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科幻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二章 不成天下第一,绝不下山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云轩阁小说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a href="http://www.tmiponline.org/book_152186/">我的武功带特效</a>最新章节!

    独峰孤悬,势若斧凿,似从天外飞来。

    孑然一身,睡枕天地,人是谪仙临尘。

    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师兄弟三人怔怔看着,不禁失神,心中不约而同地浮现一句诗。

    不愧是生于青天,抱道而生的小师叔!

    或许,他前世真的是天上的仙人吧,来红尘游历一场,不知不觉,就惊艳了整个人间。

    他这样的人,若没点特殊,反而不正常。

    飞来峰上,有人却无声。

    师兄弟三人静静注视着眼前这位一直存在于印象以及传说中的小师叔,言语无法形容,如果硬要描述,只能用“超凡脱俗”四个字。

    只是样貌举世无双?

    倒也不尽然!

    主要是一种气息!

    一种与天地万物合而为一的气息。

    小师叔的一举一动,哪怕是深深沉睡,呼吸间都能带动天地气机运转,环绕周身,吞云吐雾,如沐仙气。

    当真是……

    大道如风,常伴其身。

    ……

    这就是……

    先师偈言里中兴武当的小师叔吗?

    十年传说无人知,终见师叔真面目!

    武当掌门郑青山、炼丹长老李玄机、持剑长老秦若缺哪个不是江湖中的名宿?

    但此刻见到这于山巅沉睡、合于天地的道袍青年,年过半百的师兄弟三人一时间竟升起了久违地拘束之感,不敢冒犯。

    “唔……”也不知睡了多久,一切都是顺其自然,顺其自然地睡,顺其自然地醒!

    道袍青年伸了一个欲犹未尽的懒腰,悠悠地睁开了眼睛。

    眼神先是迷迷蒙蒙,突然一瞬间似乎发现了什么,身体一僵,脑袋嗖的一声扭出一个惊悚的弧度眼睛直勾勾盯在了三人身上。

    “小师叔,你醒了!”小老儿笑了一声,热乎地上前问安。

    “是你们!青山、玄机、若缺?”模糊的视线中人影渐渐清晰,年轻小师叔不自然地干笑起来,眼睛偷偷摸摸地瞥向手中的书册,见扉页没有翻动的痕迹,才如释重负地微微吁出一口气,不动神色地将书册塞入了袖中,藏好……

    真的…

    好险!

    ……

    这种招呼小辈的亲切称呼,多久没听到了?

    明明已经年过半百,满头白发……

    师兄弟三人稍感无奈地对视了一眼,一一上前恭敬施礼道:“师侄郑青山、李玄机、秦若缺,拜见吕纯良小师叔!”

    看着三个头发花白的师侄,年轻小师叔吕纯良本能伸手摸了过去,半途中觉得不对又迅速缩了回来,一脸感慨道:“十年不见,你们都…老了!”

    一时间年方十八的他竟是不胜唏嘘起来。

    “小师叔,你也长大了!”师兄弟三人也是颇为感慨。

    “你们三人不在山下掌管武当山,到飞来峰来找我何事?”回过神来,吕纯良又问。

    “我们此来,是请小师叔下山的!”小老儿连忙上前道。

    “什么?下山!”吕纯良陡然拔高了八个声调,惊叫失声,下一刻就大摇其头,“下山是不可能下山的!一辈子都不可能下山的!”

    他面带惶恐,仿佛遇到了天底下最可怕的事情,转身就要走。

    “小师叔不下山,奈武当何?”小老儿掌门一听,连忙揪住小师叔的袖子不撒手,不肯放他离开。

    “师侄客气了!你才是武当掌门,有你在,我放心!何必让我下山呢?”吕纯良干笑着,默默使劲将袖子从小老儿的手中一点一点拽出来。

    “若是往常!师侄我绝不敢劳烦师叔!”小老儿双手攥紧,与吕纯良僵持不下,诉苦连连道:“但现在不行了!如今女帝当朝,给江湖武夫定九品制,哪怕各大门派也逃不过,曝露了各个门派的底蕴。如今我武当势微,正是无数人眼中的肥肉。师侄儿三人垂垂老矣,半截入了黄土,其他小字辈也不堪大用,而小师叔您春秋鼎盛,更是天资横溢,唯有您老人家下山,才有希望重振我武当声势……”

    说到最后,这头发花白的小老儿掌门声音都渐渐哽咽起来,闻者动容。

    若不是看他偷偷用手指蘸着口水抹在眼角,吕纯良还真信了他的邪,而此时他只是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

    十年深山不知人间变化,山下已经如此恐怖了吗?

    这样……

    我就更不能下山了!

    吕纯良呵呵一笑,十动然拒,“师侄过虑了!江湖不是打打杀杀,而是人情世故!武功再高,也高不过这天!再大,也大不过这地!小师叔我相信师侄你的能力,必能拯救武当于为难!小师叔我实在是帮不上什么忙!”

    江湖不是打打杀杀,而是人情世故!

    这是何等深谙世故之言?

    师兄弟三人一时被镇住了。

    秦若缺目光逼人,如有剑锋。

    那李玄机更是大点其头。

    此言,有人间至理。

    小师叔武学和道统一肩挑,未出深山,尽知人情世故!

    这种震撼,不知该如何形容。

    只能说……

    不愧是小师叔!

    ……

    小师叔,你说得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小老儿掌门一时无言,心头更有恍然大悟之感。

    的确!

    武当虽然弱势,但毕竟仍是名门大派。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哪怕不靠武功,无形的人脉也是惊人,若是能合纵连横,也是大有可为,绝不会被什么江湖宵小欺负到了头顶上。

    他心头暗感惭愧,自己枉为武当掌门这么多年,事到临头,自己竟先慌了神,还需要靠小师叔指点,才能想通其中关节。

    如此一来,就更要请小师叔下山了,以便时时提点。

    小老儿坚定了心中信念,但不知为何,心头总感觉哪里似乎有什么不对!

    他本能望向小师叔,下一刻就惊呼出声。

    “小师叔,你要去哪儿?”

    原来趁着三人愣神的片刻功夫,只见那年轻小师叔已经不知不觉倒骑在青牛背上,偷偷摸摸快要走得远了。

    “小师叔,你可不能走啊!”小老儿吓了一跳,不管老迈之身,纵身掠去,一把拽住牛尾,苦苦求道:“小师叔,你这次就跟师侄下山吧!武当,不能没有你啊!”

    “青山,你不必再劝!下山是不可能下山的!”吕纯良坚决摇头,心意已决。

    “为什么?”小老儿万分不解。

    山上清苦,什么也没有,下个山而已,怎么到小师叔这里就这么难?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吕纯良昂头望天,吟诗一首,仿佛整个人已然看透了红尘俗世,意兴索然。

    良久后,他才幽幽一叹,说道:“青山师侄,且听我道来!”

    “江湖代有豪杰出,各领风骚数百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自从师兄羽化后,武当纯字辈已经渐渐退隐。江湖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终归还是你们的。青山师侄,你已经是个成熟的掌门,应该学会自己掌管门派了。而师叔我早已归隐江湖,江湖上早已没了我的传说!红尘俗世,扰我修行,不可留恋!且让我随疾风前行,同于天地,自在逍遥!三清道祖他老人家的无量天尊!”

    年轻的小师叔念了一声道号,本心如铁,巍然不动。

    小老儿死死揪住他的袖子,不肯撒手,满脸悲愤。

    小师叔你从未下山,哪里来的江湖传说?

    更别说,你年方十八,师侄我都六十有八了!

    师侄我埋入黄土化作枯骨,小师叔你还风华正茂呢?

    怎能如此…如此…

    慎重!

    但见吕纯良执意要走,长幼尊卑,小老儿不敢阻拦,只能死死拽住他,满腔悲愤道:“小师叔,江湖不止有红尘俗事,也有诗和远方,大好的花花世界啊!”

    “花花世界吗?”吕纯良迟疑了。

    见似乎有戏,小老儿连忙再说道:“不错!正是花花世界!女帝天下布武,虽然搅乱了江湖,但江湖也比往日更加精彩了。机缘奇遇不断,据说有人跳下山谷,吃了百年朱果,一朝武艺大成;也有人获得残缺刀谱,独臂大侠,曼陀罗之舞,刀法惊天下;还有人主动投靠朝廷,六扇门好修行,朝为江湖人,暮登天子堂……江湖这么大,小师叔您真该去看看!”

    小老儿言语满满的诱惑。

    吕纯良面孔微微抽动,似乎陷入了迟疑中,一时难以做出决定。

    小老儿见状,连忙朝着一旁的两位师弟连连使眼色。

    “咳咳咳……小师叔,听我说几句!”此时李玄机手抚长须,也站了出来,轻笑出声,“我武当作为道门正宗,解签卜卦,颇为灵验,远近闻名。方圆百里的大家闺秀、富家小姐、小家碧玉,最喜到山上求取姻缘。师侄我最喜欢和这些美丽可爱的小娘聊聊《素女心经》、《玄女真经》一类的道家经典,不失为人间美事。想必以小师叔的丰神俊秀,当能比师侄我更得欢心才对!”

    他摇头晃脑,似是一切尽在掌握。

    山下小姐姐吗?

    吕纯良一瞬间眼冒精光,亮得吓人。

    李玄机见状暗笑。

    任你小师叔稳健如斯,但毕竟年纪轻轻,气血旺盛,每日早上一柱擎天少不了,必不能抵挡小娘子的诱惑。

    哎……年轻,就是好啊!

    莫名地,李玄机瞥了瞥身下,顿时悲从心来。

    “不行!山下女人都是母老虎!色字头上一把刀,我绝不能下山!”就在这时,年轻小师叔出乎意料地摇头起来,满脸地不舍,但仍是义无反顾地转头就走。

    他算是看出来了。

    这三个师侄坏得很!

    一心想以山下的花花世界,来骗自己下山!

    再不走,他还真怕自己抵挡不住诱惑!

    江湖险恶,尔虞我诈,弱肉强食,女人如猛虎,岂能傻乎乎掉到坑里!

    哼,我吕纯良生性纯良,是见色忘义的人吗?

    溜了,溜了!

    见小师叔稳如老狗,任他们如何劝说,终究无用。

    师兄弟三人对视一眼,眼神交汇间,终于做出了决定。

    “小师叔,得罪了!”

    一声喝下,三人齐齐扑来。

    掌法连绵,行云流水,劲力旋转如旋涡,缠住周身要害。

    并指如剑,遥遥指来,七十二式绕指柔,隔空点穴无影。

    拳法刚猛,玄功无极,刚猛逼人势如锤,隔山打牛凶狠。

    ……

    师兄弟三人知道小师叔武学造诣惊人,不敢留手,纷纷使用看家本事,来势汹汹,将吕纯良逼得退无可退。

    吕纯良背朝三人,身体猛地一哆嗦,只见周身中竟是“嘶”的一声冒出大量沸腾的气机,雄浑无比,如云如雾,轰的一声,铺天盖地而来。

    “护体罡气!”师兄弟三人惊呼一声,还未靠近,就被逼得跌飞出去。

    什么护体罡气!

    只不过是我被吓得真气测漏了而已!

    吕纯良小心肝跳个不停,一刻也不敢多停,骑牛加快离去,一去再也不回头。

    师兄弟三人好不容易站稳身形,只见年轻小师叔早已走得远了,没入山巅云层叠嶂中,消失不见,追之不及。

    “小师叔,您到底怎么才肯下山!”三人悲愤欲绝地齐声问道。

    孤峰奇绝,云顶之巅,万载空悠悠,无尽的寂寥,只远远有道轻笑之声幽幽而来。

    “不成天下第一,我,吕纯良,绝不下山!”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