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98章:她自己犯贱,想要来伺候我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宋母听他提起宋巷生,眼中是一闪而过的厌恶,虽然只是一闪,但南风瑾还是捕捉到了。

    “宋巷生是我的女儿。”宋母低声说了一句。

    南先生深邃的眉眼寡淡的落在她的身上,“宋、巷、生?宋女士称呼自己的女儿倒是比称呼一个外人还要疏离。”

    宋母闻言脊背当即就是一僵,勉强解释道:“我跟母女两人的确是不太亲近,反倒不如我第一眼见到恩瑞觉得亲近……”

    陈恩瑞并没有把宋母的话放在心上,在她看来不顾就是个粗鄙的想要奉承她的老女人罢了,陈恩瑞乐意把她当成佣人和护工一样的指使着,尤其是在知道这个女人是宋巷生母亲的前提下。

    “风谨,我想吃那个苹果,你帮我削一个好不好?”陈恩瑞不愿意南风瑾的注意力过多的停留在别的事情上,特别是他们口中还谈论着宋巷生。

    宋巷生这三个字只要出现,就让她的心口很不舒服。

    “想吃苹果?我来给你削。”

    在陈恩瑞的话落,南风瑾还没有开口说话的时候,宋母已经积极的动手开始给她削苹果。

    陈恩瑞看着她从外面进来,连手都没有洗,就要给她削苹果的举动,顿时就一阵反胃,面色上也变得难看起来,“不用了,我不想吃了。”

    宋母削苹果的动作一顿,然后笑着拿起一个梨,说道:“好,不吃苹果的话,吃个梨,这个梨水分足,多吃对身体好……”

    南风瑾将她全部的举动都看在眼里,深黑的眸光里带着几分的思索。

    病房外的宋巷生静静的站在门口,将几人的对话都听在了耳中。

    宋母是什么人,宋巷生再清楚不过。

    一个狭隘算计粗鄙的农妇,斤斤计较是常态,算计吝啬爱钱是早已经融入了骨子里的事情,宋巷生做了她二十多年的女儿,从来没有得到过一个笑脸,非打即骂不说,更是直接把她当成了卖钱的工具。

    这样一个女人,却对陈恩瑞这个情敌的女儿,近乎是小心伺候的姿态,实在太过诡异。

    宋巷生转身离开,“帮我查一个人……查查她跟陈恩瑞是什么关系……”

    宋巷生在脑海中忽然有种强烈的预知和设想,当初陈恩瑞自以为生下的孩子是南风瑾,并且这个认知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怀疑,那如今会不会……也存在另一种可能性?

    一种,被掩埋了二十多年的可能性……

    宋巷生从医院出来的时候,站在医院门口,抬头看了眼远处的天空。

    四方城的上空有些灰蒙蒙的,似乎是阴雨即将要来的征兆。

    她的心情很平静,没有任何即将要揭开什么秘密的欣喜和愉悦,她的心底甚至没有任何的波澜和起伏。

    因为她知道,无论结果是什么,都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没有人可以把伤疤复原,她也不可能放下曾经经历过的一切。

    “巷生,可以来……看看我吗?”

    宋巷生上了车,准备回公司,却意外的接到了苏青颜的电话。

    宋巷生闻言没有任何迟疑的点头,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苏青颜约她来的地方会是商业街。

    大学城簇拥着的繁华街道,周遭来来往往的都是青春又鲜活的大学生,单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生活充满了无限美好的向往和憧憬。

    “这大概就是青春的活力。”宋巷生看着眼前带着鸭舌帽和大墨镜的苏青颜笑着说道。

    苏青颜唇角微微的扬了下,转动了下捧在手中的奶茶,吸了一口后,说:“……是啊,可我们谁都回不去了,我这些天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我们都还在学校,风很轻,树很绿,人……都还是最初的模样……”

    最初的模样,无论是嬉笑怒骂还是追逐纠缠,都美好纯真的想要让人落泪。

    可明明,她们如今也不过才是二十多岁的年纪,离三十而立都还需要几年。

    但这短短的一生,却好像都已经过完。

    宋巷生觉察到她的状态有些不太对,“你脸色不太好,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苏青颜闻言,笑了下,唇角有些苍白,她说:“巷生,我想走了。”

    宋巷生眉心一跳:“去哪儿?”

    苏青颜没有回答,而是顾左右而言其他的说道:“最近时不时就觉得浑身无力,我好像有些累,想要换个地方生活一段时间,可能……短期内不会再回来,我这人脾气不好,容易得罪人,也没有什么朋友,想来想去好像要离开,也就只有你一个人是该来告别一下的。”

    她说:“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跟你说一句再见,下一次再见,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希望你一切都好。”

    宋巷生放在桌上的手收紧了一下,浅笑着说道:“怎么忽然弄的这么伤感,出去放松一下心情也是一件好事情,准备去哪儿?等我腾出时间了,或许还可以去找你。”

    苏青颜摇了摇头,她说:“不知道,可能到处看看……”

    宋巷生提醒她:“你现在的身体……”她还怀着孩子。

    “准备要流掉了。”她神情语气寡淡的像是在谈论天气,手指却不自觉的在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轻抚了一下。

    宋巷生:“你这次离开,沈云赫……他放手了?”

    苏青颜说:“他能威胁我的东西,已经不能存在了,安越……结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断了,他再也威胁不到我了。”

    她终究是……解脱了。

    以一种最不愿意接受的方式。

    至于这个孩子,终归是不应该存在的,语气因为纠缠的利益不幸出生,还不如一开始就不曾来到这个荒唐的人世。

    宋巷生听明白了她的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时候似乎再多的言语说出来,都显得无力。

    两人分开的时候,宋巷生伸手抱了抱她,郑重的说了声:“好好照顾自己。”

    苏青颜在笑,说“好”。

    两人一左一右的离开,在宋巷生到七宝巷的时候,苏青颜也到了记者会现场,她一身黑色的风衣,黑色墨镜鸭舌帽,对着镜头,神情很淡的鞠了一躬,只说了一句话:“我,苏青颜,从这一刻起,无时间期限的永远退出娱乐圈。”

    没有解释,没有理由,甚至多一句话都没有,她的一句话,引起了在场记者的疯狂提问和拍摄。

    现场嘈杂一片,但这一切,都好像跟她没有关系了。

    继安越之后,苏青颜也以一种粉丝和记者等所有旁观者一种无法理解的方式宣布退圈。

    前者还勉强可以用转换事业,作战经济圈来解释,那苏青颜呢?

    一个正当红的女星,先是无缘无故的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中,再出现,便直接宣布了退圈。

    有人猜测或许是要嫁入豪门了。

    有人说她或许是厌恶了圈里的明争暗夺。

    还有人猜测,会不会跟情伤有关……

    但这一切一切的猜测,都只限于是猜测,没有人可以给出准确的答复。

    沈云赫知道消息的时候,正在跟高家谈论婚礼的事情,沈家高家的联姻势在必行,长辈都来了,坐满了一大桌的人。

    高尚雯就跟所有的大家小姐一样,举止优雅的端庄的回答着长辈们的问题,手边的筷子几乎没有怎么动过,偶尔起身敬杯酒,一切都跟个经受过严格训练的机器人。

    沈云赫往她的盘中夹了只虾,高尚雯看了一眼,说:“沈老板,女人的手很精贵的,不是剥好的虾,我不会碰。”

    沈云赫顿了下,他忽然想起,也不是每个女人都会这么矫情。

    那个姓苏的傻女人,每次一个人吃虾的时候,动作就熟练的很,有时候他故意为难她,说要她给他剥虾。

    她答应的好好的,转头就自顾自的吃的高兴,完全没有给他任何一只的迹象。

    等把他惹怒了,她这才将吃了一半的虾举到他面前,“要不然,这半只……给你?”

    沈老板每每被她气的半死,“你饿死鬼投胎?我每天是少了你吃,还是少了你喝?”

    一只虾而已,就那么舍不得给他?

    她睁着眼睛,瞎话就来:“我饿。”

    沈云赫想到她编谎话没有任何可信度的傻样,唇角就忍不住的勾了勾,也就她自己会以为她存在演技这种东西。

    “沈老板在笑什么?”高尚雯问道。

    沈云赫闻言,轻抿了一下自己的唇角:“我笑了?”

    高尚雯点头。

    沈云赫顿了下,说:“大概是想到了……家里养着的宠物。”

    两人在这边谈论的画面,以及沈云赫唇角带着的似有若无的笑意,都让两边的长辈很是满意,纷纷称赞两人郎才女貌是再合适不过的结合。

    沈云赫就是在这个时候接到了的电话,“老板,苏小姐退圈了,之后……人好像直接去了机场。”

    沈云赫闻言脸上的笑意尽数散尽,猛然站起了身,身上宛如是裹上了无边的寒冽之气:“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把人给我拦下来!”

    之后,在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中,沈云赫连一声招呼都没有打的,就直接离开。

    ……

    宋巷生从公司开车出来,在别墅里见到了陈恩瑞和赵慧敏,倒是略微诧异了一下。

    陈恩瑞的表情则更加的震惊,尤其是在看到她宛如女主人一般换鞋脱衣的举动,瞪大了眼睛:“你,为什么会在风谨这里?!”

    宋巷生微微敛眉轻笑:“这话,陈小姐怎么不直接去问南总?”

    陈恩瑞显然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情,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

    宋巷生没有闲情雅致去猜测她到底是真的震惊,还是在装模作样,喝了杯佣人递上来的茶水润利润喉后说道:“两位今天来,有何贵干?”

    赵慧敏看着她没有任何教养,连长辈在面前都不知道敬杯茶的模样,更加对她看不上眼:“没规矩。”

    宋巷生轻笑,转动了下杯沿:“赵女士既然有规矩,带着女儿来我这里,连声招呼都不打?”

    她一副女主人的作态,让陈恩瑞红着眼睛咬紧了牙关,赵慧敏:“什么你的地方,年纪不大,口气不小,南风瑾现在就是图个新鲜,你以为自己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我能得到几时,就不烦劳二位操心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请回吧。”宋巷生轻轻的放下茶杯,淡淡道。

    赵慧敏挺直了腰板:“我们是来找南风瑾的。”

    宋巷生唇角细微的勾了勾,“是么,可我不乐意在这里见到你们,该怎么办呢?”

    赵慧敏,“你算什么东西,跟你那个上不了台面的妈一个德行。”

    一个德行?

    宋巷生浅浅的笑道:“赵女士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情来,陈小姐最近倒是跟一个姓宋的女人走的很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母女,赵女士这是趁着丈夫出轨的时间,准备跟原配联合起来,索性让自己的女儿认了个亲戚?”

    赵慧敏厌恶宋巷生,自然不可能看得上宋母,所以一直都不让陈恩瑞跟宋母有任何的接触,闻言看了一眼陈恩瑞,说道:“那个女人又去找你了?”

    陈恩瑞抿了下唇,扬起下颌:“她自己犯贱,想要来伺候我,我就当多了个佣人。”

    她直言不讳的贬低宋母,实际上全部都是在说给宋巷生听,好像这样便是踩在了宋巷生的脸上。

    宋巷生怎么会不知道她这话里的用意,却没有放在心上,她想,宋母的出现或许会藏着件意想不到的惊喜。

    南风瑾进门,看到客厅内多出来的两人,目光顿了一下:“你们怎么在这里?”

    陈恩瑞听到他的声音,当即就站了起来,一脸欣喜的走向他,接过他脱下来的外套,宛如是一个丈夫归来的妻子,“累不累?我给你倒杯水……”

    南风瑾错开她伸过来的手,“谁让你来的?”

    对于他避开的举动,陈恩瑞的眼底有些受伤,却还是故作坚强的吸了下鼻子,说道:“我想你了,医生说,多去一些熟悉的地方,会有助于记忆的恢复,但是我刚才才知道……原来我住了那么久的家已经被……被人给骗走了,我不想要回现在那个陌生的家,就想要来找你,这里……这里有很多我们之间共同的记忆……”

    赵慧敏瞥了一眼宋巷生,之后也站起身,说道:“是啊风谨,这里对于恩瑞来说有很多美好的记忆,你看……如果方便的话,不如让恩瑞现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住上一段时间?

    宋巷生嘲弄的掀起了唇角,却没说话。

    南先生深邃的眸子朝她看了一眼,之后沉声说道:“赵姨,我结婚了,恩瑞也已经嫁人,住在一起于理不合。”

    赵慧敏:“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你们一起长大,恩瑞也算是你半个妹妹……”

    南风瑾视线落在宋巷生的身上,“太太也不会同意。”

    赵慧敏一顿,显然是没有想到,他会将决定权放到宋巷生的手上。

    陈恩瑞也愣一下。

    三道目光都落在了宋巷生的身上,宋巷生掀了下眉眼,悠悠的站起身,“家里不接待客人。”

    陈恩瑞红着眼睛看向南风瑾,仿佛是受尽了委屈。

    赵慧敏闻言也是一肚子的火,“你……”

    “不过,如果陈小姐愿意屈尊,家里好像还缺个打扫卫生的阿姨,李婶今天早上请假了,我这还……正愁找不到合适的佣人顶替。”她言笑晏晏的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陈恩瑞,说:“我看陈小姐这模样和气质,倒是……挺合适的,怎么样?”

    别墅内从来就没有什么李婶,南风瑾心知,闻言,拧了下剑眉。

    宋巷生踩着高跟鞋,一步步的朝着南先生走了过来,在陈恩瑞带着怒火的注视下,伸手挽住他的手臂,轻笑着问:“南总说,好不好?”

    “宋巷生你不要欺人太甚!”赵慧敏护着陈恩瑞,怒斥道。

    她的女儿从小养尊处优的长大,十指不沾阳春水,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要她做佣人?!!

    宋巷生清越的嗓音透着薄凉和嘲弄:“赵女士,应聘这种事情从来都是你情我愿,我觉得陈小姐比较适合这项工作,是我单方面的意思,陈小姐如果不满意,可以不答应,直接走人,这么简单粗显的道理,想必,不用我再解释第二遍,是吗?”

    她牙尖嘴利,说话滴水不漏,找不到任何的纰漏,却就那么堂而皇之的,将两人的面子里子都踩在了脚下。

    陈恩瑞楚楚可怜的看向南风瑾,却看到他的目光自始自终都落在了宋巷生的身上,垂在一侧的手指慢慢的收紧,她咬了咬牙,“我愿意,只要可以让我多停留在风谨身边,哪怕是一秒,我什么都愿意。”

    “啪啪啪”,宋巷生闻言,鼓起了掌,笑道:“感人,真是太感人了,陈小姐为爱牺牲的举动真是催人泪下,既然这样……楼下大大大概有七八个房间,其中四个是佣人房,就麻烦陈小姐……对了,楼上就不用上去了,有专门的人来打扫,陈小姐目前恐怕还做不来这么精细的事情,弄坏了东西,就不好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