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09章:曾经有人……为她拼过命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宋巷生闻言顿住。

    江君骁唇角扯着疏懒的笑意,他说:“想要抱得美人归,总是要付出点代价,怎么,心疼我啊?”

    宋巷生似叹息又似无奈的话语从唇齿间慢慢的溢出,她说:“你又乱来了。”

    江君骁始终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细长的眸散漫不羁不在,剩下都是严肃。

    一个将浪荡埋到骨子里的人,认真起来,无人可以忽视,他举了举手中的钻戒,说:“Reborn,你嫁给我,劳资保证这辈子都对你好,如果负你,我把命赔给你。”

    “嫁给他,嫁给他。”

    “答应他,答应他……”

    周遭的人群开始帮腔,热闹声一片。

    宋巷生就那么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嘶。”江浪荡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宋巷生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扶他,“你怎么了?”

    江君骁顺势握住了她的手,眉眼戏谑,说:“巷生,我腿麻了,你要不……就从了我?”他这人求婚也就是半刻的认真劲儿,时间稍长一点,身上的流痞气,就遮盖不住,求婚生生给他弄出了逼婚的混蛋劲儿来,“你要是不答应,劳资就跪死在这里,以后做鬼都缠着你。”

    宋巷生:“……”

    起哄的众人:“……”这求婚的虎狼之词。

    宋巷生试图拉了他一把,没成功,江君骁就那么目光灼然的看着她,等待她的决定。

    无论是答应或者……不答应。

    宋巷生的余光触及到了一墨色深沉的眸光,带着阴晦和森然。

    “不嫌我是个麻烦?”她问向江君骁。

    江浪荡唇角扯出不羁散漫的弧度,“正巧,我也是个麻烦,麻烦一窝,再好不过。”

    宋巷生顿了两秒的时间,眸光落在他的脸上,隐约的似乎就看到,他一身狼狈就那么直直冲进火海,将她护在怀中,门口的木门被烧毁崩塌,砸在他的身上,他闷吭一声,却依旧抱紧她时的模样。

    她这一生都是被人唾弃利用的命格,可也曾经有人……为她拼过命。

    宋巷生对江君骁的感情很复杂,想要远离却又止不住的想要靠近。

    冰冷了太久的人,总是会不自觉的就想要靠近火光,趋向温暖,近乎是生物的本能。

    江君骁将玫瑰放到一旁,托起她的手掌,他说;“不说话,我就当你……默然了。”

    他将戒指抵在她的指尖,在套进去之前,看了她一眼。

    四目相对,她没有把手收回,也没有说出任何反对的话语,江君骁心下一动,难以预兆的喜悦涌上心头。

    她,没有拒绝啊。

    “叮”,原本该戴在宋巷生指尖的戒指,被打开,撞击在不锈钢的围栏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之后……呈一道抛物线,飞到了楼下不知名的位置。

    江君骁看着面前的男人,慢慢的站起了身。

    南风瑾紧紧的握住了宋巷生的手腕,眸中泛寒的冷凝。

    南风瑾确定,刚才,宋巷生是看到了他,但她还是伸出了手……

    她总是有办法,轻而易举的掀起他的怒火。

    宋巷生一寸寸的推开了他的手,转而站到了江君骁的身旁,江君骁便将她挡在了身后的位置,她清浅的声音就从后面传了出来,她说:“我答应了。”

    江君骁欣喜若狂,南风瑾的瞳孔骤然一缩。

    不少围观的看客都在思索着眼前这三人之间的关系,而给宋巷生看诊过挂过吊针的医生护士却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

    诚然,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早就已经定下了关于南风瑾和宋巷生之间的关系。

    “让南总见笑了,我家这个混小子,一直都是这么没分没寸的,求个婚还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也不挑个地方。”

    江镇眠不知道是什么出现的,就那么笑呵呵的走了出来。

    面上依旧是对他那个不着调儿子的冷脸,但却将南风瑾的精力全部都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江君骁不傻,对于父亲这样做的目的,他几乎是在一眼就明已经看明白。

    在江君骁说出那句“老头子”同意了的时候,宋巷生只当他是用了什么办法让江父勉强同意点头,却没成想江父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南风瑾的眼眸沉寂一片的看向江父:“江董的态度倒是转变的快。”

    江父还是那幅笑模样:“让南总见笑了,到底……我就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他……死心眼,总不好真的弄到家庭不和。”

    南风瑾听懂了江镇眠的意思,便是日后,不会再阻止两人交往,默认了这层关系。

    因为江镇眠的突然出现,这场没有硝烟的争斗没有燃起新的战火,但在南风瑾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放弃这样的字眼。

    他走了,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任何不符合身份地位的事情,面色如常,不过在走之前,寡淡的眉眼落在了江镇眠的身上,用只有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嗓音沉沉的说了句:“既如此,江董可要护好了这根独苗,如若不小心出了什么事情,那可……真是遗憾。”

    这话,已然是威胁。

    江父的神情骤然就严肃了下来。

    “爸,他是不是威胁你了?”江君骁看着南风瑾离开的背影,问道。

    江父瞥了他一眼,之后视线也朝宋巷生的身上落了下,这才说道:“出息,跟我回去……”顿了顿,又似叹息一般的补充了句,“把她也带上。”

    江家。

    江君骁在下车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牵住了宋巷生的手,宋巷生看了眼前面走着的江父,就要把手给抽回来。

    “哎呀,我头疼,头晕……需要人扶着。”他明显就是在耍无赖,偏生握的她的手死紧。

    江父最看不惯就是他这副流里流气没半分正经的模样,顿时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人都来了,还怕我吃了她?!”

    自己吃的盐比他走的路都多,他耍那些小心思,不过是自作聪明。

    被揭穿的江君骁,非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未来的老婆,总要护着。”

    宋巷生:“别瞎说。”

    江君骁唇瓣抿成一条直线:“你刚才,明明答应了。”

    江镇眠见他吃瘪,冷哼了一声,朝着里面走去。

    宋巷生也向前走了两步,见他还站在原地没动弹一下,顿了顿:“走了。”

    江君骁这才朝她走了过来,手指也随之交握住了她的,见她有要挣脱的意思,当即就板下了脸,“不许动。”

    客厅内。

    江父和江父坐在上首的位置,江君骁自然而然的就坐到了宋巷生的身边,即使……他的位置,原本应是在另一边。

    他用最散漫不羁的态度,处处彰显着细致的维护。

    江母都看在眼底,也没有多说什么。

    经历了江君骁闹的那一场,她也便想开了,既然喜欢,那就这样吧,也难得有个人能降服住她这个混不吝的儿子,也省得他去祸害别人的姑娘,造成日后的一对怨偶。

    “先处理完手头的事情,一周之后你们去意国。”江父沉声开口道。

    江君骁扬眉,看了眼宋巷生。

    宋巷生顿了下,也掀眸看他,下颌微抬了下。

    江君骁见状,唇角弯了下,在她警告的目光中,轻咳一声,转向自己的父亲,“为什么?”

    无视他们两人之间的小动作,江父道:“拿了结婚证先去国外待上一段时间,等这边的事情冷却了,再回来也不迟。”

    江君骁摸了摸下颌,“爸,你让我躲?”

    江父想要动怒,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是,让你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江君骁:“我难……”

    宋巷生对着他摇了摇头。

    江君骁抿了下唇。

    ……

    南风瑾坐在车上,眸光一瞬不瞬看着三人一同上车离开的画面,直到车子消失在视野中,都没有收回视线。

    “先生……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该走了。”张助理低声提醒道。

    南风瑾眉心动了下,低声“嗯”了一声。

    拍卖会现场,四方城的名流大都聚集于此,南风瑾最后进场,依旧是西装熨帖的寡淡模样,稳稳的坐在第一排中间的位置。

    这些年不少人都知道,南先生开始逐渐的乐衷于慈善事业,对于这种带有公益性质的大型拍卖会,他多半都会参加。

    并且每每都出手阔绰。

    “……我们最后一件拍品,是一间医院……天仁医院。”

    整场拍卖会下来,一直都显得意趣阑珊的南先生,在听到“天仁”医院这两个字后,蓦然眸子狠狠的顿了下。

    张助理见状,附耳轻声道:“天仁医院在上次的大火后,一直没有能够恢复元气,再加上……听说,院长因为收受贿赂,对病人进行违背医德的行径,正在接受调查……”

    南风瑾黑渗渗的眸光朝他看了过来,“违背医德?”

    这也是在进场前,张助理刚刚得到的消息,原本想要开口,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收受贿赂,坐视主治医生对病人进行非常规的电击治疗……还有,女病人曾经被侵害……一年前的那场大火医院得到整治,病人被转送到其他医院治疗,这件事情在病人的精神慢慢恢复后,才在近日被披露……”

    在拍卖会进行到最后,南风瑾“倏”然站起身,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外走去。

    他这一突兀的举动,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

    “说,从头到尾说清楚。”

    车上,南风瑾沉声道。

    张助理:“……目前,警方还在根据口供整理受害者名单,太太她……可能,也是受害者之一。”

    ……

    郑斌理手忙脚乱的在家中收拾着行李,一名穿着性感睡衣的女人从浴室里走出来,看到他的动作,问道:“一大清早的,你这是干什么?要出差?”

    “出什么差,你也赶紧收拾收拾,咱们必须要马上离开这里。”郑斌理手忙脚乱道。

    女人:“发生什么事情了?”

    郑斌理将家中的存折银行卡还有值钱的东西全部都装进了行李箱,“医院被拍卖了,院长已经进去了,先前,先前跟我们一起工作的同事,现在一个都联系不上了……我有种预感,一定是出事了。”

    女人不在意的打了个呵欠,“你就是喜欢胡思乱想,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事情都是院长指示的,再说……咱们都已经离职一年了,什么事情都不可能找到咱们身上。”

    “你知道什么?!”郑斌理气急败坏道,“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放任不管,你忘记,当年死的那个女人是什么身份?万一她的事情也被人扒出来,你觉得我们会有什么下场?”

    女人一凌,当即也有些着急起来。

    他们会离职,很大程度上都跟那件事情有关,当年已经有人在悄悄的调查,院长也是怕出现什么岔子,便给了他们一笔钱,让他们离开了医院。

    “人,人都已经死了……也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或许……”

    “咚咚咚。”

    在女人的话没有说完的时候,门外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女人推了推男人,“你去,你到门口看看是谁。”

    郑斌理的心中有些打鼓,但还是壮着胆子走到了门口的位置,透过猫眼朝外面看了看,是个带着鸭舌帽穿着快递装的男人。

    “你找谁?”

    门外的男人举了举怀中抱着的纸箱子,“郑斌理先生在家吗?有您的快递请签收一下。”

    郑斌理闻言这才打开了门,“是什么……”

    “砰”在他的话还没有落下的时候,房门已经被人从外面重重一脚踢开。

    门撞击在郑斌理的身上,打得他整个人都向后退了两退,“他妈的,你找死……”

    然而,当他被数名保镖围在一起,连带着房间里的女人也被人扯过来的时候,郑斌理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你们是……什么人?”女人紧紧的靠着郑斌理,惊慌的问道。

    彼时门口脚步声沉稳的传来,男人鞋面锃亮,西装革履,剑眉入鬓,眸底冰霜,他径直走向一旁的沙发。

    郑斌理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便是整张脸面如死灰,怕什么来什么。

    他腿下一软,就瘫倒在了地上,保镖将两人拖到了南风瑾的面前。

    “南总,南总饶命,跟我没有关系,那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郑斌理跪着来到南风瑾的跟前,急急说道。

    女人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眼前这个清贵俊朗的男人是谁,也连忙跪下求饶。

    坐在沙发上的南风瑾原本是手臂撑在腿上的姿势,在郑斌理爬过来的时候,蓦然一脚蹬了过去,之后,皮鞋踩在他的身上,弓下腰,居高临下的睨着他,“看来,你知道我来找你的目的。”

    郑斌理在被找到的那一瞬,就已经不再抱有任何的侥幸希望。

    “我说,我都说……您想要知道什么,我都说。”

    南风瑾脚下用力,“做了什么?”

    张助理看着南风瑾的举动,他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南风瑾亲自出面来处理这类的事情,以往,通常,不过是下达一下命令。

    如今……连动手都没有用第二人。

    郑斌理,“我,我……只是按照院长的指示行事,就,就只是用了电击……但是没有用多久,那个女人就晕过去了,之后,之后就绑在床上,我没有动她,真的没有……后来,后来就失火了……”

    南风瑾的眸色沉冷一片,“电击?你们就是……这样治病的?”

    郑斌理试图给自己开脱,“这是院长的意思……他收了钱,让我们好好的给她进行治疗,最好,最好是……让她真的疯掉……这跟我没有关系,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服从安排,这都跟我没有关系……”

    南风瑾眸色漆黑一片:“收了谁的钱?”

    胸口的脚,踩的郑斌理有些喘不过气来,“一个女人,是一个女人。”

    南风瑾:“名字。”

    郑斌理面色有些青:“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只知道,好像是,是姓陈,院长叫她……叫她陈小姐。”

    南风瑾的呼吸蓦然一滞。

    就连门前的张助理也拧起了眉头,陈小姐……陈、恩、瑞。

    南风瑾:“还有呢?”

    郑斌理眼神躲闪了下,“没,没有了。”

    南风瑾脚下的力度不减,这一次的目光却看向了一旁瑟瑟发抖的女人,“……说!”

    女人面色一白,“没,没有了。”

    南风瑾收了脚,站直身体,理了下袖口,“一人废他们一只手,我要听到实话。”

    房门早已经被从里面锁死,在他的话落,当即就保镖往两人的嘴里塞了抹布,两人首先按住了郑斌理,将他的手撑在了地上,之后一人抄起旁边的木棒,“砰!”

    郑斌理脖子里脸上都是青筋爆出,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冲上了大脑,他想要惨叫但是声音都给嘴里的抹布压住,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吭。

    女人被吓得想要逃出去,却被死死的按住,她不断的摇头,嘴巴里“呜呜呜”的说着什么。

    南风瑾挥了下手,让人停止了动作。

    女人扯开嘴里的抹布,一边痛哭着一边说道:“他们,他们原本是准备等人醒来以后,醒来以后……强暴她的,他们经常这么做……但是那天出了意外,发生了火灾……才没有,没有得手。”

    见她什么都说了,郑斌理的脸色一片死灰。

    女人跪在地上不断的磕着头:“这一切都跟我没有关系,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们放过我,放过我。”

    郑斌理嘴里的抹布也被人拿了出去,“贱人,你敢阴我,那天,难道不是你趴在她耳边说,这一切都是南总吩咐的?你敢说你什么都没有做?”

    两人你一眼我一语的,狗咬狗的,把事情一股脑的都说了。

    而南风瑾整个人的身上都好像是裹上了一层彻骨的寒冰,“废了他们的手。”

    “南总,陈小姐在会所卖……嗯,卖淫,被孙琪当场捉住,现在,已经传遍了……”在两人的惨叫声中,张助理走过来压低了声音,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