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97章:这场局,她等待了二十多年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陈恩瑞攥紧了赵慧敏的手,眼神惊恐的看着前方。

    出现在病房门口的孙琪,照旧是一脸的憨厚,手中还捧着鲜花:“老,老婆,我来看你了。”

    “啊,不要碰我,不要碰我。”孙琪前脚碰到她,后脚陈恩瑞就惊恐的尖叫出声。

    赵慧敏不由得就想到她那一身的伤,还有这一次磕到脑袋失忆的事情,第一反应就是拦住了孙琪的动作,“你还敢来,我女儿这才嫁到你们孙家几天,她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赵慧敏原本是想要破口就问出陈恩瑞那一身的伤痕是怎么回事,但是想到这里还有个外人,就硬生生的把话给咽了下去。

    孙琪一脸愧疚的模样:“这……是我不好,工作上的事情一忙起来,就忽略了恩瑞,但是妈你放心,我在知道恩瑞出事以后,已经第一时间把手头的工作就搁后了,这段时间我会好好陪她。”

    赵慧敏却不信,“你说你工作忙?她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孙琪疑惑,“什么伤?妈你在说什么?”

    赵慧敏瞪大了眼睛:“你不要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显然装糊涂并不能轻易的蒙混过去。

    在她的注视下,孙琪摸了摸后脑勺,一副憨然的模样,压低了声音在赵慧敏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句什么。

    之后,就算是赵慧敏也不禁面色一红,但依旧没有全部相信,“如果真的像你说的,为什么恩瑞会不想要让你碰?”

    孙琪一脸自责道:“是我不好,当时一时冲动……可能真的弄伤了她,她才会在潜意识里把我当成了坏人……”

    他说的情真意切,赵慧敏不禁就有些迟疑,难道……真的只是,小夫妻之间的特殊爱好?

    她心中有所疑问,但是陈恩瑞现在这个样子,明显也问不出什么,赵慧敏只要暂时把所有的疑问都压在心底,但是对于孙琪的防备还在。

    “恩瑞现在失忆了,你们之间有什么事情还是等她的情况回复一些再说。”

    孙琪闻言一脸为难的看向一旁的陈凌峰:“爸,你看……这件事情,我如果不是真的喜欢恩瑞怎么会让父亲往您哪里投这么多钱,家里的父母还等着我接恩瑞回去,这要是看不到人一定会很伤心,到时候合作的事情……”

    陈凌峰眼皮顿时就狠狠一跳,“……既然恩瑞现在失忆了,回到孙家说不定还能恢复的快一点,医生不是都说过,要她多接触一下熟悉的环境。”

    “陈凌峰你这说的是人话吗?!女儿害怕成这样,你竟然还让她跟这个男人回去?!”宋母虽然一直旁听,但从赵慧敏跟孙琦的对话中隐约也猜到了事情的始末,当即就忍不住怒斥出声。

    陈凌峰心烦道:“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你少在这里添乱。”

    宋母声音不自觉的拔高:“怎么跟我没有关系,我是她……”

    陈凌峰和赵慧敏的视线同时看了过来,“是她什么?”

    陈恩瑞也狐疑的看着突然出现的这个女人。

    宋母一噎,顿了下后,说:“……是她阿姨,恩瑞跟巷生差不多,我是说……事情既然还没有弄清楚,还是不要让她回去的好,万一……她这次受伤跟夫家有关……”

    “行了,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孙家怎么说都是豪门,你以为会跟你在村里那些腌臜人一样,还能做出什么上不了台面的事情。”陈凌峰不耐烦的说道。

    他言语中的轻视和不屑一顾,让宋母狠狠的握紧了手掌,这场局,她等待了二十多年,她告诉自己再等等。

    孙琪在陈凌峰的支持下,虽然没有能够成功的把人带回家,但已经可以随时随地来探病。

    陈恩瑞每每这个时候,都会给南风瑾打电话,哭哭啼啼的说自己害怕,说有人要害她。

    在南风瑾再一次来到医院后,她紧紧的抱着他,说想要跟他一起回家。

    南风瑾慢慢的扯开她的手臂,“恩瑞,你不能跟我回去。”

    陈恩瑞泪眼滂沱的看着他,楚楚可怜至极:“为什么?……你以前,不管我说什么都会答应的,为什么,为什么我一醒来就什么都变了?只因为上次跟你一起来的那个女人吗?我做错什么,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在她哭声的质问中,南风瑾一向是以沉默以对,就在陈恩瑞以为这一次也会这样的时候,南风瑾削薄的唇角却轻启了一下,他说:“是,我爱上她了。”

    爱这个人,对于南先生这种人来说,是陌生的。

    他不知道怎么爱人,却已经知道,自己爱上了一个女人。

    陈恩瑞的脸色白了一下,充盈在眼眶中的泪水“唰”的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医院外,宋巷生驱车跟在宋母的身后,这已经是宋巷生第二次在医院附近见到她的身影。

    起初,她并没有在意,但是接连发生,就不得不引起她的狐疑。

    尤其,更让宋巷生惊异的是,她竟然……是来看望陈恩瑞的,并且手里还拿着水果和饭菜。

    一个自幼对自己这个亲生女儿都可以像是路边小猫小狗一样对待的女人,一个会把亲生女儿当做买卖货物的女人,竟然会向自己情敌的女儿,会对丈夫跟另一个女人的女儿展现难得的慈母一面?

    宋巷生稳步跟在她的身后,亲眼看着她拿着东西再一次的进入了陈恩瑞的病房。

    南风瑾正准备离开,在看到宋母的那一瞬间,目光顿了一下,深邃的眉眼沉沉的落在她的身上,带着审视和窥测。

    “你是……”

    宋母早已经从陈恩瑞的口中听到了南风瑾的名字不下百遍,闻声连忙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手掌在衣服上搓了搓,一副丈夫娘面见女婿的模样,“我是……是恩瑞的……阿姨。”

    南先生的记忆力超群,见过的人,入目不忘,尤其,对方还是他曾经可以调查过的人,只一眼他就已经辨别出了她的身份,“恩瑞的阿姨?宋巷生又是你什么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