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贴身校花 > 第703章 不能承受之痛!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我的贴身校花最新章节!

    第703章 不能承受之痛!

    “轰隆!轰隆!”

    “砰!砰!”周围开始接二连三地爆炸起来,这会儿开始的爆炸是不分时间的,前前后后陆陆续续地爆炸,仿佛要将整个废弃工厂撕裂,毁灭了一般!

    “浩哥,浩哥!”疾雨的声音响了起来。

    “撤,快撤!”我喊疾雨赶紧跑,可突然间上面有一块很大的石头落了下来,我在千钧一发之际,连忙网面跳着躲了进去。

    王一水已经死了,被我乱枪打死的。就算不死,他身中那么多枪。继续留在这里也是一个死!

    我开始跑了,但是因为我腿上的伤,我并不能够跑多快,还没有跑几步,就被很多碎石子给砸到了!

    差点被从天而降的大石板砸中,幸亏是我躲的快!要是慢了一步,那我就彻底完蛋了!

    疾雨是看我伤了所以过来扶我!我让他跑,可疾雨不肯,还是冲了过来,在疾雨的扶持下,我的移动速度变快了许多,一路往外面迅速移动起来。

    整个废弃厂房,因为有很多炸弹被安防在地基的位置,所以爆炸一开始,房子就开始地动山摇,各种石头石板掉落。

    好不容易冲到了外面。就在我们要冲出去的时候,突然间,上面有东西掉落下来!是一块挺大的石块。我正想着要将疾雨给推开,可疾雨却是先一步将我给推开了!

    我看着那一块石板砸中了疾雨,顿时,疾雨整个人一头是血!疾雨握紧了拳头。看着我,他刚要开口,可还没有张开嘴就倒了下去!

    “疾雨,疾雨!”我大步冲了过去,试图将疾雨给拉起来,可疾雨除了一脸是血外,再没有任何的反应!

    我们两个人彼此之间已经是满身的血满身的泥土,石灰!

    我一刻没有再拖延下去,将疾雨背了起来,虽然我的腿已经受伤,再背一个人可能会坚持不住,但是,我不能就这么抛下我的兄弟!

    我也在这一刻终于是明白了先前的兄弟们为什么会去找受伤的兄弟,而不是自己先跑了!原来我们骨子里已经流淌的都是“重情重义”!

    我背着疾雨冲到了外面的路上,疾雨已经完全不省人事了,疾风和疾雷冲了过来,他们喊着疾雨,可疾雨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疾雨,疾雨你醒醒啊,疾雨!”疾风和疾雷两个人摇晃着疾雨的身子可疾雨却是没有醒过来。

    “马上送他去医院,快!”我在一旁喊了起来。

    “疾风,疾雷,快上来,快啊!”疾电突然开车冲过来了,疾电开车冲到我们的身旁后,突然一个刹车,将车停住。

    我冲他们两个人也大大喊了一声:“快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啊,听到没有!”

    我的喊声让他们两个人愣了一下,旋即他们点了点头,扶起疾雨,一起上了疾电的车。

    我冲他们喊道:“一定要救醒疾雨,快!”

    这个时候,爆炸停了下来,没有继续爆炸,不过有不少东西还在从上面掉落下来。我看着上面掉落下来的东西,看向一旁的谭京科说道:“兄弟们都出来了吗?”

    “不知道,我正在联系,除了风雨雷电,其他人都没什么音信……”谭京科叹了一口气,一脸的愁容,看的出来,他也非常的紧张担心……

    “不会有事的吧……”我很担心地问道。

    “不会有事,咱么那么多难关都熬过来了,没事……”谭京科说这话的时候,根本没有底气,听的出来,他也很担心。

    “阿浩,你们这一边怎么样了?”说话的是窦正国,窦正国来到了我们的身旁。

    我看着窦正国说道:“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但是应该没出多大的事……”我说到这里看到窦正国的身旁只有两个人了,一个郑锋还有一个我不认识。

    这样说来,另外两个窦正国的兄弟也死了。我没敢问,但已经可以从窦正国的脸上读到那些信息了。

    窦正国也明白了我们的眼神,说道:“我的两个兄弟摆埋在里面了……”

    “窦叔……”我正想着要安慰窦正国。

    “浩哥,没有金木大哥的消息!”站在我后面一直在联系兄弟们的谭京科突然说出这话来,我的后背突然凉飕飕的!

    “浩哥,现在……”

    谭京科的话还没有说话,我就已经拖着我的腿朝金木之前埋伏的地方过去了!

    “浩哥,浩哥!”谭京科想要过来喊我,可我没有理他,而他因为伤到的是膝盖,所以不能够追的上来。

    “阿浩,阿浩!”说这一句胡的是窦正国,窦正国喊了我几句后,立即跑了过来,他说道:“阿浩,里面太危险了,不要再进去。”

    “我不能就这么扔下金木大哥,金木大哥这一次过来是因为我,他不能出事,他不能!”我心里面无比的恐慌了起来。

    我想到了金木的伤,金木的伤原本就有些重,他又躲在比较高的位置,突然的爆炸,他肯定不能够第一时间逃离!

    我太恨自己了,当时怎么就忘了这些!我拖着受伤的腿跑过去,可就在我要到金木之前躲着的那个楼层时,我呆住了,我看着那个已经倒塌不成样子的楼层,我的脑袋一片空白!

    眼眶红了,眼睛有些刺痛,我的身子开始颤抖了起来……

    “阿浩……”一旁的窦正国走到了我的身旁,他拍了拍我的肩膀。

    “金木大哥,他不仅仅是我的大哥,他还是我的师父……”我想起了去美国认识的金木,金木教我怎么打拳,我想起了金木后来又教我怎么玩枪,怎么提高精准度。

    外面突然有警车的生你响了起来,看来这一次是真的警察过来了。我看了窦正国和郑锋一眼说道:“走吧……”

    我们离开了废弃工厂,带着我的悔恨……

    我们到了医院,医院里面的医生在抢救疾雨,疾雨的情况也是不容乐观。在外面等待的时候,我们的枪伤也做了处理,当然了这些还是去找我们先前的医院。

    那里处理枪伤不用去警局备案。

    这个晚上我一直没有睡着,第二天,我就让人去打听废弃工厂那一边的情况,想要找到金木的尸体,可一直没有消息,回来的兄弟说警察不让人靠近,现场已经被保护了起来。

    我看向了窦正国,说道:“窦叔,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办法暂时没有,现在这里的情况也比较乱,情况不好处理……”窦正国沉默了一小会儿后说道:“这样好了,我去找一找洪门的朋友,让他们去了解一下。”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我们都是在京都呆着,可是除了找到我们兄弟和窦正国兄弟的尸体外,金木的尸体还是没有消息。

    难道金木没有死?我心里面咯噔了一声,从椅子上直接坐了起来,我说道:“会不会金木大哥没有死,会不会……”

    这个可能性自然是非常大的了!我越想越激动,我看向窦正国说道:“窦叔,请你的朋友再帮忙找找,或许金木大哥没有事……”

    “浩哥,浩哥你冷静点!”说话的是谭京科,谭京科拍了拍我,艰难地说道:“冷静点,浩哥,金木大哥如果没有事,他早应该来找我们了……”

    “对啊,金木大哥如果没有事的话,一定是会来找我们的……”我喃喃了一声,眼泪又要往外面掉……

    房间里面的气氛又压抑了下来,非常不好的一种感觉!

    这个时候,疾风和疾雷疾电他们三个人走了进来,他们三个人的脸色很不好。

    看到他们三个人走进来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他们的表情已经将他们要跟我说的事都告诉我了!????协找大血。

    疾雨出事了!从他们的表情我看的出来疾雨很可能已经去世了!

    房间里再一次陷入了沉默,非常压抑的气氛。

    疾风走了过来,在我的面前站住,他说道:“浩哥,疾雨他……他可能……”

    我看着他们,愣愣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后面,疾风补充了一句说道:“浩哥,你先不要急,情况还没到最糟糕的地步……”

    “是啊,浩哥,疾雨还没有死,只是……医生说,他很有可能永远成为植物人……”疾电看我有些着急,担心影响我的伤情,立即补充了后面的话。

    可如果疾雨成为了植物人,这和死亡了还有差别吗?我的脑袋有些晕眩,有种要晕过去的感觉。

    “浩哥,你也不要太自责了,这个事不能怪你,我们都觉得这事是命,是疾雨命里该有这一次的劫难,所以……”疾雷也开始安慰我了。

    我苦笑了一声说道:“呵呵,命?是命吗?明明是我被砸的,他妈明明是我被砸的!”

    “浩哥,你不要这样,你要这样,疾雨知道了,他也会难受……”?疾风来到了我的身旁,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他的手摁住了我。

    窦正国也来到了我的身旁,窦正国严肃地看着我说道:“阿浩,既然出来混了,就是把命放在刀刃上面,死亡是随时可能发生的回事。你要知道,出来混,这种事是再正常不过了。”

    “阿浩,你爷爷当年,有一次失去了七个兄弟,一夜之间,是在一夜之间!”郑锋看向了我。

    我爷爷当年居然在一个晚上失去了那么多个兄弟!七个兄弟!

    七条性命,七个和自己走过了那么多年的人!一夜之间说没就没了!

    我愣愣的,我想起了那个躺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的爷爷,我的鼻子莫名一酸!

    原来我的爷爷承受了那么多!

    我终于明白我爷爷为什么要退出来了!他的退出不仅仅是不想嫁人卷入进来,还因为他不想再看到兄弟们受伤,死亡!

    我深呼吸一口气,克制着心里面的情绪,全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一旁的窦正国走到我的面前说道:“阿浩,如果你无法承受这一些,还是早点退出这个世界好了……”

    我安静地看着窦正国,窦正国继续说道:“阿浩,这一次回去以后就退出来吧……”

    退出来?呵呵,我何尝不想,可现在我退不出来,我要退出来了,兄弟们怎么办!

    我爷爷当初说的话没错,没有到顶峰就不要退出来!

    如果没到顶峰退出来,受罪的就是我的那些兄弟了!不将所有对手踩下来,那些对手肯定会对我们那些兄弟赶尽杀绝,到时候,受苦受难的就是我的兄弟了!

    因为金木和疾雨的事,我们都陷入了悲伤之中。

    又过了一周,我们准备回去了,偏偏在这个时候,洪门的人又找到了窦正国。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