,带来了凄厉地惨叫。

    众人心中吃惊,连忙循声望去。

    桃花沿着山壁直直而上,只见险峰另一侧的桃林中出现了三个同伴的身影。

    只见他们如同疯魔了一般,不明方向,胡乱奔走着,明明悬崖就在脚边,随手纷纷失足跌下,一个个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那山壁的提醒是对的!”

    “向东是下山的路,向西是闯阵,险恶无比!”

    “不对啊!大哥明明说……”

    ……

    黑衣人中暗暗嘀咕起来,眼神诡秘地交汇。

    他们是第一层,大哥是第五层,那么问题来了?

    这武当小三疯又在第几层?

    哗哗哗!

    “哼!装神弄鬼。”这时,黑衣大哥终于按捺不住心中地恼羞成怒,手中刀法狂暴地施展而开。

    刀光霍霍,煞气凛凛,斩得桃花破碎,树木倒地。

    “阵法难缠又如何?我常某人的修罗刀可不是吃素的,且看我一刀劈开生死路!”

    说罢,他长刀上寒光凝作实质,无形刀气扫荡出去。

    “一起上!”众多黑衣人也纷纷拔刀,肆意劈砍,强行劈出一条道路。

    又是一个时辰。

    明月已经高悬当空。

    一群黑衣人气喘吁吁地站在桃花阵外,头发散乱,浑身挂着花瓣、落叶、残枝……狼狈不堪。

    他们目光一缩,就见到前方竖起一个个庞大的黑影,呈现圆柱形,高高耸立,隐隐有煞气透出,令人心悸。

    走近一看,他们才发现这赫然是八九十堆乱石,没有一兵一卒,却列于八方,隐隐组成门户,阵势森严,杀气冲天。

    “垒石成阵!这难道是诸葛武侯的八阵图!”

    “据说这八阵图得遁甲奇门之大成,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每日每时,变化无端,可比十万精兵!”

    “我们闯进去,真的会死吧?”

    ……

    “快看!”又有人发现了什么,手指过去。

    只见垒石大阵一角,竟也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字迹龙骨鹤形,明显与之前是同一人所写,只是字迹各有不同。

    这一次是……

    “遇石而退!”

    “逢林莫入,遇石而退!这是那武当小三疯对我们的警告吗?”众多黑衣人喃喃自语,心中已有退意。

    诸侯武侯,智多近妖,古今闻名。

    那之前的桃花阵法已是险恶十分,这一次换成武侯八阵图又会是何等可怖?

    “哈哈哈!”突兀地响起一阵大笑,只见黑衣大哥仰面大笑,似乎见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根本停不下来。

    “大哥,你笑什么?”众人不解。

    “我笑这武当小师叔无谋,竖子少智!这阵中之阵本是故弄玄虚,若是其他阵法还能唬人三分。偏偏他摆出了武侯八阵图。天底下谁不知道,这八阵图已失传接近万年,无数能人谋士都没推演出来,却被一介小儿还原了,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黑衣大哥笑得豪放,“我倒要看看你有何能耐?”

    “各位兄弟,随我来!”说罢,他身先士卒冲入石阵中观看,四周观看,却是没有丝毫异象。

    他得意回头,“兄弟们,你们看!”

    “大哥英明!若不是你,我们还真被这小儿骗了!”众黑衣人恍然大悟,纷纷走了进去。

    但刚走出十步,绕过三堆垒石,他们笑容一瞬间就在脸上停滞了。

    呜呜呜……

    “什么声音?”一个弱弱的声音刚刚想起。

    下一刻他们就眼前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阴风大作,不知何时一朵黑云笼罩当空,一霎时,飞沙走石,遮天盖地。但见怪石嵯峨,槎枒似剑;横沙立土,重叠如山;江声浪涌,有如剑鼓之声。

    “不好!我们中计了!”一阵惊叫。

    众多黑衣人多路而回,却发现方位变化,垒石不知何时移动,来时的道路早已消失无踪了。

    “啊啊啊……”惨呼声连连。

    狂风席卷,滚石如雨,不时有黑衣人躲闪不及,被砸得头皮血流,受伤倒地。

    穷凶极恶的一群人顿时被冲得四分五散。

    八阵图空间颠倒,方位不分,一时间将他们彻底淹没。

    半个时辰后,黑衣大哥带着零零散散的几个手下勉强冲了出来,蒙面的黑巾已经不翼而飞,面孔青一块肿一块,明明狰狞凶恶的一张脸看上去却滑稽又可笑。

    这是一块硕大的垒石凭空移到面前,上书有字。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硬要闯。闯过了,回家吃饭。闯不过,全村去你家吃饭!”

    “混蛋!小三疯,你给我滚出来。有种我们正面对决,缩在背后算什么江湖好汉!我不怕你,看我修罗灭绝刀法!”

    一刀又一刀,刀刀狠厉,刀刀无情。

    他眼睛凸起,血丝密布,如同传说中的修罗附身,手中长刀铺展而开,杀性四起,屠戮一切。

    狠厉刀气劈下,一堆堆垒石被劈飞出去,碎石遍地。

    ……

    “正面对决?我又不傻!”

    此时山巅之上,吕纯良悠悠睁眼,嘴角微微抽搐。

    后天境三流高手一人,七品三人,八品六人,其他皆是九品!

    打是不可能打的,那就只有……

    “徒儿何在?速来见我!”

    嘴唇微启,声传四周。

    “师傅,徒儿在此!”很快远处就响起一声欢快地回应。

    呼……

    风声呼啸,月光之下就见一条修长身影高高立在山岗上,猛然从空中一跃而下。

    吼……

    阴寒真气凝作一条吊睛白虎,煞气逼人,落到地上,才渐渐散去,从中显出一条修长身影,朝着吕纯良嘻嘻而笑,不是王灵儿是谁?

    “如今武当有难,飞来峰上有外人闯山!此等小贼,不值得为师动手,徒弟你去打发了他们!”吕纯良缓缓开口。

    “不知徒儿该怎么做?请师傅示下!”王灵儿抱拳道。

    “很简单!”吕纯良微微一笑,“我只说八个字,那就是……”

    “劝他善良,以理服人!”

    话音一落,杀机凛凛,如金石而落地,地面龟裂。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