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16章:南先生的情况……很危险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许是感觉到了她眸光的注视,江君骁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他看着她通红的眼睛,眼中有过悲愤,但最后都化作了安抚的目光。

    他明明眼见了那一幕,明明都该猜到了她和南风谨之间会发生什么,宋巷生企图从他的眼中找到类似于轻视亦或者……厌恶的目光,但实际上,什么都没有。

    他甚至于在力竭,在颜面尽失的此刻,还在用这种方式安抚她。

    宋巷生瞥开了视线,眼角里落下了一行清泪。

    南风谨看着遥遥相望的两人,握住了宋巷生的手,像是急于想要握住手中的流沙。

    在宋巷生被拉上车后,江君骁几度想要从沙滩上爬起来,但却连手臂都撑不起来,在水中挣扎求生的时间里,早已经把他全身的力气都耗尽,他现在手脚都不听使唤,即使是站起来后,也撑不过两步路。

    宋巷生上车后,就一直在哭,没有声音,只掉眼泪的哭。

    她这人,你对她坏的时候,她不见得会有多难受,可对她好的人,要受到这样的折辱,会比她经受,更让她难受。

    “他不会死。”靠在椅背上的南风谨,看着她无声落泪的模样,沉声说道。

    江君骁被一身狼狈的丢在了江家门口。

    佣人只看到车上下来的两道人影,想要看清楚的时候,人已经消失不见,她匆匆走过来看,到底是丢下来了什么东西,在走进以后,发出一声惊呼:“江少,江少,醒醒。”

    江父江母听到佣人的呼喊声,脸色一变的走出来,在看到奄奄一息的儿子后,江母差一点血压突生的晕过去,“君骁!”

    “还愣着干什么,马上把人送去医院。”好在江父还保持着冷静,握了握手掌,当即说道。

    ……

    “她怎么样了?伤的重不重?”

    医院内,南风谨坚持在宋巷生处理完伤口后再上手术台。

    张助理:“太太只是一点皮外伤,已经在处理,特意嘱咐了医生,尽量不要留下疤痕……先生,你的伤不能再拖了,太太这边我会看着,你先进手术室吧。”

    然而南风谨却坚持:“不急。”

    宋巷生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南风谨的面色已经苍白如纸,医生见状拧了下眉头,显然面对这么不配合的病人,也有些头疼。

    “南先生,太太的伤已经处理好了,在家休养两天注意一下清淡饮食,伤口三天之内不要碰水。”

    南风谨淡淡的点了了头,看向张助理:“把她送回去。”

    张助理顿了下:“是。”

    宋巷生没有再做任何无力的反抗。

    在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时候,南风谨的脚步踉跄了一下,之后,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医生连忙在护士的帮助下,将人抬进了手术室。

    宋巷生回到新城壹号院,在别墅里见到了一个熟人。

    “太太,您回来了……”

    时隔一年张妈再次见到她,忍不住的就落下了眼泪,“太太,变了不少,更俊了,走在大街上我都不一定敢认。”

    当南风谨派人重新找到她的时候,张妈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在她恍然的时候,就看到一名穿着正装的男人走进了她被雇佣的主人书房,在相谈了一刻钟后,张妈就被带到了别墅。

    在别墅里见到了南风谨,南风瑾说,太太很快会回来,希望她能留下来。

    张妈听到宋巷生还活着的消息,当时便二话不说的答应下来,虽然过去了这么久的时间,但是张妈每每想起跟宋巷生和孩子相处的画面,都会忍不住的叹息。

    如今知道宋巷生还活着,这心里才算是微微松了一口气,人还活着就好。

    “张妈,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宋巷生看着眼眶泛红的张妈,轻声说道。

    张妈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是啊,能再见到太太真好。”

    两人谁也没有提起小宝的事情,可实际上谁又能忘记。

    张妈:“太太想要吃什么?我现在就去准备,先生他什么时候回来?”

    宋巷生过滤性的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随便准备一点就行,我有些累,先去休息。”

    说完就离开了。

    张助理把人安全无恙的送回来,便回了医院。

    宋巷生躺在了客房里,她握着手机,想要给江君骁打个电话,但是却又不敢去打,她如今就像是个瘟疫祸害,江君骁沾上她,没有任何的好处。

    江家现在……多半也不会欢迎她打来这个电话。

    而此时的医院里,南风谨刚刚做完手术,医生建议在医院多留院观察两天,但是他没有任何迟疑的便让张助理办理了出院手续。

    “先生,还是……还是多留一天。”

    张助理看着正在单手扣纽扣的男人,劝道。

    南风谨的胸膛上缠了一圈的绷带,手臂也不能进行的太大的动作,扣纽扣的动作迟缓和漫长,却没有让任何人帮忙。

    “她,回去了?”他嗓音低沉的问道。

    张助理:“嗯,回去后见到了张妈,说了两句话,就说累了,要上去休息。”

    南风谨扣着纽扣的动作微一停顿,“……说了什么?”

    张助理把两人简单的对话复述了一遍,南风谨听后什么都没有说。

    别墅内的宋巷生在睡着的时候,好像隐约的就感觉到了身边的床下陷了一部分,只是一瞬,之后没有任何的异样。

    张助理看着客房紧闭的房门,脚步顿了下,还是离开了,在到客厅的时候,对张妈嘱咐道:“注意一下先生的体温,如果出现高烧发热的症状,第一时间联系我。”

    在出院之前,医生特意嘱咐了,因为是刀伤穿透了整个肩胛骨,病人极有可能会出现高热感染的症状,需要时刻留意。

    这也是为什么建议住院的重要原因。

    张妈朝着楼上看了看,点头。

    张助理走了,但离开的时候,心里却不怎么安稳,就像是……好像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

    宋巷生并没有睡多久,她便醒来了,因为身旁好像是多了一个火炉,烤的她整个人都口干舌燥的。

    她有些不适的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沉静睡在她身旁的南风谨。

    南先生的睡姿及其的自律,睡前是什么模样,睡着以后纹丝都不会动弹,这是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也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

    他的身上带着不正常的滚烫,宋巷生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他被水果刀刺穿的肩胛骨。

    利器手术后引起的高烧发热,出现感染,不及时就医,可能会致命。

    这个想法在脑海中滚动过后,宋巷生掀开被子下了床,她站在床边静静的站了数秒钟的时间,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床上连呼吸好像都带着滚烫的男人。

    上天给了他一副极其出众的相貌,剑眉入鬓,鼻若刀削,俊美清萧,是那种人群中让人一眼就能痴迷上的面容。

    可就是这样一张得天独厚的面孔,却有着这世界上最冰冷最冷酷最不择手段的心,从来为了达到目的,可以无视他人的性命。

    无论是四年前对她,还是如今对江君骁。

    人命在他的眼中,跟可以随意玩弄的蝼蚁,没有任何的区别。

    宋巷生径直走到了窗边的位置,看着窗外郁郁葱葱的树叶,外面昏黄的路灯透亮着,隐隐的有向光的飞虫经过,在下面盘旋着不肯离开。

    等张妈上来敲门说饭菜准备好了的时候,宋巷生出了客房的门。

    “先生他……不准备出来吃饭吗?”张妈见就她一个人出来,问道。

    宋巷生神色淡然道:“他还在睡觉。”

    张妈闻言点了点头,原本想到张助理的话,想要多问上一句,但是看着她面色如常的模样,便想着是不会有什么事情。

    不然太太还能看着先生发烧不管么。

    宋巷生没有吃多少东西,张妈劝说她多吃一点,笑呵呵的说:“太太最近瘦了,女人还是胖一点好,有福气,身体好。”

    宋巷生闻言唇角微微的勾了下,浅笑着点了下头,一切都像是再正常不过的模样。

    吃完了以后,她还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电视,是个搞笑类的综艺节目,她很有兴趣的模样,全程都没有提起南风谨半句。

    “太太,要不要……去叫先生下来吃一点?”张妈问道。

    宋巷生目光顿了下,说:“……既然他想要睡,那就让他多睡一会儿,饿了自然会自己起来吃。”

    而直到宋巷生重新回到楼上睡觉,南风谨都没有下楼。

    宋巷生看着床上面色已经开始出现不正常潮红的男人,转身去了另一个房间。

    她靠在床上,手中拿着手机,一动都没有动。

    她想要打这通电话出去,但每当手机点上去之后,就又火速的移开,她在胆怯。

    而此时医院里的江君骁还没有醒过来。

    江母在病床边眼泪就没有停下来过,“医生说,再多泡半个小时,他这条腿就保不住了。”

    江父站在一旁直叹气,儿子拿匕首逼迫自己松口的画面还近在眼前,如今……

    “我早就说过,那个女人是个祸害,南风谨是什么人,你们不清楚,我却知道……当初一路带着他在商场上立足脚跟的恩师,你知道,最后的下场是什么吗?”江父说,“成了南氏集团这座商业帝国建立之初的一具白骨。”

    当时的事件不知道寒了集团内部多少人的心,不少人感慨“一将功成万骨枯”,“飞鸟尽,良弓藏”,但那又如何呢?

    南氏集团依旧如火如荼的上市,上市之后市值一路飙升,短短几年的时间内成为四方城的龙头企业,人人能见到这位昔日新贵,都要开始尊称一句“南先生”。

    而南风谨那位在南氏集团上市之前上演了高空坠体的恩师,还有谁再敢提及询问?

    “咱们这个儿子啊,一意孤行的很,从来他拿定的主意,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这一次侥幸保住了这条命,可……还有几次能有这样的好运让他折腾?走吧……”江父说,“趁他现在还没有醒,飞机上准备好了随行的医护人员,落地之前,保证他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送到国外几个月,等把不该有的心思都消了,再回来……”

    江母:“可是,巷生那孩子……”

    江父:“我们现在唯一能管的,只有自己的儿子。”

    宋巷生,他们没有理由和身份去管,毕竟……他们之间不是一家人。

    江母擦了擦眼角的泪,“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江父联系了人,直接连病床一起运到了车上。

    次日,宋巷生醒来的很早,她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后,坐在楼下的沙发上泡了杯茶,慢慢的喝着。

    张妈给她冲了杯燕麦牛奶,说道:“这个对身体好,太太还是先喝杯这个,家里的老人说,早晨空腹喝茶不健康。”

    宋巷生点了点头,说好。

    “先生还没有起床吗?”张妈将早餐端上桌,却迟迟没有见到南风谨下来,便出声问道。

    宋巷生顿了一下,端起手边的牛奶,“没有。”

    张妈闻言带着几分的狐疑,“先生好像从来……没有睡这么沉过。”张妈自言自语一句后,就想起了张助理的话,“太太,先生他有没有……”

    “先生怎么了?”张助理前脚进门,后脚就听到了张妈的话,连忙问道。

    张妈顿了下,“这个……先生昨天上楼以后,一直没有下来。”

    张助理闻言顿时脸色大变,匆匆就上了楼。

    张妈下意识的想要跟过去看看情况,但是宋巷生……却依旧老神在在的坐在餐桌旁吃着早餐。

    “太太,您……不去看看吗?”

    宋巷生细嚼慢咽着口中的土司,“我又不是医生,就算是出了什么事情,也帮不上忙。”

    她语气寡淡,平静的找不到任何的波澜。

    张妈因为她冷淡的态度顿了一下,半晌后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两个人虽然现在住在一起,但之间终究是产生了还没有办法消解的隔膜。

    张助理径直走向了主卧,却没有看到人。

    还在张妈顺口说了句:“人可能在太太住的客房。”

    张助理闻言这才想起昨天回来后,南风谨直接就来找了宋巷生,于是脚步不停的,推开了客房的门,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没有半点动静的南风谨。

    “先生?先生……”张助理站在床边拍了拍他身上的被子,没有任何的动静。

    张助理伸手去摸他的额头,滚烫的热度,让他迅速的收回了手,眉头紧锁着,拨打了家庭医生的电话。

    张妈被他的冷脸吓了一跳,小声的问道:“先生这是……怎么了”

    张助理:“我昨天不是说过让……”话说到一般,许是意识到自己语气的不善,他顿了下,这才说道,“高烧,应该是伤口发炎了。”

    “伤口发炎?”张妈楞了一下,“很严重吗?先生会不会有什么事情?”

    张助理:“伤口发炎引起的炎症可大可小,等医生来了……看看情况再说吧,去倒杯水过来,先把药吃了。”

    张妈脸上下去倒水,走出房间的时候跟迎面走来的宋巷生打了个照面。

    宋巷生的脚步在门口的位置顿了下,却连看上一眼都没有的,就朝着另一个房间走去。

    “太太。”张助理叫住了她,“先生是什么时候高烧的?”

    宋巷生的语气很平淡,没有任何的起伏:“或许……是昨天晚上,又或者……更早,也可能是,半夜……”

    张助理:“所以,太太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你知不知道你捅的那一刀有多深,他这么烧一夜,会出人命?”

    宋巷生的视线淡淡的落在了床上,那张俊美面庞此刻双眸紧闭,唇色惨白,双颊却泛着不正常的红色。

    她说:“我知道,所以……我这不是,才没有救他。”

    病死,亦或者亲手被她捅死,有什么区别?

    张妈端着水上来,就听到宋巷生的话,愣了一下后,把水递给了张助理,张助理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撑着南风谨的头部,想要把药给他灌下去。

    但显然效果不佳,药片每每都连带着水一同从唇角滑下来。

    “把药捣碎了放到水里再试试吧。”张妈说道。

    张助理照做了,但是喝进去的微乎其微,多数的药水都流在了衣服的领口。

    眼下这情况,南风谨几乎是半分的意识都没有了,在家庭医生赶到以后,解开了南风谨身上的绷带,看着上面缝合的伤口泛着不正常的红肿,脸色当即就是一变,“张助理,马上送医院吧,南先生的情况……很危险。”

    张妈听到这话,眼泪“倏”的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对,对不起,我……是我不好,我如果来看上一眼,就,就好了。”

    但是现在再说这些,显然都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张助理和家庭医生两个人,一人撑着南风谨的一条胳膊,把人往楼下架。

    张妈担忧的不知道是该跟上去,还是该留下来等消息。

    宋巷生淡淡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他死不了。”

    张妈闻言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她:“太太你……你跟先生,不是已经和好了吗?”

    既然又重新住在了一起,不是已经……

    宋巷生站在窗边的位置,看着落下张助理急急把人扶上车送去医院的模样,“和好?张妈,他和另一个女人害死了我的孩子,如今……还要来逼迫我,你觉得,我该跟他和好吗?”

    张妈顿了下,想到曾经就发生在她眼前的事情,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太太,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宋巷生重新坐回到床边的位置,她说:“以前?以前是怎么样的,我都不记得了,我只知道,他千方百计的让我留下,我就不会让他好过。”

    如果往后余生,注定了是相互折磨到死,那就这样吧。

    反正,这慢慢的余生,她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

    张妈张了张嘴,是想要说些什么的,但是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感情的事情,从来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旁人说再多,也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抢救室的灯持续的亮着,负责南风谨手术的医生看到已经昏迷过去的男人,颓然就叹了一口气。

    这么深的伤口,本就容易感染发炎,却一再坚持要出院,这昨天出去,今天进来,也不知道到底是在折腾什么。

    难道还会有什么是比性命还重要的事情不成?

    这不是说,越有钱的人越是惜命,作为四方城鼎鼎有钱的资本家,怎么这么喜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无影灯“啪”的一声在头顶亮起,南风谨在浑浑噩噩中,隐约的是听到了“滴滴滴”某种仪器的声音。

    伴随着仪器声而来的,是一道响亮的巴掌,“……这么简单的数据运算也能出错?!没用的废物!”

    一个高大的男人,拽着一个面容稚嫩的少年,按着他的头,死死的抵在玻璃窗上,“想跟他们一起出去玩?南风谨,你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是个没有人要的怪物,除了我,没有人会理会你,我给你吃的喝的,是要你来给我创造价值,如果你不能做到,那你跟一条狗有什么区别?!”

    “你记清楚了,你就是我养的一条狗,而狗,他就是要听话,不然,他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你懂吗?”

    少年尚且稚嫩的面容上,从一开始的不甘到最后的平静,他说:“是,老师。”

    这是一个不大的二居室,门窗紧闭,灯光昏暗,少年被重新扯到一台电脑前,“继续……不要妄想给我耍花样,你不要忘了,你的本事都是我教的。”

    少年低垂着眉眼,遮盖下眼神里的恐惧和……冷凝。

    画面一转,少年被推到了一个囚笼之中,那里关押着许许多多跟他年轻差不多的孩子,他们像是牲口一般的,被关在笼子里,被人如同货物一般的挑拣。

    他的样貌那样出众,自然不消片刻的功夫,就成了首选。

    尖叫声和呼喊声连成一片,病床上的南风谨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心脏猛然间跳的很快……之后开始不断的降低,再降低……

    就在仪器报警,显示生命迹象危险的时候,病床上的南风谨蓦然……睁开了眼睛。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