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19章:我就让她跟我一起陪葬!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宋巷生醒来的时候,觉得脑袋有些晕,眉头拧了一下,眼皮有些沉重,但她还是奋力的把眼睛睁开。

    “醒了……”

    房间拉着厚厚的窗帘,房间里只有着暗红色的光亮。

    宋巷生刚刚醒来,视线一时还没有完全清晰,但是心中的那根弦却陡然就紧绷了起来。

    她当时在洗手间接电话,然后……身后的位置就传来了脚步声。

    再后来……伸出了一只手,用布捂住了她的口鼻。

    意识紧紧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就已然消失。

    宋巷生下意识的就想要挣扎起身,但是手脚却被紧紧的束缚住,她挣了两下,没有任何的效果,脸上面沉重了一分:“你是谁?”

    背对着她的男人慢慢的站起身,脸上带着墨镜,朝她走了过来。

    坐在床边的位置,手指在她的脸上和脖子上缓缓的划过,“果然,是个美人。”

    宋巷生面颊往旁边的位置侧了侧,眸光微沉:“孙琪,在南风谨的手下劫人,你是觉得自己最近的日子太好过了是么?!”

    从她的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男人的手顿了一下,“怎么猜到的?”

    宋巷生目光直直的逼视着他:“我不光知道你是谁,还能猜到是谁给你出的主意……”她问,“陈恩瑞人呢?”

    孙琪摘掉了墨镜,“Reborn,不,我现在应该叫你宋巷生更合适一点,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难怪……连南风谨都成了你的裙下臣。”

    宋巷生瞥了眼床边放着的工具,“我如果是你,就不会乱来,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

    “……后果就是,你成了破鞋,肯定不敢把事情说出去,我们手中还有你的照片和视频。”陈恩瑞走进来,走到孙琪的跟前,坐在他的腿上,眼神恨恨的看了眼宋巷生后,对着孙琪说道,“到时候……你什么时候想玩,她就只能乖乖的配合,整个四方城还有谁能跟你一样,在南风谨的眼皮子底下,睡他的老婆……”

    孙琪大手在陈恩瑞的腰上重重的掐了一把,显然很是意动。

    陈恩瑞再了解他喜欢猎奇的心思,“而且……她才是赵慧敏的女儿,是陈家的大小姐,原本……你该娶的人就是她不是吗?既然这样,你现在做的不过是让一切回到它原本的轨迹上。”

    陈恩瑞从知道自己的身世,一开始是愤怒,但是随着时间的拉长,她忽然间就想到……

    如果她和宋巷生是因为互换了身份,那自己现在所经受的,难道不都该是宋巷生来承受的吗?

    而如今被南风谨捧在手心里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这个想法在脑海中冒出,陈恩瑞好像是整个人都活明白了。

    显然孙琪被她的这一套理论给说服了,看向宋巷生的眼神就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

    陈恩瑞站起身,将自己进来时端过来的水递到他的嘴边,趴在他的耳边说道:“这里面,放了你最喜欢的药,喝完以后,你可以好好的玩到下午……”

    宋巷生看着陈恩瑞明明恨不能孙琪去死,却能一再跟他缠绵,像是个会所小姐一般的模样,全然没有了以往的高傲,不禁就冷下了一声:“陈恩瑞,你在陈家衣食无忧吃香喝辣的时候,怎么就不觉得一切本该回到原来的轨迹上?还有……你最近有没有照过镜子?你身上的风尘气可是连一般的小姐都甘拜下风。”

    时至今日她会落成这样,不是她自己造成的么?

    陈恩瑞闻言眼神中狰狞闪过,扬手就朝她扇了过去。

    但这一巴掌在落下来之前,就被孙琪给握住了,“你干什么?这么漂亮一张脸,如果打坏了,不是暴殄天物吗?!”

    说着,就把陈恩瑞的手甩到了一边。

    陈恩瑞整个人也被摔了一个趔趄。

    宋巷生看着陈恩瑞慢慢的攥紧了手掌,看来,她在孙家过得的确……不顺意。

    陈恩瑞回过头,正好跟她的眼神对上,“你不要得意。”

    宋巷生在这一刻,莫名就觉得陈恩瑞很可笑。

    ……

    因为宋巷生的消失,南风谨整个人身上都笼罩着一层寒冰。

    在司机王斌回来,弯腰鞠躬认错道歉的时候。

    坐在沙发上的南先生蓦然站起身,气势逼人的一脚揣在他的肚子上,眸色深沉如夜,“废物!”

    王斌整个人从原地被踢出去两三米,重重的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吭。

    门口站了数名保镖,却没有一个人敢替他求情。

    正在客厅打扫卫生的佣人,一个个也都是噤若寒蝉,没有一个人敢出声一句。

    “先生,巡捕局接到一通报警电话,说是……有人绑架了太太。”张妈手中还拿着座机,话听到一半就匆匆出声说道。

    南风谨蓦然转过身,三步化作两步的拿过了她手中的电话:“我是南风谨……”

    “是一位陈姓小姐,说是没有打通你的电话,这边的号码也是她提供的,根据她的描述……南太太被关在了郊区的一栋私人住宅……我们来求证一下是否真的有人员失踪。”警方说道。

    毕竟,家属没有人报案,却又有声称是目击证人的证词,说南氏集团总裁的太太被绑架,这件事情说不清楚是哪里不对劲,但就是透着些许的古怪。

    “地址。”南风谨沉声问道:“私人住宅的地址。”

    打电话的警员顿了顿,“……如果你确定有人失踪,先来巡捕局做个记录,我们会马上安排人去看看。”

    这一趟流程走下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南风谨怎么等得及。

    如果宋巷生是自己逃走,他还有功夫慢慢找,但如果是真的被绑架……

    每多一分钟,她就多一分的危险。

    “地址。”他再次开口问道。

    警员顿了下,“这个……你先不要冲动,我们会……”

    话未说话,南风谨便已经挂断了电话。

    数秒钟后,巡捕局办公室内的电话响起,南风谨从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但与此同时,警方也出动了人员去救人。

    ……

    宋巷生的手臂上因为剧烈的挣扎,绳子摩搓了皮肉,她硬是一声都没有吭。

    房间内响彻着隐约,孙琪站在一堆的工具面前,手指在上面慢慢的挑选着。

    宋巷生额头上冒着汗珠,一只手的绳子已经差不多被扯开,她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看着孙琪的举动。

    房间内昏暗的灯光帮了她大忙,即使她因为紧张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即使她手下有些细微的动作,孙琪都不能在第一时间察觉。

    等一只受伤的绳子解开……

    孙琪掏出了一包药放到了杯子里,正在慢慢的搅拌着,嘴里哼着不成调的音。

    宋巷生快速的解开了另一只手,坐起身要去解脚上绳子的时候,床板发出了一声轻响,顿时她整个人的脊背都僵了一下。

    但,她没有时间胆怯。

    她不管不顾快速的解着脚上的绳子。

    孙琪听到动静看过来的时候,她的手脚都已经恢复了自由。

    “看来,我真的不应该用绳子,而是应该直接用镣铐。”他说着从桌上拿了个手铐一步步的朝着她逼近。

    门外的陈恩瑞听着里面传来的动静,和宋巷生呼喊救命的声音,心情很是舒畅。

    她估算着时间,等警方或者南风谨赶到的时候,孙琪都不知道已经得手了多少次。

    而她……也会得到自己最想要的。

    当警方的人跟南风谨同时赶到的时候,警鸣声大震。

    房间里的孙琪看着被扣在床上,衣服已经被解开的宋巷生低声骂了一句。

    “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马上把人放了,否则我们将采取强制性措施。”一人在楼下喊话,其余的警员却已经准备就绪的准备悄悄进入救人。

    就在他们准备从窗户率先进入里面的时候,门……却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从里面冲出来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都是青紫色的痕迹,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警员对视了一眼,“你是什么人?”

    “你们要找的人……在,在二楼最左边的房间里。”说着,陈恩瑞虚弱的倒在了地上。

    一名警员上前把人扶起,扶到了巡逻车旁边,陈恩瑞在看到南风谨的时候,眼泪顿时就落了下来,“风谨……”

    南风谨的心思却没有过多的停留在她的身上,如果不是警方再三强调他不能上前救人,他刚才就已经不在这里。

    两分钟后,宋巷生被从里面钳制出来,孙琪的手中拿着刀,恶狠狠的看着被警方保护起来的陈恩瑞:“你敢耍我?!你这个贱女人,你敢耍我?!!”

    陈恩瑞畏惧的往警员的身后靠了靠,泪眼滂沱着:“孙琪你不要再做错事情了,把人放了吧,把人放了还能争取一个宽大处理,如果你扣着她,就算是威胁警方让你离开了,你以后还是会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你可要想清楚了啊……”

    宋巷生的脖子上被抵着匕首,脖子不能移动,所以不能看到陈恩瑞说这话时的神情,但与其说陈恩瑞是在劝说,宋巷生听着却更像是在用这种方式来告诉孙琪,挟持着她还有一线生机。

    南风谨侧目朝陈恩瑞看了一眼,之后寡淡的视线移到孙琪的身上,“把人放了。”

    孙琪死死的拽着宋巷生,宋巷生的手上被手铐拷了起来,“你们都给我让开,放我走。”他说,“我没有想要伤害她,只要你们放我离开,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我就不会伤害她。”

    “持刀威胁,绑架,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孙琪,你当自己是在过家家么?!”南风谨寒下声音道。

    孙琪看着周遭围起来的巡捕,情绪有些激动,“是你们逼我的,你们如果不来,我把人玩完了,就会放她走!”

    南风谨原本就沉冷的面容,在听到他的话后,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被挟持者的宋巷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似乎好像觉得……身后的孙琪有些不太对劲儿。

    孙琪的眼前出现了重影,他用力的晃了晃头,手中的匕首危险的在宋巷生的脖颈处滑来滑去。

    当刺痛感传来,宋巷生便知道,自己的脖颈处被划了一道,但是好在只是破了皮,并没有什么危险,但……

    “孙琪,你先冷……”

    “放我走,要不然,我就让她跟我一起陪葬!”孙琪蓦然大声的喊道。

    孙琪警惕的看着周围的警员,用匕首指了指他们,“不要动,我警告你们不要动,要不然,我杀了她,我真的会杀了她!”

    此时,在场的人也察觉到了他的异样。

    “他……刚才吸了毒,现在可能……根本没有办法跟你们交流,为了人质的安全,要不然还是先……把人放走吧。”陈恩瑞忽然开口说道。

    警员互视了一眼,神情有些紧绷,如果是药瘾发作,那现在的局面就更加的严峻。

    南风谨削薄的唇轻抿,对着孙琪说道:“我来换她,有我做人质,你不是更加安全。”

    “风谨,不要……你不能冒这个险,我,还是我来吧,我去把姐姐换过来,我来。”陈恩瑞闻言急急说了这么一句后,就要走向孙琪。

    一旁的警员看着她危险的举动,一把将人给拦下,“这个时候换人质,不可取。”

    陈恩瑞哭声道:“可是我姐姐她……”

    宋巷生看着她声情并茂的演绎,抿了下唇,有些烦躁,而在她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余光看到一名警员正在对她打眼色。

    宋巷生最初并没有能够理解,在看到第二遍的时候才会意。

    “我们同意放你离开,但前提是,你要确保人质的安全,在到达安全区域后,把人给放了。”一名队长模样的男人说道。

    孙琪的车就停在旁边,他把人扯到了车子旁,率先就要把人给推进去。

    而就在此时。

    “趴下!”

    前脚还正在跟孙琪讨价还价的队长蓦然大喊了声,而随着他声音响起的瞬间,“砰”的一声枪响,打在了孙琪的膝盖上。

    宋巷生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就在距离她最近的警员看准时机准备想要把人拉过来的时候。

    “他想要杀人!”

    陈恩瑞惊呼出声。

    开枪的警员看到孙琪手臂举起的动作,神经猛地一紧绷,第二枪随之而出。

    陈恩瑞距离他最近,当时腿下一软,倒下的时候,碰到了开枪的警员,子弹径直穿破了孙琪的胸膛。

    血水飞溅到了宋巷生的脸上,她眼睁睁的看到孙琪瞪大眼睛,死在了她的眼前。

    宋巷生的瞳孔默然便收缩了一下,即使是被扶起来的时候,整个人的脖颈都是僵的。

    “没事了,巷生。没事了。”南风谨把人护在怀中,手臂抱的很紧很紧。

    他的掌心都是虚汗。

    警方上前,确认孙琪已经没有了呼吸,神情就显得很是肃穆,而开枪的那名警员整个人的脸色煞白,整个人都愣住了,“队长我……我刚才……”

    队长让全员收了枪,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先回局里,后面的事情……我会尽量跟上面解释。”

    解释……为什么已经在受害人失去了反抗余地的时候……还是一枪把人击毙了。

    这样的事情弄不好,记过处分是轻,怕是……还会有牢狱之灾。

    作为受害者和……误导警方开枪的人,陈恩瑞也被带去了巡捕局。

    宋巷生需要去做笔录,南风谨自然也要陪着去。

    巡捕局内。

    带队的队长面色有些沉的看向陈恩瑞,“陈小姐,你当时……真的看到孙琪有想要杀人的迹象?”

    陈恩瑞握了握手掌,红着眼睛:“我,我……现在,也不能确定了……”

    队长:“……因为你的忽然倒地,导致子弹偏离了它原本的轨迹,你知不知道……”

    “队长。”一名警员走了过来,趴在他的耳边轻声道:“孙家来人了。”

    而另一边,宋巷生已经做完了笔录,警员:“你怎么确定,你被绑架的事情有陈恩瑞的参与?她身上也带着伤,甚至比你的还重,而且……当时是她出来给我们开的门。”

    换而言之便是,单论绑架这件事情而言,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作证,没有办法将陈恩瑞化为孙琪的同伙。

    而唯一能证明的人,也已经死了。

    宋巷生微微的抿了一下唇,“我……”

    “啪”。

    “贱人,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是不是?!我早就知道,你就是个丧门星,从把你娶回家开始,我们家就没有一天消停过,你这个贱人,你还我儿子命!!”

    孙母冲上来,二话不说就对着陈恩瑞一顿拳打脚踢。

    “你这个丧门星,我可怜的儿子啊,你今天撕烂了你,让你给我儿子偿命!!”

    孙母在知晓了事情的始末后,整个人都陷入了崩溃的境地。

    两个警员都没有能够拦住她。

    陈恩瑞躲在警员的后面,一个劲儿的哭。

    “这位同志,请你先冷静一下,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儿子的死跟陈恩瑞有关?”警员问道。

    孙母摔开孙父伸过来的手,“我当然知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