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01章:我的女儿现在在哪里?她在哪里?!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好,我知道了……”

    之后,宋巷生便挂断了电话。

    张潇潇看着地上和她手上的血迹,上前两步:“Reborn,你没事吧?”

    宋巷生摇头,去洗手间把手上的血迹清洗干净,凝眸转过身:“找人把地上的血清理了,还有……安抚外面的职员,让他们不要乱讲话。”

    张潇潇有些担忧道:“可是陈恩瑞那边……”

    这已经见了血,还是在只有两个人的办公室内,如果陈恩瑞报警,势必会给公司带来极其恶劣的影响。

    宋巷生的心思却不在这个上面,“这件事情待会儿再说,我现在有事,先出去一趟,公司的事情就先交给你了。”

    张潇潇看着她步履匆忙的模样,顿了下,“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宋巷生脚步未停,“医院。”

    陈恩瑞兵行险招,以身为诱饵,想要让她入局,换来陈氏集团喘息的机会,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所谓人算不如天算。

    “……省二院,陈恩瑞腹部重伤,被送进了抢救室,医生说,生命垂危,极有可能……抢救不过来。”

    宋巷生一边开车,一边带上了蓝牙耳机,声音沉沉的拨通了电话。

    “什么?是你,是不是你这个丧门星干的好事?!我当年就不应该……喂?喂?!!”

    她那边还没有气急败坏的骂完,宋巷生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省二院,省二院……”宋母口中念叨着,连忙收拾东西往外跑。

    宋巷生摘下耳机,一路开车找到了遗传科。

    遗传科诊室内。

    “这是你要的检验证明……”医生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到是她,抽身侧的抽屉里,抽出了一分文件夹递给她。

    宋巷生翻看了几页后,问道:“确定是母女关系?”

    医生:“这个你放心,我们做了那么多次检验,准确率高达百分之百,不会出错。”

    宋巷生捏紧了手中的文件夹,慢慢的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医生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起初看到她这么着急的想要出结果,还以为是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如今……

    这是,不着急了?

    实际上,宋巷生不是不着急,这份检验结果能帮助她解决眼下的很多事情。

    但怀疑是怀疑,当真相赤裸裸摆在眼前的时候,又是另一回事。

    因为不是亲生的,所以,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摆布伤害,铺就了二十多年的路,多么的处心积虑,又是多好的耐心。

    她以为宋母是个吝啬贪财嗜好赌博的村妇,却没有想到,这个村妇可以玩弄她整整二十多年的人生。

    到底是她看低了她。

    真相被撕扯开,一瞬间是如释重负,却又在一瞬间显得沉重万分。

    陈恩瑞才是宋母的女儿,那……她自己的真实身份,现在已经不再难猜。

    说来人生也真是讽刺。

    “Reborn你没事吧?”医生看着她陡然苍白下来的脸色,关心的问道。

    宋巷生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又慢慢的舒出,这样才让涌动着的,激烈碰撞着的情绪,慢慢的沉寂下来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走出了医院,车上她捏紧了手中的检验报告,之后开车去了省二院。

    她来得很巧,因为陈恩瑞前脚才出了急救室会转到了普通病房。

    “你还敢来?!看看你做的好事,我怎么会有你这么狠心肠的女儿,你非要害得我们整个陈家家破人亡才甘心是不是?!”陈凌峰被董事会的人逼得退无可退,陈恩瑞的出事才给了他从会议室内出来喘息的机会。

    此刻见到宋巷生跟见到仇人也没有什么两样。

    陈凌峰身后的赵慧敏见到她更是直接恨红了眼睛,“你这个畜生!你怎么能对我的女儿做出这种事情?!你有什么怨气不满怎么不直接对我来?!恩瑞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豁出去这条命也要让你偿命!”

    宋母见到她来,目光厌恶的冲了过来,举起手掌就朝她扇了过来,“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我当初就不应该让你活到现在!”

    宋巷生眸光冰寒的在半空中牢牢的扣住了她的手,“宋女士,赵慧敏和陈凌峰因为陈恩瑞的事情对我有所恨意我暂时还能理解……”她刻意的顿了顿,语带嘲弄,“你又是以什么身份,怎么比那二位反应还要激烈?”

    她说:“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出事的是你的女儿。”

    不知道的,还以为出事的是你的女儿……

    这话听在别人的耳中或许还没有什么,但是却让宋母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你,你胡说些什么,我只是生气生下你这种恶毒的女儿。”

    宋巷生薄凉的勾了下唇角,甩开她的手,捋了下自己的头发,遥遥的看了眼站在门口长身玉立的男人,她说,“我这里有一出极其精彩的戏码,邀请南总一观,如何?”

    “病人已经醒了,你们现在可以去看看她了。”护士从病房出来,说道。

    闻言,赵慧敏第一个跑进了病房,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紧紧的握着陈恩瑞的手:“我的宝贝女儿啊,怎么样了?是不是很疼?你这是要吓死妈啊,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可让我怎么活啊。”

    陈恩瑞扬着苍白的唇角,说道:“妈,我没事,医生说了并没有伤到要害,我现在,咳咳咳,没什么大事……让你们担心了。”

    赵慧敏心疼的拍了拍她的手:“我的女儿这么善良懂事,上天都会保佑你,不像有些人没有教养不说,心肠还恶毒的很。”

    陈恩瑞闻言,目光往宋巷生的身上轻瞥了一下,有些暗淡和难过:“妈,你别这么说,我相信姐姐她……她就是一时冲动。”

    “恩瑞啊你就是太善良了,她这种所作所为,就应该直接送到巡捕局,让她好好的为自己的错误承担后果。”宋母插嘴说道。

    赵慧敏看了她一眼,“你这也算是说了句人话,但是你这个女儿可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伤了人,到了现在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

    宋母从后面推了宋巷生一把:“你是死的吗,恩瑞都醒了,连一句道歉的话都不会说?!”

    陈凌峰冷哼一声,厌恶之意溢于言表。

    宋巷生冷冷的扫了一眼动手的宋母,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颈,说道:“宋女士我在办公室坐久了,颈椎什么的都不太舒服,你这么碰了一下,我觉得好像是闪到了,我想要以故意伤害罪起诉你,不过分吧?”

    在宋母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她竟然真的拨通了报警电话。

    一直没有说一句话的南风瑾,见此,握住了她的手机,眸色深深的睨着她:“你疯了是不是?”

    这个时候报警,她还嫌弃事情闹的不够大吗?

    先不说,她是不是真的伤到了脊椎,就单单是陈恩瑞在她办公室里被捅伤的事情,警方一旦介入,她就讨不到任何的好处。

    宋巷生抽出了自己的手,她微微掀起眉眼看向他:“我很清醒……哦,对了,在通知警方介入之前,我还通知了几位记者朋友,希望他们能够在今天给我做个证……”

    她这模样,根本不是简单的来探病,更像是准备上战场的斗士。

    南风瑾眼眸深沉如夜,“你,想做什么?”

    宋巷生轻笑:“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请南总看出戏。”

    赵慧敏跟陈恩瑞对视了一眼,显然都猜不透,她这是在打什么主意。

    只是在记者到来之前,陈恩瑞该演出的戏码还是要上演,“姐姐,我知道你对我们家有很多的怨言,但我们自问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因为小宝的死恨我,我可以理解……这一次的事情,我不给你计较,就当是,我还了你一条命……”

    说着她看了眼南风瑾,眼角就落下了一行清泪,“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放过陈氏,那是爸爸一辈子的心血,你怎么说身上都流着他的血,不应该对一个长辈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她说的声泪俱下,就算是陈凌峰这种自私自利的人都忍不住心中有所触动。

    宋巷生“啪啪啪”的鼓起了手掌,“陈小姐的确很适合混迹演艺圈,到时候拿几个影后怕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陈凌峰重重一拍桌子,“你这个逆女,到现在还不知道悔改?!你伤了人,现在还在这里振振有词?你真以为自己无法无天了是不是?”

    在他拍桌子瞪眼睛的时候,门口响起了一阵嘈杂声,是记者到了。

    宋巷生敛了敛心神,“既然现在记者朋友们也到了,今天的戏码也就该开始了。”

    她从包里掏出那份检验单,说:“我这里有份送给陈董和赵女士的大礼,希望你们会喜欢……”

    她率先将检验结果放到了赵慧敏的面前,“赵女士,打开看看?”

    赵慧敏看着上面亲子检验四个醒目的大字,眸光一顿,却没有接:“你想要耍什么手段?”

    宋巷生看了眼旁边正在拍摄的记者,“镜头下,我能耍什么手段,就是觉得赵女士被蒙蔽了那么多年,替情敌养了那么久的女儿,挺可悲的……这不,人家母慈女孝的把你当成个傻子,你还被蒙在骨子里,还真是……”

    她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话语里隐藏的深意,却足够明显。

    赵慧敏不由自主的就捏紧她递过来的检验报告,直接翻到了最后的检验结果,在看到宋母和陈恩瑞的名字后,整个人向后退了一步。

    她的面色唰的一下子变得煞白,大脑有片刻的空白,唇瓣几番颤抖后,这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说出来的却是:“你拿份假的鉴定结果,想要骗我是不是?!”

    宋巷生勾起唇角,“如果你愿意这么认为,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是……自己疼爱了那么多年的女儿,却是你最不屑的情敌的女儿,给别人做嫁衣做女儿的感觉很好吗?你有没有想过……她们说不定,已经相认了……要不然,她怎么会那么及时的出现在这里,而陈恩瑞对她,一点防备都没有……呢。”

    她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记棍棒,狠狠的打在了赵慧敏的脑门上,“不,不可能,假的,都是假的!”

    她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引起了记者强烈的好奇,镜头拉近,将检验报告上的字都照了下来,摄影师有些微微诧异。

    宋巷生朝她靠近,“你仔细看看……真的不觉得她们很像吗?她们才认识多久,宋女士就可以给你的好女儿送吃送喝,俨然……比对待她自己的家人还要上心,这些,你的心里真的就没有怀疑吗……”

    她每说一句话,赵慧敏的心都跟着颤抖一次,之后,她猛然间转过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看着陈恩瑞和宋母。

    以前没有这个心思的时候,自然察觉不出来什么,但是如今她越看,就越觉得相似。

    眼睛很像,鼻子……鼻子也有八分,还有嘴巴……

    “宋巷生,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陈恩瑞的震惊不比赵慧敏少上一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她脑子“嗡嗡”的,直到在赵慧敏灼灼的目光下,这才勉强的缓过神来。

    宋母的脸色也变了下。

    宋巷生转过头,“我是不是胡说,检验结果就在这里,需要我读给陈小姐听吗?”

    她举起鉴定结果,举到陈恩瑞的面前,让她足够清晰的看到上面的判定结果。

    “假的,是你伪造的,都是你伪造的!”陈恩瑞伸手想要去抢,宋巷生唇角一勾,躲开。

    “……这里最清楚事情始末的人,不还在么。”她说:“宋女士一手导演的大戏,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准备给大家解说一下?”

    被点到名字的宋母目光沉冷的看着宋巷生,“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此言一出,现场顿时死一般的沉寂。

    她,没有反驳宋巷生的说辞。

    这俨然就是……默认了。

    陈恩瑞不敢置信的摇头,捂着刚刚包扎好的伤口,气息不稳。

    赵慧敏握紧了手掌死死的盯看着宋母。

    陈凌峰的眼睛闪烁了下,不知道在打些什么主意。

    南风瑾墨色深瞳,一片幽深,让人没有办法窥测他的真实想法。

    “宋女士一派慈母情深,让人想要不疑惑都难……只是我很疑惑,这场狸猫换太子的戏码你一演就是二十多年,如今是因为什么沉不住气了?”她顿了顿,浅浅的笑道:“难道是……因为,没有办法安放的母爱?”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宋母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检验单,恶狠狠的撕得粉碎。

    “嗬”,宋巷生看着她的举动,轻笑出声,“一份检验单而已,你可以慢慢撕,我手里还有很多,可以足够你撕个十天半个月……”

    “你这个贱人!”宋母扬起手,气急败坏的想要动手,“早知今日,我就应该在你小时候就溺死你!”

    “妈,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我是你的女儿,你不要听宋巷生的,她这是在离间我们母女,她说的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陈恩瑞紧紧的握住了赵慧敏的手,急急道。

    然而一向把她视若珍宝的赵慧敏,此刻却……慢慢的推开了她的手。

    陈恩瑞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妈,你……不认我了吗?”她不由得就拔高了声音:“你真的相信了她的话?!”

    赵慧敏后退一步,她的脑海中飞快的闪现了一个画面。

    她当年亲手在出生女儿脚踝上戴的脚链,那是她亲手编织的,后来……却没有任何征兆的就消失不见……

    她转过身,死死的拽住了宋母的胳膊:“你说,你说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偷偷的换了我的女儿?!我的女儿现在在哪里?她在哪里?!!”

    事情眼看就已经瞒不住了,宋母看着赵慧敏痛苦的模样,数秒钟后,默然就笑出了声,“哈哈哈哈……赵慧敏,我说过的,你会有报应的,你抢走了属于我的男人,破坏了我的家庭,我说过,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赵慧敏瞳孔一缩,“你……真的是你,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宋母狠狠甩开她的手臂:“我为什么不敢!你抢走了我的一切,我还有什么不敢的!没错。”她充满恶意的指着陈恩瑞,“她就是我的亲生女儿,而你赵慧敏,你不是自以为高高在上吗,可你知道,你把我的女儿视作珍宝一样的宠爱着,你自己的女儿是怎么活的吗?”

    宋母死死的盯着赵慧敏泛白的脸色,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她大冬天的被我埋在了雪地里,一张笑脸冻得青紫,一开始还会哭,后来……雪被吞到了嗓子眼里,呛得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她说:“我就站在旁边,亲耳听着她的哭声一点点的消失,消失……”她顿了顿,“但是我没有让她就这么死了,在她要被呛死冻死之前,我又把她从雪地里挖出来了,我把她抱回了家,丢在了柴火堆旁边,崩裂的柴火,火星子飞溅到了她的胳膊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