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14章:刺痛着南风谨的眼睛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离不开她?

    宋巷生掀起唇角,冷嘲道:“南风谨,你心知肚明,你放不下的到底是我,还是……你南先生不可一世的孤高和不甘心,如果我狼狈如同乞丐,孤苦无依,而非现在光鲜爱人在侧,你会回头看我一眼?”

    “恐怕我就算是跪倒在你面前,你都会嫌弃污了眼睛,离不开我?”许是这般安静的夜晚,真的很适合剑拔弩张,“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便是了你。”

    信了他那一句“宋巷生,我来救你了。”

    曾经让她一瞬就感动的泪如雨下的感动之语,成了多少日月的梦魇。

    要说忖度人心,玩弄手段,为己所用,谁有南先生的本事。

    别墅内没有开灯,只有隐隐的月光刺破黑夜,穿过窗户,洒落在偌大的客厅内。

    客厅内一片的沉寂,除了浅淡的呼吸,再也找不到第二种声音,空旷的让人心生悲戚。

    南风谨摇晃着红酒杯,眼眸深邃幽暗,却又透着萧瑟与无边的寂寞,他说:“是啊,你如果狼狈不堪,我多半也不会动了心思,宋巷生你说的很对……可我就是见不得你幸福,怎么是好,你幸福美满,那我呢,我又该怎么办?”

    他拉她入的这地狱,转眼间,她就逃离了,还要跟另一个男人在岸上亲亲我我,他怎么心甘。

    对于他这种强盗逻辑,宋巷生紧密了一下唇,恶毒的言语脱口而出,“那你就去死,你去死啊!”

    “嗬”。

    面对她尖酸的言语,南风谨却喉骨震动,轻笑出了声,他说:“你还活着,我怎么舍得去死。”

    回应他的是宋巷生挂断的信号。

    南风谨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指腹不断的在上面磨搓着,一遍又一遍,宛如是在轻抚爱人一般。

    寂静的午夜里,南先生他咛喃自语着:“我怎么舍得……”

    她活着,他怎么舍得去死?

    人人都道,岁月如梭,人生短暂,可南风谨从来都觉得,人这一生啊,从来漫长。

    宋巷生次日一早,是被张潇潇的电话声吵醒的,张潇潇一大早接到消息,也顾不上时间是不是合适,便匆匆打来了电话。

    电话一通,张潇潇急切的声音就传了过来,“Reborn,前两天投放的广告出现了问题,被上面直接给封了,还要追究后续的相关责任。”

    宋巷生闻言拧了拧眉头,坐起了身,“出了什么问题?”

    张潇潇:“说是……涉及某些敏感内容,上面一向严格重视这些,这次的事情如果处理不好,怕是……整个公司都会受到牵连。”

    尤其七宝巷作为新型的公司,发展的如此迅速,早就引起了不少人的眼红。

    市场的这块蛋糕就那么大,七宝巷在短时间内抢占了那么多的市场份额,就是在从其他的公司嘴里扣肉,如今逮到机会,自然不会放过,想要落井下石的人比比皆是。

    如今七宝巷被查,谁不想要趁机踩上一脚。

    “我马上到公司,去公司再说。”宋巷生匆匆道。

    她从匆匆洗漱了下,拿着包和外套就往外走。

    江君骁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睛,打了个呵欠,“怎么起这么早?”

    宋巷生:“公司出了点事情,我需要先去处理一下,我走的时候把护工给你喊过来,有什么事情再给我打电话。”

    江君骁见她神色匆忙也没有多问,“我送……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他本想要说她,但是想到自己一段时间估计都不能开车的腿,就又把话给咽了下去。

    半个小时后,宋巷生踩着高跟鞋走进了七宝巷的门。

    “Reborn……”张潇潇第一时间迎了过来。

    宋巷生:“到底怎么回事?”

    张潇潇将最初的那份样片播放给她看,同时又把最后投放的广告片放了一遍。

    “……里面最后的背景图给换了,少了国内一向很敏感的地方,这次广告投放的力度很大,现在……已经捅到了上面,事情很严峻。”张潇潇沉声说道。

    宋巷生:“这是常识性的问题,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张潇潇:“……我们多半是被黑了,涉事的设计师在出事前就离职了,听说……出国了。”

    宋巷生抿了下唇。

    张潇潇:“现在甲方那边要我们给个说法,意思是……想要我们承担全部的责任。”

    宋巷生看着样片,数秒钟后,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背景图是他们一再要求的?”

    张潇潇回忆了下:“是,但……只是提供了一个类似的图纸,只说是要加入这个元素,并没有强制要求原图……”

    言外之意,这件事情怎么也算不到他们头上。

    宋巷生却不这样认为:“加入并不重要的元素,不会更改整体的设计理念,我们这边自然不会在意,可……没有这张图,又怎么做手脚?七宝巷的上升势头那么稳,给的薪资待遇又一向很高,无端的怎么会突然选在这个时候离职?是他笃定七宝巷会遇到麻烦……还是拿到了更大的优惠?”

    这世界上不会存在无端的巧合,更何况实在瞬息万变的商业上。

    两件巧合的事情放在一起,那便是别有用心。

    张潇潇:“你的意思是……里应外合?”

    “不排除这个可能。”甚至……可能性很大。

    “但是这样做,对方的公司能有什么好处?这次广告被撤下,咱们有损失,他们也得不到半分的好处,这样的打法岂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而且,两家公司并不存在竞争关系,这样的狠手,实在没有理由。

    这一点宋巷生暂时也没有想通,这样的损失不光是金钱,更多损失的是公司的形象。

    这并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而就在七宝巷这边焦头烂额的时候,晨起的南风谨冲了个凉水澡,一身水汽的从浴室出来,披上了宽大的浴袍,“先生,外面有位姓沈的男士想要见您。”

    南风谨擦拭了下头发,“好。”

    两分钟后,一身居家服的南风谨出现在了客厅,客厅内沉静的坐着一正在喝茶的男人。

    “沈老板,好久不见。”南风谨迈步下楼,淡声打了招呼。

    沈云赫转过头来,却没有跟他寒暄,而是直接开门见山道:“你要的,我已经做到,七宝巷现在正在接受调查,你承诺的事情呢?”

    宋巷生防范了跟南氏集团有关系的众多公司,却根本没有想到,在南风谨送上七宝巷一个季度业绩被拒的时候,沈氏旗下的公司已经成功的跟她们签下了合作意向书。

    沈云赫的忙,自然也不会白帮,他的要求只有一个,那便是……苏青颜的下落。

    南风谨让佣人在书房里拿来了一个牛皮文件夹,将东西放到了桌子上。

    沈云赫打开,看了两眼后,当即便站起了身,要走的时候连声招呼都没有打。

    “沈老板。”南风谨接过佣人递过来的咖啡,神情寡淡的开了口:“……你既然已经跟高家联姻,何必再去找她,总不是打算让她做个外室,恐怕……”

    “南先生自顾不暇,连自己的老婆都要嫁人了,还有闲工夫来管我的事情?”沈云赫反唇相讥,他们相互合作,但,绝对不会是朋友。

    彼此,自然是谁都看不上谁。

    南风谨眸光一深,浅浅而笑,眼神却是冷的。

    沈云赫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坐在车上掏出了文件夹内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在午后躺在小院里,正常半眯着眼睛睡着,脚边是一只蜷缩着尾巴睡意阑珊的大肥猫。

    另一张照片上,她刚从花店出来,手中捧着一大盆的花,正对着明媚的阳光露出清浅的微笑。

    诚然,不在他身边,她过得很好。

    连脸上的笑容都多了起来,哪像是面对他的时候,不是冷眼相待,就是反唇相讥,也就是在床上被他折腾的狠了,才会顺着他的意,露出点别样的风情。

    七宝巷。

    “Reborn查出来了,是沈氏集团……”

    张潇潇拿到第一手资料后,第一时间走进了办公室说道。

    宋巷生这边刚刚送走了上面前来调查的工作人员,有些疲惫的靠在椅背上,“沈氏集团?沈云赫?”

    张潇潇:“是,就是沈云赫的那个沈氏集团。”

    宋巷生默了默,“去联系一下,我要跟他见一面。”

    张潇潇:“……已经联系过了,说是沈老板有重要的事件在忙,没空跟我们见面。”

    宋巷生抿了下唇,“把联系方式给我。”

    忙了一上午,直到江君骁询问她有没有吃饭的电话打来,宋巷生这才意识到已经到了中午。

    “怎么声音有气无力的?遇到麻烦了?”

    宋巷生按了按太阳穴,“嗯,公司遇到点事情。”

    江君骁略略扬眉,“说来听听,说不定我可以帮上忙。”

    宋巷生顿了下,“……没什么大事,我可以解决,你好好养伤。”

    “……你这犟脾气是像谁,嗯?跟我还客气什么?”与其什么都自己扛,江君骁更想要她把自己视作依靠,但他也知道,想要扭转她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叮嘱好了人要好好吃饭后,江君骁虽然想要跟她多聊两句,也没有耽误她的时间。

    挂断了电话后,江君骁手指转动着手机,仰靠在了床头:难搞啊,未来媳妇太独立了也难搞啊。

    新城壹号院内。

    喝完了咖啡的南风谨,让佣人把宋巷生的房间好好的打理了一番。

    佣人迟疑:“……太太今天要回来吗?”

    南先生微微颔首:“快了,让你们找的猫,找到了吗?”

    佣人:“找到了,刚出生不久的折耳猫,毛茸茸雪白的一团,性子也温和,太太一定会喜欢。”

    南风谨看着佣人抱过来的小奶猫,放在手里抚摸了下。

    “喵呜,喵呜……”

    湛蓝色的眼睛,眼巴巴的瞅着他,还在他的手指上舔了一下。

    “看样子,很喜欢先生。”佣人看到这一幕,说道。

    南风谨在她的脖子上撸了两把,手感绵软的很舒服,他想,南太太以前那么爱猫,现在……也该是喜欢的。

    “给它再洗个澡……”

    在宋巷生忙了一天后,也没有见到沈云赫,只是在他登机之前的二十分钟,终于是接通了电话。

    电话内,沈云赫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任何否认的意思,甚至很直白的就对她说出了,这是一场交易。

    双方都得到自己想要的。

    “是南风谨。”宋巷生从嘴里如出这个名字,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沈云赫:“你倒是聪明,可惜了……碰上了个披着人皮的狐狸。”

    宋巷生玩不过南风谨,沈云赫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过。

    就算是不谈及根基和手段,就光是论心狠这一条,宋巷生跟南风谨比起来就差的多远,尤其……她看似孤身一人,无牵无挂,实际上身边的朋友、职工,她都放不下。

    而南风谨他就是个冷心冷情未达目的不折手段的,跟他在本质上是一类人。

    这也是他们互相看不对眼的最大原因,没有人愿意在身边放个跟自己行事手段相差无几的,就像是随时随地按了个镜子,平白就让人心里膈应。

    “他承诺了你什么?你从他那里得到了什么想要的?”宋巷生冷声问道。

    沈云赫闻言嗤笑了一声,“泥菩萨过江自顾不暇,管的倒是宽,告诉你,你又能做什么?宋巷生,南风谨不动你,在我这里可算不了数,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再管。”

    否则,他的脾气可不太好。

    宋巷生看着挂断的手机,慢慢的握紧了手掌。

    混蛋!

    南风谨在公司的停车场见到宋巷生并不稀奇。

    “怎么不在上面等着,这里寒气重,待久了对身体不好。”他说着,就要伸手去握她的手。

    宋巷生冷冷的就给打开了,“你答应了沈云赫什么条件?”

    南风谨指腹慢慢的摩搓了下,“你不是都该知道了。”

    既然都找来了,那便是该知道的、该猜到的,都知晓了。

    宋巷生抬起了手掌,“她好不容易逃出去,你这样做,是把她往火坑里推!”

    南风谨扣住她扬起的巴掌,手下一用力,猛地就把人拽到自己面前,“她跳不跳进火坑,我一点都不关心……你要是乖乖的回到我身边,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明白么?”

    宋巷生:“你就不怕,那一天你睡着的时候,我一刀捅死你?!”

    南风谨手指在她的耳侧摩搓了下,带着百转千回的味道:“我等着你,死在你手上,我甘愿。”

    宋巷生:“疯子!”

    ……

    江君骁留院观察了一天后,没什么大事,便出院了,他出了院,暂时又不能上手术台,自然将所有的心思和时间都用在了她的身上。

    “走,带你去个好地方。”

    他二话不说就一手拄着拐杖,一手牵着她,上了车。

    “什么地方?”公司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宋巷生并没有多少的闲情雅致去玩,但是看着他眼带期待的模样,也就随他去了。

    “到了地方就知道了,先保密。”

    江君骁带她来的是一处海边,远远的就能看到被精心布置过的梦幻场景。

    也不知道他明明是在医院里待了一天,哪里来的功夫让人在海边装置了这些。

    雪白的绸缎挂在高高的柱子上,做了个宛如中世纪童话故事中的大门,两侧鲜花铺了一地,地上不知道是洒了什么东西,灯光一照发出彩色的光。

    当她靠近,有3D的火树银花喷洒,投影在海面上,随着偶尔掀起的浪花,带来绝对的视觉震撼。

    宋巷生愣了下:“这是……”

    江君骁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捧着花,朝她走过来,说:“上次求婚有点仓促,听说……你们女人都很想要一场有仪式感的求婚,我反思了下,别的女人有的,我江君骁的老婆一样都不能少,时间紧,我在医院远程遥控,不知道细节怎么样,但是看连线的视频还不错……在出国前,再跟你求一次婚。”

    他单膝跪下说:“宋巷生,我会对你好,一辈子。”

    他的腿不方便,跪下的时候有些狼狈,宋巷生伸手想要把他扶起来,却败在了他的坚持之下。

    他说的简单,实际上,为了架起这个求婚的场景,被派来搭建的设计师们可是差点被江少给逼疯了,这里不行,哪里不满意,你丫就给了一天的时间,竟然想要活生生的给搭出个宫殿不成?

    好在最后看在时间来不及的份上,设计师这才能逃出生天。

    把工人都带走之前,设计师出于职业道德,还是问了句:“……江少,真的不需要我们留下助兴?”

    这哪里有人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求婚,旁边连个人都没有的?

    进行着视频通话的江君骁裹了裹腮帮子:“怎么,想要留下看我笑话是不是?”

    他腿不好,在未来老婆面前出了丑,顶多算是个家丑,让一群外人在场算是什么回事?

    设计师讪笑两声:你出钱,你是大爷,说什么是什么。

    宋巷生嘴上是怪着他瞎折腾的,但是带着泪光的笑脸却做不了假。

    她的笑是发自内心的,很美好,但是却深深的刺痛着南风谨的眼睛。

    他狠狠的掐灭了手中的烟头,闭了下眼睛,“开始行动。”

    宋巷生很喜欢夜晚在海边吹着凉风的感觉,江君骁给她在肩上搭了件外套,说去车上取件东西。

    宋巷生点着头说好。

    江君骁今天会忽然心血来潮的弄这么一出,也是在昨天晚上听到了两个护士的聊天。

    好像是其中一个刚刚被求婚,未婚夫弄的场面很大,另一个羡慕是的说她真幸福,未婚夫很爱她云云。

    然后,江浪荡就反思了下自己的求婚现场,当即眉头就狠狠的拧了下,偏生他打开手机的时候,弹出的页面也是关于某某奢华求婚的场面,当时就连一丁半点的睡意都没有了。

    脸色顿时就有些沉。

    之后就开始了,半夜骚扰的电话模式,挨个跟他那群不着调的玩伴儿一个个打去了电话,也不管人家现在是睡觉蹦迪还是跟女人亲亲我我。

    当把人都骚扰了一圈后,江君骁得出了个很不愿意承认的结论。

    他的求婚……很失败。

    于是便有了这场突如其来的二次求婚。

    宋巷生仰躺下,看着头顶的星光,想到刚才某人非要逞强拖着病腿给她单膝下跪求婚,结果到了最后连站都站不起来的模样,就忍不住轻笑出了声。

    “轰!”

    宋巷生听后后方传来的一道剧烈的响声,猛然起身看去。

    下一秒,蓦然就狠狠的瞪大了眼睛,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着起了大火的车子,整个人好像一瞬间被抛到了冰窖中,大脑一片空白。

    那辆车,是她跟江君骁来时开的那一辆。

    而江君骁一直没有回来,他说……他要去车上拿件东西。

    “江、君、骁!”

    宋巷生尖锐的发出一声喊叫,手忙脚乱的朝着着火点跑了过去。

    因为跑的太极,脚下的沙子又软,她没有跑几步就被绊倒在了地上,满头满脸都是被溅起的沙子。

    但此刻她已经顾不上这些,她爬起身,奋力的向上跑。

    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呼喊着江君骁的名字。

    她在希翼,或许,或许……他很幸运,着火的时候并不在车上。

    又或者……他根本一开始就没有上车,他去了别的地方……

    即使这样的猜测微乎其微。

    因为如果江君骁真的不在车上,怎么会……怎么会……她喊了那么多声,他一句都没有回答?

    “江君骁,你应应我,你听到没有?!”等她终于跑出了沙滩,脚下的鞋子已经不知道究竟掉落在了什么地方。

    她赤着脚才在地上,脚下被划破了也不知道。

    车子上的大火烧得很猛烈,红色的火焰冒着黑烟,只能隐约的看到车子的形状,宋巷生站在旁边哭,之后,竟然想也不想的,想要冲进去救人。

    在她的身体即将要接触到火苗的那一瞬,身后一双大掌牢牢的拽住了她,把她拖了回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