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11章:彻底断绝关系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南风瑾慢慢的抬起了头,饶是张助理见多识广也被他此刻的模样吓了一跳。

    头发凌乱,胡子青荏,眼带血丝,满身都裹着沉郁之气。

    “先生……”

    蜷着一只腿坐在地上,靠着宽大桌身的南风瑾,撑着桌子站起了身,张助理想要去扶他,却被他避开。

    他这人从小周遭能依靠的就只自己,久而久之就不喜欢有人帮扶了。

    他从潜意识里,拒绝这种行为。

    “半个小时,去门口等我。”

    张助理顿了顿:“先生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儿,您有什么计划,不妨安排我去做。”

    他是他的左膀右臂,这些年,也替他处理过不少的麻烦。

    已经走到书房门口的南风瑾,却只是摇了摇头,他只是:“让人把书房恢复原样。”

    张助理:“是……郑斌理可那个女人,先生想要怎么处理?”

    南风瑾:“……不要让我再见到他们。”

    如果是宋巷生,她多半会选择送去巡捕局,但对于南风瑾来说,送去巡捕局实在太过便宜他们,连带着正在接受调查的院长,也为会曾经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至于陈恩瑞……

    南风瑾闭了闭眼睛,“日后,关于陈恩瑞的任何事情,不用再知会我,凡南氏集团旗下公司,均不在为她为陈家提供任何便利。”

    张助理明白,这是……要跟陈恩瑞彻底断绝关系。

    至此,陈恩瑞的死活,都不再跟他有任何的关系。

    曾经护成了眼珠子,如今一朝生变,也不过是……一年来的光景。

    七宝巷。

    “Reborn,今天一早突然有大批量的订单涌了过来,我细算了下,是七宝巷近三个月的营业额。”这已经不是个小数目,几乎是天上掉馅饼一样的好事。

    宋巷生将她拿过来的订单细看了下,并没有任何的异样,但这样大批量集中出现的订单……

    “去查查这些公司有什么联系,暂时先不要给任何的回复。”

    张潇潇点头出去。

    想要查一下几家公司并不是什么难事,张潇潇那边的动作很快。

    “Reborn,查出来了,这几家公司都是……南氏集团旗下的子公司,这件事情大概率可能跟……南风瑾有关,而且我刚才联系了一下这几家的负责人,他们的口径很统一,这些订单都需要你亲自负责,包括拟改合同,制定方案和……后续的拍摄计划……”

    宋巷生目光沉了下,手指相互交叉撑在桌上,数秒钟后她说:“推了吧……”

    张潇潇顿了下:“但……这次的订单数目巨大,公司不少人都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等待着大干一场后的半年奖,你如果就这么取消……恐怕下面的人,会有所非议。”

    一个季度的营业额,说推就推了,即使她是老板,势必也要给手下的员工一个交代。

    但怎么说?

    总不好说是老板的私人感情问题,不能接下这几笔大订单。

    这件事情便只好先搁置下来,对底下的职员先称订单有些问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核实。

    “中午什么时候下班?我来接你吃饭。”江君骁打电话过来,问道。

    宋巷生捏了下眉心,靠在椅背上戏谑他:“好歹也是个专家,你怎么成天那么清闲?”

    难怪所有人都觉得他就是个仰仗父辈荫庇的纨绔富二代,如果不是医术上有些天赋,多半直接就会归为不务正业的典型。

    江君骁:“坐班问诊这种老大爷的工作不适合我,拿刀上手术台才是我的专业……什么时候下班,我饿了。”

    宋巷生看了看时间,“一个小时后。”

    此时七宝巷的公司楼下,半降的车窗下,南风瑾手中捏着支香烟,烟头明明灭灭的吐着红色的信子,他神情凝然的看着门口的位置,久久都连眼睛都没有眨上一下。

    等双眸干涩的难受,他这才靠在椅背上,慢慢的阖上了眼睛,手中香烟慢慢的燃烧而尽,他的指尖倏然被烟头烫到,这才神志稍稍清明。

    ……

    孙家的陈恩瑞,在那天南风瑾说出再无瓜葛的话语后,整个人就跟疯了一样的想要联系他。

    孙琪有几次想要碰她,却被她抓伤,如今没有了任何的顾虑,陈家已经落寞,南风瑾也跟她划清了界限,还是个假千金,孙琪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手软。

    抹了把脸上被抓伤的指甲痕,再想到她顶着自己妻子的名号,却跟别的男人放荡形骸的模样,两相怒火夹杂在一起,孙琪直接就把人个折腾掉了一层皮。

    等他从卧室出来,陈恩瑞已经连喘息的气力都没有了。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桌边,孙琪没有拿走的手机,僵直的眼睛动了下。

    她一点点的挪到床边的位置,拿着手机,拨通了那个早就熟记于心的号码。

    电话接通,陈恩瑞哭着喊出了他的名字,“风谨,我好疼,救我,求求你救救我……就念在我们以前有过那么多美好的回忆,我曾经救过你照顾过你的情份上,你就再帮我一次……”

    南风瑾寡淡的声音透过电波传了过来:“陈恩瑞,你救我一次,换来多年庇护……我妻子的九死一生,还有我亲子的性命,你的恩情再深,我也还干净了。嫁给孙琪是你自己的选择,怪不得旁人。”

    听他有挂断电话的意思,陈恩瑞急急喊出了声:“我不是自愿的……我以为你跟那次一样来抢婚……小宝的死,小宝的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是他自己钻进后备箱的,又不是我把他放进去的,当时你不是也不知道他在里面吗?你怎么能把他的死都怪在我的身上。”

    南风瑾:“……他的求救声,你真的没有听见吗?”

    一整夜的时间,南风瑾都在回忆那天在水里的点点滴滴。

    他当时不是没有迟疑过的,他甚至……都已经回头看了。

    即使是在上岸后,他也曾经问过陈恩瑞,“你听到了什么声音吗?”

    南风瑾在想,他是有机会的,无论是在水底还是上了岸以后,他都有机会把他的孩子救上来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