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91章:宋巷生笑:“宠着我,只爱我一个人?”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护工给宋巷生递过来一块干净的毛巾。

    宋巷生顿了下,接了过去。

    两人站在走廊内,南风瑾从她的手中拿过毛巾,擦拭了一下面上的血迹。

    之后,将毛巾握在掌心,眼眸有些飘远的看向远处的天空,他说:“很久很久以前,我一直都在做同一个梦……”

    梦里,在他的手被废掉,在医生宣布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在拿起小提琴的时候,有个小男孩儿跟随那把破败的小提琴一同埋葬了。

    南风瑾说:“我以前的梦想,是做个小提琴家。”

    人人都到南先生在商业上极具天赋,却很少有人知道,对于这个商业奇才来说,再多的金融证券都比不上童年的音符。

    但,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他想要走的那扇门,被上天牢牢地焊死,他想要逃出生天,只能选择商业这扇窗。

    这是南风瑾第一次跟人敞开心扉的去讲述他不堪回首的童年。

    这是他心间的一道伤疤,从来都被牢牢的遮盖着。

    他毫不掩饰自己对于父亲的厌恶和唾弃,还有对母亲的怒其不幸哀其不争,他说起了自己每每带着满身的伤疤去学校时,学生们异样的目光,还有老师在提及他的父亲时,躲闪不及的神情。

    人人都怕神经病,因为他们不管做了任何事情,都会被法律宽恕,没有人会愿意娶招惹这样的人。

    他说了很多,说着说着,自己就累了,他抱着她,将下颌压在她的肩上,软弱示人,软肋铺开,“……我对你,做过很多错事,没有人教过我,什么是爱,怎么去爱一个人……”

    他说:“巷生,你爱过我,你教教我,好不好?”

    他愿意用尽一切去弥补。

    倾尽一切。

    他把她抱得很紧,好像准备就此将她镶嵌入骨髓。

    宋巷生没有挣扎,就那么任他抱着,良久良久以后,她抬手慢慢的把手指搭放在了他的后背上。

    轻轻的拍了拍。

    南风瑾觉察到她的动作,整个人的脊背都在顷刻间僵了一下,眉眼惊惧,却是连动上一下都不敢。

    唯恐,惊扰了这场美梦。

    半晌后,他轻轻的拉开两人的距离,深沉如同夜色的眸子一瞬不瞬的定看着她的眼眸,“你,答应了?”

    宋巷生低眸浅笑,红唇翕合,说:“南总把自己说的那么可怜,我……怎么能不答应呢。”

    似是而非的一句话,饶是南风瑾再如何睿智,此刻也拿不定她话语中的深意。

    宋巷生伸出手,覆在他的眉眼上,从深邃的眉眼划至他的侧脸直到下颌,“南总,以后,会对我好吗?”

    南风瑾握住她的手,“会。”

    宋巷生唇角微勾,又问:“比……对陈恩瑞还好?”

    南风瑾,“好。”

    宋巷生笑:“宠着我,只爱我一个人?”

    南风瑾:“只爱你一个。”

    宋巷生没有再说话,就那么看着他,数秒钟后,在南风瑾漫长的等待中,她伸手,抱住了他。

    这一瞬间的南风瑾,前所未有的开怀,似乎心灵都在激荡。

    他以为,自己等到了,宋巷生的原谅。

    主治医生从病房出来,正好就看到相拥在一起的两人,原本该是极其温馨浪漫的画面,可是他却在看到宋巷生的目光后,整个人后背一寒。

    不为其他,只因为……

    她的目光真的太冷,太冰,太寒。

    像是眸底矗立起了,万丈寒冰。

    ……

    这几天,南氏集团上下都知晓,南先生近日的心情很好。

    连带着整个集团上下都变得成了大晴天。

    夜色会所,灯光晦涩,觥筹交错,白天坐在办公室内的老板们抛开了假面,跟年轻的女孩们推杯换盏。

    一方要的是舒心,一方要的是金钱,面上再和谐不过。

    只有一个除外,他一身意国纯手工定制的正装严凛,深沉的眸色比之夜色还要深幽沉寂,昏黄的灯光下,下颌紧绷,面若刀削。

    这是谈生意惯常来的地点,曾经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男人,有酒有女人的地方生意才好谈。

    只是,如今,不同了。

    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他起身,准备离开。

    “南总,别走啊,是这里的酒不好喝?还是她们服务的不好?”

    见他要走,场所里负责的妈妈桑浓妆艳抹的出现,娇嗲嗲的贴了上来,露出职业性的微笑,眼神却责备的望向了刚才坐在南风瑾身边的女人。

    女人一脸无措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只是妈妈桑却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谄媚的对着南风瑾说道:“南总要是觉得眼前的这个服务不好,咱们这还有几个新来的姑娘,一个个嫩的可以掐出水来,您要不瞧瞧再走?”

    南风瑾嘴角划出一抹不深不淡的弧度,低声的声音中带着抹漫不经心:“不用了,回去太晚,家里那位要生气了。”

    他从来未曾想过,家里有个人等,会是这么一件让人满心欢喜的事情。

    南风瑾回卧室洗了个澡,确定自己的身上没有会所里沾染的香水和胭脂水粉味后,这才走到了一旁的客房。

    他在会所喝了些酒,深邃的眼睛里带着些微醺的意味,视线紧紧的锁在她的身上。

    宋巷生听到了身后门锁开启的声音,想着自己明天是不是要找个开锁公司将这间房子的锁给换了。

    静谧的夜晚,他的心在看到她的一瞬也变得宁静下来。

    走过这些年,唯一能让他真的感到安心的,只有她一个人。

    他走过去,从后面环抱住她,填满怀抱的一瞬,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愿意再放开,“在想什么?”

    “你喝酒了?”她没有挣扎,没有推开他,只是这么清清淡淡的问了一句。

    “嗯。”他带着微醺味道扬起性感的唇,夜色中显得很温柔,“巷生,我们就这么一辈子走下去吧。”

    这一次,宋巷生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应,反而是挣脱了他的怀抱,坐到了床边,“我困了,你回自己的房间。”

    “南……”他带着醉意的呼吸连同炽热的吻,就那么带着强势的席卷了她口腔中的空气。

    她试图后退,试图推开他,但是却被他整个压在了柔软的床上。

    “南风瑾,你喝多了。”手臂撑在他的胸膛上,自恃冷静的目光对上他的视线,除了微乱的呼吸,她冷静异常。

    “巷生,我喝醉了。”喝醉的人,才可以借酒装疯不是吗?

    他现在只是个被酒精麻痹的人,所以……他不用顾忌那么多,只想要亲近她。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还是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她不在的时间,他未曾找过别的女人,就那么过来了,可是如今……她就在身边,他怎么能隐忍不发。

    性·欲方面过剩的男人,用来发泄的只有工作和事业,可面对他已经明白何为心动的女人,他如何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自己冷静?

    他想要她,很想。

    “巷生……我很难受……”

    以往,他这么说,她总是会答应,她很少拒绝他,可是如今,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脸上,宋巷生却侧过了头。

    “南风瑾,放开我。”

    “巷生……”他埋首在她的脖颈间,眷恋的抚摸着她的面颊,略带酒味的呼吸,让宋巷生有些不适。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