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96章:南总果真是,深、谋、远、虑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宋巷生走出医院,面色沉静如常,拿出手机,拨了通电话:“孙少,孙太太醒了,听说是……失忆了,这可是你们夫妻修缮关系的好时候,不是么?”

    正在跟女佣调情的孙琪闻言,慢慢的松开了手,“失忆了?”

    宋巷生淡笑不语,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真失忆还是假失忆,很快就会有人帮她来证实。

    宋巷生在新城壹号院的门口,看到了一久违的人影。

    宋母站在路边,不停的跟门前站的笔直的保安说着什么,保安纹丝不动,不论她怎么气急败坏都没有理会的模样,“这位女士,这里是高档别墅区,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请您尽快离开,不要在此徘徊,否则,我们有权利报警处理。”

    宋母闻声声音当即就变得尖锐起来,“报警?!那你们就快一点,等巡捕来了我也好问问他,为什么我的女儿就住在这里面,我却不能进去,你们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保安有些不耐烦:“你女儿既然在里面,那就直接打电话让她来接你,如果真的是里面的住户,那我给你道歉。”

    然而面对保安的建议,宋母吞吞吐吐犹犹豫豫的半天没有拿出手机。

    见此,保安更加确定了自己一开始的想法,赶人的举动更加明显,“既然你没有办法证明自己有亲人在里面,请不要再挡在门口,后面有车要进入。”

    宋巷生半降了车窗,目光落在宋母的身上。

    宋母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就瞪大了眼睛,她一眼看过去就能确定坐在车上面容精致气质冷艳的女人就是那个宋巷生,但多看上两眼后,却又觉得不太像,就在她准备要多看上两眼的时候。

    就在此时,宋巷生轻瞥了一眼门口的保安,淡淡道:“听说最近总是有陌生人试图想要溜进去,你们可要做好排查工作,免得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她坐的车,保安一眼就认了出来,站直了身体,连忙说道:“是,请您放心。”

    “巷生是我,我是你妈啊。”宋母手指一边扒着她的车窗,一边对着一旁的保安叫嚣:“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就是我女儿,看见没有?!”

    保安见此,也有些迟疑,显然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心下不禁有些着急,开口就想要跟宋巷生解释。

    但宋巷生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她眸光很淡的扫了眼宋母:“这位女士,我好像不认识你。”

    保安一愣,直觉自己被耍了,叫来了同伴,就要把宋母拉开。

    但是宋母死死的拽着车窗,“宋巷生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有了钱连自己妈都不认了?!早知道你是个白眼狼,在你小时候我就应该直接掐死你,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年的粮食。”

    宋巷生眸色寡淡的听着,唇角细微的勾了勾,对着一旁的保安说道:“直接报警吧,这位女士约莫精神不太正常。”

    说完按了下车窗升起的按钮,朝司机的方向看了一眼,司机会意,直接擦下了油门。

    宋母的手还死死的扣着车窗,被带着向前跑了两三步,之后在惊恐之中下意识的就松了手,“宋巷生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我是你妈!”

    保安见此不再犹豫,第一时间把人赶了出去。

    宋母站在远处骂骂咧咧的吐着脏话,最后直接被警员给带走了。

    宋母在警·局恶狠狠的叫嚣着自己不是疯子,最后找到了陈凌峰的电话,陈凌峰在听到她的声音后,第一时间就选择了挂断。

    宋巷生站在阳台上,手指撑着栏杆,眸色很深的看着远处的天空,神色浩渺,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司机在一个多小时后去而复返,手中拿着刚刚买来的糕点:“太太,这是先生特意嘱托给您准备的。”

    宋巷生回头看了一眼,淡淡道:“丢进垃圾桶吧。”

    司机一顿:“太太这……”

    宋巷生转过身,在司机不解迟疑的目光中,再次重复了一遍,“丢到垃圾桶里去。”

    司机:“……可这是先生他……”

    宋巷生这一次没有说话,而是两步上前,从他的手中把包装精美的糕点接了过来,葱白的指尖在上面转动了两下,之后……

    “啪”的一声,把糕点扔进了垃圾桶。

    她抽出纸巾擦拭了一下手指,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司机看着被像是垃圾一样丢开的糕点,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病房内的南风瑾抽出身来,在外面接通了司机打过来的时候,南先生听着他的讲述,沉默了数秒钟后,不过是轻声“嗯”了声。

    站在病房外的南风瑾手中还握着手机,随后伸出手,重重的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

    有些酸疼。

    陈恩瑞一直拽着他的手,问东问西,俨然一副小女孩儿的姿态,全身心信任他的模样。

    “……她说的没有错,你结婚了,我也已经结婚,我们之间现在……只是朋友。”南风瑾沉声说道。

    陈恩瑞显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捂着自己的头痛苦的呻吟起来,“不,不会的,这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嫁给别人……不会的,这不是真的。”

    她紧紧的抱着南风瑾,“是假的,都是假的对不对?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所以你才会编出这种谎话来骗我?”

    她的情绪显得很激动,死死的拽着南风瑾的手臂,红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赵慧敏看着心疼不已,低声说道:“风谨,恩瑞刚刚做完手术,还不能受刺激,你就,就先顺着她的意思来,等过段时间……过段时间她的病情稳定了,我们再把真相告诉她。”

    南风瑾削薄的唇角抿成了一条直线。

    陈恩瑞哭累了,喊累了,就在药效的作用下睡着了,但却一直拽着南风瑾的手没有松开。

    南先生回到别墅的时候,天已经全部黑了下来,房间里的灯全部都是暗的。

    他坐在车内,看着一片寂静不见一丝光亮的别墅,神情就变得有些缥缈,他忽然想起,在刚结婚的那段时间里,每每他回来,公寓内总是有一盏灯是亮着的。

    灯光调成了带着暖意的黄色,无论他再晚回来,总是可以看清楚屋内的一切,桌上还放着盖起来的饭菜,虽然已经凉透,但隐约好像还飘着饭香。

    曾经全然没有放在心上的细节,如今想起却历历在目,他不是未曾察觉,只是……在那时一再告诉自己,不去在意。

    可当时过境迁,曾经过往清晰的呈现在眼前,南先生的心口却丝丝绕绕的叫嚣着疼。

    “先生,您不舒服?”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到他额前泛起了冷汗,不禁担忧的问道。

    南先生细微的摇了下头,“我没事。”

    但神情中的痛苦却是遮掩不住,司机:“要不然,我还是送您去医院看看……”

    南风瑾摇头,手背掩唇轻咳了两声后,哑声问道:“……糕点,太太吃了吗?”

    司机闻言一怔,沉默了数秒钟的时间后,这才说道:“……没有。”

    南风瑾没有再问,只当……她不愿意吃,直到他走进客厅,看到被丢进了垃圾桶的糕点,这才反应过来,司机欲言又止的神情是为了什么。

    南风瑾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点了一支烟,目光扫向一旁的餐桌,上面空空如也,房间里的灯都关掉了,一片昏暗。

    他抽了两支烟,上楼想要推开客房的房门,却鼻尖的闻到自己身上的香烟味,整个人顿了一下,之后转身去了浴室。

    将身上的烟味全部冲掉,他仰头,让花洒上的水珠扑洒在脸上,那种被冲洗的窒息感扑面而来,强烈的好像要淹没呼吸。

    “爸爸……”

    “爸爸,好疼……”

    “小宝疼……”

    耳边回荡着的稚嫩呼喊声,让南风瑾猛然间就睁开了眼睛,他目光僵直的转过头在周遭四处的查看,嗓音喑哑的喊了句:“小宝。”

    “小宝……”

    然而,没有声音,四周静谧一片,

    南风瑾用手将脸上的水珠抹去,俊逸的面庞上带着难掩的凝重和沉痛。

    “南风瑾,午夜梦回你睡得安稳吗?你就不怕儿子来找你偿命吗?!”

    宋巷生宛如是诛心的话语再一次的在耳边回荡。

    放在了心上,一切就成了诛心之语,事情也就成了横梗在那里过不起的劫。

    时光没有回头路,很多事情终究还是成了没有办法挽回的痛。

    裹着睡袍的南风瑾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身上满身都带着水汽,他推开了客房的门,床上的宋巷生已经睡熟,他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她的面颊,却又怕自己的手冷,摩搓生热以后,这才再次的抬起手来。

    面颊上的异样感,让沉睡中的宋巷生拧了拧眉头,她从潜意识里,在排斥他的碰触。

    南风瑾躺在了她的身边,将人抱在了怀里,当怀抱被拥满的那一刻,他才真正的感到了安心。

    南先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种人有朝一日也会生出岁月静好的期盼,不再需要面对商场的你争我夺,不去窥测人心的变化万千,就那么拥着一个人,一路携手慢慢的走到生命的尽头。

    只要想想,便会觉得美好的足矣。

    次日清晨,宋巷生在意识渐渐回笼的刹那,便敏锐的察觉到身边躺了个人。

    她猛然睁开眼睛,不期然的就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眸子。

    南风瑾低头在她的眉心印上了一吻,轻声道:“南太太,早安。”

    宋巷生侧了侧面颊,“南总这是照顾完心上人了?”

    在她提起陈恩瑞的瞬间,南风瑾面上的神情就僵了一下,半晌后,削薄的唇这才动了动:“……她失忆了,记忆停留在了四年前,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什么印象都没有,所以……”

    “所以,在陈小姐的心中,南先生现在还爱她爱要骨子里,愿意为她做尽一切,即使是拉一个无辜人入场成为她的血库……”说道这里,宋巷生又顿了一下,很是好奇的问道:“当年,这个时候,南总拯救心上人的计划,准备好要启动了吗?”

    南风瑾闻言整个人蓦然一怔,深邃的瞳孔骤然一缩。

    显然没有想到她会提及这件事情。

    宋巷生一瞬不瞬的盯看着他的眼睛,说:“看来……南总果真是,深、谋、远、虑。”

    最后四个字,她近乎是一字一顿说出来的。

    她也不过是电光火石间的想法,原意不过是给了刺挠他,却不成想结果让她感到惊诧,唇齿间嘲弄的词语盘旋了半天,最终也不过是粗粗略略用一个“深谋远虑”来概括。

    可不是深谋远虑吗,四年前的这个时候,她还没有毕业,不过是刚刚进行了那场体检没有多长时间。

    想来,不过是她的体检结果前脚出来,后脚就注定要成为一个牺牲品。

    这样的事实,没有任何一个正常人可以接受,有谁可以接受自己的存在不过是为了要为另一个人挡灾?

    在他的沉默中,宋巷生轻笑出了声,清清艳艳的笑很美,但却无端的就让人心底发寒:“南总情深,真是让人感动。”

    她要起身,南风瑾握住了她的手臂,“以前的事情,就让它过去,行吗?”

    行吗?

    切肤之疼,如果是轻描淡写就可以掩去,那伤疤岂不是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但即使是这样,她也还是点了头,说:“好啊,南总说可以,自然……就可以。”

    一记重拳打在棉花上,不疼,只会让人由衷的感觉到无力。

    ……

    宋母在警·局里见到了陈凌峰。

    陈凌峰自然不是白白把她弄出来,前脚出了警·局的门,后脚就说道:“不管怎么样你都是她的亲妈,你好好的劝劝她,没有长辈在后面给她撑腰,她以为自己能得意到几时?!陈氏倒了,对她百害无一利。”

    宋母的眼皮几番闪动:“你说……陈氏集团现在欠了一屁股债,这背后都是宋巷生做的?”

    陈凌峰脸色难看道:“不是她在背后都还能有谁。”

    宋母面上蓦然就激动起来,垂在一侧的手臂都在颤抖,“果然没让……”

    “就因她,现在恩瑞还在医院里躺着,说是得了失忆症,病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进展。”说起这些,陈凌峰就一肚子的火气,两个女儿没有一个让他舒心的。

    陈恩瑞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宋巷生就是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

    宋母脸上的激动在听到陈恩瑞出事后,顿时全部都消逝无痕,她紧张的握住了陈凌峰的手臂:“你说什么?恩瑞她怎么了?宋巷生做了什么?!”

    陈凌峰一低头就看到她蜡黄泛皱的脸,嫌恶的把手抽了出来,“你问这么多干什么?还嫌你那个女儿把我们家害的不够惨?”

    宋母顿了顿,“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恩瑞是个好孩子,想要知道她伤的重不重。”

    陈凌峰显然不想多说,敷衍道:“撞到了脑子,现在还在医院。”

    宋母紧忙跟着就问了句:“在哪一家医院?”

    陈凌峰:“省医院。”

    宋母还想要说些什么,就已经被陈凌峰给打断了:“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想搞什么鬼,医院里到处都是医生护士和摄像头,你要是真的识相,就赶紧去找宋巷生,让她趁早停手,不要自寻死路。”

    宋母有些心不在焉的听着,在陈凌峰准备上车离开的时候,她忽然也打开车门上了车,坐在后座上:“送我去省医院。”

    陈凌峰:“下去,我没时间。”

    宋母握了握手:“如果你想要我在宋巷生面前给你说好话,就现在送我去。”

    夫妻这么多年,宋母自然之道陈凌峰这个人最在意的是什么。

    陈凌峰也果然真的被她拿捏住,虽然心有不满,但还是开了车。

    赵慧敏看到一前一后来的两人,脸色顿时就拉了下来,“陈凌峰你还要不要点脸!我以为你在外面养着的是什么鲜嫩的小妖精,结果你竟然养着的是这么一个面色枯黄的老女人,她比家里收拾卫生的张婶都要老,你能吃得下去?!”

    陈凌峰:“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她是来探病的。”

    赵慧敏:“你骗谁?!这里哪有病人让她探?!!”

    宋母从一进门,目光就一瞬不瞬的看着病床上躺着的陈恩瑞,在两人争执的时候,就直接走了过来。

    陈恩瑞被她僵硬的跟僵尸一样的脚步吓了一跳,当即“啊”的一下子叫出了声。

    赵慧敏膘肥体壮的一把就把人推开了:“滚开,别碰我女儿,这身上穿的是什么?有没有病毒?脏死了!”

    被推了一下的宋母,看着陈恩瑞和赵慧敏身上干净鲜亮的衣服,难得的出现了几分尴尬的情绪。

    “我……”

    “恩瑞?恩瑞,听说你终于醒了来了……有没有事情?头还好吗?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听到后都要急死了,但一直被公司里的事情缠住了脚,现在才腾出时间来,你会不会怪我?”

    人还没有到,孙琪焦急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被赵慧敏抱着的陈恩瑞,在听到这道声音后,浑身不可抑制的战栗了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