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03章:太太她……以前很单纯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她说话似真似假,陈恩瑞根本不知道哪一句是真的,哪一句是假的。

    宋巷生最终跟着两名警员离开了,说是要配合警员同志的工作。

    饶是南风瑾再如何的睿智也根本猜不透她到底想要做什么,他修长的手指伸出,扣住她的手臂,眼眸深黑一片,“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她神情笃定,似是留有后招,但既然如此,怎么不直接拿出来?

    宋巷生卷长的睫毛动了下,不答反问,笑道:“我能做什么?不如,南总好好跟陈小姐说说,别没事找我麻烦?我还,挺忙的。”

    赵慧敏看着她被警员带走,想要上前,却又似乎带着犹豫,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受到了太大的冲击,她现在脑子很乱,一时之间根本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准确的判断。

    在跟宋巷生的亲子鉴定没有出来之前,她根本不知道宋母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如果她是又诓骗了自己一次呢?

    南风瑾寡淡的眸光扫了一眼病床上的陈恩瑞,陈恩瑞一直都在看着他,见他的目光看过来,虚弱的轻咳了两下,惨然笑道:“风谨,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难道……一点旧情就不念吗?为什么我不过就是睡了一觉,醒来以后,就什么都变了?我求求你,把那个爱我的南风瑾还给我好不好?我求,我咳咳咳咳……”

    “恩瑞别说话了,你的伤还没有好。”宋母连忙扶住她,说道。

    陈恩瑞推开她的手,面容苍白却坚持的望向南风瑾:“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喜欢上了姐姐,就要对我赶尽杀绝吗?”

    她说:“如果你开口,我不会拒绝,我可以跟警方说,是我自己不小心捅到的,可这样对我公平吗?我今天一天的时间,被她那么残忍的揭开了身世,她告诉我,一直那么疼爱我的母亲,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另一个陌生人才是……她抢走了我住了那么多年的家,毁掉了爸爸的公司……”

    说到最后,陈恩瑞几番哽咽,楚楚可怜却又委曲求全。

    就连前来的警员都对她的遭遇产生了几分的同情。

    南先生的目光中光怪陆离闪过,脚步微顿,他只问了一句话:“那一刀真的是她捅伤的你?”

    陈恩瑞摇了摇唇瓣,一只眼落下了泪珠,她说:“当时办公室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不是她,难道你也怀疑是我吗?我那么怕疼,你觉得我能对自己下去手?如果是以前,你一定不会问出这种话。”

    她捂着心口,泪眼婆娑:“你知道,我看着她维护她,我这里有有多疼吗?”

    在陈恩瑞上演苦情大戏的时候,宋巷生抬脚走了。

    她走出病房的时候,蓦然脑海中就想起了一句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的话,那句话好像是说:知道你为什么不招人待见吗?因为你不够虚伪,嘴还不甜,不会楚楚可怜,还懒得装模作样,还不会睁眼说瞎话……

    你做不到让人怜惜,可不就要独自承担所有的事情?

    可,宋巷生掀了掀眉眼,独自承担又如何?

    她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怜,依靠任何人,都没有自己实在,只要她可以所向睥睨,就没有人能伤到她。

    巡捕局外,静静的停靠着一辆黑色低调奢华的商务车,车上没有下来任何人,也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有后座半降的车窗。

    “先生,我们……不进去吗?”张助理低声问道。

    南风瑾眸色寡淡的朝外看了一眼,没有回答,却声音很低的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说,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张助理透过后视镜,迟疑了一下,询问:“先生说的是……太太?”

    南风瑾低声“嗯”了一声。

    张助理顿了顿,忖度了一下言辞,“太太她……以前很单纯,后来,在公司做总监工作很认真,如今……似乎,有些强势。”

    或许用强势这个词来形容并不太准确,但一时之间,张助理也想不到更加合适的词汇。

    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张助理也隐约的回忆起了第一次见到宋巷生时的模样,纯真,干净,还有些青涩。

    与如今这个干练左右逢源在商场上游刃有余的女强人形象,千差万别。

    张助理从一开始就知道,她终有一天会改变,因为这个圈子这个社会,它本身就容不下太过干净纯粹的东西,想要生存,想要立足下去,总是要做出一些改变,无论你甘不甘愿。

    但,当年的事情,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着实太过惨烈。

    那样的痛苦和挣扎,她会宛如是变了一个人般,已经算是足够坚强,换成另外一个人,大概都是要精神崩溃。

    平心而论,张助理对如今的宋巷生,是有几分敬佩的。

    南风瑾:“当年……”

    当年什么呢,话好像是已经到了嘴边,但是却终究没能吐出口。

    南风瑾一直在巡捕局外等着,他的车跟过来,宋巷生是知道的,而他也清楚她知道自己跟了过来,所以他在等,等宋巷生开口找他。

    只要她开口,他无论如何都会保她无恙,但,他迟迟没有等到。

    南风瑾低眸看了眼腕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他一向是耐心极好的人,但如今却有了难熬之感。

    终究是他先败下了阵来,南风瑾下了车,抬眸看了眼巡捕局的醒目的标志,抬脚走了进去。

    张助理紧跟上去,通知了另一辆车的律师。

    老神在在一言不发坐在巡捕局里的宋巷生见到他来,一点都没有惊诧。

    警员却被她长达半个多小时的沉默给弄的有些坐不住了,犯罪嫌疑人他见过不少,一言不发的也不在少数,但是问什么都不开口反而悠闲惬意的跟警方要水喝,跟在自己家似的,着实少见。

    偏生她长得好,明明该是目中无人的举动硬生生的被她做出了赏心悦目的意思。

    让人想要发脾气,都只能按捺下去。

    “我是目击者,来保释她。”南先生扫了她一眼后,对着警员沉声道。

    警员顿了顿,“目击者?你怎么证明?”

    当时不是说,现场只有受害者和嫌疑人两个?

    张助理侧头看向身后的律师,律师会意上前,一刻钟后,宋巷生被保释出了巡捕局。

    “南总就这么把握保释出来,就不怕伤了陈小姐的心?”

    车上,宋巷生似笑非笑的弯着唇角,说道。

    南风瑾削薄的唇角紧抿了下,眸色深深的看向她:“这,不就是你想要的。”

    她按兵不动,连律师都没有找,什么人都没有电话通知,不就是打定了主意,他会出现。

    又或者说,逼着他来保释她。

    “是啊,我就是故意的。”她毫不避讳的承认,没有任何的遮掩,她靠在椅背上:“物尽其用,人尽其力,南总的面子这么好用,我自然就不想要再多费别的心思。”

    她说过的,一报还一报。有恃无恐这种事情,曾经陈恩瑞是怎么施加在她身上的,她逮到机会自然是要奉还。

    “时间不早了,南总如果方便的话,不如……送我去一趟陈氏集团,稳定后方的股东大会,我身为第一股东总是要露个面,安抚一下民心。”

    她言笑晏晏道。

    南风瑾闻言重重的按了按眉心的位置。

    ……

    此时医院。

    “妈,你真的要这么狠心?这件事情从头到尾我才是受害者不是吗?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一直把你当成是我的亲生母亲……难道这么多年你对我的疼爱都是假的吗?血缘在你的眼中就那么重要?”

    陈恩瑞捂着手术后重新崩裂的伤口,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重要到,你说不要就不要我这个女儿了吗?”

    宋母看着她病号服上渗出来的血,担忧不已,连忙阻止她下床的动作,“恩瑞你现在不能下床,她本来就不是你的亲妈,我才是,你才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亲骨肉,你先别动,先别动了。”

    原本因为陈恩瑞的哭声而心软了一下的赵慧敏,一听到宋母的声音,眼中就只剩下了厌恶,“这二十年来,我把你当做掌上明珠一样的疼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既然你亲妈在这里,以后你就跟她回去。”

    陈恩瑞怎么肯回去,她过惯了优越的生活,当了二十多年的大小姐,怎么可能愿意跟宋母回到一个小镇上,那还不如杀了她。

    她闻言,气急败坏的用力推开扶着她胳膊的宋母,“滚开,我不认识你,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

    她不会回去,死都不会去做一个村妇。

    陈凌峰因为公司的一通电话已经回去了,眼下陈恩瑞能寻找突破点的就只有赵慧敏这边,她“噗通”一声跪在了赵慧敏的跟前,紧紧的抱着她的腿,声泪俱下道:“妈,你不能不要我,我就是你的女儿啊,人家不是都说,生母不及养母大,我没有第二个母亲,我就只有你一个妈,你不能不要我……”

    “姐姐,姐姐她跟你不会齐心的,你难道忘了吗?你以前,以前还曾经让人在她的车上动过手脚,差一点害死她,她现在那么恨我,又怎么可能不恨你……”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