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25章:有个小姑娘,把你从水里救了出来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安越从他的口中听到苏青颜的名字,不自觉的就松开了手,“青颜,怎么了?”

    沈云赫嘲弄道:“这话,你应该好好问问自己的妻子,她究竟做了什么!”

    因为呼吸不畅,李思凝的面色已经有些青色,“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沈云赫冷笑:“跟我玩装疯卖傻?李思凝,你怕是不知道我是什么性子,在我沈云赫的字典里,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我说是你做的,就容不得你狡辩,听明白了吗?!”

    这地球上,有那么多人,他没有任何证据,会来找她算账?!

    安越眉头深锁着,没有再阻拦他的动作。

    李思凝见状,哑声喊道:“安越,我是你妻子。”

    慈善晚会的负责人听到这边的骚动,快步走了过来,见状,笑着做起了和事佬,“沈老板,沈老板……今天这么多人都在场,咱们有什么私人恩怨还是私下解决,免得让人看了笑话,您说是不是?”

    见已经有人开口,其余看热闹的,也陆陆续续有人开始开口。

    但沈云赫阴霾的脸色没有丝毫的缓解,没有人会怀疑他这一刻是存的杀念的。

    宋巷生对于李思凝的死活并不感兴趣,但她关心苏青颜的近况,她顿了一下后,想要上前询问。

    南风谨握住了她的胳膊,“他现在正在怒火之下,你这样上前,他会伤及无辜。”

    她现在肚中还怀着孩子,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

    宋巷生掀眸看了他一眼,之后慢慢的推开了他的手。

    她听从了他的话,却不愿意跟他亲近。

    好在这场闹剧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当高尚雯这个未婚妻出现的那刻,沈云赫松了手。

    李思凝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刺激到了,还是觉得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样被对待,面上无光,在重新获得自由呼吸的那一刻,她手扶着脖子轻咳了两声后,对着沈云赫的背影说道:“沈老板一惯的目中无人,在四方城早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但是沈云赫,你既然已经跟高家联姻,还有闲工夫去管苏青颜那个小贱人?”

    她说:“还是说高小姐这么宽宏大量,竟然可以容许自己的男人这么看中一个女人?……沈云赫,苏青颜她就是个戏子,一个可以随意玩弄的玩物,这一点你不是比我更清楚?你现在为了一个玩物这么大发雷霆的踩着高家和李家的颜面,不觉得本末倒置,舍本求末吗?!”

    沈云赫抿了下唇,蓦然间就转过了头。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猛然响起。

    只不过,动手的人,却不是沈云赫,而是……距离李思凝最近的,安越。

    李思凝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还不待她发作,安越已然面色铁青的离开。

    只留下,李思凝一个人在那个“啊”的一声愤然着喊叫。

    ……

    “沈老板。”

    在沈云赫要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喊声,他微顿下脚步。

    宋巷生朝他走了过来,掀眸看了眼他身旁的高尚雯,面色浅淡的点了下头。

    高尚雯看了她一眼,在沈云赫的脸上吻了一下,“我去车上等你。”

    沈云赫“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青颜,她出什么事情了?”宋巷生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单刀直入道。

    沈云赫看了眼不远处站着的南风谨,这才将视线落在宋巷生的身上:“来找我说句话,还需要身后站个保镖?”

    宋巷生顿了下,“沈云赫,青颜既然已经选择离开,就是不想要再跟你纠缠,你就当是日行一善,放过了她不行?你已经有了未婚妻,而且以你的身份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不行?只要你勾勾手指环肥燕瘦任你挑选,你犯不着非要强求一个心里没有你的,不是么?”

    沈云赫“嗬”的轻笑一声,眼神沉沉,“我这人就是喜欢强人所难,我还没有玩够,容得到谁退场?”

    他没有说放手,怎么能容许她说离开就离开。

    宋巷生眉头深深一拧,有些按耐不住脾气的说了句:“你有毛病是不是?不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沈云赫面色一沉。

    “沈老板。”南风谨几步上前,握着宋巷生的手臂,将她护在了身后的位置,眸色深如点漆,带着警告。

    沈云赫见他走过来,没有丝毫的诧异,“南先生,宠女人不是这么宠的,有恃无恐也不过是在你面前,我今天给你这个面子,下次……可没有这么好脾气。”

    沈云赫转身上了车,离开。

    在轿车启动前,宋巷生隐约还看到,他正跟高尚雯亲吻。

    宋巷生抿了下唇:“混蛋!”

    南风谨伸手摸了摸她的长发,“沈云赫这个人不是善茬,你最好不要去惹他。”

    宋巷生躲开他的手,“我……”

    “姐姐,风谨……”

    跟着孙董一起来的陈恩瑞,远远的就看到了两人,主动上前打着招呼。

    宋巷生朝她瞥了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要离开。

    陈恩瑞却连忙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姐姐,我们之间以前有很多误会,我现在……已经都想通了,我不会再跟你争抢什么,风谨……我跟风谨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我不会再成为你们之间的妨碍,我什么都不求了,人家都说家和万事兴,我们以后好好相处行吗?”

    宋巷生甩开她的手,本事没有用多大的力气。

    但是陈恩瑞竟然向后趔趄了一下,孙董见状连忙把人给扶住。

    陈恩瑞大受打击的模样,眼睛却楚楚可怜的落在南风谨的身上。

    南先生移开视线,手臂搭在了宋巷生的身上,“拍卖会该开始了,我们该进去了。”

    四人前后脚进来的时候,拍卖会整点开始。

    陈恩瑞坐在第三排的位置上,旁边就是孙董。她目光直勾勾的看着第一排中间位置上的宋巷生和南风谨,不少人也同样跟她一般时不时的把目光看过去。

    “Reborn就是南太太,今天这消息传出去,约莫是要惊掉不少人的眼球。”

    “说起来,这件事情也不是一点征兆都没有,这不是一直都在传闻,南先生恋慕上了七宝巷的女老板,而这两人可是谁都没有否认过。”

    “……没成想,一向清贵禁欲的南先生竟然也有这么浪漫的一面,这是在跟自己的妻子玩起了角色扮演吗?”

    有人的地方从来就不缺少八卦,没有人知道真实的事情到底为何,他们所言不过是看到表象后的猜测。

    陈恩瑞听到这般的议论声,慢慢的就握紧了手掌。

    拍卖会进行的如火如荼,可却没有看到前排的那两位举牌。

    宋巷生是对于这样的事情没有太大的兴趣,也没有看到什么中意的东西,但南风谨也一直保持沉静的模样,让她有些狐疑。

    他不应该只是闲的无聊来转转场才对,以他的身份无论是看上没有,总是要拍下点东西做做样子。

    而不少人也在等南先生这边的动静。

    直到,拍卖会进行到了差不多要结束的时候。

    拍卖师:“下面进行的是本场拍卖会的倒数第二件拍品,北宋年间的上好的和田玉精雕细琢而成的平安锁……”

    玉自古就有护主,养人的说法。

    而平安锁有祛除病魔邪祟,锁住平安的寓意。

    这就是南风谨想要的拍品,“等孩子出生,这个做他的生辰礼物可好?”

    宋巷生看了眼站台上精致小巧透着柔光的玉石,卷长的睫毛轻轻的动了一下。

    南风谨将她的反应看成喜欢。

    当拍卖师喊出800万的起拍价后,南先生径直喊到了一千万的高价。

    当然其间不乏资金雄厚跟他有着相同目光的老总,但南风谨既然已经笃定要拿下,就万万没有拱手相让的到底,最后以起拍价三倍的价格拿下,让在场的不少人咋舌。

    两千多万的高价也成了当场毫无以为的魁首。

    有位刚刚喜得贵子,也是刚刚跟南风谨几番胶着的老总私下里悄悄的找到了二人,说道,“……南先生,内人不久前早产生下孩子,母子两人身体都较为孱弱,这玉石……是个好彩头,加之孩子马上要满月,不知道……可否割爱?”

    南风谨眸色深深的看着他:“抱歉,内人有孕,这玉石,是给孩子准备的。”

    老总闻言先是一愣,继而笑了下:“是我莽撞了,也先提前恭喜南总。”

    两人对话的时候,宋巷生就坐在不远处正吃着点心。

    陈恩瑞经过的时候,正好将南风谨的话给听了进去,手中正端着果汁的手,蓦然攥紧。

    她不敢相信,宋巷生竟然……也怀孕了。

    为什么,所有的好事,就要集中在她的身上?!

    为什么明明一开始她才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宋巷生不过是只充当她血库的村姑,可如今……为什么她们的处境截然相反?!

    宋巷生越走越高,而她就要被人生生的踩到尘埃里!

    洗手间内,宋巷生正站在盥洗台前洗手。

    身后脚步声慢慢的定住,宋巷生微微抬眸,透过镜子看到跟过来的陈恩瑞。

    陈恩瑞目光紧紧的盯看着她的肚子:“你,真的怀孕了?”

    宋巷生顺手抽出旁边的纸巾,细细的把手指给擦拭干净,然后丢进了一旁的纸篓内,“怎么,很吃惊?”

    陈恩瑞握紧了手掌,目光阴毒的盯看着她,“你就是用这么孩子,来让他承认你的身份?宋巷生你怎么那么有心机?!”

    胡搅蛮缠的宋巷生见过不少,但是连一点脸都不要的,还真的是少见。

    宋巷生捋了下长发,没有打算跟她讲什么到底。

    陈恩瑞却蓦然开口:“我也怀孕了。”

    宋巷生轻笑了下,“你是想要我询问一下这孩子是不是南风谨的?还是……想要给你道一声恭喜?你说到孩子……你不是已经给孙家生了个,再多一个有什么值得奇怪的么?”

    在她嘲弄着准备离开的时候,陈恩瑞蓦然尖声道:“如果我的孩子在这个时候没有了,而在场的就只有你一个人,你觉得,别人会怎么想?!”

    宋巷生脚步微顿,寡淡道:“别人会怎么想我不知道,但……你能从巡捕局出来,多半就是托福这个孩子,它要是没有了,孙家……日后还会保你吗?”

    “孙家?”陈恩瑞走近她,“你以为我会在乎一个区区孙家?我的孩子如果是死在你的手上,风谨他会怎么想?”

    宋巷生冷冷的看着她,“你倒是够狠心,为了算计我,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主意都想出来了。”

    陈恩瑞恨恨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洗手间外面开始传来细碎的脚步声,隐隐的……还有两个女人说话的声音。

    “啊!”洗手间内蓦然响起一道痛呼声,紧接着便是呼救声。

    厅内的南风谨跟人交谈的过程中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回头看上一眼,看到宋巷生安安静静在那里吃东西的时候,心里便会一片的安宁,就连一惯冷着的面孔,也会带着清浅的笑意。

    任谁都能看出今日南先生的心情极佳,所有找他攀谈的人也就多了起来。

    只是,当再一次下意识的回眸,却没有如愿的看到坐在那里的宋巷生,南先生便有些心不在焉的视线开始到处的寻觅。

    就在他想要伸手拦下侍者进行询问的时候,一人已经急匆匆的来到了他的面前:“南先生……出事了。”

    南风谨手中的酒杯“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碎片溅了一地。

    他眼眸猛然一阵紧缩的,拽住了来人的衣领:“你说,什么?”

    “南太太,南太太在洗手间,被人推了一把,现在,现在倒在地上起不来……腿上,腿上还有血……”

    当他的话说完,南风谨的耳朵蓦然就嗡鸣了一下,身体比脑子反应还要迅速的就已经冲了出去。

    不少人都看到南先生在一瞬间大变的脸色,“唰”的一下子,在一瞬间就变得惨白无比。

    陈恩瑞撑着盥洗台,不敢置信的看着到地上痛苦呻吟的宋巷生。

    而刚刚走进来,亲眼看着宋巷生被推倒在地上的两名女宾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要扶她起来,却不敢去动手。

    当南风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令他目眦并裂的画面。

    宋巷生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肚子,礼服上带着血,痛苦的呻吟。

    当看到他来的时候,眼中慢慢的就溢出了泪光。

    “巷生,巷生不怕,我们去医院,现在就去医院。”南风谨猩红着眼睛,蹲下身把人从地上抱起来。

    “疼……”宋巷生趴在他的肩上,低声说了句。

    南风谨收紧了手臂,眼中赤红透着隐隐的水光。

    “风谨……”站在一旁的陈恩瑞娇弱的喊了一声,拉了他一下。

    南风谨看着自己手臂上的手,猩红的眸子冷冷的射向她,陈恩瑞从未在他的眼中看到过这般凌冽的颜色,顿时面色有些白。

    “滚!”南风谨冰寒道。

    陈恩瑞试图解释:“不是我,我没有,不是我。”

    南风谨如今双手都占用着,不然,他恐怕会真的忍不住,抬手给她一耳光。

    眼前的这个女人,她救过他,给过他唯一的温暖,南风谨曾经是真的想要把全世界都捧到她面前,但如今他……想要杀了她!

    ICU急救病房。

    南风谨看着被神情痛苦被推进去的宋巷生,被护士拦在了门外,“家属请止步。”

    南风谨紧紧的攥住了手指,在急救室的门重重阖上的那一刻,他浑身的精气好像也随之被抽光了,他整个人踉跄了一下,瘫软的靠在了墙上。

    张助理来的时候,看到他身上红色的血迹,眼眸也狠狠的顿了一下。

    关于拍卖会上的事情,他已经听说了。

    “先生,太太……她不会有事的。”事到如今,能说,好像也就只有这些,单薄的,安慰之语。

    南风谨双手插进了头发里,神情一片死寂:“如果孩子保不住,我该用什么办法,才能留住她?”

    他此刻茫然的,像是无所适从的稚儿。

    攥在手中的沙子,他想要留住,所以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可是他好像……越是攥得紧,沙子从指尖流逝的就越快。

    面对他的问题,张助理没有办法回答。

    他也算是一路见证了两人之间的纠缠,这个孩子存在,或许可以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如果没有了……

    而此时急救室内,原本应该已经痛晕过去的宋巷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她看着头顶的无影灯,两三秒后,慢慢的移开,“他,在外面?”

    穿着消毒服,带着口罩的医生点了点头。

    “麻烦你了。”宋巷生低声道。

    一个小时后,急救病房的门打开。

    医生走了出来。

    “人有没有事?”南风谨握着他的手臂,沉声问道。

    医生看着眼前眸色赤红的男人,“抱歉,孩子……没能保住。”

    南风谨的脑子一瞬间的空白,下一秒蓦然就攥紧了他的领子,“你说……什么?怎么会保不住?!”

    孩子,怎么会没有保住……

    医生:“你先冷静冷静,病人还在昏迷之中,你在这里吵闹,只会影响病人的情绪。”

    张助理握住了南风谨的手臂,“先生,还是……先看看太太吧。”

    看看太太?

    南风谨怎么去看她?

    没有人会知道,他对于这个孩子的到来,是怀着怎么样的憧憬。

    他将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这个孩子的身上,可如今……

    孩子,没有了。

    没有人可以明白他在这一瞬间,幻想全部破灭时是什么感觉,那是,一瞬间的心如死灰。

    病房内的宋巷生还没有醒过来。

    南风谨一个人站在走廊内的窗户边,身形依旧的笔挺直立,想要伸手掏支烟,却什么都没有摸到。

    张助理站在一旁,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

    ……

    赵慧敏正在跟人打牌,她最近正在跟陈凌峰处理离婚的事宜,原本还算是和睦的夫妻,一旦涉足了利益分割,无疑就是直接撕破了脸皮。

    加上宋巷生不认她,这心情自然说不上好。

    所以就约了几个人打牌。

    其中一人中途出去接了一通电话,回来的时候就开始在牌桌上八卦:“……听说,今天的拍卖会可是异常的精彩,先是南先生直言七宝巷的那个女老板就是南太太……后来,那位南太太就被人在洗手推了一把,腿上流了很多血,好像是要小产了……”

    “嗬,这是什么人这么会挑时候,这不是在虎口拔牙,存心找晦气吗?”

    赵慧敏却是脑子一空,“你说谁?”

    “我?我说的是南太太啊,南风谨的老婆……”

    话没有说完,赵慧敏猛然就推开了椅子,“哪家医院,你知不知道是哪一家医院?”

    “好,好像是……省二院。”

    话刚说完,就看到赵慧敏匆匆跑了出去,留下几人面面相觑,“这是,怎么了?”

    “……推她的人是谁?”

    “是谁不知道,不过……”那人顿了顿,小声道:“听说,陈恩瑞就在当场。”

    如今谁不知道,陈恩瑞是陈家的养女,那位闹得轰轰烈烈的……假千金。

    “等等……”一人猛然间就想起了一件事情,“那位南太太不就是……宋巷生?才是陈家的自幼在外的真千金?!”

    此言一出,几人的眼神就不由得带上了几分的古怪。

    而这边,赵慧敏匆匆的赶到了医院后,在病房门口一眼就看到了南风谨,“巷生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南风谨推开她的手,满心颓然,什么话都没有说。

    赵慧敏后退一步,“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是谁?是谁推的她?!!”

    南风谨走进了病房,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手指缓慢的,摸向了宋巷生苍白的面颊。

    他没有开口,赵慧敏就问向了一旁的张助理,张助理瞥了一眼南风谨,之后说道:“……是陈小姐。”

    赵慧敏喃喃一声:“是她,又是她……她已经从我女儿身上得到了那么多好处,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南风谨没有心思放在她身上,张助理想要把人请出去,于是漫不经心的就问了句:“什么好处?”

    赵慧敏握了握手指,“南风谨,你还记不记得,在你小时候,有个小姑娘,把你从水里救了出来,你当时……”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