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22章:南风谨,你早一点的时候……干什么去了啊?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张妈连忙把嘴巴阖上,但是话既然已经说出去了,此刻这般不过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宋巷生结束了跟王队长之间的电话,目光有些微沉。

    张妈见状试图弥补,但是却没有任何有效的办法,毕竟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而覆水难收。

    “太太……”

    在张妈迟疑着该怎么开口的时候,洗手间的门打开,南风谨从里面走了出来。

    张妈愧疚的看着他,眼神有些飘忽。

    南风谨看到她的眼神,眼眸随之就凝了一下,眸光一闪的瞬间恢复如常:“在聊什么?”

    宋巷生看着他如常的神色,带着打量和深思。

    南风谨稳步走到她跟前,伸手将她面颊一侧垂落下来的头发放到她的肩侧,“怎么这么看着我?”

    宋巷生目光灼然的看着他,什么话都没有说。

    张妈看着两人之间凝重的氛围,“先生,我……”

    “南风谨,如果我怀孕了,你会怎么做?”宋巷生蓦然出声道。

    她的问话,让在场的两个人同时将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南风谨墨黑的瞳孔眼波流转,“我会好好照顾你们母子或者母女。”这是他做出的最郑重的承诺。

    没有人会怀疑南先生一掷千金的承诺,同样的,宋巷生也是,所以她笑了。

    笑容明艳动人,明眸润唇说不出的好看。

    可就是这样迷人的姿容,却缓缓的起唇,一字一顿的跟他说:“可,你怎么不问问我,我愿不愿意再生下你的孩子?”

    南风谨的呼吸随着她的话语声慢慢的凝滞,宋巷生好像可以清晰的看到他原本雀跃的心情,一寸寸龟裂瓦解的模样。

    他说:“巷生,留住这个孩子。”

    宋巷生知道他寄希望于用孩子来缓解两人之间已经走到冰面上的关系,如果不曾给他孕育过一个孩子,宋巷生或许心里就不会如同今天这么恨。

    “留下他,让你再害死他一次吗?”

    她说话语气都是轻飘飘的,但其中却好像夹杂着寒冰。

    南风谨在去公司之前,特意祝福了张妈看紧她,不要让她做出任何危险的举动,更不允许她单独出门。

    张妈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宋巷生就坐在电视机前,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电视。

    她随意更换的频道,是部最近正在热播的家庭伦理剧,她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但是用来打发时间却是再好不过。

    当张妈看到剧中一对夫妇费尽了心思,又是吃药,又是打针的折腾,就是为了能怀上孩子的时候,轻声道:“……年轻的时候有些事情都不会注意,但是等再过个几年,看到人家都抱着孩子嬉闹,就会开始觉得自己的生命里也少了些什么……尤其,流产本身就对女人的身体损伤很大……”

    张妈在说话的时候,时不时的就观察着宋巷生的反应。

    “……你看电视剧里的这对夫妻,就算是现在怀上了孩子,也是高龄产妇,这生产的危险很大,所以如果能在年轻的时候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每天看着孩子娇嫩的小脸,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宋巷生微微转过头,“张妈你觉得,有个孩子就会幸福吗?”

    张妈顿了下:“……这世间上的事情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但在很多时候,这孩子就会夫妻两人之间的缓冲剂……”

    “可如果这个孩子在他幼年就死了呢?”宋巷生问,“如果这样,是不是从一开始就不把他生出来才是最好的选择?”

    张妈被她问的愣住。

    宋巷生站起身,“即使我们之间又有了一个孩子,那也不能改变任何事情。”

    宋巷生靠在浴池的边上,因为走神,泡的时间就有些长,等佣人来敲门的时候,她这才回过神来。

    穿好衣服的之后,“阿嚏”打了个喷嚏。

    佣人收到了嘱咐,看着她面颊的红晕,一时也没有办法确定那是长时间泡澡热的,还是受了凉。

    “太太,刚洗完澡,我先把窗户关上。”

    宋巷生没有什么在意的点了点头。

    随着时间的延长,窝在沙发里看数据的宋巷生眼皮就有些上下打架,脑袋也有些晕眩,她最初没有在意,但过了一个小时后,身上就开始有些发冷。

    张妈上来给她送水果,听到她打喷嚏的声音,“太太怎么了?”

    宋巷生靠在床上,咳嗽了两声,“应该是着凉了。”

    张妈闻言这心情顿时就提了起来,“我打电话叫医生来看看。”

    宋巷生摆了摆手,“没事,吃点感冒药就行了。”她说了个感冒胶囊的名字,“去附近的药店,拿盒这种药就行了,我常吃,见效比较快。”

    张妈满嘴答应下来,就想要去买药,但是在出门前想起南风谨再三的叮嘱,迟疑了下,先打去了一通电话。

    南风谨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开一场会议,会议室内一向是要求手机静音,如今乍然响起动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声音的来源。

    南先生站起身,朝张助理轻瞥了一眼,然后拿着手机出去。

    “先生,太太着凉了。”

    南风谨走到窗边的位置,“先把人送到医院。”他低眸看了眼腕上的手表:“我,半个小时后到。”

    “太太不想去医院,说是吃点感冒药就行,我这正准备出去。”张妈说道。

    感冒药?

    南风谨垂在一侧的拇指缓慢的摩搓了下食指的位置,深邃的眸眼半眯了下,“你不用去了,先让她多喝点热水,我待会儿回去的时候把药给她拿回去。”

    张妈稍微迟疑了一下后挂断了电话。

    南先生重新回到会议室,会议的收场工作进行的很快。

    众人看着雷厉风行间就下达好了下一步工作计划的南总,在会议散场后,几人恍若是不经意的走到张助理的面前。

    “南总今日……是有什么急事?”

    “听闻南总这段时间从不在办公室加班,可是……有了什么好消息?”

    面对这些,张助理淡笑不语,三言两语就给绕了出去。

    车上。

    南先生右手磨搓着左手腕的手表,眸光一片幽芒。

    数秒钟后,他拨通了家庭医生的电话,询问了宋巷生所说的那款感冒胶囊。

    医生:“这是治疗感冒发烧惯常会吃的药,没有什么副作用,不少药店里都有,先生是身体不舒服吗?”

    南风谨:“是南太太,着凉了。”

    家庭医生:“这两天注意一下清淡饮食,多喝点热水,好好休息……”

    南先生低声“嗯”了下,准备挂断电话。

    处于职业习惯,医生随口就提醒了句:“这种感冒药不适用于孕妇和哺乳期间的妇女,如果先生最近有计划要孩子的话,也最好换一种药,比如……”

    “这不是普通的感冒药?”南风谨在听到前半句后,沉声问道。

    医生:“是普通的感冒药不假,但是现在市面上的很多治疗感冒的西药,里面都有孕妇禁用的成分,这个感冒胶囊就是其中之一,稍有不慎就会引起流产,还是需要谨慎……”

    在他的话没有说完,南风谨已然挂断了电话。

    “砰。”前面正在开车的司机,猛然感到后面好像被重击了一下,下意识的就以为是追尾,透过后视镜观察的时候才发现……

    是南先生一拳砸在了车门上。

    南风谨回来的时候,手中提着从药店买回来的感冒药。

    张妈看他脸色有些沉,只当他是在担心宋巷生的病情,但是当她接过感冒药的时候,却发现根本就不是宋巷生指名要的那一个。

    “先生,这药……”

    南风谨强行抑制住心中的愤怒情绪,脱下外套随手丢在一旁,扯开领带,沉声道:“先去让她把药吃了。”

    等张妈上楼,南风谨看了眼时间,在等待了一刻钟后,这才站起身。

    宋巷生吃了药以后,还是没有什么精神,有些恹恹的躺在床上。

    卧室的门再次打开,她也没有注意,直到觉察到一双阴隼的视线,正一瞬不瞬的盯看着她。

    整个别墅里,能有这种目光和夺人气势的,宋巷生不做第二人想。

    “药吃了?”他问。

    宋巷生掀眸朝他看了一眼,“嗯。”

    她语气寡淡的没有任何的起伏,可南风谨却做不到她这般的淡然和无所谓,他隐忍了一路的怒火,想要发泄,却只能死死的压下去,“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不给你指定的感冒药?”

    宋巷生觉得他这话跟有毛病一样,古怪的阴阳怪气,“既然都买回来了,是不是没什么两样。”

    南风谨顿下了呼吸,眸光漆黑摄人:“没什么两样?不同的药禁忌的人群不同,这难道不是最大的不同?!”

    “南风谨,你发什么疯?我现在不舒服,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就出去。”宋巷生原本脑袋就疼,现在被他这么无缘无故的找茬,就更加不舒服起来。

    她想要悄无声息的打掉他的孩子,被他识破,还能这么淡然的斥责他,想到这些,南风谨眼眸中掀起狂狷,他将手中的药一把重重拍在床边的桌子上。

    宋巷生看到,是她感冒常吃的那款感冒胶囊。

    “需要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告诉你,这种药什么人群不能吃,吃了会有什么后果吗?!”

    宋巷生被他弄的莫名其妙,拿起桌上的药看了眼,当看到禁忌那一项,孕妇禁用的时候,眼神闪了下。

    南风谨眸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宋巷生原本可以解释的,但是她却什么话都没有说,“随便你怎么想。”

    这话,在南风谨耳中就跟直接默认了没有什么两样。

    他的眼瞳深眯,隐约的透着难以言说的悲痛,却又带着无法抑制的阴霾,“你可以恨我,但孩子是无辜的,你不应该把这种感情带到孩子的身上,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曾经想要杀死他,他会多难受?!”

    难受?

    宋巷生的鼻子微微泛着酸,“我只知道,生生在水中溺死,一定不好受。”

    南风谨垂在一侧的手掌紧握,“巷生,他也是你的孩子。”

    孩子么?

    宋巷生从未亲口承认过,“我们之间不会再有第二个孩子,南风谨,你不配再做父亲。”

    南风谨就那么站在传遍的位置上,目光冷然的看着她。

    宋巷生靠坐在床头跟他对视,“我就算是怀了孕,也不会生下来,它在我的肚子里,我不想要就有一百种一千种弄掉他的方法,你能阻止我一次吃药,还能阻止我走路的时候摔跤,撞到桌角吗?!”

    她每说一句话,南风谨的面色就沉上一分,那是出于对未知无法掌控的畏惧。

    宋巷生看着他微变的脸色,舌尖好像就尝到了名为苦涩的滋味,“原来……翻云覆雨的南总,也有畏惧的事情。你想要孩子,大可以去领养,再不济招招手,都有成百上千的女人愿意效劳,你逼我干什么?我不愿意,你难道不知道吗?”

    她不愿意,死都不愿意,给他再生一个孩子。

    “你怎么样,才肯生下这个孩子?你想要什么?”他哑声问。

    宋巷生闭了闭眼睛,“……我要小宝重新会过来,我想……从来没有遇见你,你能办到哪个?你可以办到哪个?”

    南风谨攥紧的手背上青筋爆出,显然,他哪一个也做不到。

    房间内照旧是剑拔弩张,她分毫不肯让步,他不敢逼,甚至没有勇气再去多问。

    这世间若是真的存在后悔药该有多好,那南先生倾尽家财也想要买来一瓶,告诉曾经的那个南风谨,好好对待一个叫做宋巷生的姑娘。

    别伤害她,宠着她,顺着她,即使将她养成娇蛮任性的模样都好。

    南风谨将桌上的那盒胶囊销毁,在院中竹叶森森的走廊站了良久良久。

    是夜,万籁俱寂。

    宋巷生在屏住呼吸又喝了一碗姜汤后,整个人的口中都泛着辣乎乎的滋味,让她有些泛呕。

    南风谨在她漱口的时候,一直就在身后那么静静的站着。

    然后弯腰把人抱到了床上,身体一沾床,宋巷生就靠向了另一边,背对着他。

    南风谨看着她下意识的举动,眸光顿了下,靠在床头半晌,终究还是在躺下的时候,将手臂搭在了她的肩上。

    “巷生,孩子是无辜的,”

    闭着眼睛的宋巷生,语气平缓的问了他一个问题:“南风谨,你前一段时间应该……是在吃药吧,而我也从没注意过,你就不怕……生出来的是个畸形儿?”

    这一瞬,宋巷生很清晰的就感受到了他肢体的僵硬。

    然而他却说:“只要是你生的,就算是……我也认了,我会竭尽全力给他营造一个好的生存环境,我会给他安排好后路。”

    宋巷生掀开眸子,微微侧过头,对上他如同深渊一般的眸子,有片刻的出神。

    “巷生,我爱你,也会爱这个孩子,把他生下来,好吗?”他沉声说。

    “南风谨,我不止你一个男人,你就那么确定吗?”她问。

    前一秒还深情款款的男人,这一秒眼底就聚集了寒冰。

    “我跟江君骁在一切的时间也不短,就算是一天一次的频率,是不是几率也要比你大的多?”她漫不经心的用手指摸向自己的腹部,“有了孩子,你就那么确定,他是你的么?”

    “如果不是我的,你会千方百计的打掉他?”南风谨牢牢的扣住她的肩,“如果是他的,你护着都来不及,不是么?”

    他说:“你的心狠难道不是只针对我一个人?宋巷生,我从来不否认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你知道我最痛的软肋在哪里,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往那里戳进去!”

    “你是我见过,最狠心残忍的女人。”

    宋巷生推开他,唇角轻扯:“我残忍,我心狠,这些不都是跟南总学的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南风谨削薄的唇角抿成一条线,他掀开她身上的被子,在她瞪大的眼眸中,将面颊贴在了她平坦的腹部,“宋巷生,我跟你认错,你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好吗?”

    宋巷生穿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腹部隐约就有被水珠打湿的湿漉感。

    “我每一次都会陪着你做检查,我们一起见证这个孩子一点一点的长大……我会陪着你进产房,亲眼看着他降生,我会给他换尿布,会照顾你坐月子……”

    他们的孩子会慢慢的长大,他们两个会一个人唱黑脸,一个人唱白脸,给孩子一个健康幸福的童年……

    他说了很多很多,甚至想到了孩子上大学以后的事情。

    宋巷生看着面颊贴着自己腹部的男人,他一定不知道,他如今口中描述的这些,是曾经她在知晓自己怀了小宝以后,所憧憬千百回的画面。

    “南风谨,你早一点的时候……干什么去了啊?”

    宋巷生闭了闭眼睛,喉咙里像是堵了一团棉花。

    上不去,下不来。

    这些话,你的深情,为什么就,不能来的早一点?

    迟到的深情,它没有任何意义了。

    她咛喃的轻语,让南风谨连呼吸都是疼的,“对不起。”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