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23章:太太,这是先生的一片心意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南风谨。”宋巷生睁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声音很轻很轻,她说:“我可以留下这个孩子。”

    南风谨蓦然抬起头来,深邃的眉眼里盛满了无法抑制的欣喜,就那么直直的望着她,削薄的唇几番翕合。

    “我有一个条件。”她对上他的眼睛,说。

    此刻,不要说是一个条件,就是十个百个,南风谨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你说。”

    他承诺的时候,根本来不及去想,她口中的条件他能不能做到,又……能不能承受的来。

    他太想要这个孩子安全出生,太想要他们之间的关系缓解,太想要……可以过上一家三口的生活。

    “我留下他,但我要你,跟做到我当年怀上小宝时一模一样。”她一字一顿的说。

    一瞬不瞬的看着他面上的欣喜和唇角的笑意一寸寸的龟裂,“什么?”

    宋巷生撑了撑身体,靠坐在床头,“南总忘了么?”她说,“不闻不问啊,孩子出生前的每一次产检,出生后的照顾,都跟南总没有任何的关系。”

    他期盼这个孩子,恨不能将一切最好的都送到孩子的面前,可宋巷生却要求他,从始自终游离在外,不能参与半分。

    她轻描淡写的就剥夺了他注释这个孩子每一次生长的机会。

    南风谨撑在床边的手指慢慢的一分分的攥紧,“一定要这么残忍?”

    宋巷生面色平静的毫无波澜的看着他,“残忍么?可当年,这不就是南总所做的吗?既然以前可以,现在……又有什么区别?”

    区别?

    怎么会没有区别?

    她明知是天差地别的差距,却偏要用最波澜不惊的语气在他的心口插刀。

    “当然,南总也可以不答应。”

    南先生深黑的眉眼中落满了落寞和悲伤,他哑声道:“你明知,我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她看似,在给他选择题,可实际上,早就已经堵死了他的路。

    他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这一夜,南先生彻夜失眠,眼睛是闭着的,但是大脑却一直在浑浑噩噩的转动着。

    身旁的女人慢慢的陷入了睡眠,月光下有着最精致的眉眼。

    次日清晨,宋巷生需要去做孕后的第一次产检。

    张妈闻言惊喜的抬起头,以为两人已经在孩子的事情上达成了共识,有了孩子在中间做缓冲剂,夫妻吵架也就是床头吵床尾和的事情,她以为,两人的关系终于到了要破冰的时候。

    然而,就在张妈满心为两人高兴时,宋巷生却说,让她陪着去做产检。

    张妈楞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一旁沉声不说话的南风谨,“先生不一起去?”

    南风谨眉眼压了下,却只说:“好好照顾太太。”

    张妈看着慢条斯理喝着粥的宋巷生,餐桌上的两人全程没有半分的眼神交流,她这是才知道,原来两人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出现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宋巷生出门的时候,南先生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静静的看着。

    张妈在跟着离开前,回头看了一眼,将他的落寞和悲戚都看在眼中,无声的就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对于这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张妈也算是亲眼目睹过的,如今的先生无疑是让人同情的,可当年的太太……

    又何尝不让人心疼。

    一个独自带着孩子的女人,坐月子期间却见不到丈夫几次,还要时不时的忍受另一个女人的挑衅。

    张妈多少次都看到宋巷生一个人在无人的时候,默默的红了眼睛,却固执的仰着头,不愿意让眼泪落下来。

    去的哪家医院是宋巷生指名的,进诊室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

    张妈留在了外面,这也是宋巷生要求的。

    她言明,关于这个孩子的一切事情,南风谨都不能知道分毫,她不是不信任张妈,她只是不希望南风谨从张妈口中得到任何消息。

    张妈闻言,也没有多少什么,只让她自己小心。

    诊室的门关上。

    “Reborn,请坐。”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见到她进来,笑容和善的打了声招呼。

    宋巷生对着他点了点头。

    张妈在外面等了有一刻钟的时间,宋巷生这才拿着结果出来。

    张妈知道她不愿意多说,只问了问胎儿的各项数据是不是一切正常,宋巷生细微的点了下头。

    两人在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遇到了匆匆跑过来的赵慧敏,她拦在宋巷生的面前,带着微喘的喊了声:“巷生。”

    宋巷生眉眼掀动了下,什么话都没有说,绕开她,准备离开。

    赵慧敏下意识的伸出手拦住她,张妈却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太太现在怀有身孕,如果一个力道失控,后果不堪设想,连忙伸手扶住了她。

    “巷生,我是妈妈啊。”

    赵慧敏开口的这一句,让张妈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宋巷生一点点的推开了赵慧敏伸过来的手,说:“赵女士,我无父无母,以后,还希望你不要再乱认亲戚。”

    赵慧敏急切的想要再握住她的手,但是在触及她眼睛中的冷凝后,手臂就僵了一下,“我听说你最近……最近又跟南风谨在一起了?你不是跟江家的那个……”

    “赵女士,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我跟谁在一起,住在哪里,难道还需要经过你的指示?”

    赵慧敏:“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宋巷生没有听她继续讲下去的意思,转身要走。

    赵慧敏握了握手掌,在她的背后喊道:“巷生,如果南风谨为难你,你就告诉他,在小时候救过他……”

    “妈!”陈恩瑞厉声喊了一句,声音中透着难言的后怕,匆匆的跑到了赵慧敏的身旁,用力的握住了她的手,眼神带着恳求。

    赵慧敏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细心养护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心中百感交集。

    宋巷生在赵慧敏话说到一半的时候,脚步微顿了下,但是在看到挽着胳膊的两人后,自动的就忽略了赵慧敏刚才未说完的话。

    陈恩瑞看着回过头来的宋巷生,笑着打了声招呼:“姐姐。”

    宋巷生看着从巡捕局出来后,截然跟前一段时间不同的陈恩瑞,眼眸中闪过深思。

    陈恩瑞:“姐姐怎么这么看着我?是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宋巷生寡淡的眉眼在她的脸上扫了一圈后,视线最后落在了她脚上穿着的平底鞋上,“孙家为什么会选择保释你?”

    陈恩瑞:“当然是因为,我是无辜的。”

    宋巷生闻言轻笑了下,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跟着张妈一起上了车。

    赵慧敏想要跟上去,陈恩瑞握住了她的手,“妈,爸这两天又来找我了,想跟我要钱,可是我现在在孙家的日子也不好过,你能不能劝劝他……以后不要再赌博了。”

    赵慧敏现在但凡是听到陈凌峰的名字,就恨得牙根痒痒,“以后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马上会跟他离婚,以后他是死是活都跟我没有关系。”

    陈恩瑞:“可是……”

    赵慧敏:“没有什么可是。”她有些不耐烦的说完,却发现宋巷生早已经离开。

    陈恩瑞看着她急切想要寻找宋巷生的目光,眼神狠狠的拧了拧。

    宋巷生跟张妈一同回到新城壹号院的时候,听到厅内南风谨跟另一个男人的交谈声,隐约还有锯齿响起的声音。

    佣人见到她回来,上前接过她手中的包,笑着说道:“太太回来了,先生……正在跟木艺师傅请教呢,学的可认真了。”

    宋巷生对于她口中关于南风谨的事情丝毫没有搭讪的意思,张妈却好奇的看了下。

    当看到厅内已经初具雏形的婴儿床后,怔了一下:“这是先生,自己做的?”

    佣人;“是啊,太太刚走,木艺师傅就来了,先生说,想要亲手给孩子做个婴儿床,做了初步的设想以后,每一步都是亲力亲为,连锯木头都是。”

    一般的男人尚且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更何况是日理万机的南先生,佣人见到这一幕后,不可谓不吃惊。

    张妈看了眼宋巷生,想要从她平静的眼神中找到丝丝动容的神色。

    南风谨听到她们的说话声,深邃的眉眼就看了过来。

    他身上还带着木屑,一惯拿着钢笔签署文件的手此刻拿着格格不入的刀锯,身旁是刚刚有了点雏形的婴儿床。

    “回来了。”他说。

    一旁的木艺师傅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岁月在他的脸上落下了深深的痕迹,头发已近花白,笑道:“这位就是太太吧,你是福气的人啊,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愿意亲手给孩子做婴儿床了,南先生有心了。”

    木艺师傅被请来的时候,原本以为,是有钱人家的作秀,不过是在旁边搭把手,什么东西还是要他这把老骨头自己来,可实际上,他除了动了动嘴,偶尔动手示范两下,全程都没有怎么动弹过。

    南风谨从头至尾都是亲力亲为,眼神中的认真做不得假。

    “你先上去休息,这边有些乱,等我做完以后,再让人喊你下来看看……”南先生说,“等做完了婴儿床有了经验,还可以再做几个玩具模型,无论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可以玩……”

    宋巷生的视线落在婴儿床上,她看了足有数秒钟的时间,走进两步,伸手还在上面轻轻的摸了两下。

    因为木头还没有经过细致的打磨,有些不平整,南风谨怕她的手指被倒刺扎到,“再等两天还能真正成型,到时候再看也不迟,先……”

    “南风谨。”宋巷生慢慢的收回了手,看着眼前的男人,说:“你是不是忘记,昨天答应了我什么?”

    南先生整个人一怔,手中的动作随之滞缓。

    “如果你忘了,我可以再提醒你一遍,孩子的任何事情,我都不希望你来插手,这是我留下他的条件。”宋巷生说。

    南风谨的神色凝住。

    一旁的木艺师傅也随之顿住,显然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般模样。

    “太太,这是先生的一片心意……”张妈轻声劝道。

    “南总答应的事情,要反悔吗?”宋巷生问。

    “太太,先生忙了一上午,这才做出点雏形,孩子出生后,如果知道自己睡的小床是爸爸亲手做的,也一定会觉得很温暖。”木艺师傅说道。

    然而,面随这些劝说,宋巷生只是目光直直的看着南风谨,在等他的回答。

    南先生的喉结滚动了下,最后看了眼婴儿床,手掌攥了下,沉声道;“丢出去吧。”

    木艺师傅愣了下:“不做了?”

    南先生脊背僵了一下:“不做了。”

    最后,婴儿床被佣人抬出去,丢进了外面的垃圾桶内。

    楼上的宋巷生透过窗户,亲眼看着她们抬了出去,在丢进垃圾桶前,还小声的说了两句什么。

    宋巷生不同听也能猜到,无非就是说她心狠的言论。

    客厅内被恢复如初,木艺师傅也被送走。

    南风谨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径自看着手中那张未完成的设计图出神,他的虎口处是第一次拿刀锯没有掌握好力道,划破的伤痕。

    当时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去关注伤口,而是第一时间把手从婴儿床上拿开,不想要婴儿床见血,他觉得这不吉利。

    可终究,无论是吉利与否,孩子都不可能用上了。

    “检查的各项指标正常吗?”南风谨将设计图卷成一团,丢进了废纸篓内,问向张妈。

    “太太说……孩子很好。”

    除此之外,她也不清楚。

    南风谨唇角落寞的扬了下:“为了防备我,她也是费了心思。”

    孙家。

    陈恩瑞想着今天白天如果不是自己出现的及时,赵慧敏就会秘密合盘跟宋巷生吐出,就恨红了眼。

    说什么两个都是她的女儿,到头来,不还是为了宋巷生不顾她的死活?!

    如果她晚到一步,宋巷生知晓了一切,之后把事情告诉给了南风谨,那南风谨会怎么对待她?!

    想到这些,陈恩瑞把手中的水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气?你肚子里可还怀着孩子。”孙董推开门说道。

    陈恩瑞看到他,收敛了脸上的恨意,“你怎么来了,你就不怕……”

    “怕什么。”孙董走过来,把手放在她的腹部,“家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有什么好怕的,快让我看看我的孙子。”

    陈恩瑞拍开他的手,“你既然知道这里面的是你的孙子,就不要再乱来。”

    孙董看着自己被拍开的手,“啪”的一声就扇在了她的脸上:“孙琪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还敢在我面前摆谱?!如果不是你腹中的遗腹子,你还能站在这里?!”

    陈恩瑞捂着自己的脸,趴在床上,慢慢的握紧了手掌。

    ……

    “当年,她生下小宝以后……”

    南风谨开了个头,之后却戛然而止,没有了后续。

    张妈知道他想要问什么,就说:“听当时的月嫂说,太太当时有些消瘦,庆幸的是,孩子比较乖巧,没有怎么闹人……就是每一次生病的时候,都来势汹汹,有一次,家中没有人,太太当时还不能说话,孩子突然发了高烧,太太当时都急疯了,直接就奔到了马路上想要拦车,当时差一点出现意外……”

    很多事情,他这个做丈夫的,根本从来都不知道。

    张妈上了些年纪,一谈及以前的事情,就会有些话唠,直到看到南风谨越来越沉痛的目光,这才停了嘴。

    “……先生跟太太现在还年轻,还有回转的余地,太太她……只是心里有太多怨气,先生多多包容包容她,等她那一天心里的火气出完了,也就是了。”

    张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劝导他,只能如是说道。

    宋巷生午睡的时候,好像隐约的听到了小提琴的声音,悠悠的,沉静的,安心的,就那么慢慢的钻进了她的耳蜗。

    而此时的别墅外,深蓝色衬衫黑色西装裤的南先生,就静静的站在那里,有些生涩的演绎着他多年多年都未曾再碰触过的乐器。

    宋巷生只当是哪里响起的音乐声,并没有放在心上,慢慢的睡了过去。

    “明天有一场拍卖会,我让人给你准备好了礼服,你试一下,看看喜不喜欢。”

    南风谨见她下楼,指着已经被佣人挂起来的礼服给她看,询问她的意思。

    “如果不喜欢,还有几件备选,你都可以……”

    “没有什么喜不喜欢,本身就是充当个花瓶,南总看得上眼,就行了。”宋巷生随意的说道。

    南风谨顿了下,再佣人的注视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就第一件吧。”

    剩下的几件都被送了回去。

    南风谨口中的拍卖会,是一场义卖,所得百分之十的收益都会用于慈善事业,是每年四方城商圈的一场隆重的盛典。

    巨擘大鳄云集,名流聚集,的的确确是公示的好场所。

    “明天会有化妆师来给你上妆,你怀孕了,以前的那些化妆品和护肤品都不再合适,我让人给你专门定做了一款孕期的,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