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02章:这刀可不是我捅的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不光是这样,她在几个月后,差点被野狗叼走……我从来没有管过她,就当是家里多了个免费的保姆,只要我输了钱,我就拿衣架打她,你知道她哭的有多大声吗?!”

    而每当这个时候,只要是想要她打的哭声连连的,是赵慧敏的女儿,她觉得舒心。

    赵慧敏听着她的叙述,恨红了眼睛,蓦然伸出手死死的掐住了宋母的脖子:“你这个贱人,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咳咳,咳……”宋母用力的掰着她的手,指甲深深的陷入赵慧敏的手背,脖子上青筋爆出:“放,放开……”

    这一切,都被前来的记者完整的记录了下来。

    宋巷生唇角轻扯的看着这场闹剧,平静的宛如是个局外人。

    宋母说的这些,时间太过久远,加上她年龄尚小,根本什么都不记得,可当她开始有记忆开始,很多事情就再也忘不掉。

    她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永远得不到母亲哪怕一个笑脸,她小,什么都不懂,就只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是不够懂事?

    学习不够好?

    不够乖巧?

    可当她拼尽了努力,成为街坊四邻口中懂事听话学习又好的孩子,她还是得不到一句称赞。

    那天她真的作文在市里获了一等奖,全市也只有两个,老师在半晌很欣慰的公开表扬了她,小巷生那天很高兴,满心欢喜的拿着证书想要回家给宋母看。

    “一个赔钱货,如果不是镇上说什么响应国家号召,适龄的孩子都要去上学,你当我愿意花那个冤枉钱,每天看到她我就来气,丧门星的东西……”

    “再怎么说都是你的孩子,我看巷生还是挺听话的。”

    “听话管什么用,我养条狗也听话还能给我看家护院,养她能干什么,要不是看在再养个几年,有了人模样,就能嫁人换点嫁妆,我养着她干什么?”

    “这……巷生,你回来了……”

    正在打牌的邻居一回头就看到了背着书包站在门口的宋巷生,一时间有些讪讪的。

    虽然是个小孩子,但是那眼神却跟个大人似的,好像什么都看的明白。

    宋母打牌的空档,抽空回了个头,看到她呆呆的站在门口,轻唾了一口,“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没看到家里来人了,去厨房里煮点面条,想饿死我是不是?”

    没有任何的愧疚,眼中满满的就只有不耐烦的厌恶,小巷生就算是再怎么年幼,也能清楚的明白,她不受宋母的喜欢。

    记忆回笼,宋巷生看着还在不断叫嚣的宋母,拢了下随意披散在脑后的长发,眸光寡淡。

    争吵怒骂声还在继续,陈凌峰整个人都显得有些不耐烦,而陈恩瑞不知道是扯动了伤口,还是没有办法接受自己才是宋母女儿的事实,面色一片苍白。

    南风瑾听着宋母的叙述,闭了闭眼睛,眸色深沉如夜的摄向两人,“够了!”

    陈恩瑞眼巴巴的看着他,泪眼滂沱,大受打击,唯有他才是依靠的目光,“风谨……”

    赵慧敏见他出声脸色几番变动,“啪”的就给了宋母一记响亮的女儿,“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宋母在村子里就是出了名的悍妇,挨了一巴掌后,当即不管不顾的就伸出手去抓赵慧敏的脸和头发,“你敢打我?!你以为自己还是什么有钱的阔太太?!我都已经打听清楚了,你们现在连公司都保不住,你现在跟我没有什么两样,你敢打我,我打死你,打死你!”

    新仇旧恨夹杂在一起,很快的两人脸上就都见了血。

    镜头一直在录着,陈凌峰面上无光,动手想要把人该拦开,但是面对两个跟发了疯一样的女人,他竟然一时之间束手无策。

    “我记得陈小姐,一向自恃出身高贵,如今……看来,也不过是鸠占鹊巢的山鸡,自以为是凤凰,谁知道,如今……美梦,‘砰’的一下子就破碎了,原来,凤凰和山鸡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想想,是不是很可笑?”

    她眸光鲜亮,相较于几人的狼狈,更显得醒目。

    山鸡,这是陈家人不知道多少次按在宋巷生的称呼,如今……倒也真的算是风水轮流转。

    宋母拽着赵慧敏的头发,像是要她的头皮给扯下来,“你不是想要知道你的女儿在什么地方吗?我告诉你,你看到了吗?就是你一直看不上前的那个啊……自己的女儿亲手毁了你们的公司,让你们从上流人变成了穷光蛋!这是报应,这就是报应!!哈哈哈,报应,是报应!!”

    赵慧敏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宋母只觉得这二十多年堵在胸口的那口气总算是出来了,“宋巷生啊,不然你以为还能有谁?就是你不拿她当人看的宋巷生啊,哈哈哈哈,你知道吗,每当我知道你怎么对待她的时候,我这心里都是说不出的高兴,在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的那一次,你知道我有多想跑到你面前告诉你真相吗?哈哈哈……”

    如果当时不是她生了一场大病,连家门都出不了,她早就跑到赵慧敏跟前,说出这个秘密,来欣赏赵慧敏崩溃的模样了。

    只是这个野种真是命大,那么大一场火,还能安然无恙的重新回来!

    赵慧敏目光僵然的,慢慢的活动着脖颈,移向了宋巷生的方向。

    宋巷生的唇角还保持着最原本的笑意,丝毫变化都没有,在拿到宋母和陈恩瑞的DNA检验结果的那一刻,关于这场偷龙转凤的戏码,她便……已经猜到了。

    她不会去怀疑,自己是宋母的另一个女儿,而真正的“陈恩瑞”已死,单看宋母对待陈恩瑞的态度,就知道这种假设不存在。

    赵慧敏:“你是……你是……我的……”

    宋巷生清清艳艳的唇角轻启,“我?赵女士怕是认错了人。”

    她早就无父无母,孑然一身了。

    赵慧敏:“不,不是,你没听见她说,说……你才是我的女儿,你小时候,小时候是不是脚上带着一条红色的脚链?那是我,是我在你出生前,亲手给你编的,寺庙里的大师说,可以庇佑你平安,你仔细想想,想想……”

    红色的编织脚链?

    宋巷生自然记得,她一向记性不错。

    丢失的时候,她还失落了一段时间。

    “脚链?”她沉思了停顿了下,“……我身上从来没有过。”

    赵慧敏蓦然握住了她的手:“我们去做检验,去做亲子检验。”

    宋巷生浅笑着,抽出了自己的手,“抱歉,赵女士,我没有时间,我今天来,除了这件检测书,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您和陈董,就在刚才……七宝巷收购了陈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散股,加上从各大抛售的股东那里高价买过来的,共计……百分之四十五,目前,是陈氏第一大股东。”

    自此,陈氏便是真的换了姓。

    陈凌峰猛地迈步向前:“你果然是在打陈氏集团的注意,你这个贱人,你……”

    “陈凌峰!”赵慧敏猛然推开气势汹汹的陈凌峰,手指颤抖的指着他的鼻子,骂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是你害得我的女儿二十多年来流落在外,而你跟那个村妇的女儿却当了二十多年的大小姐!你……”话说到一半,赵慧敏突然顿住,“这件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是不是你跟那个村妇计划的?你说话,是不是,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打好了主意?”

    陈凌峰:“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做这些对我有什么好处?!”

    赵慧敏现在却是什么都不敢信了,她后退一步,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宋巷生的脸,越看就越加觉得熟悉,“巷生我们去做个检验好不好?你跟我去做个检验……”

    “巷生?”宋巷生眉心微挑,“赵女士如果想要找宋巷生,我听说……她被关进精神病院,然后不是死在了一场大火中?现在你想要去哪儿找她啊。”

    对于宋巷生而言,她的亲生父母是谁早已经不再重要。

    生母不及养母大,而养母,从来没有把她当做人,她没有什么恩情要还,自此,所谓亲情于她而言,还能剩下些什么?

    但凡是提及往事,在场的数人,有谁是无辜的?

    哪一个没有在宋巷生的身上插过刀子?

    她没有亲人,没有父母,也没有爱人……

    “你们谁是七宝巷的负责人Reborn?我们接到举报,来了解一下情况。”

    是前来调查陈恩瑞被捅伤事件的警员。

    宋巷生面上的笑容敛了敛。

    病床上的陈恩瑞:“是她,是她伤的我,医生从我身上取出来的匕首上,有她的指纹。”

    在场的所有人目光都朝着病床看了一眼,长身玉立的南先生走了出来,在宋巷生走向警员之前,握住了她的手,“……是一场误会。”

    宋巷生掀起眉眼,红唇翕合:“南总这么说,就不怕伤了陈小姐的心?毕竟……怎么说,为了算计我一场,陈小姐也都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刀。”

    陈恩瑞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唇,“不是误会。”

    “是误会,是误会,警员同志,这就是一场家庭纠纷,不用麻烦你们,我们可以自己解决。”赵慧敏说道。

    “谁要跟你自己解决,警员同志,就是她,是她捅伤了我的女儿,现在还恶毒的想要刺激她的情绪。”宋母指了指说话的赵慧敏:“这个女人跟她是一伙的,你不能相信她们,我们不私了,你们赶紧把这个恶毒的女人抓起来。”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两人再次扭打在一起。

    宋巷生走向了一旁已经收了摄像头的记者面前,“麻烦你们了,等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情,亲自跟你们主编道谢。”

    记者笑着点头,说了几句客套话后,便离开了。

    宋巷生转过头,目光沉静的看向前来调查的两名警员:“陈小姐的确是在我的办公室里受的伤。”

    南风瑾视线顿了下,削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扯住她的手向后,“这件事情我来处理,你不用管了。”

    宋巷生掰开他的手,笑道:“我的事情,才是真的不用烦劳南总费心……”她继续道:“陈小姐在我的办公室里受伤不假,想必动手之前,也仔细观察过了我办公室内没有摄像头,这才狠下心肠想要孤注一掷的坑我一把,只是不过……”

    宋巷生轻瞥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陈恩瑞,“只不过,你忘了一件事情,没有摄像头,不代表没有录音设备,我在出事之后还敢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你就真的以为我一点防备都没有?”

    陈恩瑞苍白的脸色更加惨白,她攥紧了手中的杯子,“你想要诈我?你不可能有录音。”

    在她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的时候,宋巷生唇角始终扬着似笑非笑的笑意,嘲弄而讥刺。

    在她讥讽的笑意下,陈恩瑞心中的不确定感更深,难道……她在当时真的录了音?

    陈恩瑞在脑海中快速的回忆着自己当时的所言所语,整个人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

    她孤注一掷的布下了这么一场局,即使自己不是赵慧敏的女儿,但她却是陈凌峰的女儿,只要能保住陈氏,她就能保住现在的生活,至于赵慧敏……她总有办法让她回心转意。

    她用自残的方式来换回跟宋巷生讨价还价的机会,如果就这么计划落空,那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宋巷生一瞬不瞬的目光看着陈恩瑞的目光几番变化,不动声色的将她在心中打的主意尽收眼底:“陈小姐好像……很担心?”

    陈恩瑞僵直了脖子:“我有什么好担心的,该担心的是你才对,故意伤人至重伤,你以为自己还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吗?”

    宋巷生清越的嗓音透着薄凉,竟然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的确,不过……这刀可不是我捅的,我不是说了,有人想要陷害我么。”

    陈恩瑞攥紧了手掌:“空口说白话,你以为警方会相信吗?你有本事拿出证据。”

    “证据?”宋巷生摸了摸下颌,悠然一笑:“我……骗你的,没有什么录音。”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