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28章:我爱你啊,南太太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对于陈恩瑞的回答,宋巷生丝毫都不觉得惊奇。

    从来都自恃清高,自认为高人一等的陈大小姐,怎么会甘心回到一个村子里,穿着粗衣粗布,过着出卖体力过活的日子,那会比杀了她……

    还要让她难受。

    “妹妹怎么反应这么大,那本就该是属于你的生活,不是么?”

    陈恩瑞:“你不是属于我的生活,如果我们两个都回到原位,南太太的位置就应该是我的!”

    如果她才应该是“宋巷生”,那一开始嫁给南风谨的人就是她,会得到南风谨爱情的人也是应该是她,宋巷生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应该是她的!

    陈恩瑞偏执的想着,宋巷生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应该是她的。

    “是你霸占了我的一切,是你,宋巷生!你抢走了我的一切,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对我耀武扬威,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面对陈恩瑞荒唐的言论,宋巷生觉得……

    “看来,是真的疯了。”

    而疯子最好的归宿……就是精神病院。

    不管宋母如何的阻拦,陈恩瑞都被带走了。

    陈恩瑞被钳制住手臂的时候,不断的大喊大叫,被一剂镇定剂打下去,顷刻间就安静了下来。

    在陈恩瑞意识即将要消失的那一刻,宋巷生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了句:“你猜的都对……”

    可,猜对了又如何?

    在拍卖会的洗手间内。

    宋巷生听到了门外两个女人的脚步声,握住了陈恩瑞的手腕。

    说来,也不过是把曾经在她身上吃过的暗亏,原封不动的奉还罢了。

    只不过陈恩瑞没有猜到的是……宋巷生压根就没有怀孕。

    她不愿意让南风谨碰,不想要跟他再有什么亲密的关系,尤其是……她知道,南风谨一直在进行治疗。

    这种情况下,她怎么会不采取任何的措施。

    陈恩瑞也不过是撞到了枪口上。

    而唯一不在宋巷生预料之内的便是……会从赵慧敏的口中吐出这样一个秘密。

    直接就切断了南风谨跟陈恩瑞之间的所有关联。

    “她肚子里还怀着孙家的骨肉,孙家会看着你这么打他们的脸?”不管怎么样,毕竟……

    现在的陈恩瑞都顶着孙家儿媳的身份。

    宋巷生重新回到了病房内,漫不经心的问道。

    南风谨握住了她的手,用湿毛巾给她擦了擦手,“孙家翻不起大的波浪。”

    事实上,孙家也的确不敢。

    张助理去了一趟孙家,言明了关于南先生跟宋巷生的孩子胎死腹中,陈恩瑞在南太太住院期间,大肆叫嚣造成了二次伤害。

    孙母当即就是一凌,“这跟我们家没有关系,那个女人本身就精神不正常……会做出这种事情我们完全不知情,我们家也给她害惨了,我的儿子,我的儿子现在还尸骨未寒……”

    孙母说着就落下了几滴眼泪。

    孙董也配合的叹了一口气,表示哀叹。

    张助理怎么会不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继续说道:“看来两位跟医生的看法不谋而合……先生给陈恩瑞找来了医生进行了检查,发现……陈恩瑞她……”

    孙母和孙父同时朝他看了过来。

    张助理一字一顿缓慢道:“发现她……像是疯了,目前,已经被送到了精神病院,要进行下一步的观察。”

    张助理说完,在等待两人的反应。

    孙母孙父对视了一眼,孙母迟疑道:“那她肚子里的……”

    话未说完,就被孙父按住了手臂,孙父陪笑道:“既然医生都已经说了有病,那就是有病,烦劳南总费心了,我们稍后就给她办理入院的手续。”

    孙董无疑是识趣的,陈恩瑞让宋巷生流产了,为了平息南风谨的怒火,自然需要拉陈恩瑞去祭天,只有这样,这件事情才能够尽快的尘埃落定。

    张助理点了点头,离开。

    孙母在他走后,从保姆的手中抱过来孩子,说道:“那个小贱人的死活我们可以不管,但她肚子里可还怀着咱们儿子的骨肉。”

    孙董:“怀着骨肉还没有生下来就什么都不是,你以为南风谨为什么让张助理来?如果我们要保她,就是公然摊牌跟南氏集团作对。”

    必要的时候,自然是要有所割舍。

    尤其,陈恩瑞肚中的孩子,又不是独子,孙家已经后继有人。

    天仁精神病院内。

    陈恩瑞从昏迷中醒过来,手脚都没有办法动弹,她被绑在了病床上。

    “新来的病人有极强的暴力倾向和自残的倾向,在病情没有好转之前,尽量限制她不必要的活动。”一名带着口罩,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背对着陈恩瑞对着身旁的护工说道。

    护工没有任何疑义的点头。

    “唔,唔唔唔……”陈恩瑞口中带着东西,没有办法出声喊些什么,只能用力的发出嘶吼声。

    护工:“病人醒了。”

    医生转过头,看了病床上的陈恩瑞一眼,“既然醒了,就消停一会让,南总特意交待了,要好好的对你进行治疗,争取早日康复。”

    在精神病院里接受治疗,就算是好端端的人都会发疯。

    陈恩瑞奋力的想要挣脱束缚,喉咙里不断的发出响声。

    “赵医生,病人的家属来了。”一名护工匆匆走过来,说道。

    听到家属这两个人,陈恩瑞的眼中迸发出希望的光芒,有人来救她……

    有人来救她了……

    兴奋之下的她显然是忘了考虑,护士口中的家属是谁。

    “让他们进来吧。”

    来的人是孙董。

    陈恩瑞现在已经顾不上孙董曾经对她做过什么,就直接把他当成了救命稻草,在心中一遍遍的呼喊:救我,救我……

    孙董朝她看了一眼,却很快的就把视线给移开了。

    “入院手续已经办理好了,我这个儿媳妇就麻烦你们了。”孙董正色的说道。

    赵医生点头,“你放心。”

    孙董朝着病床上的陈恩瑞走了过来,压低了生意说道:“恩瑞啊,你说说你,好端端的日子不过,为什么偏偏要去找南太太的麻烦?要不是这样,孙家还能亏待了你?”

    看着病床上身形曼妙的女人,孙董不可谓是不可惜的。

    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不过好在……这人还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南风谨就算是准备把人关在这里一辈子,他也还是有机会来。

    陈恩瑞瞪大了眼睛,因为长时间眼珠子瞪的太大,眼角都有种想要撕裂的疼痛。

    孙董以长辈的姿态,在她的肩上拍了拍。

    陈恩瑞:“唔,唔唔唔……”

    ……

    在宋巷生住院的期间,南先生完美化身为24孝好丈夫,他本身就长相俊美非凡,如今深情款款,事必躬亲的模样,让医院里的一众护士接连对宋巷生投去了羡慕的目光。

    然而身为当事人的宋巷生,却眸色极为的寡淡,无论南风谨做什么,都不会从她的神情变化中得到什么大的反应。

    起初护士们以为,她是刚刚失去了孩子,所以心情不佳。

    但几天下来,多多少少也察觉出了两人关系中的古怪之处。

    南太太对谁都能笑脸相迎,唯独……在面对南先生的时候,唇角的笑容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僵硬下去。

    而偏偏对谁都不苟言笑,单是看上去就不怒自威的南先生,却从不吝啬于伏低做小,无论她是什么态度,都能面不改色。

    两名离开病房的护士自以为小声的说道:“我猜,南先生一定是爱惨了自己的太太……”

    另一个配合的笑声:“这么大一个老总,推开手头所有的工作一直在医院里陪着,这还用说?”

    随着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远,坐在病床边的南先生将头轻轻的压在宋巷生的腿上,墨色深瞳幽深如夜:“我觉得,她们说的对,南太太。”

    他的确是爱她。

    他性子那么沉冷的人,从来不屑于所谓爱情,也从未真正相信过,可是如今,却几乎要每天都要对着她轻声说上一句:

    我爱你啊,南太太。

    即使,从未得到过回应,他依旧乐此不疲,宛如是……执念。

    三天后,宋巷生出院。

    南风谨手中捧着火红的玫瑰,很衬她的脸色。

    花是他在花店里亲自选的,每一束都是,他眼光挑剔,差点将花店的店员都给弄崩溃。

    宋巷生没有接,他递出去的手僵着,本该是生气的,但……却只是面色如常的把手给收了回来,他说:“我以为你会喜欢。”

    他没有送过女人花,只记得,那天看到江君骁送了她一捧火红的玫瑰,她唇角是带着笑的,所以他便以为,她会喜欢。

    宋巷生眸色寡淡的扫了他一眼:“南总难道不知,花是要看谁送的,才能决定喜不喜欢。”

    南风谨握着花的手紧了紧。

    在宋巷生上车后,南先生的手已经搭在了车门上,却接到了一通电话。

    是疗养院打来的。

    说是……

    冯筱柔被查出得了骨癌。

    “南先生?喂,南先生你在听吗?”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的院长,接连喊了几声。

    宋巷生掀眸看了眼站在车外,一动不动的男人,眉头拧了一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