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05章:就算是让我现在死在你的怀里,我都愿意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南风瑾目光如钩,握着她的腰肢,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在他靠近,宋巷生的唇瓣上就是一痛,继而唇齿间就蔓延开了血腥味。

    她眸光一深,照着他的举动,咬破了他的唇角,之后将人重重推开,她说:“南总这里是会议室,如果你真的需要,不如我帮你叫几个温柔解意的小姐?”

    他凝眸:“既然有太太,何必烦劳别的女人。”他以绝对身高优势,将她抵在桌前,神情阴霾,“会议室有什么要紧,南太太忘记在南氏集团,我们也曾经在办公室……”

    话说到一半,他陡然顿住,神情微拧。

    那显然不是什么好的记忆。

    那时他扣着她,因为陈恩瑞的事情大发雷霆,以她最屈辱的方式。

    他是真的动了怒火,开始口不择言。

    “多亏南总提醒。”她唇瓣抿了下,她的手指点在他心口的位置,眼神有些冷,“只是,当年南总为了心上人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如今……接连当面打了她的脸,不觉得,可笑么?”

    “还是说,南总的喜欢就这么廉价?”当在心上的时候就要星星不给月亮,不爱了,就什么都不是了。

    南风瑾冷冷的弯起唇角,“你如今不就是在仗着这份可笑,为所欲为?!”

    仗着他的喜欢,一次次的推他出头,有恃无恐。

    宋巷生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那还要多谢南总给我这个机会。”

    不是他,亲手将这份有恃无恐的凭借送到,她手上的么?

    七宝巷女老板入驻陈氏集团,将陈凌峰挤出董事会,以第一大股东的身份陈氏集团第一决策人的事情,不消两三天的功夫,就像是风一般的吹遍四方城的商圈。

    而她与南风瑾之间的桃色暧昧也越演越烈。

    毕竟镜头闪过,南风瑾的出现成了不少人眼中的焦点。

    三天后,宋巷生从陈氏集团大厦出来,径直坐电梯去了地下停车库。

    她走到地下车库,脚下的高跟鞋发出清脆的响声,“滴滴”两声遥控打开车门,突然蹿出一道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手中还拿着明晃晃的匕首。

    “陈董,这是要做什么?”

    宋巷生顿下脚步,朝着不远处的摄像头看了眼。

    陈凌峰将她的举动都看在眼里,面色铁青道:“你就不用白费力气了,这个摄像头在昨天就坏了,还没有进行维修。”

    宋巷生心下微沉,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所以……你就以为伤了我,就没有人知道?”

    陈凌峰身上的西装有些凌乱,整个人的神志也显得有些飘忽,他拿着匕首一步步的朝她逼近,“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同意把你接回来,引狼入室,引狼入室……”

    他口中不断念叨着“引狼入室”几个字。

    宋巷生后退一步,冷声道:“陈凌峰你最好想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伤了我,经济案件就是刑事案件,你以为自己还能逃脱?你已经抵押了那么多的资产,为的不就是想要摆脱眼下的困境?你难道想要功亏一篑?!”

    她的话,让陈凌峰的动作一顿。

    宋巷生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看着他的动作,她脚下穿着高跟鞋,贸然逃走显然有些不切实际,唯一能做的就是暂时拖延时间。

    “咳咳,咳咳……爸,你不要冲动,姐姐她……钱没有了我们可以再挣,姐姐她只是把你赶出了董事会,但是我们毕竟是血亲,她不会赶尽杀绝的……她或许对我狠心,但你不一样,你是她的亲生父亲,她顶多就是断了你从商的后路,不会,不会……咳咳咳……”

    身上还穿着病号服的陈恩瑞,忽然捧着伤口的位置,出现在了不远处。

    宋巷生的视线在两人的身上快速的晃过,眼神微微闪动。

    她隐约也能猜到,陈凌峰会突然发疯,多半是陈恩瑞的手笔。

    她明面上是在替自己说话,但哪一句不是在刺激陈凌峰的情绪。

    果然,原本已经被她说动的陈凌峰,在听了陈恩瑞的话后,当即就握紧了手中的匕首,“把公司还给我。”

    宋巷生唯一摊手,答应的很是爽快:“可以,你先把手中的匕首放下。”

    她没有任何迟疑的回答,让陈恩瑞和陈凌峰都顿了一下。

    陈恩瑞:“姐姐,你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欺骗爸爸吗?”

    陈凌峰:“你真的答应了?”

    宋巷生点头:“当然,钱再多,也没有命重要,你不就是想要重新回到陈氏集团?我可以答应你,不过……在此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陈凌峰:“你想要问什么?”

    “当年把我关进精神病院……的那人,跟今天唆使你拿刀逼迫我吐口的人,是一个,对吗?”

    陈凌峰迟疑了下,浑浊的目光看向了陈恩瑞。

    只一眼宋巷生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她嘲弄的弯了下唇角:“陈董,有人趁着你醉酒意识不清的时候,唆使你拿刀伤人,你不妨想一想,如果你真的伤了我,你就是杀人凶手,最后谁会得利?如果你没有成功,又是谁踢掉了家产继承中的最大阻碍?”

    宋巷生不会稀罕陈家那仅存的家产,但陈恩瑞不同,脱离了陈家,她就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从陈凌峰一出现,宋巷生就在他的身上闻到了浓烈的酒味。

    陈凌峰慢慢的转过了头,看向了一旁的陈恩瑞,“你敢耍我?”

    陈恩瑞一顿,摇头后退:“不是,我没有……爸爸,你不要听她胡说,你难道忘记是谁害得你走投无路,又是谁把你踢出的董事会,又是谁让你成了商场上的笑柄,你怎么能相信她?!”

    “是她是她要害你……”

    “不,是陈恩瑞,她想要借刀杀人……”

    陈凌峰被接连的两道声音闹得心烦,这两到声音不断的在他的头脑中打架。

    陈凌峰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一直处于神情紧绷状态中,此刻在加上酒精的作用,让他的情绪有些不受控制起来,他好像看到很多人站在他的眼前,叽叽喳喳的在嘲笑他的无能。

    他挥舞着手中的刀,胡乱的在空气中砍着。

    一下扑空,就又来一下。

    直到他听到一阵惊呼声,和那一声“小心”!

    紧接着,他的身后挨了一脚,被人重重的踢向了车头。

    他挣扎两下,想要起身,但是眼前蓦然一黑,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

    南风瑾看着倒在自己怀中的陈恩瑞,眼神有些复杂。

    “风,风谨……你,你有没有事?他刚才,他刚才有没有伤到你?”陈恩瑞嘴角流出一道血迹,眼神却依旧担忧万分的看向他。

    南风瑾弯腰把人抱起,“你先不要说话,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陈恩瑞闻言咳嗽了两声,插着水果刀的腹部溢出鲜血,“不,我要说,我怕,怕……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她说:“风谨,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爱你,真的爱你……即使,即使你现在对我,对我……没有感情了,我对你的爱从来都没有减少过一分……我从来,只爱过你一个人,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

    “咳咳咳……我知道,以前的事情是我们亏欠姐姐的,我愿意偿还,我什么都可以给她,她想要回到陈家,我也可以从陈家搬出来,我可以给她道歉,给她跪下,哪怕……哪怕把我的骨髓抽出来给她都可以……”

    “我只有一个希望,就是……咳咳……就是希望,她不要伤害我最爱的男人……”

    终究是他护了那么多年的女孩儿,又再一次的救了他,要不然这柄水果刀,本该是落在他的身上。

    “恩瑞,我们先去医院。”南风瑾收紧了手臂,沉声说道。

    陈恩瑞将头靠在他的怀里,气若游丝的说道:“……我没事,只要你能一直这么抱着我,就算是让我现在死在你的怀里,我都愿意……”

    宋巷生站在一旁,目光沉静的看着两人情真意切的模样。

    她握起来的手掌上,有一道伤痕,鲜血隐约的从指缝中溢出来。

    只是她什么的没有说,也便没有人会注意到,又或者其实……连她自己都还没有发现。

    原本最初划开的伤口,都不会立即发作。

    在南风瑾抱着人上车的时候,宋巷生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手包。

    她问了一声:“南风瑾,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怎么会那么巧的,出现在这里?

    南风瑾闻言,终于是把一直落在陈恩瑞身上的视线,移到了她的身上。

    他眸色深深,视线落在她的脸上数秒钟的时间,但终究是没有回答她的这个问题,而是径直打开车门,上了车。

    汽车行驶,握着方向盘的南风瑾,手指却在慢慢的收紧,直到……手背上青筋爆出。

    他为什么会出现?

    真是一个好问题。

    若非是在极力的隐忍情绪,南风瑾多半是要紧紧的握着她的肩膀质问。

    宋巷生,为什么,扑过来的人,不是你?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