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21章:太太怀了以后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太太今天去了商城,上了三楼后,说要喝奶茶……”司机事无巨细的将宋巷生的行程复述了一个遍。

    南风谨靠在椅背上静静的听着,“那个男人是谁?”

    “好像是……太太的朋友。”

    南风谨点了点头,上楼后,走到了宋巷生的居住的卧室。

    此时的宋巷生已经躺在了床上,闭着眼睛,呼吸浅浅,或许是房间里的温度有些高,她的面颊泛着淡淡的粉色。

    南风谨敞开领口的纽扣,在她的身旁躺下,长臂一伸,就把人抱在了怀中,“今天,去了什么地方?”

    宋巷生保持着闭着眼睛的姿势,“南总都派了人监视我,还需要我再汇报一下行程?”

    南风谨将下颌压在她的肩上,“我想听你说。”

    宋巷生:“我困了。”

    她俨然是不想要跟他有任何过多的交流。

    南风谨轻抿了一下唇,慢慢的松开抱着她的手。

    只要没有他在身边,宋巷生很快就能够入睡。

    南风谨站在阳台抽了很久的烟,整个人好像都淹没在无边的夜色中,他的目光浩源的望着一个点,周围是黑漆漆的一片。

    他接到了一通电话,是疗养院打来的。

    说是冯女士,他的母亲,近期的状态不太好,今天一个人的时候喊了他的名字,医生揣测应该是想念他了。

    所以打这个电话来询问一下,南先生最近是不是有时间来一趟。

    对于这个母亲,童年的南风谨眷恋多一点,少年时是怨多一点,如今……他早已经分不清楚是什么感情。

    他给她最好的医疗条件,找最专业的人照顾她,但好像……也就,仅此而已了。

    南风谨还记得,在他的事业刚刚有了起步,开始逐渐被商圈的人所熟知,被挂上“新贵”的名号时,他曾经去到疗养院跟她聊过几句。

    她那时,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在清醒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有出息了,妈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我想要去陪他。”

    南风谨闻言,嘴边的笑意就僵了一下。

    当他稍稍意得志满,想要跟自己唯一的家人分享喜悦的时候,他的母亲告诉他,既然你有本事,那我可以放心的去死了。

    当时是什么感觉呢?

    一盆冰水冷冷打下,将他心中仅存的那点温情,扑灭的干净。

    南风谨当时半天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声音,良久良久以后,他僵直的站起身,自嘲的笑了下:“我怎么忘了,冯女士跟那个死人的感情感天动地,倒是我,一个多余出来的,本就不应该来找什么存在感。”

    他的一句死人,让冯筱柔整个人的情绪都崩溃了,她寻死腻活的被护工拦下。

    而从头到尾,南风谨就只是目光冰寒的看着她。

    当护工劝说他跟自己的母亲说两句什么,安抚一下的时候,南风谨只说了一句话:“她如果死了,我就亲手把她给埋了,这也是我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他是个没有正常人思想,性子薄凉的怪物,可南风谨知道,他也曾经,不是这样的。

    他也曾经做过正常人。

    可没有人给他做正常人的机会,他的身边出现的,都是一群疯子。

    你能指望一个在疯子堆里成长起来的人,做个精神世界正常的人么?

    南风谨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看着宋巷生随意放到一边的衣服,随手整理了下,一张纸轻飘飘的从口袋中掉出来。

    南风谨弯腰捡起来,看到是一张小票,并没有在意,想要丢进垃圾桶的时候,余光不期然的看到了上面买的是什么东西后,他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然后……

    一股难以描述的喜悦涌上了心头。

    他想起,今天早上宋巷生暴躁的情绪,还有昨天……她泛起的干呕。

    打电话去询问的时候,南先生的手指都是颤抖的。

    当他的主治医生听到他的话,也愣了下,“产生效果的时间比最初预测的时间要快,恭喜先生了。”

    南先生眉宇舒展的,深邃的眉眼里都带着亮光和笑意,就像是一片黑暗之中猛然破进来的光亮,耀眼而灼目。

    胸膛震动,是发自内心的朗笑,但是顾忌卧室里的女人还在安睡,只能硬生生的将这股喜悦给压下去。

    主治医生听到他的笑声,很是诧异,但随即也能理解了,大概……每一个真心爱上的男人,在听闻自己的女人怀上自己骨肉的那一刻,都没有办法再保持冷硬的外表。

    终究……都是血肉之躯,有着喜怒哀乐的平凡人,即使是南先生也不例外啊。

    南风谨放下手机,看着镜中的自己,狠狠的用冷水在脸上扑打了数下后,这才勉强压抑下心中的喜悦。

    但是那扬起的唇角,照旧将他的情绪出卖的干净。

    他用手撑在洗漱台上,唇角笑着笑着,眼眶里就溢出了泪光,南风谨单手盖在眼睛上,转身靠在盥洗台上,低低的笑出了声。

    他想,上天终究是对他仁慈了一次,他们之间终究是出现了转机。

    这一整夜的时间,南风谨都没有睡,他就那么坐在了床边的位置,细细的看了她很久很久的时间。

    他的手隔着被子放在她腹部,前所未有的开怀。

    等到东方既白,就那么坐了一整夜的南先生,这才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

    张妈一大早起来,看到本该在厨房里的佣人都站在门外,“你们在看什么?”

    佣人转过身,轻笑着压低了声音说道:“先生啊,一大早起来,说是要给太太准备营养早餐,已经忙活了一个多小时了,我们想要上前帮忙,都不肯。”

    张妈闻言诧异了下,探头也朝着里面看了眼,果然看到挽着袖口在厨房里认真准备的南风谨。

    “先生今天的心情很好?”张妈帮忙将早餐端上桌。

    南风谨难得的露出一个笑脸:“去叫太太吃饭了。”

    宋巷生下楼的时候,南风谨见到,伸手扶了她一把,“慢点,今天早晨起来,有没有觉得什么地方不舒服?需不需要去趟医院?”

    他明显的异样让宋巷生的眼中闪过狐疑。

    餐桌上,南先生问她:“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吗?”

    宋巷生微微掀眸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继续低头咬吐司边。

    被这样忽视,南先生也没有任何动怒的意思,只当她是故意瞒下了消息。

    当早餐吃到一半,宋巷生再次干呕的时候,南先生比她还要紧张的第一时间来到她的背后,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很难受?”

    当年有小宝的时候,南先生几乎没有过问过,所以现在整个人手忙脚乱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于是在早餐结束后,南风谨特意打电话询问了医生怀孕期间应该注意的事项,以及……该如何去照顾孕妇。

    张妈经过书房的时候,房门半掩着,是以也偶然的就得知了这个消息。

    也是喜不自胜,她想,有了这个孩子,太太跟先生之间也总算是有了破冰的机会。

    南风谨挂断电话的时候,正好看到在偷偷抹眼泪的张妈,“……她应该是不想要我们知道,等她什么时候想说了,再捅开这件事情。”

    张妈点头,“我明白。”

    卧室里,宋巷生拿着换洗的内衣在盥洗台上准备清洗。

    贴身的衣物,她从来不会让佣人碰,都是要自己进行清洗。

    南风谨进来的时候,听到洗手间有声音,以为她是又孕吐了,便当即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你在干什么?”

    宋巷生掀了掀眉眼,朝镜子看了眼,之后又继续洗衣服。

    南先生看着她手下的动作,走到了她的身后,两条手臂从她的腰际穿过,将她手中的东西放下,大掌给她把手给搓洗干净,“你去歇着,我来洗。”

    宋巷生推开他,转过身,“不需要,我自己可以洗。”

    “洗衣液对……身体不好,伤手,还是我来吧。”他说。

    宋巷生自然不可能让他碰,板着脸烦躁道:“你出去,我自己会洗。”

    南先生把人拉到床边,之后反锁了洗手间的门,用最快的速度给她洗好晾晒了起来,看着挂在阳台上的这两块布,再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南先生觉得有些可笑的摇了摇头。

    宋巷生眉头拧了下,盯看着洗手间的位置,像是要看出朵花来。

    “嗡嗡嗡嗡……”

    宋巷生放在床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警方的王队长的电话,告诉她,陈恩瑞被孙家保释了。

    而且还是……孙母亲自把人带回去的。

    宋巷生听后,觉得很是诧异,昨天还对陈恩瑞喊打喊杀的孙母,今天竟然会……亲自去接人?

    不光是她不能理解,就是当时见到带着律师的孙母,王队长也楞了一下。

    “不用再查了,我儿子的事情……我们不再追究了,陈恩瑞是我儿媳妇,我相信她不会做出伤害我儿子的事情来,你们赶紧把人给放了吧。”

    这态度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只是,孙家打消了对孙琪死亡的怀疑,决定不再追究,可毕竟宋巷生才是货真价实的受害者,是以王队长才会打来这通电话告知。

    张妈上了年纪,人就有些啰嗦,看到她一直站在窗边打电话,不由得就说道:“太太怀了以后,身体比较弱,吹风多了……”

    “张妈,你说什么?”宋巷生打电话的动作一顿,问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