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04章:她勾着他,说:“谢谢。”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她现在这样就是在报复我们,她想要看我身败名裂成为过街老鼠,又怎么可能让你好过,她对你的恨意只会比我深,你现在回头想要认回她,这就是引狼入室……我真的很怕,很怕她伤害你啊,妈。”

    陈恩瑞一番歇斯底里声泪俱下的呼喊,成功的让赵慧敏产生了迟疑。

    诚然,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陈恩瑞对赵慧敏了解的很透彻,也清楚的知道她的弱点在什么地方。

    “你养育了我二十多年,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亲妈,我不走,我要留下来陪着你,现在爸爸在外面已经有了女人,姐姐也恨你,我要是再走了,你怎么办啊……我舍不得,真的舍不得……”

    到底是自己养了那么多年的孩子,赵慧敏顿了半晌,到底是没有再说出什么绝情的话来。

    只是,宋巷生那边,她并没有放弃,在她固有的思想中,亲生的不是亲生的到底还是有些区别的,如果能够挽回亲生女儿,她总是要尽全力一试。

    在赵慧敏走后,宋母还没有从陈恩瑞刚才那番声泪俱下的说辞中缓过神来,“恩瑞你,不认我?”

    她废了那么大的功夫,隐瞒了那么多年,才让她过了二十多年大小姐的生活,一直都在为她着想,她现在竟然不认自己?

    宋母显然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她做这一切是为了报复赵慧敏,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让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

    陈恩瑞捂着伤口的位置,慢慢的撑起身体,重新回到病床上,沉了沉心绪,按耐住心中涌动着的那股子厌恶,说道:“妈,我怎么会不认你,只是你也看到了,我现在的处境并不好,我一直都生活在陈家,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现在你难道要我去跟你去过苦日子吗?你要是真的把我当做你的女儿,就应该多替我想想。”

    宋母看着她,“说到底,你跟你那个爸一样,都舍不得富裕的生活,是不是?”

    陈恩瑞咬了咬牙:“喜欢富裕的生活有什么错?我生来富贵,就因为你一句话,难道就要我去做个村妇?!”

    陈恩瑞虽然生气,但是好在还保有理智,知道现在跟她闹翻脸没有任何的好处,平缓了一下呼吸,勉强说道:“你先回去,等过一段时间我再联系你。”

    宋母对她的态度很失望,“你现在巴不得去抱赵慧敏那个贱人的腿,到时候还会记得我这个当妈的?!陈恩瑞你不要忘记是谁生下的你。”

    陈恩瑞从钱包里掏出一千块钱现金,“你不是就想要钱,这些你先拿着,以后我每个月都会往你的卡里打钱,这样你满意了吗?”

    宋母接过了钱,却没有就此离开,“这些钱我先给你存着,但是恩瑞,现在你的身份已经被宋巷生那个丧门星给揭开了,留在陈家你不会好过,跟我回去,虽然家里没有陈家富裕,但也不会少了你的吃穿,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难道我还能害你吗。”

    陈恩瑞听着,心中却只有冷笑连连,她不会回去,她姓陈,不姓宋,她是娇贵的陈家大小姐,一辈子都是。

    在宋母暂时被安抚住离开后,病房内就只剩下陈恩瑞一个人,她靠坐在床头,狠狠的咬紧了牙关,眼神直勾勾的盯看着空气中的一个点,之后宛如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

    露出了一道诡异阴森的笑容。

    ……

    陈氏集团。

    陈凌峰还坐在这么多年他一直稳居的首位上,会议室内寂静一片,股东们的面色都不太好。

    楼下聚集了一圈的记者,都在等待着陈氏集团出面解释一下关于挪用公款,造成股票直接跌停板的事情。

    陈凌峰作为主要责任人,为了在接受相关部门的调查前补上这个漏洞,在一个小时的时间内,穷极所能的几乎变卖了名下的大部分财产。

    还有零星的一小部分没有动,也是因为那是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没有赵慧敏的签字,他没有办法擅自变卖。

    他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先稳定局势,把眼前的事情度过去,之后的事情再从长计议。

    “陈董,楼下聚集了很多记者和股民要求你出去给个说法,局势……已经,控制不住,依照各位董事的意见,马上召开新闻发布会,稳定住股民的情绪才是眼下的当务之急。”

    一位董事在众人的一致举荐下,成了大家意见的发言人。

    陈凌峰在这种局面下,已经没有了再拒绝的余地,只能被推着走到了大众的视野中。

    “陈凌峰来了,快,马上去采访……”

    “人出来了,陈凌峰露面了,把我们亏损的钱都吐出来!”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私自挪用公款的事情,我们手里的股票跌成了什么样子?!那都是我们的血汗钱!”

    面对群情激奋的状态,记者的摄像机就没有听过,全部拍摄了下来。

    在安保人员的簇拥下,陈凌峰走到了临时搭建的演讲台,示意大家先稳定住情绪的同时,朝着台下鞠了一躬。

    “对于这次的事件我本人深表歉意……但是也请大家,我们陈氏集团立足商界几十年,诚信和能力都有,一定能够共同度过这次的难关,营造接下来的辉煌……”

    “我在这里仅代表陈氏集团和各位董事们,在这里给大家立下军令状,各位手中的股票,在未来的一个月内一定会重新回转,请大家相信我们的能力……”

    在他一番慷慨激扬的演说后,现场股民的情绪稍稍有了点好转。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女声从众多的人海中清晰的传出来:“不知道陈董打算用什么来保证?”

    人群中缓慢的让出一条道出来,所有人都注视着刚刚出现的这个女人。

    宋巷生踩着高跟鞋,半散的墨发自然的垂在脑后的位置,红唇浅笑,艳若桃李,就那么一步步的朝着台上走了过来。

    陈凌峰的脸色变了变,在她走近后,压低了声音低斥,“你怎么会在这里?谁让你来的?!”

    宋巷生唇角扯动,朝后面伸了伸手,一直悄无声息站在人群中的张潇潇走到了她的身后,递上来一份文件。

    宋巷生翻动了几页后,一手握住文件的上方,将文件上的内容举到了陈凌峰的眼前,似笑非笑道:“陈董可是看清楚了?”

    她现在才是陈氏集团的第一大股东,任何决策,任何代表陈氏的公开言论,都要经过她的过问才能作数。

    台下的众人不知道她拿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一个个都好奇的伸长了脖子,想要一探究竟。

    宋巷生在陈凌峰铁青的面色中,慢慢的转过了身,将文件上的内容对准了台下的众人,普通股民看不清楚上面的字,但是摄像师们在拉近了镜头后,一切都看的真切。

    “我手上拥有陈氏集团累积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简而言之,我现在是陈氏集团第一大股东,拥有绝对的决策权,关于近日我集团内部董事陈凌峰先生擅自挪用公款为自身赌博所用,造成的经济损失,我方保留追求其刑事责任的权利,至于……给众多股民造成的损失,我们会尽快给出解决之策……”

    她一番安抚人心后,画风陡然一转,“现在当着众多股民和记者朋友的面,我代表董事会首先宣布一项决策……”

    她红唇翕合,面容精致,隐隐闪着光的眸子仿佛有一种光丽艳逸,“决定……罢免陈凌峰陈董、在、陈氏、集团、的、一切、职务。”

    她一字一顿的说出来,引起现场董事的一片哗然。

    陈凌峰更是直接勃然大怒:“你凭什么罢免我?!你没有这个权利,就算你是第一大股东也没有这个权利!”

    宋巷生闻言轻笑,清清艳艳:“陈董,哦,不……陈先生何必发怒,我当然知道这件事情需要董事会共同的决定,正好董事们都在,不如我们就问上一问,举手表决,有谁不同意我的决定,可以站住来反对,但……”

    她说:“但……反对的人多了,七宝巷原本想要注资解决眼前陈氏集团困境的打算,怕是……就要搁置了呢,毕竟,我这个第一股东连个决策的机会都没有,犯不着再趟这趟浑水。”

    陈凌峰握拳,“注资?你开什么玩笑,买下陈氏集团近乎一般的股份,七宝巷不过是一家新公司,你哪来的资金!”

    面对陈凌峰的质疑,现场的董事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宋巷生。

    宋巷生微微勾唇,“七宝巷就算是资金有限,难道陈董没有看到……我们南氏集团的总裁先生也到了现场?”

    她手指遥遥一指,目光带着清浅笑意的看向了不远处俊美清萧的男人,丰神俊朗,清冷如昔。

    董事会议。

    宋巷生手持接近半数的股权坐在了首位。

    那个陈凌峰坐了几十年的位置。

    会议持续了半个小时,会议室内几番争吵,但多数情况下只是陈凌峰的怒吼声,宋巷生全程都表现的神情寡淡,情绪鲜少起伏。

    “风谨,你真的要帮这个女人?!”

    在几番争执无果,没有任何胜算的情况下,陈凌峰摆出长辈的姿态,问向了一直没有开口的南风瑾。

    南先生深邃的眸光顿在了宋巷生的身上,宋巷生浅笑着跟他对视,玩笑道:“南先生总不会在这个时候让我难堪,是么?”

    他如果在这个时候站在了陈凌峰一边,无疑就是推翻了刚才她在记者面前所说的后话。

    南风瑾墨色眼瞳眯了眯,语调薄凉,没有任何的起伏:他说:“……听你的。”

    听你的,这话……是默许了她全部的言语。

    陈凌峰整个人后退了一步,瘫倒在椅子上。

    宋巷生勾唇,视线在众位董事的面上划过,没有人再有任何的意见,她手指撑在会议桌上,慢慢起身:“看来……大家也都赞同了我的意见,既然如此,我就宣布……从今天起,陈凌峰退出董事会,不日偿还所亏欠所有账目,否则……董事会将以集团的名义起诉你。”

    在陈凌峰的手指颤抖的怒视之下,这场会议以陈凌峰摔门而出告捷。

    董事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会议室,很快的,会议室内就只剩下宋巷生张潇潇和南风瑾三个人。

    “出去。”南风瑾狭长深邃的眸子朝着张晓晓的位置轻瞥了一眼,声音低沉中透着隐忍未发的情绪。

    张潇潇顿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宋巷生,“Reborn……”

    宋巷生眉眼细微的掀动了一下,浅笑道:“既然南总想要单独跟我说,你就先出去,门口等我。”

    张潇潇点了点头,推开椅子,走了出去。

    偌大的会议室内,就只剩下两个人。

    “满意了?”南风瑾沉声问。

    宋巷生唇上还是那三分清浅的笑意:“南总这么配合我,自然是满意的。”

    南风瑾如今最看不惯的就是她这副漫不经心,好似一切都不放在心上的模样,他猛然站起身,身后的木椅因为用力过大,而被推翻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他扣着她的肩膀,手下用力,让她的后背抵在宽大的会议桌前,“玩够了吗?”

    她这一招狐假虎威,堂而皇之的,不打任何招呼将他当成了挡箭牌,她利用他的容忍达成目的,事后云淡风轻的宛如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说白了,就是把所有人包括他在内,都算计在了其中。

    南先生在商场混迹多年,从来都是他将人视作棋子,什么时候被人这样玩弄过。

    偏生,他看的清楚,却只能按照她既定的轨迹演完这场戏。

    她手臂圈着他的脖颈,在他的面上落下清浅的不能再清浅的吻,她勾着他,说:“谢谢。”

    她言笑晏晏,可眼底却冰冷一片,俨然一切都是假的。

    南风瑾扣着她腰肢的手收紧,眸深似海,不见底色,“就这样?”

    利用了他一场,一个吻,就想要打消他的怒火?

    宋巷生:“不然,南总想要我……陪你上床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