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94章:我死了,南总还找谁爱你?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巷生,不管怎么说……”

    “南风瑾。”宋巷生轻笑声,慢慢的走进他,手指轻轻的抚了抚他的面颊,“我可以实话告诉你,陈家我不会放过,你可以阻拦我,那我们就是敌人。”

    挡在她面前的敌人,那便是连明面上虚假的融洽都不存在了。

    她知道他如今在意什么,想要的是什么,所以,有恃无恐的将全部的算计都摆在明面上。

    他眸色深深的睨着她没有再说话,宋巷生也不着急,慢慢的靠在他的肩上,面颊似有若无的轻触着他,呼吸若有若无的扫过他的耳畔。

    “南总,不会跟我为敌的,对么。”

    曾经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如今她就把所有人都放在了砧板上。

    不计后果,不问结局。

    她只是一心想要将全部的痛苦奉还,连自身都没有想要在最后抽身。

    南风瑾扣住了她纤细的腰肢,那么细,那么软,好像一个不留心就能将它折断,她柔弱至极,身上却又是裹着刺的,像极了危险的红玫瑰。

    他抱着她热烈的亲吻,像是在纾解内心的烦躁,又像是想要急于证明抓住什么。

    她给了他回应,他深邃的眉眼微怔,下一秒就把人抱在了床上。

    他的手,带着制热的温度,伸向了她的腰际。

    宋巷生瞥开面颊,唇上还带着氤氲的湿意,她伸手挡住他下面的举动,清清艳艳的唇角透着温凉的笑意:“南总,报酬就,到此为止。”

    “报酬?”

    他的声音还透着喑哑和某些沙哑。

    宋巷生坐起身,靠在床边的位置,点了支烟夹在指尖,青雾色的烟袅袅的在眼前弥漫着,神情看不真切。

    她伸手随意的拢了拢身上的衣服,“谈生意自然要先付出点报酬,以示诚意,南总说不是吗?”

    所以她的配合和顺从的亲吻他,只是……她所谓的诚意。

    南风瑾鲜少发怒,但她总有让他不受控制的本事,“宋巷生,你真的以为,我不会动你?!”

    她是他妻子,他入了户籍的妻子,他心有愧疚,所以顺着她,宠着她,任凭她为所欲为,却不代表她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耍着他玩。

    南先生动了怒,把人按在床上,他压在她的身上,削薄的唇透着薄凉的寒意,他说:“夫妻义务,现在我要你履行!”

    宋巷生躺在他的身下,红唇轻启,清越低迷的声线从唇齿间溢出,她说:“我不愿意,南总准备对我用强吗?”

    南风瑾眸色深沉如夜,他没有管她到底乐不乐意,高不高兴,削薄的唇重重的吻了下去。

    他的手放在了她的身上,她的胃里就开会泛呕,她说自己不舒服。

    南风瑾只当她又在耍花样,全然没有理会。

    但下一秒,当他扯开两人之间的束缚时,她趴在床边开始剧烈的干呕起来,神情痛苦的面色一片苍白。

    南风瑾怔了一下:“哪里不舒服?”

    宋巷生跑进了洗手间,趴在盥洗台前,明明什么都干呕不出来,却一直在干呕。

    南风瑾拿了外套披在她身上,说:“我们去医院看看。”

    宋巷生终于缓过劲来以后,她漱了下口,抬头跟镜子里的男人对上视线,她说:“不用去医院,南总不碰我,我就不会难受。”

    南先生面上的焦急凝结在脸上,眸色黑如点漆,灼然的注视着她。

    宋巷生慢慢的转过身,红唇翕合:“南总还不知道吗,只要想到你曾经对另一个女人,卖过力,我就浑身不舒服,会……恶心。”

    在他的面色沉郁中,宋巷生莞尔一笑,又说:“我忘了,或许我们真的需要去一趟医院,南总身体有恙,可万一……”

    她的手指轻轻的抚着自己的肚子,“万一,这里面有了别的男人的孩子呢。”

    她在影射,自己刚才的举动,可能是……怀孕。

    而南风瑾不能生育,自然不可能是他的。

    南先生垂在一侧的手指慢慢的收紧,再收紧。

    他蓦然扣住她纤细的脖颈,把人扣在墙上,眸光泛着赤红,“惹怒我,吃亏的人是你,哄着我,你要什么没有?我以为你最近是学聪明了!”

    宋巷生的呼吸有些不畅,神情却还算是自若:“南总,准备杀了我吗?”她说,“我死了,南总还找谁爱你?你,舍得吗?”

    舍得吗?

    舍得吗?

    南风瑾的面色沉郁铁青,手下的力道却慢慢的松了。

    他自然,是,舍不得的。

    人死如灯灭,宋巷生死了,这辈子就都不会在南风瑾的世界里再出现,永远,永远都不会再出现。

    宋巷生重新得到了顺畅呼吸的能力,手指抚着脖颈的位置轻咳着喘息。

    南风瑾摔开门走了,他依旧是丰神俊朗,雅人至深的模样,但脊背却像是弯了些。

    出了卧室的门,南风瑾用力的按压着胃部的位置,那里涌动的气血生疼。

    在外人面前一贯矜贵内敛的陆总,神情中带着数不尽的落寞,她拿他的软肋刺激他,面容带笑,刀刀见血,半分不留情。

    她永远都知道,他最柔软的地方是哪里,所以……刺进去的时候,精准无比。

    他这辈子做错过很多事情,而让他痛不欲生的记忆全部都集中在了婚后那三年。

    他背对着她的时候,敛尽满身的疲惫和痛苦。

    她一声没吭,他的心渐渐沉入谷底。

    一报还一报,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中的滋味,唯一能安慰自己的,怕是也只有……她至少还在他身边,至少他还能见到她。

    而不是一睁眼,一触手的地方只余下冰冷的空气。

    后半夜,下了一场大雨。

    在清晨的时候放晴。

    次日,在赵慧敏的再三催促下,南风瑾见到了孙董和孙琪。

    在几人聊天的过程中,赵慧敏不断的打断几人的谈话,追问为什么不让自己见女儿。

    孙琪憨笑着解释:“没有不让您见,只是医生说,恩瑞最近的身体不好,让她静养,岳母你要是真的不放心,今天回去以后,我就让恩瑞给你视频通话。”

    闻言,赵慧敏的心稍安。

    南风瑾眸色深深的瞥了眼憨笑着的孙琪,却直觉这其中有什么地方透着古怪。

    孙家。

    孙琪回来后,径直就去了楼上的房间。

    楼上的卧室房门紧闭,门窗关的也是密不透风,他进去后,反手就把门给关上。

    床角蜷缩着的女人在听到开关门的动静后,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她披头散发的把自己蜷缩着在床脚的位置,脚上手上都带着铁链,只要稍加移动就会泠泠作响。

    孙琪走到床边,一把就把人拽了过来,然后“啪”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她的脸上,“贱人,成天就会给我惹麻烦。”

    陈恩瑞胆怯又带着狠意的目光瞪着他。

    孙琪有些不正常的癖好,他就是喜欢陈恩瑞这种恨不能他死,却又只能承受的眼神,这会让他从心底里就有种兴奋感。

    很快的,他就那么站在床边压着陈恩瑞的脑袋,掰开了她的牙齿。

    陈恩瑞自恃清高,这样屈辱至极的手段,让她恨红了眼睛,重重的咬了下去。

    孙琪当即惨叫一声,一脚把人踢开。

    “贱人,贱人!”孙琪把人按在地上,像是踢打路边野狗一样的踢踹着,“我让你咬,让你咬,永远都不会消停是不是?!我打死你个贱人!”

    单单只是拳打脚踢,孙琪依旧嫌不过瘾,“唰”的一下子拉开衣柜的门,解开了铁链,就把她从房间里拉了出去。

    孙家佣人有很多,来来往往的看到走廊里被当成狗一样驯养的陈恩瑞,纷纷露出了诧异的目光。

    毕竟,不管怎么说,都是个大小姐。

    孙琪畅怀的晃动着手中的绳子,在她的身上抽了两下,“爬快一点,不然,我就把你弄到马路上,让所有人都看看,你到底贱到了什么地步!”

    陈恩瑞手掌撑在地上,眼泪沾湿了满脸。

    她后悔了,真的后悔了,她不应该为了一时的义愤,赌气嫁给孙琪,这个男人就是个变态,是个彻头彻尾的神经病。

    孙父看到走廊里的一幕,脚步顿了下,斥道:“怎么说都是你娶回来的妻子,跟外面那些陪你玩的女人不同,你怎么都应该给她几分颜面。”

    孙琪毫不在意的踢了趴在那里不动的陈恩瑞一脚,“爸,我废了那么大的时间和精力把人给娶回来,可不是把她当祖宗一样供起来,这种女人只有把她的骄傲给磨平了,这样玩着才舒坦。”

    孙父看了眼跪在地上,因为穿的衣服很薄而透出年轻女人美妙身形的陈恩瑞,眼神也跟着闪了下。

    陈恩瑞听到孙父的话,连忙抱着他的手臂,祈求道:“伯父,我求求你救救我,他会打死我的,他一定会打死我的,你救救我,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孙琪没有阻拦她的求救,反而“哈哈哈哈”的大笑出声,像是在嘲笑她做了件愚蠢至极的举动。

    陈恩瑞被南风瑾保护的实在太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一点看人的能力都没有。

    如果孙父真的想要阻止,这些天怎么会置若罔闻,一墙之隔罢了,难道还真的能够,什么都听不见吗?

    孙琪做出邀请,“这个女人可比夜色最出名的女陪玩的都开。”

    孙父看着儿子递过来的绳子,顿了下。

    陈恩瑞整个人恍如雷击。

    ……

    赵慧敏在傍晚的时候,接到了孙琪打来的视频电话,镜头那边的陈恩瑞涂着艳丽的口红,面上也涂着粉,妆容比以前都要厚重一些,但在镜头里看着一切如常。

    “恩瑞,来跟岳母打个招呼。”孙琪摸了摸陈恩瑞的头,憨笑着。

    陈恩瑞目光有些僵直的看着手机,“妈。”

    赵慧敏细细的打量着她:“怎么瘦了那么多?”

    孙琪给她倒了杯水,拿过来,“来恩瑞,多喝点水。”

    陈恩瑞看着他递过来的水杯,两人手指在碰触到的瞬间,她的手抖了一下,水杯打在了地上,“对,对不起。”

    孙琪拦住了她准备弯腰捡水杯的动作,“没事,一点小事,待会儿让佣人处理一下就行了。”

    赵慧敏看着孙琪对女儿照顾有加的举动,这才算是稍稍放下了心,但是当陈恩瑞转头的时候。

    赵慧敏却陡然睁大了眼睛。

    她看到,自己一向爱美到极点的女儿,脖子上有道刺目的红印,像是……被人掐出来的。

    之后再聊天的过程,赵慧敏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而陈恩瑞也显得越来越疲惫。

    孙琪随便的找了个理由结束了通话。

    手机关上的瞬间,“啪”的一巴掌就扇在了陈恩瑞的脸上:“想要告状?!”

    他掐着她的脸,手指在她的脸上留下红痕:“我对你还不够好吗?!我好吃好喝的养着你,就是让你来给我找麻烦的?!”

    陈恩瑞:“对,对不起……对不起。”

    在孙琪把人从沙发上生拉硬拽下来的时候,孙父挡了一下。

    夜晚,孙琪跟外面的狐朋狗友在夜店玩,一道身影就出现了陈恩瑞的床边,她身上还带着铁链。

    屋里的灯也没有开,她只知道进来了个男人,就下意识的认为是孙琪。

    在男人扑上来的时候,她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放弃了抵抗。

    结束了听话后,赵慧敏越想越觉得不对,她在家里左等右等都等不到陈凌峰,就打了电话去问,但电话是一个女人接听的。

    一句话三声喘,单是听声音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货色。

    赵慧敏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陈凌峰呢?!让陈凌峰马上给我接电话!!”

    女人娇笑一声:“你是谁啊?陈董睡着了,人家可不忍心吵醒他。”

    赵慧敏:“贱人,你敢勾引我老公?!你们在哪儿?现在在哪儿?!”

    “当然是在床上,要不然,你以为我们能在哪儿?”女人娇笑着说道。

    ……

    宋巷生再次听到陈恩瑞的消息,是来自一通电话。

    陈恩瑞偷偷打到南风瑾手机上,让他救救自己的电话。

    这通电话是宋巷生误接的,原本是想要开口解释一句,但是在听到了陈恩瑞的声音后,她便打消了这个主意。

    她什么话都没说,就那么听着陈恩瑞一遍遍的呼救,“风谨,风谨你听到了吗?救我,救我!孙琪他就是个疯子,他虐待我,根本就不把我当成人看……”

    宋巷生细微的弯了下唇角,这才说道:“陈小姐的声音听起来中气十足,可不像是被虐待……哦,对了,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陈小姐还是打报警电话更为合适一些,至于南总……他现在,在洗澡,怕是,没有时间。”

    陈恩瑞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整个人好像都变得尖锐了起来,“宋巷生是你,你还嫌害我不够是不是?!我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做鬼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电话那头传来陈恩瑞惊恐的叫喊声。

    宋巷生唇角勾了勾,挂断了手机。

    孙琪是什么人,有什么癖好,宋巷生知晓的一清二楚,她原本也没有打算就那么轻易的要了陈恩瑞的性命。

    他们都要长命百岁的活着,好好的活着,只有这样,才能给她的小宝赎罪。

    死,是一件太过轻松的事情。

    宋巷生漫不经心的转过身,南风瑾就那么目光沉静的看着她,不知道站了多久,也不知道他究竟听到了多少。

    她伸手把他的手机放到一边,宛如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南风瑾目光沉静的看着她数秒,之后……

    拿过了手机,将电话回拨了过去。

    这一次没有人接听。

    南风瑾弯腰要去拿外套,宋巷生悠悠的开了口:“南总这是,准备英雄救美?”

    她弯着唇,说:“如果我说,不希望你去,南总可以,不去吗?”

    她自然不愿意看到,陈恩瑞逃出生天。

    她还没有玩够。

    南风瑾眸色黑如点漆,“巷生,你这样迟早会闹出人命。”

    宋巷生浅笑着耸肩:“我做了什么吗?”她问:“是我逼着她嫁给孙琪,还是南总看到我指挥孙琪对她动了手?”

    在她的印象里,她似乎……什么都没有做。

    南风瑾敛眸,沉声道:“宋巷生,适可而止。”

    她聪慧,他早就知道,她的确没有亲手去做任何事情,但……哪一件事情不是经她的手推动的。

    他要走,宋巷生就伸出手臂挡在了他的面前,笑着问他:“南风瑾,我现在给你个选项好不好?你选我,还是选她?只要你不去,把这件事情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就忘记你曾经因为她给我带来的伤害,怎么样?”

    她言笑晏晏,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南风瑾对上她的眸子,良久良久什么话都没有说。

    两人之间默声,空气凝然的沉默。

    “你不是想要跟我重新开始?既然要重新开始,我们的世界里怎么可以还有另一个女人的影子,你说,是不是?”她轻轻的将头靠在他的肩上,语调轻柔,“我不想你去找她……你不会喜欢我么,一定会答应我的,是不是?”

    这一刻的宋巷生,乖顺而又柔情。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