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06章:南总,非礼勿视的道理你不懂吗?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五分钟前,他看到已经被宋巷生踢出董事会的陈凌峰走进了陈氏集团,举止透着几分的怪异。

    略一迟疑,他便跟了进来。

    他来的时候,陈凌峰已经在拿着匕首乱砍,宋巷生脚下踩着高跟鞋,躲闪不及,他近乎是下意识的就冲动她面前,想要护住她。

    那时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一米。

    陈凌峰发疯,他又要担心她有没有受伤,一晃神的功夫,陈凌峰就举着刀朝他捅了过来。

    那声“小心”是陈恩瑞发出的,替他挡刀的是距离他数米身上带伤的陈恩瑞。

    而她明明就站在他的身后,不足两米的地方,却就那么站在原地,连移动半分都没有。

    她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她呢?

    她有没有心?

    南风瑾一路疾驰将陈恩瑞送到了医院,被紧急送到救护室的陈恩瑞在被推进去的那一刻,还在用力的握着他的手,她唇角苍白,眼角带泪,“你会,会在外面等我吗?”

    南风瑾削薄的唇角抿了下,眸色幽深一片,点下了头。

    陈恩瑞笑了,惨白却满足的笑意挂在脸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她说:“那就好。”

    当急救室的门被关上,南风瑾负手而立站在紧闭的门前,半晌后,重重的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

    “这位先生,你手臂上的伤,还是先包扎一下吧,手术还需要一段时间。”路过的护士小声提醒道。

    南风瑾低眸睨了眼手臂上的伤,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伤的。

    ……

    在两人离开后,宋巷生打电话叫来了保安,将陈凌峰送去了巡捕局。

    “Reborn董事,你的手……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其中一名心细的保安人员注意到了她还在渗血的手指,问道。

    宋巷生细微的掀了掀眸子:“不用。”

    安保人员点了点头,离开。

    宋巷生坐在车上,抽出几张纸巾按压在了手心,异物钻进掌心,刺痛感随之而来,她拧了拧眸子。

    伤口比她想象中要深的多,宋巷生忖度了一下后,开车去了附近的药店买了点纱布和消毒酒精。

    她坐在药面对着大窗的位置上,有些笨拙的处理伤口,因为一只手,怎么都不方便,每当用酒精擦拭伤口的时候,都会疼的她狠狠一皱眉。

    她其实……还挺怕疼的。

    不远处立在门口的一道身影,目光灼然的看着她的举动,垂在一侧的手指紧紧的握着。

    正在收银的店员看到他的举动,还以为两个人是仇人,等她匆匆的扫完条形码,结完账,想要开口询问的之后,他已经……走向了正在玻璃窗前处理伤口的女人。

    “去医院,你的手不想要了是不是?!宋巷生,我就没有见过比你还蠢的女人!”他开口就是言语恶劣,也难怪店员要把他当做是来者不善。

    宋巷生闻声有些诧异的抬起眸子,跟他的视线对视上后,整个人微不可知的顿了一下。

    “看什么,傻了是不是?!跟我去医院。”江君骁伸手把人被拽起来,动作粗鲁,却避过了她受伤的手掌,连手腕都没有碰到。

    宋巷生眉头皱了皱:“不用去医院,我没事。”

    一点小伤,用点酒精消下毒也就是了。

    她本身就不是什么矫情的人。

    “让你去就去,哪这么多废话?!”他脾气暴躁的好像随时都会动手一般。

    店员见此,连忙走了过来,说道:“这位先生,我们店里各个角落都有摄像头,请您不要打扰我们的客人。”

    江君骁本就见她那倔样就一肚子的火,如今被店员当成了危险分子,脸色更不好看了。

    店员被他眼神一唬心里也有些发虚,思索着要不要报警的时候,宋巷生开口了:“我们认识。”

    店员迟疑了下,视线在两个人的身上来回的巡视了下,似乎是想要判断她是不是在被逼无奈之下才说出来的谎话。

    江君骁裹了裹后槽牙,火爆道:“劳资像是坏人吗?!”

    店员:“……”像。

    江君骁冷笑一声,流痞道:“你眼前这个女人,看光了摸光了老子都不负责,你说我们谁才是混蛋?!”

    店员:“……”情况,好像,有些,复杂。

    宋巷生抿了下唇,对着店员的好意道了谢,之后,看向江君骁:“闭嘴。”

    在店员离开后,江君骁也没有转变脸色的迹象,定然的看着她数秒钟后,蓦然弯腰把人整个抱起,宋巷生惊呼一声,“放我下来,你干什么?”

    江君骁抬手在她的臀上拍了一下,“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要挑战我耐心。”

    宋巷生被他的举动弄的有些面红,气急败坏的咬牙:“江、君、骁!”

    江浪荡“嗬”的从喉骨中溢出冷笑,“真是难为你,还能记得我的名字。”

    她成日里跟南风瑾你侬我侬,又是出双入对,又是在媒体面前秀恩爱,光明正大的密不可分的还能记得他?

    着实为难了。

    面对他的轻嗤,宋巷生咬了下唇,敛着眉眼,没有说话。

    江君骁低眸朝她睨了一眼,唇角张阖了下,但到底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要是再哄她,就是犯贱!

    把人有些粗鲁的带到车上,“捆”上了安全带,在他准备关上车门的时候,她抿着唇就要把安全带打开,江君骁握住了她的手,沉着脸道:“你最好老实听话一点,嗯?”

    他本就说不上是好脾气的人,混蛋起来,就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最荒唐的时候,那是恨不能把天给捅出个洞的主儿。

    两人相继无话的到了医院。

    全程,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他开着车,连看她一眼都没有。

    宋巷生看着车窗外,但余光却还是盯看着他倒映在车窗上的模样有些出神。

    医院内,一声看着她一路被抱进来的模样,连忙下意识的就推开了椅子,说道:“是伤到了腿了?来来来,小心一点,先放到椅子上,是哪一条腿受伤了?左腿还是右腿?”

    医生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大夫。

    在他准备蹲下身,好好检查一下的时候,宋巷生有些嗔怪的横了江君骁一眼,她说要自己走,就他非要跟她死犟。

    江君骁不耐烦的看了医生一眼,说道:“她伤的是手,你没看不见?!”

    医生:“……”

    伤到手,你抱着进来?

    是个人不都要怀疑一下是不是伤到了腿?

    医生也没有跟他计较这些,开始坐在椅子上给宋巷生处理伤口。

    伤口有些深,还因为她一开始的操作不当有些破损的纸巾渗透到了里面,医生只能先把多余的东西给清理出来。

    宋巷生敛着眉头不去看,想要以此来减轻一些疼痛感,但显然……并没有什么效果,另一只放在膝盖上的手紧紧蜷缩在一起,眉头也拧在了一起。

    “轻一点。”这是江君骁第一次出声。

    医生看了他一眼,笑呵呵的点头。

    “你到底行不行?她怎么那么疼?”在宋巷生因为疼痛,倒抽一口凉气的时候,江少再次不耐烦的开了口。

    接连被质疑水平的医生也是脾气好,笑着说道:“小伙子,不用那么紧张,就是一点小伤,不碍事……你看,你女朋友不是都没有说什么?”

    偏生他这个小年轻,女朋友皱下眉,他要说一句,女朋友倒吸口凉气,他就忍不住要发火,现在的年轻人啊……

    在缠绷带的时候,大夫笑道:“既然这么宝贝,下次可要看紧了点,不要让她再受伤了。”

    江君骁:“……谁宝贝她?劳资宝贝个石头疙瘩还有暖热的时候,犯得着去上跟着宝贝一个没有心肝的女人?!”

    他这话满满的戾气,身为过来人的大夫却从中听出了几分委屈的意味。

    笑着打趣宋巷生道:“小姑娘,好好哄哄你男朋友,看把人家给气的,委屈的找个人都要忍不住发发你的牢骚。”

    宋巷生有些尴尬的笑了下,“他……不是我男朋友。”

    医生闻言顿了顿,看了眼因为她这句解释面色铁青的江君骁,笑着摇了摇头,心道:小同志还需要努力啊。

    等伤口包扎完了,江君骁向外走的速度有些快,宋巷生迟疑了下。

    大夫看到这一幕,笑呵呵道:“闺女,去哄哄他吧,小伙子还是很关心你的,人眼神里的紧张做不了假,心里有你的男人,最好哄,说两句软化,抱抱他,就什么都过去了。”

    人上了年纪,转过头再看这些年轻人的小别扭,就忍不住想要规劝两句。

    “人这一辈子其实很短,能抓住的幸福,还是不要让它溜走了。”

    在宋巷生走出诊室前,大夫笑呵呵的说道。

    等宋巷生转过头的时候,另一名患者已经进来了,大夫开始了新一轮的问诊。

    宋巷生迈步走出了诊室,原本前两分钟就已经大步流星走出诊室的男人,此刻却在距离她不到两米的地方,就算是乌龟爬都不会是这速度,他显然……是在等她。

    即使,脸色很臭。

    在她准备走过去的时候,有一女人经过江浪荡的身边,停下了脚步,轻佻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胳膊,掏出了手机:“帅哥,加个微信,有空一起喝一杯?”

    很多男人的劣根性便是,不会轻易放过偶然的来的艳遇。

    类似的套路,江君骁以前玩的凶的时候,也是来者不拒,本就是存着游戏人生的打算,身边多一个女人少一个又有什么区别?

    但此刻,他冷眼躲开女人伸过来的手,语气不善道:“老子有女朋友,你离我这么近干什么?!发‘烧’干涸了就去挂消炎水,败火!”

    都是玩惯了的老手,两三句粗话没有听不懂的。

    女人的脸色变了变,“你玩不起?”

    江君骁拍了拍被她碰触过的手臂:“上赶着的不是买卖,没听过?”

    女人脸色难堪的额离开,原本以为是个能玩的开的,没想到惹了一身骚。

    宋巷生离得并不远,自然将两人之间的话都听了进去,只是江君骁背对着她,并没有任何的察觉。

    在女人离开后,她脚步顿了下,但还是走了过去,江君骁听见脚步声,余光扫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继续向前走。

    宋巷生两步跟了上去,追上他的脚步后,低声说道:“……我……谢谢你送我来医院。”

    江君骁冷冷的瞥她一眼,“谁他……”堪堪要爆出口的混蛋话,硬生生的压在了舌尖,“我稀罕你的感谢?!”

    宋巷生:“……”

    两人就那么僵持在医院门口的位置。

    宋巷生抿了下唇,“……既然你不想看到我,我就先走了。”

    她走了两步,身后没有任何的动静,便不再有任何的停顿,径直走到路边,准备打辆车离开。

    江君骁看着她没有任何迟疑离开的背影,狠狠的握紧了手掌,之后大步流星的追了上去,弯腰就把人给直接扛到了肩上。

    宋巷生前一秒还在注视着路边的出租车,下一秒就整个人都腾空了,惊呼声没有任何抑制的从口中溢了出来。

    等反应过来以后,忍不住在他的后背锤了一下:“江君骁,你神经病是不是?!”

    他抬手在她的臀上又拍了一下,“别动!”

    “你带我去哪儿?!放我下来!”

    “江君骁,你别太过分!”

    “混蛋,听没听见?!”

    宋巷生就发现,这人的脑子构造有时候你根本不能用常人的思维来理解,疯起来不管不顾,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江君骁也没有把她带去什么地方,就是……找了家酒店,然后,开了房。

    当被摔在绵软的白色大床上,宋巷生都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在她愣神的时候,江君骁从口袋里也不知道是掏出了什么药,对着水,就直接塞进了她的嘴里。

    “咳咳咳……”宋巷生被水呛到,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你给我,吃的什么?”

    江君骁“啪”的一声把水杯放到桌上,“春药,我们生个孩子。”

    宋巷生蓦然瞪大了眼睛:“你疯了是不是?!”

    江君骁扣着她的肩膀:“是,老子早就疯了,我这段时间就在想了,我是多蠢才会放着你不睡,想要等什么你的真心实意,你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心肝,既然这样,保不齐睡一觉,也就断了念想,到时候咱们桥归桥路归路,才是真的互不相干!”

    宋巷生原本就已经要打在他的脸上的手,却慢慢的收了回来。

    四目相对,两人之间的氛围就带上了剑拔弩张的味道。

    或者准备的说,是江君骁单方面的剑拔弩张,宋巷生的态度一直都很平静。

    半晌,她葱白的手指慢慢的滑到了领口的位置,她说:“好。”

    江君骁半撑在床上的手臂一顿,流痞中带着怒意的眸子骤然就缩了一下,“什么?”

    宋巷生半解开了衬衫,露出窈窕的曲线,慢慢的躺在了床上,浓密的黑发在白色床单的掩映下,如同海藻,她缓慢的闭上了眼睛。

    江君骁的眼眸有些赤红,声音从喉骨中溢出来,“你觉得我不会是不是?!”

    以为她摆出这番姿态,他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过她?!

    他想要她,午夜梦回,想得骨头都是疼的,若非是要等到她所谓全心全意的乐意,他那么重欲的人,怎么会生生的被逼成了柳下惠?!

    江君骁看着床上的女人,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动手扯开了她的衬衫,用力力气太大,衬衫上的纽扣被扯开了线,一颗颗接连掉落在地上。

    他近乎是咬牙的说道:“这是你自找的!”

    ……

    杨秘书在经过酒店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一道身影非常的熟悉,于是便跟了上来,在两人进入房间后,她可以很肯定,自己没有认错人。

    于是拿出手机拍下了照片。

    在等到了十分钟,里面还没有任何动静之后,她用自己的另一个手机号,将照片发到了南风瑾的手机上。

    之后,收了手机,返回大厅角落里静静的坐着。

    南风瑾接到照片的时候,陈恩瑞刚刚从急诊室出来,暂时脱离了危险。

    他握着手机,面色骤然就阴沉了下来,画面中的两个人是谁,他再清楚不过。

    “……风谨,你要,去哪儿?”

    听到他走向病房门口的脚步声,陈恩瑞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目光直直的看向他,面容苍白而憔悴。

    南风瑾顿了下,叫来了护工,说:“公司有事情,我出去一趟。”

    之后,便转身离开。

    陈恩瑞跟他认识那么多年,什么时候见他因为公司的事情变过脸色?

    整个南氏集团谁不知道,就算是天塌下来,南先生都可以做到面不改色。

    能让南风瑾如此神情的,陈恩瑞的脑海中就只想到了一个人……宋巷生。

    也只有她会见不得她好,在这种时候还要把南风瑾从自己的身边带走。

    陈恩瑞的面容狰狞了一下,恨红了眼睛。

    为什么,宋巷生总是要跟她争抢东西?!

    为什么,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以后,宋巷生还要安然无恙的活着?!

    为什么就不能死在那场大火中?!

    “啊!!”陈恩瑞积压的怒火冲到了嗓子眼,再也抑制不住的怒吼出声,“宋、巷、生!!”

    你为什么不去死!

    ……

    因为赵慧敏和陈凌峰还是夫妻关系,陈凌峰酒后闹事伤人,警方第一时间就联系上了她。

    而那柄作为凶器的刀,就摆放在她的面前。

    赵慧敏原本是不准备保释他,但是在看到那柄染着血的凶器后,她顿了一下,犹豫了一下后,请来了律师。

    当走出巡捕局的时候,赵慧敏手中是把柄水果刀,她拿着水果刀准备去医院,她要做DNA检测。

    警方说刀上有三个人的血迹,伤的比较重的是陈恩瑞,其余一男一女是小伤并没有大碍,赵慧敏闻言就动了心思。

    她要检查一下,宋巷生到底究竟是不是她的女儿。

    陈凌峰此时已经醒了酒,看到来保释自己的赵慧敏,闻言就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赵慧敏的心思明显就不在他的身上,只是说了句:“看在咱们夫妻的情面上,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我已经让律师在准备离婚协议,陈凌峰咱们的婚姻该结束了……”

    当初是她不顾父母的阻拦非要嫁给眼前这个一穷二白的男人,这些年她挖空了心思的帮他,让他从一无所有到后来人人都要尊称一句陈董,可她得到的是什么?

    是给别人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是被小三欺凌到头上,是他在外面跟狐媚女人恩恩爱爱。

    她现在只想要找回自己的女儿,想要知道宋巷生到底是不是她的女儿,其余的事情,她暂时都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

    “离婚?我不会同意。”陈凌峰一听她说要离婚,顿时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他名下所有能动用的资金都用来补了陈氏集团的窟窿,现在身上还背负着两个案底没有结案,如果跟赵慧敏在这个时候离了婚,他多半是要净身出户,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这样的结果,他怎么可能接受。

    赵慧敏:“同不同意,你跟法官去说,婚内出轨,私自动用夫妻共同财产,害我跟自己的女儿骨肉分离二十多年,陈凌峰我当初就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种男人!”

    她追悔莫及,当年为什么就敢中了邪一样的,非要嫁给眼前这个男人。

    以至于被他蒙骗了那么多年。

    陈凌峰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骂,心中自然是火气冲天,但是此刻他理亏,也只能暂时先咽下这口气,酒意散了以后,他很理智的分析了利弊,现在还不是跟赵慧敏撕破脸皮的时候。

    夫妻这么多年,他早就将赵慧敏的心思摸到恨透,一个暴发户的女儿,没有什么文化,行为也粗鲁的很,脑子也不够聪明,这样的人最好骗。

    只要他费心思多哄骗几次,表现自己痛改前非的模样,打动她并不是什么难事。

    ……

    酒店大厅的杨秘书用杂志遮盖住自己的半边脸,目光时不时的扫向门口的位置。

    在她有些焦急的等待了半个小时后,一身寒意的南风瑾这才从走了进来。

    杨秘书迅速的低下了头,听着他稳健的脚步声慢慢的从厅内走过,径直去向了电梯。

    她照的的门牌号很清楚,对于南风瑾这种心思细致的人来说,自然是会在第一时间注意到。

    而此时,床上的江君骁和宋巷生衣服已经都脱的干净。

    在呼吸相见的那一刻,江君骁哑声在她的耳畔低声:“宋巷生,你跑不掉。”

    他看上的女人,护了那么久的女人,怎么可能让她跑掉。

    “这是你自找的,我不会再给你逃走的机会,是你自己主动送上门……”

    他放过她一次的,那次她中了药,他跟个柳下惠似的,硬是差点把自己憋出毛病,都没有舍得真的碰她。

    这一次,不管是她真的信了他给她喂药的鬼话,还是怀着什么弥补偿还的心思,他都不松手了。

    本来就不是什么纯情的毛头小伙子,他做什么循规蹈矩的姿态。

    或许从一开始,他就应该先占有了她,也不至于弄到现在这种田地。

    是他蠢,他认了。

    “唔……”

    当真正要上阵的一瞬,她都保持着紧闭着眼睛的状态。

    江君骁有过迟疑,但始终没有松开她的手。

    他在她的耳边,低低的喊她“巷生……”

    “砰!”房门传来巨大的响声,江君骁压在她身上的姿势僵了一下。

    “砰。”

    房门这次竟然硬生生的被踹的震动了下。

    之后是第三脚,第四脚。

    江君骁这下确定被踹的就是他们这件房门,狠狠的咬了下后槽牙,迅速的用被子将宋巷生裹了起来,长臂一伸拿起旁边的浴巾裹在了腰间。

    在他还没有裹好的时候,南风瑾已经硬生生将门给踹开,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他身上夹杂着无边的寒意,眸光里死一般的沉寂。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而是直接走向了床边的位置,床下男女凌乱的衣物,全部交织的堆放在一起。

    床单混乱不堪。

    他伸手要扯开宋巷生身上的杯子,被江君骁伸出的手臂给拦了下来。

    江君骁露出餍足的神情,眼神欲色,身上除了浴巾什么都没有,而床上的宋巷生,露在外面的脖颈上,是星星点点的红痕。

    “南总,你来迟了……”江君骁低声道。

    你来迟了……

    这话里暗藏的含义,让南风瑾的眸光在刹那间猩红起来,他垂在一侧的手背上青筋爆出,骨骼发出响声。

    “砰”一拳重重的挥在了江君骁的脸上。

    江君骁一时没有防备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拳。

    在江君骁缓神的时候,南风瑾长臂已经伸向了床单,作势要把它掀开。

    江君骁嗤笑一声,挥拳以对,两人拳拳到肉,“南总,非礼勿视的道理你不懂吗?巷生没有穿衣服,你这样,像是什么样子?欲求不满,想要看现场直播?”

    他荤话连篇,哪一句不是踩着南风瑾的痛脚来说。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