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08章:Reborn,我们结婚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怎么回事?怎么会病的这么严重?”赵慧敏连忙放下手中熬了数个小时的汤,放到一旁,想要去拍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宋巷生用手捂着唇,继续轻咳着,却躲开了她伸过来的手。

    赵慧敏的手还保持着伸出去的姿势,因为她的避让,显得有些尴尬。

    宋巷生靠在床边的位置,等气息稍顺,“赵女士,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

    赵慧敏想要上前,却在她寡淡的目光下,止步不前:“我听说你病了,给你熬了些汤,你尝尝合不合胃口。”

    赵慧敏想要在桌边给她倒汤,宋巷生却扯着唇角拒绝了,“不用了,我不想喝。”

    “生病了,正是要补充营养的时候,多少还是吃一点……吃一点胃里会舒服些。”赵慧敏急急道。

    宋巷生眉眼微微掀起:“赵女士,我会吃饭,不过……我跟陈家一向不合,你拿来的东西,说实话……我并不敢吃。”

    她语调清浅,但眼神防备。

    赵慧敏拿着汤的手僵了下,“你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害你,我……只是想要补偿你。”

    补偿么?

    宋巷生细微的扯动了唇角,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补偿两个字弥补,她也早就不需要了。

    南风瑾进来的时候,看到了出现在病房里的赵慧敏,并没有诧异。

    而是直接走到床边,“再量一遍体温,我们该回去了。”

    赵慧敏:“……还是再留院观察一天吧,我看巷生的脸色不怎么好。”

    南风瑾眸色顿了顿,视线落在宋巷生的身上,似乎是在等她开口。

    但宋巷生却是连眼神都没有给他一个。

    南先生墨色的眸子染上了森冷怒意。

    ……

    回到家中的江君骁,径直就去了书房。

    江母只当他是找江父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便也没有放在心上,继续泡茶。

    然而,很快的楼上开始传来响动。

    “我要娶她。”

    江君骁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什么脾气,自然也知晓他是有什么打算,但还是直白的不能再直白的说了。

    因为他明白,但凡是他表述的委婉一些,江父都不会放在心上,只当他是在使性子。

    “既然你想结婚,那正好,我昨天还正在跟你温伯父商谈,你跟沁柠的事情也该定下来了,我看下个月的初十就……”

    “爸,咱们父子两个在这里,就没有必要玩装傻充愣那一套了不是,我要娶Reborn,不是温沁柠。”江君骁说道。

    江父:“没有可能。”

    江君骁手指撑在宽大的桌前,微微弓着腰:“爸,我今天就是想要跟您知会一声,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娶她。”

    “你决定个锤子!”江父是的脾气一向很冲,听到他的话,顿时火大的就抄起桌边的烟灰缸,朝他扔了过去。

    江君骁侧身躲过,烟灰缸“砰”地一声落在地上,棱角碎裂。

    江母赶到的时候,正好听到书房内江父满是怒火的声音,“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除非我死了,否则我绝对不会同意,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在江父看来,娶宋巷生回来,这不是娶了个儿媳妇,而是娶了个麻烦进门。

    如今关于陈家真假千金的事情已经闹的沸沸扬扬,陈家那是个烂摊子,再加上还有个不清不楚的南风瑾,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当江家的儿媳妇。

    江君骁:“我爱上她了,这辈子如果娶不到,我就终生不娶。”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是翅膀硬了,敢跟你老子这么说话!!你给我跪下!”他越是强硬,江父就越加的生气。

    江君骁一声不吭的站在原地。

    “混账东西,我让你跪下听没听见!”

    “爸!”江君骁厉声叫了一声,声音喑哑像是破锣,一惯漫不经心的眼眸里盛满的只有不甘,“我是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你手里的提线木偶,你看上了温家的家世,想要门当户对,可我不稀罕!”

    不是他爱的那个,元首的千金又如何?

    他本身也不是什么志向滔天的野心家,老婆孩子热炕头,足以。

    “没大没小,这就是你跟自己老子说话的态度!”

    “爸,我没……”

    “逆子!我让你跪下!!”

    江君骁不认为自己有任何的错误,但在最后却还是——

    “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他跪下,不是认错,只是因为他是自己的父亲。

    江父怒火满满的看着地上跪着的儿子,眼神在书房里转动,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

    随后就是藤条鞭打在身上的声音,江君骁的唇齿间溢出门吭声,“我让你小子倔,让你犟!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省心的东西!”

    “那个女人,进不了我们江家的门,你小子给我记清楚!”

    江君骁脊背挺得笔直,咬牙道,“我会娶她!”

    打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要娶她。

    如果是他先一步在多年后遇到她,如果没有南风瑾的处心积虑,她早就是他的了。

    “我让你娶!老子今天就打断你的腿,看你还给老子犟!你这个不省心的东西!!”

    他给他安排好了一条康庄大道他不走,非要死心眼的走上一条不归路!!

    鞭打的声音再一次传来,江母再也忍不住冲了进去,当她急急忙忙推开书房的门,看到眼前的一幕,顿时眼泪就流了下来。

    只见江君骁身形笔直的跪在书房的中央,身上的衬衫已经被皮鞭打出了道道裂痕,眉骨到下颌处有一道伤痕,泛着血珠,看起来格外的骇人。

    江母看到这样的情景,一把上前,牢牢的握住了江父再一次准备挥下的鞭子,大声喊道:“江镇眠!你疯了是不是?!这是你亲儿子!!”

    江父拽了两下,没有成功,于是索性扔了鞭子,看着江君骁狠厉道:“我就是要打死他这个不孝子,我看他是被那么女人灌了迷魂汤,我这是在打醒他!!”

    “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这么大动干戈,你要是把儿子打出什么毛病,我跟你拼了!”

    江父甩开手:“你,慈母多败儿!”

    就在江父与江母争执的时候,跪在地上的江君骁猛然起身,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从书桌的夹层中掏出了江父曾经在拍卖行上高价拍下来的一柄古董匕首。

    他的这一动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等江父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江君骁后退数步,将匕首抵在了自己的心口上,还是那双流痞的眼眸,还是那般无所谓的态度,但这一刻,没有人可以忽视他的认真。

    “君骁,把刀放下。”江母看到他的动作,吓得三魂没了七魄,顿时眼前一黑,差一点就直接晕厥过去。

    江父连忙扶住了她,指着江君骁手指都在颤抖,“你……你这个孽障……想要用这种方式逼我松口?!把刀给我放下,你这个混账东西,你是准备气死我是不是?!”

    在他的咒骂声中,江君骁抵在胸腔上的匕首微微用力刀尖已经刺了进去,身上的衬衫开始溢出血水来。

    江母吓得尖叫,江父脸色铁青。

    他的声音像是从喉骨中挤出来的一般,所言所行如同困兽之斗,“既然您一定要反对,那我今天索性就挑明了,如果这辈子不能娶到宋巷生,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还不如……”

    “江、君、骁!”江父还没有说话,江母已经绷不住了,眼泪像是失控的水龙头,“把刀放下,咱们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江父一脸铁青的看着一脸决然的江君骁,脸色铁青到了极点,手指一颤一颤的隔空指着他道:“混账东西,有胆子你……”

    “住口。”江母护犊子的厉声制止了江父剩下的话,“我儿子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也不活了!”

    江父鼻孔里冷哼一声,但到底是没有再开口。

    江母转而柔声安抚江君骁道:“君骁,听妈的话,咱们先把刀放下,你想要娶谁,咱们都可以坐下好好聊……”

    江君骁:“妈,我是真心的。”

    江母:“好,好……妈知道,你先把刀放下。”

    与江母不同的,江父一百个不相信这么个混不吝的东西会真的自杀,咬牙道:“你有本事就捅下去,也让我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个胆,你长本事,敢拿自杀吓唬我们!”

    江母陡然转过身,像是不认识江父一般的瞪大了眼睛,道:“你说什么?”

    “我说他是在做戏,根本不……”话语声还没落,两人就看到一道血光,江君骁“噗通”一声,直挺挺的就倒在了地上——

    江母在刹那间目眦并裂。

    “不……”江母急急的喊出这一声,双腿一软,也倒在了地上。

    江父也好不到哪里去,整个人在刹那间连呼吸就凝滞了。

    江君骁的匕首甩在了一边,身旁是还在滚落的水晶笔筒。

    那时江父在千钧一发之际顺手甩出去的,因为紧急,没有注意方寸,直直的就砸在了江君骁的脑门上。

    当即整个人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等他稍微反应过来的时候,江父已经气急败坏的走了过来,“啪”的一巴掌重重的扇在了他的脸上。

    江父虽然在面对他的时候,一向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但还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怒火。

    “你这个混账东西!”

    “疯了,疯了,我看你是真的疯了!”江父面部的肌肉都在颤抖。

    江君骁脊背挺得直直,面色绷得很紧。

    疯了,疯魔了,早就是了。

    但他只是疯魔了,而不是真的傻了,他是一名医生,对于人体的器官和经络,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他刚才那刀下去,顶多就是看上去出血量吓人,实际上根本不会出什么太大的危险。

    顶多就是……受点罪。

    他演这么一出,不过是为了将主动权重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他拿自己的性命做了一场豪赌。

    赌身为江父独子的自己,在二老心里的重要性。

    或许他们对于宋巷生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不满,但就算他们心中有再合适的人选,如果他这个独子不在了,这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

    这是一场豪赌,而他孤注一掷存的是必胜的心思。

    江母此时也看清楚,匕首并没有捅进他的心脏,那血是匕首错开时在皮肤表面划出来的,这才从地上站起身。

    几步走到他身前,用力的将他抱在怀中,一边哭着一边捶打着他:“你这是要你妈的命啊,有什么不能好好说,你这是要逼死我啊!”

    江父看着这一幕,转过身,背对着两人,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就是好像……在一瞬间,就苍老了很多。

    当江母扶着江君骁去包扎伤口,江父这才捡起地上的匕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冤孽啊,都是冤孽。

    江君骁的伤口不深,但是江母只要联想到他刚才危险出格的举动,就还是忍不住的落泪,“君骁,今天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做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商量着来……你喜欢她,非她不娶,跟妈好好说说不行吗?妈就你这一个孩子,你今天这是……这是,要我的命啊……”

    如果江父那里可以说的通,江君骁也不会愿意走这一步。

    他这个人,看似荒唐,实则什么时候都顺着自己的父母,唯独这一次,他也会想要无所不用其极一次。

    江母看着一言不发的江君骁,手指在他脸上的那道伤痕旁边轻轻的触摸了下,哑着声音问道:“疼吗?”

    江君骁将脸侧向一边,低低说了一句,“妈,我这辈子除了她,不可能娶别人。”

    江母听着儿子的这句话,不知道是该欣慰于他的痴情,还是感慨于他的死心眼,“你该知道你父亲……希望你娶的温家小姐,是替你的将来着想。”

    江君骁:“我不需要借女人的势,办事。”

    江母:“可你曾经不是……也喜欢过温家小姐?”

    江君骁抬眼看着自己的母亲,他说:“从未……“他顿了顿,补充了一句:“只是当年的温沁柠,在某一瞬间,让我想起了以前戏弄过的姑娘,多看了两眼,罢了。”

    那时候,身边的兄弟一个个都浑的很,学习没几个上心的,倒是聊八卦一个个积极得很,见他目光有异,这谣言也便起来了。

    江母闻言,也不知道这心中到底是什么感受,半晌一闭眼,“也罢,今天你先歇着,我去找你爸谈谈……”

    说出这句话的江母,心中有些感慨万千,她一直以为只是因为宋巷生那姑娘长得好看,迷惑了儿子这颗放荡的心,却从来不知,她这个混不吝的儿子竟然是早就情根深种。

    在江母要关上门离开的时候,江君骁翻了个身,说:“妈,我说真的,我只要她。”

    江母“嗯”了一声,算是给了他回答。

    ……

    陈恩瑞这两次折腾进医院,身体比较虚弱,换上粉白色的连衣裙,头发微散开的模样,倒是真的有了几分楚楚可怜,病弱西子的姿态。

    她站在夜色会所的门外,几番犹豫之后,还是走了进去。

    “这位小姐,请问你是找人还是……”

    她的装扮,跟会所内的环境格格不入,自然一进门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

    毕竟这年头,在外面玩惯了荤素不忌的,总是会想要再挑战一下看上去良家一点的。

    暗地里已经有不少人,试图在蠢蠢欲动。

    陈恩瑞一直都是走淑女路线,为了在南风瑾跟前维持出尘不染的形象,这种地方从来没有真正的踏足过。

    对于陌生环境以及……昨天打电话那人的位置,让她整个人的神经都处于一种紧绷的状态。

    夜色内灯红酒绿,厅内是不断扭动着身体彼此贴身热舞的男女,陈恩瑞站在不起眼的位置,等到这那人的到来。

    只是十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等到她要等的人。

    直到……

    一个看上去俊朗透着书卷气的男人,面带微笑的朝她走了过来,因为周围的环境太吵,他说了句什么,陈恩瑞并没有听清楚。

    男人朝她稍微靠近了一些,“我是锦瑟,请问……是陈小姐吗?”

    陈恩瑞打量他一眼,正在揣测他的身份。

    锦瑟淡笑着任由她打量的同时,说道:“我是来接你的……你不用紧张,我也是这里的男陪,我先带你去换衣服,你的工作上面已经安排好了。”

    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在话里将她跟他化为同一等位的阶级,陈恩瑞的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但如今她有把柄在,也没有说什么。

    只是倨傲道:“我要见昨天跟我打电话的人,我有事情要跟他商谈。”

    锦瑟笑容不变,“……那人说了,让你先接完今天的客人,他自然会见你。”

    陈恩瑞握紧了手掌:“他到底是谁?带我去见他。”

    锦瑟:“抱歉陈小姐,这点我恐怕做不到,希望你还是不要为难我一个传话的……时间不早了,客人已经在等着,陈小姐再磨蹭下去,客人该等急了,夜色的规矩,从来都没有让客人等着的道理。”

    半开放式的包厢内,相较于衣着清凉的兔女郎和只有两片布料的举止大胆的小姐们,穿着粉白裙子,面容干净的陈恩瑞从一进来开始,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其中一人喝了点酒,是刚刚从洗手间进来的,刚才经过大厅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陈恩瑞,如今见到人出现在自己的包厢里,当即就醉醺醺的靠了上来。

    “这个小美人以前怎么没有见过?新来的?”

    锦瑟笑了下,“是,刚到的新鲜货色,老板的意思是先让几位尝尝鲜,也想要经几位老板的手先调教调教……”

    他顿了下,附耳在醉熏男人的耳边轻声说道:“……各位老总可以随意,只要给人留口气,让我们好交差也就是了。”

    男人了悟的笑出了声,从口袋里掏了几张钞票丢给了他,之后……手指就径直摸向了陈恩瑞的臀部。

    “啪”陈恩瑞扬手就给了他重重的一巴掌。

    男人不是善茬,不打女人这条在他这里根本不存在。

    当即脸色一变,一脚就踹在了她的肚子上,“妈的,贱人,出来卖还装什么清纯!”

    在场的人不少,却没有一个人会出来劝上两句。

    原本都是出来花钱买个痛快,不识趣还来卖,自然讨不到任何的好处。

    陈恩瑞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这一脚下来,直接就让她半天没有爬起来,偏偏男人还不解恨,觉得自己被一个女表打了,在众目睽睽之下丢尽了面子,将人拽着头发在沙发上,就扯开了她的衣服。

    说是要先给大家尝尝这新来的女表到底是什么滋味,打个头阵。

    顿时叫好声和欢呼声一片。

    陈恩瑞挣扎了两次,却每一次换来的都是两耳光,直打的她耳鸣眼花。

    锦瑟就那么站在门口的位置,没有离开,因为现场的环境骚乱,也没有人注意到他这边异常的举动。

    整个包厢内都充斥着陈恩瑞的尖叫声,但这些尖叫跟大厅内轰响的音乐声和躁动的人群相比起来,就显得太过微不足道。

    沙发上的运动,将整个包厢内的气氛点燃,不少人都开始对着怀中的小姐动手动脚起来,现场一片混乱。

    渐渐的陈恩瑞就不再反抗了,身体上的疼痛,让她暂时的选择了顺从,让自己少受一点苦。

    她的打算,锦瑟都看在眼底,悄悄的在包厢内走了出去。

    “孙少……李总和吴少都在,说是来了个新鲜的,玩的开,正想要让您去看看……就在前面的包厢……”

    孙琪刚喝了两杯酒,此刻兴致正浓,这吴少和李总跟他的兴趣爱好相同的很,三人平日里没有少在一起玩,如今听到锦瑟这么说,当即就来了兴致。

    “带路。”

    锦瑟微笑,“这边请。”

    孙琪一进门就看到了沙发上纠缠的男女,顿时就笑出了声,“吴少,你这是刚一回国就找上了个浪的,怎么连个房都不开?”

    吴少满头是汗,“这有观众的感觉和没观众的感觉可不一样,看看这小娘们,真他娘的和我的胃口……以后爷好好疼你。”

    孙琪见他这般模样,有些好奇是什么女人,能让女人堆里玩了不知道多少的吴少露出这种神情,便走近了两步。

    在锦瑟离开的空档,吴少为了玩得尽兴,给陈恩瑞灌了药,此刻她意识不清,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在靠近,一场风暴即将到来。

    等孙琪越是走近,就越加觉得眼前的女人有些熟悉,但是他最初根本没有往陈恩瑞的身上想,只当是以前有过关系的哪个小姐。

    但是当陈恩瑞的脸露出来的那一瞬间,孙琪整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一把上前拽住了陈恩瑞的头发,“贱人!”

    吴少愣了下,“你们……认识?”但随即又说道:“孙少要是想试试,还是再等兄弟两分钟……”

    孙琪却根本听不进去他说的这些,自己的妻子就在他面前躺在另一个男人身上,这样的奇耻大辱,孙琪根本没有办法忍受。

    他拽着陈恩瑞的头发,就把人直直的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吴少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抽身躲开。

    陈恩瑞此刻也微微清醒了些,看到孙琪怒色森然的模样,看到自己所在的地方,吓得蜷缩了下身体。

    “妈的,老子废了这么大的功夫……”娶那个字,好在孙琪还有理智,没有说出口,“……在你身上,你竟然敢给老子戴绿帽子,贱人!”

    孙琪想到自己在她身上付出的精力和时间,再想到她刚才在沙发上的模样,当即就愤怒红了眼,拽着她的脸,两巴掌就扇了过去。

    于是当天在夜色,不少人都看到,孙琪拽着一个衣服都没有穿整齐的女人的头发,出了夜色的门。

    夜色内的管理人没有任何想要出面管理的意思,据说是……人家本身就是夫妻。

    很快的关于陈家养女,那个假千金私生活混乱,跟男人乱来被丈夫抓了个正着的事情,便传扬了起来。

    ……

    南风瑾让人张助理去给宋巷生办理出院手续。

    宋巷生坐在病床上等待出院的时候,听到门外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声音,她走到门口看了眼。

    门前的走廊上,暗色系花衬衫,黑色西装裤,额前垂着放荡不羁的刘海,浑身上下都昭示着浪荡和痞气,手中还捧着烈焰如火的红玫瑰,本该是艳俗之极的做派,却因为出众的外貌,却偏偏被他做出了几分迷人心魄。

    江君骁见到她站在门口,挑了下眉头,在走到她距离两米的时候,蓦然单膝跪下,唇角上扬,一手玫瑰,一手戒指,“Reborn,我们结婚吧。”

    不少经过的医生护士还有病人,纷纷停下了脚步,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这幕。

    宋巷生被他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他这人从来都没有按常理出牌的时候。

    江君骁抬着头,唇角噙着笑看她。

    宋巷生这才注意到他刘海下还贴着的创可贴,“怎么受伤了?”

    “老爷子松口了。”

    两人这话几乎是一同说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