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24章:我的人,你也敢动?!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他的准备可以说是事无巨细,几乎是能想到的都已经想到了。

    南先生关心在意起一个人来,说是把全天下都搬到你眼前也丝毫不为过,他所能想到的,都给她备着。

    即使她神情淡漠的毫不在意。

    张妈知晓他们之间曾经的过往对于宋巷生来说是如何的心灰意冷,所以她能够明白宋巷生如今的淡漠,但别墅内的其他佣人并不知晓前因,看到的就只有南先生的痴情,而宋巷生……不知好歹。

    “也不知道先生到底看中了她什么,从她来了以后,就没有个笑脸。”

    “你小声一点,小心被听见……先生说是太太,多半是已经结婚了吧。”

    “……是结婚,还是母凭子贵还说不定,现在这些长得出挑的女人,哪一个不奢望着嫁入豪门,欲拒还迎的磨着先生的脾性呢,精明的很……”

    “你是说……她故意拿乔?”

    “你难道还看不出来?指不定在外面就是个招蜂引蝶的,你看看她那张脸,狐媚的很,哪个男人能受得住。”

    “……”

    “咳咳咳,不好好干活你们两个说什么悄悄话呢?”张妈皱着眉头看着说小话的两人。

    两人闻声,当即就做贼心虚的扭过了头,“没什……太太。”

    “太太……”

    两人原本以为,只是被张妈偶然撞见,却在一回头的时候,看到了站在张妈身后的宋巷生。

    张妈闻声也回了头,在看到宋巷生的那一刻,也顿了一下。

    显然,她也并不知道宋巷生就在身后,她出声,本意是想要提醒这两人谨言慎行,免得出口成祸。

    宋巷生眸光沉静的看着背后非议她的两人:“我这张脸,有什么问题么?”

    “没,没有。”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宋巷生静静的看着两人,却是半晌都没有说话。

    她在别墅内,虽然不怎么言语,但也从未挑过任何一个佣人的毛病,相反她很好伺候,只要好过的去,就什么都没有管过。

    或许就是她这般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才给了些人软弱可欺的假象。

    宋巷生从未把这里当作是家,所以这才不管不问,但她如今没有委屈自己的想法,这两人背后这般的非议,已经触犯了她的禁忌。

    而她并没有打算姑息养奸,“你们被解雇了,从今天起,就不用来了。”

    “解雇?”最先挑起事端的佣人在这里做了很多年,也正因如此才会这般松懈,听到她这么说,当即脸色就变了变,“你凭什么解雇我?你知道我在这里做了多少年?!”

    就算是想要替她求求情的张妈,听到这话心里也有些不高兴,有些话不是这么说的。

    “原来你也知道,你只是来这里帮忙的。”宋巷生寡淡道。

    “你没有资格这么做,更没有权利解雇我。”佣人丝毫没有给她颜面,即使是旁边有人拉了她一把也同样。

    宋巷生见她振振有词,气势汹汹的模样,莫名的就觉得有些好笑。

    没有跟她理论什么,转身就上了楼。

    那名佣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觉得自己获得了胜利,意得志满的对着身旁的同伴的扬起了下巴,昭示着自己退败了这个家的女主人。

    张妈见状,不知道该说她是蠢还是傻。

    ……

    七宝巷的职员长时间的没有再见到老板,开始私下里有些议论。

    张潇潇坐在办公室内,神色也有些微怔,宋巷生现在不能出现在公司,很多事情都极其的不方便。

    尤其,还有……锦瑟那边。

    他手中拿捏着陈恩瑞的把柄,摆明了心思的想要把人给折磨疯。

    陈恩瑞如今在夜色中都渐渐有了名声,虽然没有堂而皇之的严明她的身份,但是一个圈子里哪里会真正的存在什么秘密。

    孙家前脚给孙琪举办了葬礼,后脚陈恩瑞就出现在了会所里,这俨然都已经传成了一出笑话。

    面对这些嘲弄,陈恩瑞默默的攥紧了手掌。

    在一个客人喝的神志不清的时候,陈恩瑞从中探知了一个秘密,“你说……那个男陪,手里有夜色的股份?”

    “锦瑟他可不是普通的男陪,夜色里有多少男陪,你见过大堂经理对谁这般言听计从过?”一边说着,手脚一边就开始不规矩的朝她伸了过来。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几次下来,陈恩瑞也学会了应付这些客人的手段,没有再如同第一次那般吃过亏。

    锦瑟进来看着紧紧贴在一起的两人,靠在门口的位置静静的看着。

    当陈恩瑞接待的客人因为醉酒趴在桌上,她这才站起身,看向门口的男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锦瑟:“我能是什么人。”

    陈恩瑞:“一直拿录音威胁我的人,就是你对不对?!”

    她以为锦瑟会否认,所以一瞬不瞬的盯看着他,不放过他任何一丝的情绪变化,想要从中找到蛛丝马迹。

    然而。

    “是我。”他回答的很是干脆,无遮无拦。

    陈恩瑞愤怒的上前,想要给他一巴掌,“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锦瑟牢牢的牵制住了她的手臂,然后蓦然挥手把人甩到一边,“我为什么这么做,你不需要知道,陈恩瑞你想要保住现在拥有的一切,最好就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不然……”

    话说到一半的时候,锦瑟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张潇潇打来的。

    张潇潇下了班,来这边找她。

    陈恩瑞悄悄的跟在了锦瑟的身后,当看到会所外跟锦瑟在一起的女人后,她蓦然就瞪大了眼睛。

    张潇潇跟宋巷生的关系,她再清楚不过。

    所以下意识的就把一切想到了宋巷生的身上。

    陈恩瑞从夜色出来后,去了一样陈家,她抱着赵慧敏一个劲儿的哭。

    赵慧敏这段时间一直在想办法想要单独跟宋巷生谈谈,但是却连她的面都见不到,原本就心烦意乱,现在听到她说怀疑宋巷生害她,当即脸色就沉了一下。

    “行了,你姐姐她现在连公司都没有去,怎么会害你,你不要再在这里呼吸乱想。”

    陈恩瑞泪眼滂沱的看着她,说:“妈,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现在不相信我了吗?她从来没有在你身边待过,你根本就不了解她。”

    赵慧敏:“血浓于水,再怎么样,我相信她都不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

    对于宋巷生,赵慧敏心中的愧疚大于了所有的情感。

    陈恩瑞抿了抿唇,哭红了眼睛。

    这天她留在了陈家,孙家因为她怀孕的事情,也没有拘着她,只是孙董在晚上的时候,给她打了个电话,让她明天回来。

    因为明天,孙母不在家。

    陈恩瑞怎么会猜不到这个老男人在想些什么事情,握着手机的手不断的收紧。

    如果不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做了基因检测,确定是孙家的种,她现在还在巡捕局里。

    无论是陈家还是孙家,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是真心关心爱护她,而在宋巷生出现之前,一切……都不是这样的。

    新城壹号院。

    南风谨回来的时候,自然就有人把白天发生的事情给他说了,南先生听后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沉着脸把人给解雇了。

    佣人不甘心的询问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南风谨眸色森然锐利的看向她,“家里的事情太太说了算,这点,好需要我教你?!”

    “可我在这里做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不过就是说错了一句话,我……”

    南风谨没有想要跟她有任何的争辩,直接挥了挥手,让安保人员把人给丢了出去,连带着她的东西。

    佣人不甘心的在别墅外徘徊,看着门口的安保人员,却不敢真的上前一步。

    张妈看着南先生雷霆的解决方式,暗自咋舌了下。

    “太太呢?”南先生问。

    张妈:“在房间里。”

    南风谨点了下头,上了楼。

    房间内的宋巷生原本是准备下楼的,但是在听到他处理佣人的动静后,又返回了房间,她并不想要参与。

    南风谨看着坐在窗户边,静静看书的女人,脚步缓慢的走到了她的身边,声音很轻的问:“在看什么?”

    宋巷生掀眸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她的冷漠,南先生好像没看到一般的,坐在了她的身边,手掌轻轻的放在了她的腹部,“……现在,会有胎动吗?”

    因为他的动作,宋巷生拿着书的手,僵了一下。

    她还没有说话,他就已经先自问自答,“我忘了,医生说,要到三个月以后才会出现妊娠反应,你感觉到要等到五月。”

    所以时间真的还早。

    他说的这些,宋巷生是陌生的,因为当年生小宝的时候,她的反应有点大,加上是第一胎身边有没有什么亲人,她被慌乱占据,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胎动,她并没有在意具体的日期。

    “佣人的事情……是我没有处理好,以后,不会在发生今天的事情。”他说,“如果你在早上给我打了电话,我一定一早就让人把她赶了出去,下次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你不想开口,就让张妈跟我说,嗯?”

    她终于回了她一句,说的却是:“没有必要。”

    南风谨抱着她,将下颌压在她的肩上,努力的想要从中汲取她的气息,“有必要,只要跟你有关的一切,都有必要。”

    他炽热的唇吻了吻她的发顶,一遍一遍如同梦魇一般的喊着她:“巷生,巷生……”

    痴缠而执念。

    宋巷生阖上了手中的书,微微掀眸问他:“南风谨,你如今既然那么想要孩子,怎么不找女人多给你生几个?”

    因为她一句话,南风谨刚才心中的柔软和温情消亡的干净,他沉下了幽暗深邃的眸子,一拨又一拨的怒火从中升腾而起,却只能硬生生的强行压制。

    他不能在她的面前发火。

    他告诉自己,她怀着孩子,不能吓到她们。

    他舍不得伤她,就只能自己将怒火尽数咽下去,他是生气的,但最终也只是钳制着她的下颌,狠狠的吻了上去。

    可连亲吻,她也不会配合他。

    在外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南先生,在她面前却像极了黔驴技穷根本无计可施,“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他沉声。

    “我不是只想要孩子。”她的面颊在他的宽大的手掌中,小小的,却也冷冰。

    她神情寡淡的问:“那你想要的是什么?”

    她冷淡的态度,让南先生的喉咙紧了紧,看着她的眼睛,喉骨间涌上了股名为委屈的,本不应该存在于他这种人字典里的情感。

    南风谨的心中有丝悲凉,他冷冷的,生硬的,把话吐出口:“我只要你的孩子!”

    她那么聪明,怎么会不懂,他想要孩子,想要的是他们之间扯不断分不开的羁绊,而不是孩子本身。

    面对他的话,宋巷生却只是薄浅的勾了下唇。

    她曾经给过他的,连带着最炽热和滚烫的一颗心给过他,可他那时弃之敝履。

    如今他想要回头了,她就需要重新拿出一颗心在给他吗?

    可,人的心只有一颗,而她的那一刻,早已经支离破碎。

    纱罗壹基金慈善拍卖会是四方城的一大盛事。

    当天各界名流和知名人士都会悉数到场,无论是图个好名声还是真的想要为慈善事业进献一份力量,总之来往宾客如云。

    因为来往商界巨擘众多,无疑这也是一个谈生意的绝佳场所,所以,多少人挤破了头皮也想要一试。

    宋巷生跟南风谨一同的出现,将现场半数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

    也许有人不认识七宝巷的女老板是何人,但却不会有人不认识南先生。

    今晚的慈善拍卖会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前来的男伴或者女伴都需要是另一半,换而言之,只要是公然出席了今天的场合,不是已经定下就是即将定下来。

    “看来,要跟南先生道一声恭喜了,Reborn也是好福气,轻而易举的就让咱们四方城多少女人觊觎的南先生拜倒在石榴裙下。”一名跟七宝巷有过合作的老总笑着说道。

    众人闻言,这才从知晓的人口中,得知了宋巷生的身份。

    早就耳闻,七宝巷的女老板跟南先生关系匪浅,如今看来……当初等待着男方打脸的,现在才是真正自扇了耳光。

    南风谨握了握宋巷生的手背:“秦总说笑了,我跟巷生已经结婚了四年有余,现在还谈什么恭喜?”

    这话一出,不光是秦总一愣,就算是在场听到的不少人都顿了一下。

    结婚四年有余?

    不少人倒是早就知晓,四年前,南先生是结过婚的,但……南太太不是已经不幸去世?

    “四年?巷生……宋巷生??”饶是秦总再淡定此刻也不禁惊呼了一声。

    南风谨:“内人当年侥幸生还后,在国外待了一段时间,前阵回国,创办了七宝巷。”

    三言两语便是砸实了七宝巷老板娘Reborn就是南太太的身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现场响起了不小的窃窃私语声。

    谁也没有想到,一直传闻中南先生的暧昧情人,实际上……是正宫娘娘。

    这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事情。

    待反应过来之后,自然是赞赏南太太巾帼不让须眉,短短时间内创办的广告公司成为行业新秀。

    即使是商业大佬对于这种新兴的公司并不怎么能够看上眼,看在南先生的面子上也会多加赞叹上两句。

    一时之间倒是真的成了众星捧月。

    拍卖会还没有正式开始,宋巷生的风头已经盖过了一切。

    当安越和李思凝走来的时候,久未露面的沈云赫沈老板竟然也突然出现,三人见面自然是直接就碰撞出了硝烟的火花。

    宋巷生觉察到周围环境的异样,顺着众人好奇的目光看过去。

    沈云赫这人从来不知道礼法为何物,用自诩为出身高贵祖上显赫的世家豪门来说就是:沈家祖上数三辈本就是土匪出身,涉足的从来都不是什么正经行业,黑吃黑是惯常手段,不过是这几十年才稍稍洗白,这样的家族你能指望他们教出什么谦虚雅致的绅士?!

    所以,即使是在这样庄重的场合,他风尘仆仆的赶来了,也没有任何顾忌的就直接出了手。

    看着他气势汹汹阴沉的模样,所有人都以为是李家的这位新女婿跟他有过节,这才要动手。

    可谁知……

    他下手的对象是……李思凝。

    沈云赫面色阴沉的掐住了李思凝的脖子,直直的把人抵在了旁边的柱子上,没有人会怀疑他盛怒之下,会直接掐断李思凝的脖子。

    就是安越对于他的举动都楞了一下,握住了沈云赫的手,“你这是干什么?”

    沈云赫见他出手阻拦自己,嘲弄的弯起了唇角:“怎么,做了两天上门女婿就真的把自己当个角色了?我沈云赫要惩戒的人,你也敢拦?!”

    狂妄、嚣张、傲慢。

    “咳咳咳。沈云赫,你……你疯了是不是?”李思凝面红脖子粗的说道。

    沈云赫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整个人倾身靠前,阴骘道:“李思凝,你真当我不敢动你?我的人,你也敢动?!”

    李思凝:“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沈云赫冷笑:“不知道?跟我装傻是么,如果你听不懂人话,我就今天再警告你一句,苏青颜你不能动,她要是哪一天少了一根头发,我就在你的脸上划伤等长的一道,她流了一滴血,我就废你一条腿,听明白了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