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15章:我想你了,南太太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是你!”

    宋巷生在看清楚阻拦自己的人是谁后,瞪大了眼睛,她啪的一巴掌狠狠扇在他的脸上,“你这个杀人犯!你为什么不去死?!!”

    她拳打脚踢的宣泄着心中的怒火,手下的力道半分不留情面。

    不远处的张助理看到这一幕,狠狠的拧了下眉头,想要把人给拉开,就看见,南风谨一手砍在宋巷生的脑后,她下一秒便跟断了翅膀的蝴蝶一般,颓然倒了下去。

    南风谨伸手,把人抱在怀里,俊美清萧的面积上还带着巴掌印。

    “先生,我来吧。”张助理伸手想要来把宋巷生扶到车上。

    然而,南风谨却没有松手,而是弯腰,将人整个抱起,宛如是对待易碎的瓷器。

    张助理看着他的举动,这段时间以来,他从未怀疑过,南风谨对宋巷生的上心,但眼前这个男人早已经习惯了运筹帷幄的感觉,就连对待感情,在求而不得的时候,都会采用最极端和雷厉风行的手段。

    这是埋在骨子里的阴霾,是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他习惯了用最短的时间来得偿所愿。

    只是他忘记了,也从未有人告诉过他,手段这两个字,本身就适应于感情。

    这两个字太冰冷,轻而易举的就能将所有的努力化为乌有。

    张助理张了张口,“先生,这样做,太太……日后,多半是要怪你。”

    怀中抱着宋巷生的南风谨闻言细微的顿了一下,隔了半晌后才听到他的声音,他说:“我不拦着,她就走了。”

    跟别的男人走了。

    日后他们夫妻和睦,可能还会有个孩子,家庭幸福,那他呢?

    他又该怎么办?

    他去哪里再找一个宋巷生?

    一个让他爱,让他束手无策,却如何都不愿意放手的女人?

    张助理只是一个助理,南氏集团上下对他多是尊重,但归根究底,也只是因为他是南风谨的左膀右臂,他在很多事情上,充当了南风谨代言人的角色。

    可终究上下有别,南风谨是给他开薪水,带给他这一切的老板。

    他在有些事情上,可以说上两句,只是因为他跟在南风谨身边的时间足够长,但分寸二字是一个下属最应该铭记于心的东西。

    张助理一直践行的很好,所以这么多年,都没有人能够取代他的位置。

    不是因为他有多优秀,才能辈出的年轻人从来数不胜数,可他是最懂得分寸,紧守本分的那一个。

    而南风谨这样习惯了掌控一切的性子,他需要一个安分守己,执行力强,嘴巴严谨的帮手。

    宋巷生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细细去听,耳边还有风掀起浪花,拍击海面的声音。

    只是一瞬间的恍然,之后,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后颈不适的酸疼,她用手摸了下,昏迷前的画面一股脑的全部都涌了进来。

    宋巷生脸色当即一边,顾不上去观察眼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急急的就走向了门口的位置。

    她的手刚刚触及门把手,便有人从外面推开了房门。

    南风谨手中端着刚刚切好的水果,面色如常道:“醒了,吃点水果,很新鲜。”

    宋巷生推手打掉他递过来的水果,连带着果盘都一起扫到地上,“江君骁呢?你说话!我问你江君骁呢?!”

    在醒来的那一刻,宋巷生的脑海中就开始盘旋着一种猜想,江君骁当时应该不在那辆车上。

    她当时靠的那么近,都没有听到任何的呼救声,而南风瑾出现的时机,有事那么的凑巧。

    她冷静下来的速度很快,南风谨看着她一晃眼便可以跟自己对峙的模样,削薄的唇角细微的扬了下,他伸出手,想要去抚摸她的面颊,却被宋巷生像是规避细菌一样的躲开。

    南风谨的手保持着伸出去的模样,没有收回,他深邃的眉眼微微眯起,说:“你躲一下,我就让人剁掉他一根手指头。”

    “他是个医生,失去了手指,就什么也不是。”他寒声说道。

    宋巷生握了握手掌:“他在哪儿?!”

    这一次,他的手摸向了她的面颊,她没有躲开,南风谨将人抱在怀中。

    他们的身体是那么的契合,抱着她的时候,他的怀抱整个都被盛满了,似乎空荡荡的心房也由此变的满满当当。

    他削薄的唇,压在她的耳畔,咛喃低语,“巷生,留在我身边,我会对你好,好不好?”

    宋巷生“啪”的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南风谨就算是一条狗,再被拿着骨头戏耍了多次以后,你说,它还会不会去接受你丢过来的骨头?”

    你拿着骨头让那条狗对你唯命是从,随后把他折磨的褪掉一层皮,如此反复,就算是畜生,都不会再敢从你那里奢求骨头。

    短暂的,稍纵即逝的甜头,要用血淋淋的伤痕作为代价。

    南风谨走到今时今日的地位,谁还敢扇他的巴掌,尤其……一天之内数次。

    这是脸面,尤其对于他这种高位的男人。

    他纵着她,惯着她,但也要给她点教训,告诉她男人的脸,并不是她可以随便扇。

    南先生脚步上前一步,骨骼分明的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两腮,“宋巷生,我的耐心有限。”

    “所以,南总是准备,杀了我么?”她横眉冷对,满满嘲讽。

    南风谨似叹息又似缠绵的,捏着她脸的同时,扣着她反抗的手腕,亲吻她的脖颈和耳后,他说:“杀你,我怎么舍得。”

    “江君骁在哪儿?!你把他还给我。”宋巷生抗拒的撇开脸,声音从唇齿间挤出来。

    江君骁,江君骁……

    她可知道,每当她多提起一遍这个名字,南风谨心中的暴虐的冲动就会重上一分。

    他扣着她的后颈,打开了房间内的电视,“想见他?那就好好看看。”

    电视机上,是在线实时播放的视频,江君骁被绑在一辆游艇的后面,正在奋力的挣扎着,他的水性很好,才能经得住这么折腾。

    游艇的速度不快,但正好是江君骁速度的极限。

    “看清楚了么?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他的体力已经快透支,你说……如果我这个时候让游艇上的人加快速度……带着他冲浪一圈,他能活多久?”

    视频中,江君骁的面色已经开始泛着不正常的白色,他腿上的伤还没有好……

    但就算是这样,他也没有松口的意思,他在死抗。

    宋巷生看着江君骁这幅模样,眼睛通红一片,“他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你就是故意伤害至人死亡,警方不会……”

    南风谨:“不会如何?不会放过我?可是这荒郊野外,他不幸坠海身亡,跟我有什么关系?”

    在宋巷生赤红眼眸中,南风谨手掌磨搓着她的后颈,慢慢的,缓缓的,“江家就这一个儿子,如果江君骁就这么死了,你说……江家二老会不会后悔,他们的儿子跟你有了牵扯?”

    他说,“宋巷生,我的女人,这辈子就只能是我的,你跟了其他的男人,我就……杀了他。”

    他的尾调拖得很长,眼眸沉冷。

    宋巷生不会怀疑他此刻说的话,在她看来,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的眼中根本没有法律的存在,“放了他。”

    这三个字并不是南风谨想要的,他掏出了电话,上面有一个待拨出去的号码,他说:“只要这通电话接通,游艇就会加速。”

    宋巷生想要去抢他手中的手机。

    南风谨微微侧开,“我如果是你,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万一,一个不小心……号码就会直接拨出去。”

    宋巷生看着视频中,近乎已经力竭的江君骁,闭了闭眼睛,“放他上来,我跟你回去。”

    “宋巷生。”他说,“我费心这一场,如果只想要困住你的人,有千万种方法,何必……跟你纠缠那么久。”

    宋巷生:“你想做什么?”

    他的每一次靠近,都让宋巷生有种战栗的不适,但他好像很是偏爱这种感觉,总是要以各种的方式跟她肢体纠缠,“我要你,跟所有人说,你是谁,是谁的妻。”

    只有所有人都知道,七宝巷的Reborn就是宋巷生,是侥幸逃离火海的南太太,那这一切才算是真的尘埃落定。

    宋巷生紧紧的抿了下唇,“……卑鄙。”

    公开她的身份,她跟江君骁就再没有可能。

    南风谨漆黑摄人的眸子锐利而森冷,眼底幽芒一片,不透半分光亮,他修长的手指磨搓着手机的边缘,“……答应,他活,不答应……他死。”

    而即使江君骁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他不会放手。

    这辈子都不会。

    在她还在迟疑的时候,南风谨已经把手机拨了出去,几乎是在一刹那的之间,视频中的游艇猛然加快,宋巷生看到江君骁当即就被灌了一口水,神情痛苦的拧起了眉眼。

    宋巷生蓦然瞪大了眼睛,脚下一软,瘫倒在地上,手臂环抱着膝盖,失声痛哭起来。

    南风谨看着地上因为另一个男人而哭泣的女人,心脏宛如是绞着一般的疼。

    他本可以不用那么做的,可他等不下去了。

    他怕再等下去,宋巷生的眼中心底,都已经盛满了另一个男人的名字,到那个时候,他和她之间,就真的只是陌路。

    南风谨蹲下身手指磨搓着她的面颊,辗转留恋,不舍离开。

    因为他的碰触,宋巷生的整个人都僵硬了一下,但这一次,她没有躲开,她闭着眼睛,眼角落下一行泪珠,“……放了他,我答应你。”

    南先生闻言掀起了唇角,手指从面颊移向她的腰际,把人压倒在地板上。

    宋巷生的脊背靠在地板上,紧绷的神经和僵硬的肢体诉说着她的抗拒。

    “巷生,睁开眼睛,看着我。”

    他削薄的唇在她的唇角辗转,“看着我,不要惹我生气。”

    在她睁开眼睛的瞬间,南风谨便吻上了她的浓密卷翘的睫毛,嗓音低沉而喑哑,他说:“我想你了,南太太。”

    他在沉沦,而她的眼底只有漠视和冰冷,冷静的仿佛就是个没有感情的局外人。

    再次纠缠在一起的两人,两条再次纠缠在一起的命运曲线,早就交换了身份,痴迷于其间的变成了他,她冷眼旁观着他的深陷。

    “南风谨,我现在有种感觉。”她说,“压在我身上的,像是一条狗。”

    在南先生铁青的面色中,她声音平静无波的说道:“你跟陈恩瑞上床的时候,是不是也跟现在这般?她睁着眼睛看着你,会让你兴致更高么?”

    她用最冰冷寡淡的言语,在他热火的头顶冷冷泼下一盆冷水。

    宋巷生本来只是为了刺激他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真的想要他跟陈恩瑞纠缠在一起的画面,她忍不住真的泛呕起来。

    她想要起身,却被南风谨牢牢地扣住肩膀按在了地上,让她不得不跟他对视:“巷生,你很聪明,但……激将法对我没有用,激怒我,吃亏的只会是你……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学乖?”

    他说着,手下动作不再有任何的迟疑。

    在她屈辱的目光中,南风谨的眸光一寒,蓦然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对向了屏幕。

    此时的屏幕中,游艇的速度已经减慢,江君骁的眼前吊着一部手机,他目眦并裂的看着手机的屏幕。

    南风谨埋首在她的肩上,声音低低宛如恶魔的低语:“忘了告诉你,这个房间里也按了……摄像头,我们做的一切,他那边,也都可以看见……”

    宋巷生紧咬着牙关,直到口腔中出现了浓烈的血腥味,“南风谨,你不是人!”

    “巷生,这是你逼我的。”他说,“江君骁能给你的,我都可以给你,你要什么,我没有答应?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阻碍了……你乖乖的,要什么我都给你……”

    要什么,都给她?

    迟到的承诺有什么用?

    宋巷生喉咙里卡了什么东西,上不去下不来,“……放他上来,把他放上来。”

    这就是她的要求。

    “可以……不过。”他说,“你要,乖一点。”

    他的手隔着衣服,游离在她的身上。

    “关上,把摄像头关上。”她哑声说道。

    南风谨看着她精致的眉眼,削薄的唇角轻笑了下,“……好。”

    他抬手掐断了正在连线的两台设备,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他的额头上溢出了薄薄的汗珠,他很有耐心的勾着她,让她配合。

    宋巷生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慢慢的眼珠就转向了桌边的水果刀,刀锋泛着凌冽的寒光。

    “巷生,我们的身体才是最契合……”耳鬓厮磨,他沉迷不已。

    “把他放了。”她执着的,在他兴致最高的时候,冷淡的诉说着自己跟他之间的交易。

    南风谨的面色一凝,半晌后,从她的身上离开,抽出一旁的纸巾,细细的给她处理着,面色冷硬的告诉她一个事实,“你还真把这当成了一场交易?”

    “你什么意思?”宋巷生抿唇。

    南风谨给她整理着衣服,“你是我的妻,丈夫跟妻子欢好,再正常不过,不是么?”

    所以……哪里来的什么交易。

    宋巷生闻言悲愤愈加:“你……骗我?!”

    南风谨给她穿好衣服后,开始起身整理自己的衣服,“我不会让他死,让他多在水里待会儿,会有人在还喘气的时候把人送到江家。”

    与其说是送到江家,不如说是在给江家一个警告。

    宋巷生闭了闭眼睛,想到画面中江君骁的苍白的面色和那一瞬间猩红的眼眸,她慢慢的站起了身。

    此刻的南风谨正背对着她。

    她脚步很慢,却没有任何迟疑的,走向了桌子。

    南风谨正整理着袖口,听到朝他走过来的脚步声,蓦然转过了神。

    在宋巷生把刀子刺过来的时候,反应很敏捷的扣住了她的手腕,“想杀我?!”

    宋巷生握着刀子,抵在了自己心口的位置,“我不杀你……南风谨,你不是想要我陪着你么?如果我死了,你还是不是就能放过他了?!”

    南风谨看着她的举动,呼吸为之一顿,“不,不要,你不要冲动。”

    宋巷生手下用力,浅色的衬衫上就开始溢出红色,刺痛着南风谨的眼眸,“放了他!”

    南风谨伸出手,却不敢去轻易碰她,他说:“我放,我现在就放,把刀放下,听话,把刀放下。”

    宋巷生看着他紧张的眼神,蓦然就笑了,多可笑啊,他那么倨傲的人,在她拿着刀子抵在自己胸口的时候,就看到了他的惊慌失措的眸子。

    宋巷生从刺破的皮肉里抽出了刀,在他惊恐的目光中,说:“这里,是大动脉……”

    在她要刺下去的那一刻,南风谨猩红着眼睛,伸手挡了下来。

    刀划破了他的衣服,划裂了手臂,可他恍若未觉,说:“不要伤害自己。”

    宋巷生眼眸一寒,在他靠近的时候,刀尖对准了他的胸口,狠狠的,刺穿了他的胸膛。

    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识,中刀不是最可怕的,拔刀才是,那会引起身体大量的出血,还会二次撕裂本就重伤的肢体。

    撕拉——

    宋巷生拔了出来。

    血水噗溅在她的脸上,眼睛上。

    滚烫的让人心底发寒。

    南风谨的衣服迅速就被染成血红一片,他撑着身体想要保持站立的姿态,但是最终,只能无力的“噗通”一声半跪在她的身前,手臂却还在……紧紧的保持着握着她手的姿势。

    宋巷生手中握着水果刀,身形一动不动的站在哪里,脸上嫣红的血,让她精致的眉眼有种近乎妖治的颜色。

    刀刺穿了南风谨的整个肩胛骨,可想而知,她对他的恨意有多深。

    南风谨撑不住身体,半敛着深邃的眉眼,他哑声问:“……够了吗?”

    在她的刀刺穿他身体的那一瞬间,南风谨就已经知道了,她拿刀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为了自残,她是在用这种方式逼他卸下防备。

    她拿自己的性命做了一场赌注,赌注就是他的感情。

    他被算计的彻底,本该是生气的,本该是愤怒的,但真的到了这一刻,他的心中却只有一片的平静。

    “你刚才答应过,放了他。”宋巷生站的笔直的说道。

    南风谨点头,血珠在他身体晃动的时候,一滴滴的打在地上,他拿过手机,电话接通:“把人送回江家。”

    除此之外,没有第二句话,是南先生一惯的简练和淡漠。

    当电话那头的“是”传来,宋巷生手中的刀,“哐当”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伤得重不重?”他问,勉力想要撑起身体站起来,但几次尝试都没有能够成功,最终瘫坐在地上,靠在身后的桌上,连喘息都牵连着伤口的疼。

    宋巷生没有回答。

    南风谨手指按压着肩胛骨的位置,唇角的血色一份份的开始抽离,慢慢变得面无血色。

    她就那么看着他,一瞬不瞬的看着,像是无动于衷的要等着他死亡。

    南风谨扯了扯唇角,问她:“……想要看着我死在你面前,是么。”

    宋巷生:“你这种人,难道……不该死吗?”

    他这种人……不该死吗?

    他说:“……如果我死了,巷生会为我哭丧吗?”

    如果他死了,她可会为他落下眼泪,哪怕一颗?

    她的回应只是一声嘲弄至极的冷笑,南风谨便知道了她的回答,不会,她多半还要大笑三天,他这个怪物终于死了。

    “所以……我才不会死啊。”他撑起身体,慢慢的站起来,他说,“我死的那天,第一件事情,就是拉你陪葬,知道么?”

    他不会留她,跟别的男人恩爱。

    不会……

    当房门打开,张助理和门外的保镖看着他满身是血的模样,骇然上前:“先生……”

    南风谨:“带着她,去医院。”

    宋巷生站在原地没有动,保镖伸手要去拽她,手臂还未触及,就被南风谨凌冽的目光摄在原地,“她受伤了。”

    保镖顿住,只能做出“请”的姿势,“太太,请。”

    宋巷生斜眸瞥一眼南风谨。

    “江君骁,现在……还在我的手上。”南风谨寡淡的说道。

    在两人上车时,江君骁刚刚被拖拉上岸,海水拍击在他的身上,他却连动一下都不曾。

    他很爱干净,浪荡却也高傲,此刻却像是路边的阿猫阿狗一般的对待,宋巷生慢慢的红了眼睛。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