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07章:幼年宋巷生对他的救命之恩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房间内的动静惊动了酒店的安保人员,酒店虽然不是南氏集团旗下的子产业,但却有南氏集团的注资。

    这天酒店的高层亲眼目睹了,一向沉稳内敛的南先生跟另一个男人拳拳到肉的打斗,全然没有素日里的沉静。

    而引发争斗的原因,是因为一个女人。

    七宝巷的女老板,披着酒店的浴巾,身上盖了件外套,就那么靠坐在床边的位置上,什么话都没有说。

    不知道是谁报了警,三人都被请去了巡捕局做客。

    宋巷生说,她跟江君骁是你情我愿,南风瑾突然发疯闯进来。

    江君骁靠在椅背上,抚了下自己青紫的嘴角,说:“最近听说流行狂犬病,南总八成是不幸染病。”

    南先生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一脸沉色的把眸子落在了宋巷生的身上。

    一个小时后,当南风瑾扣着宋巷生的手把人拽上了车,江君骁只来得及追赶两步,就被远远的抛在了身后的位置。

    南风瑾没有让司机开向别墅,而是……直接开去了两人婚后居住的公寓。

    公寓内一直都有人每天定时打扫,一切都还是最初她离开时的模样,更像是小宝还在的模样。

    她在这里住了三年的时间,从满心欢喜到一片死寂。

    南风瑾一脸沉色的撕开了她的衣服,看着她身上的吻痕,恨红了眼睛。

    他发了很大的火,一直的隐忍不发,都在这一刻爆发,他扣着她的脖颈,将她压在沙发上,猩红的眼眸,目眦并裂,“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就那么耐不住寂寞?上次是谁,偿还了那次,以后就老老实实的待在我身边?!”

    他声音不大,但每一个语调都是厉声质问。

    她骗他,她的嘴里就没有一句实话。

    这一次是被他逮到,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呢?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们做了几次?!说话!!”他额上的青筋冒出,手下的力道就开始失控。

    因为缺氧,宋巷生的面色有些泛青,她哑声说:“……几次?我数不清了可怎么办?”

    南风瑾眸中泛寒,“宋、巷、生!”

    “要杀了我吗?也对啊……你,南风瑾有什么,不敢的,当年,不就是你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儿子吗……”尽管她语调不畅,却依旧一字一顿的清晰的提醒着他犯下的,没有办法弥补的,过错。

    没有办法弥补,她也知道他没有办法让时光倒流,让一切重来,所以每每都要拿这件事情刺痛他。

    南风瑾他是心有愧疚的,但再多的愧疚也不见得能被她一次次的当猴耍,而通常,男人想要惩治女人。

    最蛮横而直接的就只有一种方式。

    他将她拽打了浴室,花洒的开关调接到了最大,冷冷的水珠打在她的身上。

    他动作生硬而粗鲁的拿着毛巾让她洗干净。

    宋巷生被牢牢的按在了花洒下面,水喷洒在她的脸上,身上。

    “洗干净,都洗干净!”

    他猩红着眼眸,好像用这种方式就能将她身上属于另一个男人的痕迹尽数去除干净。

    “宋巷生,这是你逼我。”他喑哑的嗓音发出困兽般的怒吼。

    他温柔以待,还是顺着她,她不稀罕,那他还顾及什么?

    她本身就是他的妻子,他不碰她,她就出去找别的男人,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忍?!

    “南风瑾,放开我!”她挣扎不开,面上落下的不知道是水珠,还是泪珠,“滚开!”

    “滚开!!”

    “宋巷生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她是他的妻子,只能是他的。

    他削薄的唇压在她的耳畔,嗓音低沉喑哑的轻叹一句:“我的……巷生。”

    不知过了多久,宋巷生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此时的南风瑾才发现,她身上是不正常的滚烫。

    ……

    赵慧敏拿着手中的检验报告,死死的把单子捂在胸口的位置。

    “是我的女儿……是我的女儿。”她红着眼睛,咛喃道。

    真的是她的女儿。

    陈恩瑞再次住院,医院联系上了赵慧敏。

    赵慧敏迟疑了一下,还是准备先找宋巷生,但七宝巷里没有人,南风瑾的别墅也没有见到人。

    她没有宋巷生的手机号就匆匆给南风瑾打去了电话。

    但电话没有人接通。

    在找了一下午后,赵慧敏这才回到医院。

    医院来陈恩瑞见到她来了,跟往常一样的喊了声:“妈,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

    赵慧敏闻言,低头看了一眼,将东西放进了自己的包里,敷衍道:“没什么。”

    陈恩瑞知道她有事情瞒着自己,但这个时候也没有多问,只是期期艾艾的说道:“……妈,对不起我又给你惹麻烦了,因为当时爸爸喝醉了酒,我看到他拿着刀想要去找姐姐,就跟了上去,但是我的身体不争气走不快,等我到的时候……只能用最笨的办法……给姐姐挡了一刀……咳咳咳……”

    她一边说着,一边轻咳,“我知道,是我占用了姐姐二十多年来的父母,虽然……虽然这不是我的本意,但事情已经变成了这样,我也没有办法替自己开脱什么,在这件事情上我跟姐姐都是受害者……这二十多年来,我是真的把你当成了我的亲生母亲……只要,只要你不赶我走,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是留在家里当个佣人,照顾你跟姐姐,我都心甘情愿……”

    赵慧敏看着她虚弱的模样,又听到她的伤是为了给宋巷生挡刀才再次受伤的,心里也有些动容。

    毕竟是养在身边养了二十多年,她付出的感情不是作假的。

    赵慧敏出去打水的功夫,陈恩瑞悄悄的撑着身体,找出了她放进包里的那几张纸。

    看到上面的亲子鉴定,手指捏的死紧。

    这个世界,就是那么不公平,从宋巷生开始出现,就在不断的抢走她的东西,现在……连她的身份都不放过。

    “刚才来的那个是……南风瑾?没想到真人竟然比杂志上的还有俊美,简直是钻石王老五的典范……”

    “你就别想了,没看他抱进来的那个女人?我刚才悄悄看到,那个女人身上都是吻痕,而且听医生问诊的结果,好像是……那什么太过了,又淋了水,这才晕倒了,南风瑾一直守着呢……”

    中途回来的赵慧敏听到两人的对话,一把将两人拦住:“你们说的那个女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被拦下的护士顿了下:“你是……”

    “我是她妈。”

    ……

    “南氏集团想要收购一家公司,有千百种办法,你想要几年的心血付之东流,我可以成全你。”

    南风瑾站在病床上,看着床上已经醒来的女人,面色沉冷冰寒。

    宋巷生撑起身,拿起桌边的杯子砸到他的身上,“滚!”

    杯子砸在他的身上后,落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南风瑾脚步沉稳的走到她面前,握住她的手骨:“宋巷生,老实待在我身边,不要再试图考验我的耐心……”

    “如果我说不呢?你要杀了我?”

    她面色苍白的仰着脸,神情眼底是不屑和冷嘲。

    南风瑾眸色深深,一片深沉墨色:“杀你?”他嗓音低沉,近乎爱语咛喃,说:“我舍不得……”

    但紧接着话锋一转,“但你那个奸夫,我可以让他再也不能出现在你面前。”

    宋巷生掀眸:“你吓唬我?”

    南风瑾沉声:“……你可以试试。”

    宋巷生抿了下唇,“跟我有关系的男人可不止一个,南总以为自己能找出来几个?”

    南风瑾手下的力道加紧,神色却透着诡异的柔情,他修长的手指摸向她的面颊,“没关系,以后,你都没有机会了。”

    宋巷生手指微微攥紧,“你……想干什么?”

    南风瑾给她掖了掖被子,“最近外面不太安全,先安心留在家里,既然你那么喜欢男人,我满足你。”

    宋巷生:“你想拘禁我?你真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

    南风瑾:“不是拘禁,你是我妻子,我是在保护你。”

    “啪”,宋巷生扬手给了他一巴掌,唇间紧抿,“南风瑾,你可真让我恶心。”

    南风瑾伸手揩了下唇角的位置,扣住她想要再次落下的手,把人压在了床上,眼底幽芒一片,“宋巷生,你怎么不装了,嗯?一直装下去,你想要什么,我还能少了你?”

    装的乖顺,装的顺从,装的对他余情未了。

    这些,不都是她的拿手好戏?

    既然演了,怎么就不能演一辈子?

    宋巷生闻言,蓦然就笑了:“还能是因为什么,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每每想起我的儿子是怎么死的,我就恨不能亲手拿到捅进你的心窝,你问我为什么?”

    她的眼睛里好像是淬了毒,“……我恶心你,这个答案,南总满意了吗?”

    恶心他?

    既然这样,那不妨就恶心的透彻一点。

    南风瑾制住她乱动的手,炽热的唇就烙印上了她的。

    当手上触摸到一片湿润的粘稠,南风瑾顿了下,眸光看向她的掌心,那里一片殷红。

    “手,怎么伤的?”

    抱她来的一路,她的手紧攥着,以至于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如今近距离细看,才发觉伤口的边缘已经泛白,显然是被水浸泡过后的模样。

    她的手受了伤,在被他带回去公寓前。

    宋巷生冷笑一声,没有任何要回答的意思。

    南风瑾最不喜欢的,就是她沉默以对的模样,让他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徒增无力。

    他扯着她的手,叫来护士给她包扎的时候,宋巷生却慢慢的开口了,她对着护士说:“麻烦你,帮我报个警,这里……有个强奸犯。”

    正在给她包扎的护士,从一进门就明显的感受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冷凝,如今闻言直接就是一愣。

    病房内连上她自己,也就三个人,宋巷生口中的强奸犯,指向性太过明显。

    护士抬头看向她,又悄悄的瞥了一眼一旁面色难看的俊美男人,“这……”

    是在闹着玩么?

    护士站里,有经常关注财经杂志的同事,已经扒出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世,听闻是集团总裁,白手起家创下了商业帝国,这样的人……会是强奸犯?

    “她在给你开玩笑。”南风瑾面色如常的走进了宋巷生,对着护士沉声说道:“你先出去。”

    护士在宋巷生的手上绑好了纱布,手指东西的,视线止不住的朝两个人的身上扫。

    似乎是想要看出点什么端倪。

    “你看,你随意的一个玩笑,吓坏了人家护士,以后,不准这样了,知道吗?”

    他的手轻柔细致的摩搓在她的侧颈,怎么看都是柔情似水的缠绵,可宋巷生却觉得,像是有一条吐着杏子的蛇,爬上了她的脖子。

    ……

    “妈,你说,什么?”

    陈恩瑞震惊的看着拿着包要去找南风瑾的赵慧敏。

    赵慧敏拿着手包,面上尽是悔不该当初的模样,“……南风瑾这么多年,之所以会对你好,是因为……他一直以为,是你救了他。”

    陈恩瑞被这个消息在脑中炸开,“不,不可能,他因为爱我,所以才……所以才会……”

    赵慧敏却只是摇头:“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鬼迷心窍,一心为你筹划,抢了原本应该属于巷生的善报……是我,这么多年,是我害了自己的女儿……”

    都是她的错,算计了这么多年,以为是替自己的女儿找个靠山,殊不知,是害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赵慧敏恨不能扇自己两巴掌。

    她现在就要去把一切说出来,让南风瑾明白,这些年,他认错了恩人,不要再折磨她的女儿。

    “不,妈,妈,你不能去,你不能去。”陈恩瑞仓皇下了床,因为太过紧张和害怕,她连身上的伤都忘在脑后。

    她死死的拽住赵慧敏的手,“妈你不能去,我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你替我想想好不好,如果风谨知道这件事情,我们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你不能那么做,我也是你的女儿啊,我也是你的女儿啊……”

    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赵慧敏:“恩瑞,你已经结婚了,南风瑾也跟巷生结了婚,你们之间本来就不应该再有什么可能,你以后……就不要再想这些了。”

    陈恩瑞:“不!”

    “是你跟我说过的,是你说过,我跟风谨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们才是最般配的……我把你当亲妈,难道这么多年来你对我的好,都是假的吗?你要逼死我是不是?”

    陈恩瑞跑到了窗户边,一只腿坐在了窗户上,她红着眼睛,说道:“你如果去把这件事情说了,我就死给你看……为什么,你们为什么都要逼我?我做错了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要怎么对我,不管是我来到陈家,还是当年你偷抢了宋巷生按在我的身上,这些难道都是我的错吗?”

    她说:“是你们,这些都是你们给我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明明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为什么你们现在都要逼我,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们才会满意?!!”

    赵慧敏看着她在窗户边摇摇晃晃的模样,吓得手忙脚乱,“恩瑞,恩瑞,你别冲动,你先下来,你先下来咱们再说。”

    “不要告诉他,你答应我,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不然,我现在就跳下去。”陈恩瑞喊道。

    张潇潇打宋巷生的电话没有打通,就联系上了南风瑾,南风瑾让她在来的时候,拿件宋巷生的衣服。

    张潇潇只是顿了一下,便连忙来到了医院。

    这世间事,有时候就是那么的巧合,偏巧她就经过了一间病房,偏巧,这间病房里住着陈恩瑞。

    时间分毫不差的,她将一切都听了进去。

    张潇潇静默的离开,抬头看了眼远处的天空,抹了下眼角的泪光,声音轻轻,低至不可闻道:“陈恩瑞,报应果真是要来的。”

    当年你所亏欠的,都是要偿还的。

    陈恩瑞暂时封住了赵慧敏的嘴,但心里却依旧七上八下的,好像有什么极其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张潇潇拿着衣服去了宋巷生的病房,见到了面色苍白的宋巷生从,匆匆放下手中的衣服:

    “Reborn,你这是得了什么病?”

    宋巷生听到是她的声音,眉眼掀了掀,却在后门看到了另一道声音。

    是,江君骁。

    “你们,一起来的?”宋巷生轻咳了一声后,说道。

    张潇潇狐疑:“我们?”

    她顺着目光也看到了满口的江君骁。

    同样看到的,还有……南风瑾。

    南风瑾正站在窗边打电话,回头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江君骁。

    两人见面,四目相对,空气中就弥漫起了硝烟的味道。

    在南先生锐利森冷的目光注视下,江君骁就那么闲庭信步般的朝着病床走了过来,他说:“Reborn我娶你吧,好不好?”

    宋巷生是南风瑾的妻子,可Reborn不是。

    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已婚,一个未婚。

    而江君骁要娶的,是未婚的Reborn。

    宋巷生眉头拧了拧,似乎是在揣测他话里到底是有几分的认真。

    江君骁就那么目不转睛的由她看着,一瞬不瞬,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成分,俨然已经把南风瑾当成了个死的,不存在。

    面对江君骁这么堂而皇之的撬墙角,南风瑾泠然就轻笑了下,森冷怒意,目光如钩,“一个靠老辈庇佑的纨绔,江君骁你以为自己还能做得了婚姻的主?”

    江父让他娶谁,要跟哪个家族联姻,早就已经是定数,根本由不得他做主。

    江父知晓他跟宋巷生之间的关系,便不可能会松口。

    这也是南风瑾为什么从一开始,就没有阻止宋巷生拿着跟他的关系招摇过市,最重要的原因。

    江君骁手指在宋巷生手指上轻敲了两下,漫不经心的散漫:“老头子他会松口,没有人而已成为我们之间的阻碍,所以……我就等你一句话。”

    他靠近她,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嫁给我,不是更能让南风瑾痛苦?”

    所爱之人另嫁,怎么看都是一巴掌重重的扇在了南先生的脸上。

    这当然是个好办法,求而不得是什么滋味,当年的宋巷生就曾经尝试过。

    一旁的张潇潇将三个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都看在了眼底,握着手机的手紧了下。

    她正在进行一番思想斗争,是拿着手中的东西延后再说,在南风瑾伤害了自己所爱之后,在公布真相,让他追悔莫及……

    还是念在宋巷生对她不错的份上,帮她一把?

    张潇潇没有办法拿定主意,所以,她悄悄的走出了病房,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电话那头的男人在听到她的叙述后,先是笑了两声,之后才沉沉的说道:“……再等等,我们手里既然有这么大一个把柄,怎么能让他们这么痛快的结束这一切。”

    张潇潇抿了下唇:“……可Reborn,她是无辜的……现在告诉南风瑾真相,事情也是一样的,他不会再维护陈恩瑞,我们的目的一样可以达到。”

    “那怎么能一样?!”男人厉声道:“这个秘密一日不公开,陈恩瑞为了保住这个秘密就只能对我们言听计从,当年她做的孽,哪能这么轻易就让她还干净,还有陈家,还有南风瑾,如果不是他们,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张潇潇你不要忘记,你能活下来,能健康平安的长大,是托了谁的福。”

    张潇潇握紧了手机,“我,知道。”

    “既然知道,就不要因为别人对你一星半点的好,忘记他是怎么死的!”

    张潇潇:“我不会忘。”

    听到她这么说,男人的声音渐渐的平缓了下拉,“我知道,我知道潇潇你的恨意,不会比我浅薄半分,毕竟……你爱他啊。”

    你爱他啊……

    当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张潇潇的瞳孔骤然一缩,她的声音微颤:“……我没有。”

    “有没有已经不重要了,你可以骗过所有人,还能骗过我吗?潇潇,记住你的目的,不要让我失望。”男人挂断了电话。

    走廊尽头的张潇潇,慢慢的蹲下了身。

    ……

    陈恩瑞暂时打消了赵慧敏想要将一切说开的念头,但是她知道,这个秘密藏不住多久了。

    赵慧敏当年把她当做亲生女儿,可以为她做尽一切,如今知道宋巷生才是亲女,再加上对宋巷生的愧疚,早晚有一天会把一切说开。

    到时候,她就真的一点倚靠都没有了。

    在慢慢的冷静下来以后,陈恩瑞都没有办法相信,这么多年来,南风瑾对她的好,对她维护全都是出于幼年宋巷生对他的救命之恩和照顾。

    宋巷生抢走了她的父母,抢走了她的爱情,如今连最后一点生路都不给她。

    陈恩瑞恨红了眼睛,老天对她何其不公。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好事都是宋巷生的?

    为什么原本属于她的一切,到最后,都要被宋巷生抢走?!

    在这种情绪的焦灼之下,陈恩瑞开始思考自己的后路,陈家崩倒,陈凌峰手中能套现的钱都付之一炬,只有赵慧敏手上还有部分的资产……

    至于孙家……

    陈恩瑞只要想到就会打寒颤。

    孙琪根本就没有把他当做人来看,她不能再回去,不能……

    在她苦苦思索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的时候,她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号,因为之前孙琪的那一出,陈恩瑞现在看到陌生的号码闪烁,就会有些后怕。

    但铃声不停地响动着,陈恩瑞咬了下唇之后,还是……接通了。

    手机被接通以后,先是片沉静没有人说话,在陈恩瑞开口之前,手机那头就开始播放录音。

    “……南风瑾这么多年,之所以会对你好,是因为……他一直以为,是你救了他。”

    “不,不可能,他因为爱我,所以才……所以才会……”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鬼迷心窍,一心为你筹划,抢了原本应该属于巷生的善报……是我,这么多年,是我害了自己的女儿……”

    “不,妈,妈,你不能去,你不能去,妈你不能去,我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你替我想想好不好,如果风谨知道这件事情,我们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你不能那么做,我也是你的女儿啊,我也是你的女儿啊……”

    录音是她跟赵慧敏的对话,虽然是从中间才开始录制的,但事情的来龙去脉却清晰无比。

    “你是谁?你怎么会有这段录音?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陈恩瑞有些失控的喊出这句话。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南风瑾收到这份录音,你觉得他会怎么做?这么多年维护错了人,伤害了自己最爱的女人不说,这个女人还曾经救过他的命……而你,知道一切,却还在用苦肉计试图想要隐瞒一切……”

    “……想想也真是可悲,堂堂南氏集团的总裁,竟然从头到尾被人耍的团团转,依照南风瑾的骄傲,知道真相以后,这场怒火……想必是不会小,就是不知道,到时候遭殃的是始作俑者的赵慧敏,还是你这个心思歹毒,一再逼着他去伤害所爱的女人?”

    他每说一句话,陈恩瑞的心都要颤动一下。

    她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她费尽了心里暂时堵住了赵慧敏的口,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被人录了音。

    “你没有第一时间把录音发出去,就说明,我们之间还有商谈的余地是不是?”陈恩瑞攥紧了手掌,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一再的告诉自己要冷静,只要条件可以谈,那就不是绝境。

    只要还能继续往下谈……

    “你想要什么?钱吗?你说个数,只要在我能接受的范围之内,我们都可以……”

    “钱?不不不不,我并不缺钱,但是,我这里缺一个人,想要陈小姐帮帮忙。”男人笑道。

    陈恩瑞:“缺……什么人?”

    “夜色会所,有个小姐前两天出场的时候,身体出了点问题,眼下找不到合适的人……我看陈小姐跟她的气质模样都很像,想要邀请你来……帮个忙。”

    夜色会所?

    陈恩瑞闻言声音就变得有些尖锐:“你让我做小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拿我跟那些下贱的女表子相提并论?!”

    “下贱?”男人笑出了声,“陈小姐……不,我又忘了,陈恩瑞,据我说知你不过就是个边缘小镇村妇的女儿,一个村妇之女李代桃僵当了几年的大小姐就真的以为自己高人一等了?你比她们高贵到哪里?”

    他说:“条件我已经说了,明天天黑之前,如果我没有在会所里见到你,这份录音就会自己悄无声息的,跑到各大网络平台……”

    “假千金不止冒名顶替了真千金的位置,还想要一直享受着真千金的善果,这出大戏……想必网友们一定会,很喜欢。”

    陈恩瑞紧紧的咬着唇瓣,“不,不要……”

    “看来,你已经做好了打算,那就……明天见。”男人挂断了电话。

    “……你想做什么?你就不怕在南风瑾还不知道真相的时候,会再一次的保住她?”张潇潇觉得他这就是在引火烧身。

    处于昏暗中的男人,轻轻的放下手机,“……你不是都说过了,江君骁想要娶宋巷生,南风瑾现在还会有时间关注到陈恩瑞身上?”

    张潇潇:“可是万一……”

    “不会有什么万一。”男人截断了她的话,手指在她的肩上拍了拍,拿着她的手,从抽屉里将一个纸袋放到她的手上,说:“明天去医院的时候,把这个带上,我送给Reborn的礼物,希望她会喜欢。”

    在男人走后,张潇潇握着手中的纸袋,神情有些复杂。

    次日一夜没有睡的赵慧敏,找到了宋巷生的病房。

    宋巷生醒的很早,嗓子不舒服的正趴在床边咳嗽。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