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93章:一条命换一晚上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够了,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安越扣住李思凝的手臂,眼神中带着警告。

    李思凝顺势握住了他的手,整个人靠在他的身上,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安越你不要忘了,你娶的人是谁。”

    安越狠狠的抿了下唇:“这不是你羞辱她的理由。”

    面对他的维护,李思凝的脸色并不算好,再看向苏青颜的时候,不再讥讽,但神情中的鄙夷遮盖不住:“苏小姐怀有身孕,还是不宜久站……”

    而苏青颜的目光自始自终都没有落在她的身上,她只是直直的看向安越。

    她朝他伸出了手,说:“我们一起走吧,我们去国外,不回来了。”

    国内的所有,他们都不要了,找一个没有任何人认识他们的地方,他们重新开始。

    安越看着她伸过来的手,眸光几番凝重,他想要搭上去握住,可是一起最终都在看到她那遮盖不住的肚子时,逼迫自己冷下了心肠。

    他将脸瞥到了一边。

    苏青颜还保持着把手伸出去的状态,良久,良久都没有能够收回来。

    宋巷生在一旁看着,半晌也只能宽慰的按了按苏青颜的肩膀。

    苏青颜张嘴还想要说些什么的,但人群中的位置自动的让出了一条路,沈云赫一身阴霾气息的出现,握住她的手臂,便扯着人往外走。

    他来的突然,举动更加突然,苏青颜在反抗的过程中“啪”的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

    沈云赫冷厉的睨着她,两人之间暗流涌动,没有人怀疑,沈云赫下一秒就会对她动手。

    毕竟,沈老板的脾气不好,早就不是什么秘闻。

    “安越!”

    李思凝看着上前,将苏青颜挡在身后的安越气急败坏的出声。

    守护在很多时候就是一种习惯,连理智都不受控制。

    沈云赫看着以对峙姿态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嘲弄的嗤笑出声,“入赘到李家,就觉得自己长本事了?安越,你识相就让开,别让众目睽睽之下,不给你脸。”

    南先生接了通电话的时间,回来的时候,现场已然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氛围。

    宋巷生身边站着的女人,他有些印象,两人似乎是很好的朋友。

    宋巷生身边的好友不多,这个姓苏的女人一直都是个例外。

    “沈老板。”南风瑾走至宋巷生的跟前,“好久不见。”

    他的出现,让现场的气氛变得更加诡异,但显然,将沈云赫跟安越之间的剑拔弩张缓解。

    沈云赫可以在婚礼现场不给新人面子,但面对南风瑾的时候,神情到底还是收敛了一些,算是勉勉强强给了个较为平和的眼神。

    南风瑾握了握宋巷生的手,眸色深幽,削薄的唇微微的勾了下:“苏小姐身体不便,先送她回去,我跟沈老板叙叙旧。”

    宋巷生顿了下,掀眸朝他看了一眼。

    四目相对,她就明白了他话语中的深意。

    宋巷生带着苏青颜走了,安越的目光直到她的背影消失,都没有收回。

    沈云赫将一切看在眼底,眼神阴厉更深。

    苏青颜上车后,拒绝了宋巷生的陪同,她说自己想要一个人静静。

    宋巷生顿了顿,她说:“青颜,有什么话都可以跟我说,不用一个人憋着。”

    苏青颜闻言却只是笑了笑,目光有些凄然的看着自己走出来的路,“巷生,我也想说,有很多话,可……我说不出来,我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想说什么。”

    她就是觉得,好像一切都错了。

    从一开始就错了。

    明明她是拼尽了权利都想要维护跟安越的感情,可为什么现在她却有种感觉,是她……亲手把这段感情给推远了。

    她情绪有些不稳,自己说着说着,语气就带上了哽咽,之后一个人在车里捂着脸就哭了起来。

    所有前来的宾客都还在里面杯酒交错,车辆的周围什么人都没有,人前光鲜亮丽的大明星,此刻手指捂着自己的肚子,在车内哭成了泪人。

    声音低低,却透着无尽的痛苦和难过。

    宋巷生一开始并没有在意,直到苏青颜捂着肚子开始支撑不住的倒下的那刻,她的余光瞥见浅色的车座下的红色痕迹,这才猛然脸色一变。

    “青颜!”

    苏青颜还坐在驾驶座上,宋巷生想要把人扶到后座,却又不敢轻易的挪动她。

    苏青颜的手指摸到身下的红色的湿润,还带着泪痕的脸上,却蓦然笑了起来,她说:“不该存在的,总是要走的。”

    宋巷生忍不住低斥她一声:“不要胡说,我现在马上送你去医院。”

    苏青颜却摇头,她说:“不用了,这个孩子,我不要。”

    这一次就算是流不掉,她也总会想办法堕胎,她不要这个孩子,不要。

    宋巷生沉声:“不管你要还是不要,现在都要去医院,你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可苏青颜就是一反常态的坚持,她不肯去医院。

    宋巷生不禁有些急了,“你如果这么死了,还谈什么以后,安越你不要了是不是?!准备就这么带着另一个男人的孩子一起去死?!”

    苏青颜这辈子只要活着,还有一口气在,抛不开的两个字就是“安越”。

    宋巷生跟她认识那么多年,深知她的软肋在哪里。

    只是就算苏青颜不再排斥去医院,宋巷生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将她安然的移到后座上。

    江君骁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他弯腰把人从驾驶座上抱到了后座上,“还傻站着干什么,坐到后座上扶着她。”

    宋巷生在短暂的迟疑过后,上了车。

    车上偶尔只有苏青颜痛苦的呻吟声,江君骁连眼睛都没有眨上一下的……超着车。

    路上喇叭声响成一片,时不时还夹杂着叫骂声。

    江君骁这般行径,很快就引起了交警的注意,在路口开车将人给拦了下来,江君骁想要掏出自己的行医资格证,摸了两下后,这才察觉,自己今天来参加婚礼,证书自然不可能随身携带。

    “交警同志,后面有大出血的孕妇,帮忙行个方便。”

    交警朝后看了眼,拿着对讲机跟队里汇报了一下后,说道:“我护送你们去医院,救人要紧。”

    在交警的开道下,两人用最快的时间把苏青颜送到了医院。

    抢救室外面,宋巷生反应过来,想要跟护送他们前来的交警致谢时,人已经离开了,宋巷生看着空荡荡的走廊,怔了下。

    江君骁坐在抢救室外走廊的椅子上,长腿懒洋洋的耷拉着,漫不经心的靠在椅背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按着太阳穴的位置。

    他喝了不少的酒,刚才车开的又快,还吹了风,现在整个人的脑子都要炸开,难受的很。

    宋巷生看着他这幅模样,想要上前开口说些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南风瑾打来的。

    南先生出来没有见到人,便打来了电话询问。

    宋巷生顿了顿:“……青颜出了点事情,我送她来了医院……”

    她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的始末,江君骁在一旁听着,蓦然就冷嗤一声。

    他的声音不大,但周遭真的太安静,声音透过电波便就那么传到了南风瑾的耳中。

    “你跟……江君骁一起?”他问。

    宋巷生轻瞥了一眼椅子上的男人,低声“嗯”了下。

    南风瑾询问了他们所在的医院,便上了车。

    沈云赫当时在他身边,看到他的动作,也跟着上了车:“南总,烦劳。”

    ……

    “宋巷生,你费尽了心思的摆脱我,就是为了重新回到他身边?”江君骁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算不上是和善。

    宋巷生音调很轻,薄凉却清冷:“温家跟江家门当户对,温小姐才情样貌都是一等一的出众,你好好珍惜她。”

    “门当户对,嗬……是啊,门当户对。”江君骁嘲弄的重复着这个词,随后蓦然把人按在了墙上,泛着冷意的唇,咬在了她的唇上。

    宋巷生吃痛,第一反应就是要把人推开,却没有成功。

    江君骁的手臂紧紧的禁锢着她,指腹捏着她的下颌,逼她抬起头看向他,“你欠我一条命,记得吧?”

    实际上,她亏欠他的,早就不是一条命那么简单。

    “……劳资说不定马上就要结婚了,追了你那么久,柳下惠都做了,就这么让你给甩了,怎么想都划不来。”他说,“让我睡一次。”

    江君骁混不吝的姿态,言语轻佻:“一条命换一晚上,不过分吧。”

    宋巷生怔然的看着他,似乎是不敢相信这样的话,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半晌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声音。

    江君骁扬着下颌轻嗤:“怎么,你以为老子给你当牛做马的,到头来就是为了你一句不痛不痒没滋没味的感谢?让我睡一次,睡过了,说不定滋味没有我想象中的好,以后,你上赶着送上门,老子都懒得看你一眼。”

    宋巷生眉眼微敛,目光带着几分的凝然,她说:“放开我。”

    江君骁收紧了手中的力道,没有丝毫想要松手的意思。

    宋巷生挣脱了下,没有成功,在他了吊儿郎当满不在乎的神情中,“啪”的就给了他巴掌,“放开我!”

    江君骁原本是可以把她推开,但却什么动作都没有,就那么硬生生的受了这一巴掌。

    她这一巴掌扇过来的时候,力道很重,可见是真的生气。

    江君骁伸手揩了下唇角,把要离开的女人给拽了过来,手臂撑在墙壁上,带着怒意和惩戒的把人按在墙上,狠狠的亲吻。

    但这个时候的亲吻与其说是爱的表达,不如说是……在报复。

    报复她的冷心冷清,从头至尾都不把他当一回事。

    江君骁从小就是混不吝的霸王,从来就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欺负,一颗真心捧到她眼前,她不屑一顾连看上一眼都不曾。

    沈云赫跟这南风瑾前脚出现在急诊室外的走廊,后脚,前面原本大步流星走着的南风瑾蓦然就顿了下脚步。

    “南总?”

    沈云赫喊了声。

    南风瑾脚步顿在了原地,眸光深幽一片的看着那里,情难自禁相拥的男女。

    沈云赫顺着他的目光,自然也看到了急诊室门外接吻的两人,他没有在意,只是在看到急诊室的门打开后,脚步稍显凌乱的走上前。

    江君骁的余光瞥到了不远处的南风瑾,手指慢慢的揩了下宋巷生水润的唇角,“南总,非礼勿视。”

    南风瑾长臂伸出,蓦然把宋巷生拉至在自己的伸手,随后,挥起拳头朝着江君骁砸了过去。

    江君骁本就气不顺,冷笑一声自然是拳拳到肉。

    所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在两人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苏青颜被从里面推出来,宋巷生急于想要看她的情况,但眼前打的难分难舍的两人,宋巷生又不能坐视不管。

    略一迟疑之后,她从后面抱住了南风瑾,目光却看向了江君骁。

    对于她类似下意识的举动,江君骁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停下了手,继而被南风瑾一拳打在了鼻梁骨的位置上,顿时血流如注。

    周围前来劝架的护士看待他满下巴的血,惊呼出声,第一时间想要拉着他去处理,却被江君骁给推开了手臂。

    他直勾勾的看着宋巷生,流痞的目光不在,里面只有一片的沉色。

    宋巷生抿了下唇,慢慢的就松开了抱着南风瑾的手,她说:“……对不起。”

    对不起?

    “嗬”,江君骁冷笑一声,用手抹了把脸上的血:“谁他娘的,要你的对不起。”

    能吃,能睡,还是能快活?

    江君骁就那么走了,护士桌上前想要给他处理一下伤口,被他再次烦躁的推开。

    江浪荡不愿意承认,但却有……不得不承认,他真的被伤到了,在宋巷生选择拥抱住南风瑾的那个举动中。

    宋巷生看着他寂寥落寞的背影,喉咙里像是哽住了什么东西一般。

    在某一瞬间,她想要上前追过去,想要劝他去处理一下脸上的伤口,但……最终一切都只能生生的忍下去。

    因为送过来的时间及时,苏青颜肚子里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大碍。

    但,“……孕妇的情绪不稳定,有二次滑胎的危险。”医生说。

    在医生做完了叮嘱离开以后,沈云赫站在病床边,目光阴霾:“苏青颜我说过,我的孩子如果出现了什么问题,我就拿你那个小白脸陪葬,你是,不准备管他的死活了?!”

    躺在病床上的苏青颜,眼角一滴泪痕滑过,什么话都没有说。

    ……

    南风瑾和宋巷生一前一后的下车。

    赵慧敏在这个时候冲了过来,拦在了南风瑾的身前,牢牢的握住了他的手,说:“风谨,风谨,你帮我去看看恩瑞到底怎么样了,从她结婚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我这两天眼皮一直在跳……孙家,孙家他们在婚后根本就不让我见人,我有种感觉,恩瑞她一定是出事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陈家凡是出了任何的问题,第一反应就是……找南风瑾。

    南风瑾在这么多年中,俨然已经成了陈家的守护神。

    宋巷生目光沉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双臂环胸,她鲜眉亮目,眼神自带嘲意,

    赵慧敏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的视线,眼神沉了下,但到底是担心女儿的心思占了上乘,目露期待的等待着南风瑾的回应。

    南风瑾:“赵姨如果不放心,明天……我请孙董喝杯茶。”

    到底,他没有说不管这件事情。

    宋巷生对于这样的结果,毫不意外。

    南先生能看着陈恩瑞嫁人,就已经是一场奇迹,放任不管,怎么可能。

    赵慧敏走了,宋巷生倒了杯红酒,站在卧室的窗边。

    “Reborn,计划进行的很顺利,陈凌峰亏欠的赌债累积上亿,利滚利之下……怕是,这一次不把棺材本吐出来,算是,不能善了。”张潇潇电话打过来,语气难掩兴奋。

    宋巷生葱白的手指晃动着酒杯,殷红泛紫的液体撞击着杯面,浅浅的香味在鼻翼下漫溢,“他没有起疑心?”

    张潇潇:“陈凌峰赌红了眼,尤其……身边还有个奉承他不断豪赌的女人,他哪里还能顾上这些。”

    宋巷生冷笑一声,是啊,陈凌峰这种靠女人起家的男人,自然是厌烦至极赵慧敏这种什么事情都要插上一脚的性子,最是拒绝不了的,就是样样温顺把他当成神一样崇拜的女人。

    打蛇打七寸,自然是一击即中。

    陈氏集团?

    很快就没有什么陈氏,只有……陈家了。

    宋巷生仰头将杯中的红酒饮尽,放下酒杯,慢慢的转过了身,一眼就对上南风瑾眸色深深的眸子。

    四目相对,他削薄的唇角开口:“……给他们,留一线余地。”

    留一线余地?

    宋巷生高挑眉头,清清艳艳的笑:“南总难道还不知道我吗?”她说,“赶尽杀绝、斩草除根才是我的行事作风。”

    不然,放虎归山,她前面所做的铺垫,岂不是,在,浪费时间?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