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92章:南风瑾在她的侧脸上轻吻了下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她没有任何的回应,他就一声声的喊着她的名字。

    “巷生,巷生……”

    一声声,一句句,好像只有这般百转千回,才能确认她真的在。

    “南风瑾。”她的手指摸向他的头,动作是轻柔的,除此以外,神情眼底没有任何的暖意,她说:“你压得我不舒服。”

    他闻言,连忙撑起身体,睡在了旁边的位置,手臂却依旧搭在她的胳膊上。

    宋巷生坐起身,微微移开,“南风瑾,回你自己的房间睡。”

    南先生闭上了眼睛,执拗的像是个孩子。

    片刻后,睡意再次侵袭,手掌从她的胳膊上滑落下来,他狭长的眼眸微微张了张,眯起一条细线,又继续把手指搭在她的胳膊上。

    可到了后来还是禁受不住困意,再次滑落下来。

    于是他闭着眼睛,依旧执着的抬着手臂搭在她的胳膊上,并拉着她的袖口,手指勾住了她的衣袖。

    这一次,不会再掉下来了,手指有了安放的地方。

    他打起了轻呼,削薄的唇角微不可知的勾起,宛如是,心满、意足。

    只是,他睡熟了,宋巷生却没有了任何的睡意。

    她靠在床头,看着酣然入睡的男人,数秒钟后,拿开他的手,下了床。

    她站在客厅外的阳台,手中捏了根女士香烟,抽了良久的时间。

    夜半,南风瑾迷迷糊糊转醒的时候,下意识的就弯起唇角,伸手想要去抱身边的人。

    但触手可及的只有一片冰冷。

    他神情一顿,睁开了眼睛。

    床边的位置早已经空了。

    他猛然坐起身,酒意还未完全消散,一个没站稳,差一点跌倒在地上。

    楼下客厅的沙发上,他远远的就看到她身上盖了件毛毯,闭着眼睛休息的模样。

    南先生站在楼梯上,站了良久之后,这才迈下脚步走向她。

    他前脚靠近沙发,后脚,宋巷生就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南风瑾的喉咙有些紧,他问:“怎么……睡在这里?”

    宋巷生坐起身,“下来喝了杯水,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这算是解释,更像是敷衍。

    南先生看的明白,却只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他弯腰抱住她,在她肢体一僵的时候,薄唇压在她的耳侧,轻声道:“我刚才,还以为,你走了。”

    宋巷生:“大晚上的我能去哪儿,你酒还没醒,再去休息会儿吧。”

    南风瑾在她的侧脸上轻吻了下,哑声道:“陪我一起。”

    这段时间,任谁都能看出,南风瑾越来越缠她,除了正常工作的时间,他总是要在触目可及她的位置。

    对于这种情况,宋巷生都看在眼底,就算是面对调侃,也每每微笑以对。

    如今谁都知道,两人的关系极好,用句“如胶似漆”来形容都不为过。

    反观原本所有人都以为会是南太太大热人选的陈恩瑞,在婚后却宛如是销声匿迹了一般。

    就算是有所消息,也都是出自孙琪之口。

    连回家娘那天,陈恩瑞都没有出现,只有孙家人一句“生病了”的敷衍。

    赵慧敏见不到女儿心情几番忐忑,七上八下的就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

    李思凝身为李氏的千金,结婚自然是大办特办,再加上安越本身就是事业上升期间隐退结婚,不少狗仔记者都在暗中盯着。

    希望能够挖出点大新闻。

    如今两人的婚讯弄的人尽皆知,自然吸引了众多的媒体。

    苏青颜的电话打不通,但是宋巷生知道,今天这样的场合,她一定会出现。

    苏青颜那样的性子,绝对不会甘心自己数年的感情,就那么毁于一旦。

    所以宋巷生让人弄了张请柬,在婚礼现场坐等。

    婚礼后台,造型师不断的称赞着李思凝妆容的完美,身材的漂亮,李思凝笑的很是高兴。

    只是,相较于她的开心,身为新郎的安越就显得冷漠很多。

    几个伴娘眼睛暗戳戳的就朝着他这边轻瞟,其中一个似乎还是他的粉丝,踟蹰着半天想要上前却又有所顾虑。

    “新娘跟新郎站在一起,真是般配极了,新郎官别干站着了,快来看看美丽的新娘子……”

    李思凝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安越看着眼前穿着婚纱的女人,笑容却有些勉强。

    他忽然想起,以前有个大大咧咧无所顾忌的姑娘跟他说:“这辈子,你只能娶我一个人,不然,我就穿着婚纱跑到你的婚礼现场,质问你是要我还是要她。”

    那时他年轻,也气盛,随口就说了句:“万一你是自找难堪,怎么办?”

    苏青颜气的要打他,怒斥他一点情调都没有。

    思及往事,安越本来是想要笑的,但是目光却暗淡了下。

    前厅,宾客往来如织。

    宋巷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季度的好日子特别多,要不然她怎么会有种三天两头就要来一趟婚礼现场的错觉?

    “你是要等人?”

    南先生从数名前来敬酒寒暄的老总中抽出身来,来到她身边。

    宋巷生低声“嗯”了下,“……你,其实,不用跟来。”

    南风瑾伸手捋了下她的长发,削薄的唇角笑了下,没说话。

    江君骁已经记不起,自己有多少天没有见过宋巷生。

    这些日子,关于南先生和七宝向老板娘感情甚笃好事将近的传闻闹的人尽皆知,他走到哪里,类似的声音好像都会如影随形。

    搅得他不得安宁。

    “在看什么?”温沁柠挽着他的胳膊,好奇的问道。

    江君骁推开了她的手,在经过的侍者盘中拿了杯红酒,仰头猛然饮尽,目光灼然的盯看着远处。

    温沁柠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眼就看到了俏生生站在那边的宋巷生,眼中的光彩顿时就淡了淡,她说:“你还是没有忘掉她?她喜欢的人是南风瑾,南氏集团的掌门人……而且,江伯父和伯母已经说过,他们不会同意你们在……”

    江君骁“砰”的一声将手中空了的酒杯放到桌上,微抬的眸子闪烁着轻嘲:“罗里吧嗦。”

    温沁柠:“你!你不要忘了,这段时间,江伯父让你好好陪我。”

    说白了,就是培养感情。

    江君骁:“这不是陪着?怎么,还嫌不够?非要跟你弄到床上,你才满意?”

    他说话一向混不吝,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更加的恶劣。

    管你男女,又是谁,统统没有什么好话。

    温沁柠曾经很看不上他这种男人,但在如今的相处之中,他越是对她毫不在意,对她越是挤兑和不在乎,她就跟中了邪一样的,却越是想要得到他的另眼相待。

    因为她见过,眼前这个跟混球一样的男人,是怎么珍之又珍的对待另一个女人,一句重话都不敢说。

    无论对待旁人如何的气势汹汹,对待他放在心上的那人时,就宛如是被驯服的忠犬。

    在婚礼即将要开场的时候,宋巷生这才看到了苏青颜出现。

    她穿着一身黑,跟现场衣着喜庆的众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宋巷生避开人群,准备去找她,却被南风瑾给拦住。

    “婚礼马上就开始了,你要去哪儿?”

    宋巷生刚要挡开他的手臂,前面就来了两个端着酒杯的老总,宋巷生就是敷衍应酬的功夫,再一抬眸,苏青颜就不见了。

    宋巷生拧了下眉头,怕她一时冲动做出什么傻事来。

    苏青颜那就是一点就着的性子,一根筋起来,就一条路走到黑,撞得头破血流都不回头。

    但神奇的是,直到新郎新娘开始交换结婚戒指,在司仪的祝福声中开始亲吻,现场都没有出现任何的差错。

    宋巷生在一处角落里,看到了静静站在那里,目光一瞬不瞬看着台上的苏青颜。

    “我以为,你是来抢婚的。”

    宋巷生叹息一声后,说道。

    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苏青颜,听后却只是落寞的笑了下,黑色从头包到脚的衣服下,是已经遮都遮不住的,隆起的小腹。

    她说:“我已经没有资格了。”

    她怀了另一个男人的孩子,肚子都隆起来了,他就算是不结婚,她难不成还能要求他什么吗?

    宋巷生:“……你们,或许应该好好的谈谈。”

    如果连他们这么长时间的感情,都只有分崩离析的下场,那宋巷生真的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什么终成眷属一说。

    “……我就说,看到了熟人……”

    “苏小姐,今天很高兴你能来,原本安越的意思是不要请,但我觉得,不管怎么样都算是相识一场的缘分,免得旁人说我们小气。”李思凝笑声走过来,身旁还站着安越。

    四目相对,安越目光沉静的看着一身黑衣的苏青颜,眼中闪过的是沉痛、凝重和求而不得。

    “苏小姐什么时候结婚?结婚前一定要记得给我们也发个请柬,怎么样都要把今天的礼钱换了,毕竟苏小姐赚的……都是辛苦钱,……你看着我说的是什么话,沈老板……听说最近也要跟高家的小姐结婚,到时候苏小姐怕是陪着的辛苦钱都没有了,今天这份礼钱,我待会儿还是让人给你退回去……”

    这边气氛是凝然,张助理这个时候也走到了南风瑾的身边,俯身轻声道:“先生,赵慧敏说是要见你,说是……怀疑陈小姐出事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