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18章:太太她……不见了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我,我知道了。”一身狼狈的陈恩瑞紧紧的握着浴缸的边缘,深深的低下了头,整个人的脸沉浸在一片暗影之中,眼眸狰狞骇然。

    孙琪闻言,慢慢的松开了拽着她的头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我给你一周的时间,办不到,有你好看!”

    陈恩瑞咬紧了牙关,在身后的关门声响起以后,她像是失去了浑身的力气一般,蓦然瘫软在地上。

    “宋巷生,都是你害我!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为什么被折磨的人不是你?!被折磨的人应该是你,贱人,贱人!!”

    为什么要抢走我的东西?

    为什么?!

    为什么?!!

    ……

    赵慧敏多次来到七宝巷门前找人,但无一例外每一次都被以老板不在为由拒绝。

    几次过后,赵慧敏就开始耐不住脾气,“你们别拿这种话忽悠我,我要见你们老板,把她给我叫出来。”

    张潇潇当时正好路过,前台的小姑娘见到她,宛如是见到了救星一般:“潇潇姐……”

    赵慧敏在宋巷生的身边见到过张潇潇数次,见到她来了,态度和缓了一点,“巷生呢?我来找她。”

    张潇潇愿意是想要直接找保安把人弄走,但是转念想到宋巷生的处境,抿了下唇,说道:“老板不在公司,如果你想要找人,不如去找找南风谨。”

    赵慧敏顿了下:“南风谨……可她不是跟,跟江家的……”

    张潇潇:“这些事情你如果有心还是自己去找她了解清楚,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我已经说了,这里是公司,不是你随意乱来的地方。”

    赵慧敏虽然不喜欢她说话的态度,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她还没有得到自己亲生女儿的原谅,自然不敢真的在她的公司闹事。

    原本已经离开的张潇潇,却没有上电梯,而是在走到拐角处的时候,顿了下脚步,转过头看着赵慧敏的背影,紧抿了一下唇。

    赵慧敏从七宝巷出来,直接就找到了新城壹号院。

    但是她却没有能能够进去,刚一靠近就被保安拦了下来。

    “我要见……南风谨。”她原本是想要说见宋巷生,但是话到了嘴边,想到这里是谁的地方,就把话给变了。

    保安瞥了她两眼,拨通了别墅内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张妈,张妈不认识什么赵慧敏,想了想在楼上的南风谨,顿了下。

    “不见,让她回去。”宋巷生听到了赵慧敏的名字,没有任何迟疑的说了句。

    张妈:“……需不需要过问一下先生的意思?”

    宋巷生的眼眸细微的掀动了一下,唇角扯动。

    “家里的事情都听太太的。”楼上,手臂撑在栏杆上的男人,一身闲适而慵懒的休闲装,眸光深邃的望着楼下。

    张妈闻言,笑了下,挂断了电话。

    她看得出,如今的南先生跟曾经的那个,是不同了,只是……

    张妈看向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宋巷生,有些感到心疼,太太这颗心,多半是……已经死了。

    宋巷生待在别墅的这几天,每天的生活就是吃吃睡睡,偶尔的时候看上两本书,没有任何想要出去的意思。

    门外守着的保安倒是成了摆设。

    张妈看着她整日里恹恹的模样,说道:“太太,今天外面的天气很好,不如……我们去院子里走走?”

    宋巷生没有什么精神,因为休息的时间太久,整个人的脑子都有些昏昏沉沉的,她看了眼窗外照射进来的模样,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站起了身。

    别墅围起来的院子很大,光前后的空地就有五百多个平方,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绿化,一眼望去就让人心情舒畅。

    “太太每天出来走走,心情也会好上一些。”张妈说道。

    宋巷生漫不经心道:“我的心情很好。”

    张妈:“……太太,这夫妻两个在一起生活,总是会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人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没有钱的人家为了钱争吵的面红耳赤,先生不缺钱,自然……你们之间就会遇到别的烦心事……”

    “张妈。”宋巷生顿了顿脚步:“你是来跟他当说客的吗?”

    她问:“连你也觉得,我应该原谅他?原谅一个害死我孩子的男人?就因为……他现在可笑的喜欢上了我,所以我就应该将以前的过往忘的一干二净?怎么他的喜欢就那么贵重,我曾经经受的那些……就那么廉价么?”

    张妈是曾经是亲眼见过她跟南风谨那段可笑的婚后生活,所以从她口中吐出来的劝说,让宋巷生没有办法接受。

    张妈顿了下:“巷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不希望你一直沉浸在过去的痛苦里。”

    然而面对这些,宋巷生只说了一句话,她说:“我忘不掉,即使是死过一次,也一样。”

    张妈颓然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下午时分,宋巷生看着搬运新鲜蔬菜进厨房的佣人,心思微动。

    南风谨下班回来的时候,没有照常的看到沙发上握着看书的人,眉头便随之拧了一下。

    “先生回来了。”张妈见到他回来,笑呵呵的问了句。

    南风谨:“她在楼上?”

    张妈:“太太在楼上的茶室,跟师傅学泡茶。”

    南风谨眼眸拧了下,抬脚上了楼。

    张妈想着太太学了一下午,也该累了,就转身去厨房准备了点水果,在南风谨后面端了过去。

    茶室的门响起的时候,茶艺师傅便起身跟南先生打了个招呼,宋巷生则是连眼神都没有动弹的,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你们继续,我随便看看。”南风谨说道。

    “太太的慧根很高,一下午的时间就已经做的很像模像样,在茶艺一道领悟力很好。”茶艺师傅不知道是带着几分恭维的赞美道。

    南先生坐在旁边的位置上,静静的看着动作流畅,正在沸水煮茶的宋巷生,她的表情很宁静,茶气微微蒸腾,映衬着她浅笑的唇角,静谧而美好。

    南风谨手臂撑在沙发上,就那么看着,看着,便入了神。

    当泡茶的流程走完,茶艺师傅笑道:“太太不妨端给先生品一品,味道很不错。”

    张妈进来的时候,偏巧也正好听到了这一句,目光落在了宋巷生的身上,想要在她甩脸之前,把果盘端上去。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

    宋巷生……

    答应了。

    她站起身,将手中刚刚冲泡的茶水,递给了南风谨。

    因为她的这一个动作,南先生的心情大好,接过茶杯,看着她精致的眉眼,削薄的唇角是遮盖不住的浅浅笑意。

    宋巷生慢慢的收回了手:“南总知道,我为什么想要学习茶道吗?”

    南风谨:“……喜欢?”

    张妈笑道:“许是太太想要给先生泡茶喝。”

    本事一句用来缓和两人关系的话语,宋巷生却很是认真的点了头。

    对于她的点头,南风谨楞了一下,今天的南太太……有些不一样。

    但接下来宋巷生的话,陡然就让他升起的好心情一扫而光,消失的干净,她说:“南总还记得我上一次给你泡茶……是什么时候吗?”

    南先生漆黑的瞳孔蓦然紧缩了一下,端着茶杯的手也随之狠狠一顿,手臂僵在了半空中,还保持着想要饮茶的姿势。

    南太太泡的茶很香,很醇。

    张妈和茶艺师傅都不知道宋巷生这句话为什么会引起南先生的脸色大变,但周遭的空气和气压却以清晰可感的趋势陡然下降。

    南先生慢慢的抬起深邃的眉眼,“你今天,特意学泡茶,就是为了提醒我?”

    宋巷生:“所以,南总是……想起来了?”

    想起来?

    想起她亲手给他端上的茶水里,下着绝子药吗?

    南风谨眸光一厉,手臂微抬,将手中的茶杯重重摔在了地上,也摔在了她脚边的位置上。

    瓷器跟瓷砖的碰撞,顷刻间就是四分五裂。

    张妈离的比较近,吓得惊呼一声,摆放整齐的果盘也被撞在了地上。

    南风谨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睨着宋巷生,眸光深幽一片,片刻后,甩手离开。

    “让人来打扫了。”

    在南风谨离开后,宋巷生轻描淡写的说了句,继续跟茶艺师傅学习。

    张妈看着这一幕,心里有些沉闷的转身去那打扫的东西。

    当茶室内再次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宋巷生却已经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兴趣:“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张妈将房间内的茶杯碎片收拾干净,“太太,您这样惹先生生气,万一他真的动怒,到时候吃亏的不还是你么,你就算是气他,也不该选择这样直接的方式。”

    这样针锋相对的,到时候吃亏的是她啊。

    这么粗浅的道理,张妈不相信她不会不明白。

    宋巷生慢条斯理的给自己泡了杯茶,细细的品着,动作缓慢而优雅:“无所谓。”

    他想要发火又或者是别的,有什么区别么?

    她说:“南先生的本事滔天,我怎么敢惹他。”

    晚上吃完的时候,南风谨在书房没有下来。

    宋巷生一个人坐在偌大的餐桌前,默不作声的咀嚼着,她饭量不大,看着满桌子的饭菜,对着张妈说道:“你也坐下来吃吧,吃不完也挺浪费的。”

    张妈自然不可能坐下来,“……我,再去叫叫先生?”

    宋巷生举起勺子喝了口清汤,“不用。”

    ……

    傍晚,宋巷生洗漱完从浴室中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出来的时候。

    听到手机一直在持续的震动着。

    她拿起手机一看,是一通陌生的跨洋电话。

    宋巷生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通电话是谁打来的,“喂。”

    “是我,巷生。”苏青颜说道。

    宋巷生听到她的声音,细微的笑了下:“原来,你还知道,要跟我打个电话,我还以为你出了国,就把我这个朋友给忘了。”

    苏青颜一边撸着猫,一边说道:“忘了谁,也不会忘记你啊。”

    宋巷生:“怎么会突然给我打这通电话?”

    苏青颜笑:“想要……请你帮个忙。”

    宋巷生:“什么?”

    苏青颜:“半夜的时候,收到了一封邮件,五年前储存的时间胶囊,到了签收日期,该领回来了……你如果有时间的话,就帮我跑一趟吧,我不记得里面都装了什么东西,你看看,如果是什么不重要的东西,就找个地方丢了,如果还有存留的价值,就给我寄过来。”

    宋巷生听到她的傻话,禁不住就笑了下:“你的东西,重不重要,我怎么来判断?”

    回忆里的东西,除了它的主人,谁能知晓它的价值?

    苏青颜闻言,先是一愣,继而也跟着笑出了声:“是啊,我……刚才在说什么啊。”

    怎么会说出这么蠢的话来。

    “不打算回来了吗?”宋巷生问。

    苏青颜顿了下:“再等等吧……”

    两人心中都藏着心事,这话说了两句后,就随之沉默了下来。

    直到,宋巷生想起了一个人,“沈云赫……他找到你了吗?”

    苏青颜:“找到了,被抓走了,沈老板显然是忘记了在国外他的面子和脸没有人会买账,私闯民宅在这边,还挺严重,大概是要关上一段时间。”

    似乎是想到了沈老板被抓走时的狼狈的模样,苏青颜低低的笑出了声。

    南风谨听到房间里浅浅的笑声,透过门缝朝里面看了眼,结果竟然不期然的就跟宋巷生的视线对上,宋巷生嘴角细微的弯起,竟然是……在对着他微笑。

    南先生脊背一僵,深邃的眉眼怔了一下,眸色深深一片,在怀疑眼前的这幕,到底是不是幻象。

    她对他如今,不是敷衍的假笑,就是冷眼相对,哪里还会对着他露出这般毫无防备的笑容。

    可,他确信,这一刻,她是真的在笑,在对着他笑。

    南风谨推开了房门,动作很轻,似乎是怕惊扰了这场美梦。

    宋巷生挂断了电话,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微微的皱了下眉头,她说:“真可惜,我还以为……进来的,是江君骁。”

    换而言之,她想要对着微笑的人,是江君骁,而非是……他。

    她要赶人,“我想要休息了,南总请回吧。”

    南风谨握住她的手腕,力气大到好像要将她的手骨捏碎,他眼中带着森冷怒意,“宋巷生,你当真以为,我不会拿你怎么样?”

    以至于让她有恃无恐的,接连捉弄他?!

    宋巷生无惧他的怒火,“南总准备拿我怎么样?你不是求我留下来么?不是你千方百计的都想要帮我留在身边吗?既然如此,南总可要一直保持这幅深情款款,认打认罚的态度才好。”

    她唇角带笑的,却盛满了浓浓的讽刺。

    “宋巷生。”他沉声道:“我对你宽纵,不是让你踩着我的底线一再有恃无恐。”

    “有恃无恐?”宋巷生说,“这不是南总亲手把这个资本交给我的吗?”

    南风谨脾气并不算是好,他本可以不受这个气,但却舍不得放手,他说,“宋巷生,我是真的想要跟你好好过。”

    他这话是发自内心的,他是真的想要跟她过完这一辈子。

    他曾经觉得岁月漫长,生死都没有太多的意义,但如今……他是真的想要活到长命百岁,陪她白头。

    然而,宋巷生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南总才是最绝佳的演员,这么多年以来,演技丝毫没有退步。”

    宛如是最初引她入局的深情。

    她挣扎着要摔开他的手。

    南风谨转身就把人扣在床上,“从你回来后,我对你怎么样,你在给我装傻?宋巷生,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样才肯忘记以前的一切?”

    “除非你死,南总的记性就这么不好,这个回答我好像说过了很多次。”她嘲弄道。

    他压着她,目光如钩,“我不能死。”

    他如果死了,就只有无能为力的看着她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既然如此,南总何必还在这里假惺惺。”她动手想要把他推开。

    却被他扣住了手腕在面颊一侧,“你干什么?”

    南风谨去扯她的浴袍,“既然无论如何,你的厌恶和反感都不会消减一分,我成日里还在忍耐你什么,嗯?”

    既然什么都改变不了,他索性还忍什么?

    她的挣扎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她拧着眉头,痛苦的发出了一声低音:“好疼。”

    南风谨的眸光微顿,手下的动作也随之停止,“哪里疼?”

    “我的伤口好像裂开了……你放开我。”她痛苦道。

    她的伤跟他的相比,连小伤口都说不上,就连医生处理的时候也不过是消消毒,简单的洒上了些消炎药,用纱布绑了一下。

    南风谨这种冷静了那么多年的男人,这种谎言若是相信了,传出去就是场笑话。

    可……

    他真的翻身下床,坐在了床边的位置,神情急切的说:“别动,我看看……”

    宋巷生将身上的睡袍重新穿好系好,用被子挡在了两人中间,她说:“我现在好多了,休息一会儿就行了。”

    坐在床边的南风谨眸色深深的看着她,嗓音低沉喑哑:“又不疼了?”他问,“不需要我找医生给你来看看?”

    谎言拆穿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

    宋巷生抱着被子,跟他对视:“不需要。”

    南先生掀开被子上床,他身材高大,躺下就直接占据了大半的位置,“既然没事,那就休息吧。”

    宋巷生自然不愿意在清醒的时候跟他同睡一张床,掀开被子就想要下床换一个房间。

    “别墅里的空房间很多,你如果愿意折腾,我可以陪你换一夜的房间。”他单只手臂撑在脑后的位置,沉声道。

    宋巷生抿了下唇,重新回到床上后,距离他远远的,用被子直接就盖住了头。

    南风谨顿了数秒,从后面将手臂揽在了她的腰上。

    他的伤才是真的没有恢复好,原本是该要换药的,但是被她这么一闹,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次日清晨,家庭医生来给他换药,眉头拧了下,提醒道:“先生,药要即使清换伤口才能愈合的快,你这样……怕是本该半个月的恢复期要推迟到一个月。”

    南风谨听着,却没有应答,家庭医生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听进去了没有,却也没有敢再三的啰嗦。

    在碰到宋巷生的时候,倒是没有忍住的叮嘱了一句,希望太太能够提醒一下先生及时换药。

    宋巷生闻言掀了下眉眼,像是听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低笑了一声。

    张妈在她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前,插了一句:“我会提醒先生的,陈医生要不要吃点东西再走?”

    医生摇了摇头,“不用了,家里还有点事情,我先去处理一趟。”说完,便离开了。

    宋巷生惦记着苏青颜的嘱托,吃完了饭,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要出门。

    张妈看着她的动作,顿了一下,想要告诉她,出门的话需要经过先生的同意,门口的安保人员才会放人。

    “瞧我,竟然是忘了,我现在还是个失去自由被监禁的囚犯,想要出去办事,还需要得到南总的同意。”她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看向了从楼上正走下来的男人。

    她这话全部都是说给南风谨说的。

    南先生朝她瞥了一眼,“你伤势还没有好,让小王跟着。”

    说是跟着,但更具体的形容应该是……监视。

    宋巷生嘲弄的掀了下唇角,全然没有在意,转身出了门。

    南风谨坐在餐桌旁,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眸色深沉如夜。

    南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

    接连处理了两个小时的文件后,南风谨伸手摸了下手边的咖啡。

    “哐当”一声,咖啡被碰倒在桌上,转了半圈后,掉落在了地上。

    还剩下的半杯咖啡尽数洒在了桌上,弄污了其中一本的文件。

    南风谨的眉头拧了一下,在接通内线,想要让人处理的时候,接到了司机小王打来的电话。

    “先生,太太她……不见了。”

    南风谨眸色一沉,声音寒冽,“你是干什么的?!”

    小王愧疚道:“太太接了个电话,然后去了趟洗手间,接着,接着……就不见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