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90章:小宝的死亡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谋杀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她有恃无恐的把所有的矛头都推向了南风瑾。

    无论是愧疚也好,是可笑的后知后觉的喜欢也罢,在此时的宋巷生眼中,南先生就是一记绝佳的挡箭牌。

    陈恩瑞握紧了手掌,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眼前的南风瑾已经站在了宋巷生这边。

    但……

    众目睽睽之下,她不是还有别的证人么!

    陈恩瑞狠狠的哽了下脖子:“既然这样,那就让巡捕来,你还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吗?!”

    “你刚才都看到了什么?”

    在陈恩瑞开口让人报警的话还没有来记得说完的时候,一旁的南先生却已经开口,对象就是最初喊杀人的女人。

    女人支支吾吾:“我,我看到,有人,有人把穿着婚纱的新娘按在了,按在了盥洗池里。”

    南风瑾眸色一片漆黑,墨色深瞳不见底色:“看清楚脸了?”

    女人:“她们,她们当时都低着头。”

    南风瑾:“那就是什么都没看见。”

    女人:“可是她们的衣服……衣……”

    南风瑾眸色极深极寡的扫了她一眼,女人微顿,“我……我,确实也没有办法,没有办法肯定。”

    在场就算是再不通眼色之人,现在都十分明了一件事情——南风瑾这是摆明了要护下Reborn。

    宋巷生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一幕,陈恩瑞恨红了眼睛,“风谨,你真的要维护这个女人?她要杀我啊!”

    这么多年来,被无条件偏宠的人,都是她。

    但从宋巷生开始,就有什么东西在悄然间发生改变,如今……她抢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

    南风瑾:“这些,只是你的主观臆测。”

    “不,不是,我很清楚,你不能因为对她的那点愧疚,就什么都可以容忍。”陈恩瑞没有办法接受的哭喊道。

    究竟是愧疚还是爱,没有人会比南风瑾自己更加清楚。

    多可悲的一件事情,在宋巷生恨不能他去死的时候,他却觉察到自己爱上了她。

    这种情况下,他怎么能让她在自己眼前出事。

    “既然你也没有什么事情,事情就……到此为止。”

    他的一句“到此为止”就是要给今天的事情盖棺定论。

    “不,不可以!”陈恩瑞恨红了眼,偏头扭向宋巷生:“贱人,我杀了你!!”

    宋巷生后退一步,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看着她近乎是癫狂的举动。

    下一秒,宋巷生的手臂蓦然一紧,南风瑾一脸沉色的扣着她的手腕,将她从人群中拉了出去。

    一路上,看到南先生出现想要打招呼的宾客,却都一一败在他肃穆沉重的脸色下。

    因为他的脚步跨的太大,宋巷生不小心整个人就踉跄了一下,她穿着高跟鞋,差点扭到脚。

    南风瑾径直把人塞进了车里,车门“砰”的一下子甩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司机怔然的看着这一幕,“先生……”

    “下去。”南风瑾沉声一句。

    司机没有任何迟疑的推门下车。

    当车内只剩下两个人,空气一片的凝固。

    宋巷生揉了揉自己被他捏痛的手腕,淡笑道:“南总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我还怪害怕的。”

    她嘴里说着害怕,但从神情到语气,都是在视他的怒火如无物。

    南风瑾重重的按了按眉心的位置,锐利的眉眼泛着森冷怒意,他居高临下的睨着她,“适可而止,如果今天她在婚宴上出了什么问题,你就是杀人犯你明不明白?!”

    那么多人在场,她连诡辩的机会都没有,到时候,等待她的是什么,她到底清不清楚?!

    宋巷生低首浅笑,红唇微勾,“杀人犯算什么?”她问,“你们联手杀死了我的孩子,现在……不是都还活的好好的吗?”

    所以,杀人犯,算什么?

    南风瑾心尖微颤,前一秒的凌厉因为她咄咄逼人的一句而消减,他天大的火气,此刻都只能沉下去,他再次哑声:“小宝的事情,是意外……”

    谁都没有办法预知的意外。

    没有办法预知,没有办法弥补。

    “不是意外。”宋巷生红唇翕合,一字一顿道:“是谋杀。”

    如果陈恩瑞说的都是真的,那小宝的死亡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谋杀。

    在两人乍然离场后,陈恩瑞和孙琪的这场婚礼,也走到了尾声。

    前来的宾客被这一闹,都有些兴致阑珊,孙家匆匆把人送走,总算是结束了这场闹剧。

    赵慧敏不放心自己的女儿,想要过来说上两句什么,却被陈凌峰给拉走了:“都已经结婚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不要耽误小两口自己相处,等过几天就回门了。”

    赵慧敏闻言,只好打消了心中的那抹担忧,跟着一同离开。

    孙父孙母的脸色不太好,很早就上了楼,孙琪一脸喜色的坐在陈恩瑞的身边,憨气的脸上,眼神牢牢的落在她身上的白纱上,心脏处不正常的跳动很快。

    “砰砰砰”,“砰砰砰”!

    剧烈的砸门声响起,陈恩瑞惊恐的呼喊声,从新房内传来,“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滚,滚开!孙琪,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啊啊啊!”

    鞭子抽打在空中,发出沉闷的响声。

    孙琪走过来的地方,是敞开的柜门,柜门里是铃铛满目的工具。

    就连床上,都撑下来红色的绳子和吊环。

    灯光昏暗下,孙琪一步步朝她走过来,跟平日里憨傻的模样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你想逃到哪里?我废了这么大的功夫,等了这么久,才把你娶回家,你能跑到哪里去?!”孙琪甩了一鞭子在她的身上。

    陈恩瑞尖叫着,白色的婚纱裙摆因为她的躲闪绽开,孙琪眼中的痴迷更重。

    前半夜,孙琪就像是捕捉老鼠的猫,等玩够了,这才把人绑起来。

    一整夜的时间里,房间里都充斥着陈恩瑞惊恐的叫喊声。

    新房是用特殊材料装修过的,隔音效果绝佳,外面根本听不出丝毫的动静。

    一夜过后,当房间里重新恢复明亮,孙琪神清气爽的从睡梦中醒过来,搂过一旁如同破布娃娃般的陈恩瑞,在她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满足道:“果然这大家闺秀的滋味,就是不一样,这么长时间,总算是没有白费。”

    比以前的任何女人,都要让他感到心情的愉悦。

    怎么都是千娇百宠养大的,这触感和鞭打上去的感觉都不同。

    “南风瑾跟你来过几次?”

    孙琪纵酒,早上张开嘴,里面一股子酸臭味,可他还偏偏喜欢凑在陈恩瑞的脸上说话。

    几乎是脱了一层皮的陈恩瑞,厌恶的将脸瞥开。

    孙琪对于她这种眼神再熟悉不过,他知道陈恩瑞一直都瞧不上她,长久以来挤压的火气,因为她这一个动作而在顷刻间爆发,他压坐在她的身上,按着她的头在床上,“啪啪啪啪”挥手就在她的两边脸上扇了数巴掌。

    憨厚不再,脸上有的就只剩下扭曲,“女表子!你以为自己还是那个被南风瑾捧着的大小姐!进了我孙家的门,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老老实实的听着,让你当狗,你就要在地上叫,不然,老子弄死你!”

    他死死的拽着她的头发,似乎是想要把头皮都连带着扯下来,“说话,听见没有?!”

    陈恩瑞拧着脸,不屈不挠的瞪着他,“你算什么东西!你连他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我让你嘴硬,我让你再说!女表子,你给我再说!”

    孙琪自然清楚他没有办法跟南风瑾相提并论,但也绝对没有办法允许陈恩瑞来置喙,“啪啪啪”的巴掌扇在她的脸上。

    很快,陈恩瑞的整张脸就肿了起来。

    最后还是孙母怕人刚娶进来就闹出人命,这才进来劝了两句。

    “恩瑞啊,你说你也是,都嫁了人了,连怎么哄自己丈夫高兴都不知道?一大清早的就不消停,看把我儿子给气的,这气大伤身,待会儿可要好好补补。”

    鼻青脸肿的陈恩瑞被这孙母的言论给震惊了,“你是瞎了吗?!你儿子他就是个家暴狂,他脑子不正常,我要离婚,我要送他进监狱!”

    她说着就一身狼狈的要往外走,但是还没有走上两步,就被孙琪一把拽着头发甩在了地上,这一次连带着拳打脚踢起来。

    “告我?上次在法庭上丢的脸,老子还没有找你算账,你还敢提?!贱人,不打不长记性!”

    “做我的老婆,不需要什么大小姐脾气,你给我听好了,老老实实的伺候我,你在家里就是少奶奶,不然……连家里养的狗都不如,你给我记清楚了!!”

    ……

    当夜,南风瑾接到一通电话,是精神病院打过来的。

    南风瑾静静的听着,瞳孔却骤然一缩,继而拿起外套就要出门。

    宋巷生下楼喝水,见到他的举动,连问都没有问上一句。

    南风瑾顿了下,侧过头,却说:“跟我出去一趟。”

    宋巷生没有理会,倒杯水喝了两口润了润嗓子后,就要原路回返。

    她对于他的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

    在她想要上楼的时候,南风瑾却从后面猛然俯身,把人整个拦腰抱起,就那么抱出了别墅。

    宋巷生:“南风瑾你有病是不是?!”

    “巷生。”他说,“陪我去一趟医院。”

    宋巷生踢着腿,要下来,南风瑾收紧了手臂,眸色幽深一片,他说:“巷生,听话。”

    巷生,听话。

    曾经,宋巷生对这句话怀着多少少女心动,如今就有多厌恶,因为每每,南风瑾对她说出类似话语的时候,都是在告诉她配合。

    从来不给她反对的机会。

    专权独裁的,好像,她就该是一条听话的宠物。

    “放我下来!”她说。

    南风瑾没有理会,把人塞到了车上,司机见二人走过来,开了车门,就开始往外开车。

    宋巷生的记忆力很好,轿车驶去的路线,她有些熟悉,随着距离的拉长,她慢慢的就想了起来。

    这是……去向精神医院的路。

    期间,南风瑾的电话响了两次,都是医院打来的,每一次接通电话,南风瑾的面色就会沉上一分。

    两人离得很近,宋巷生也听到了里面的对话内容。

    上一次,她在精神病院见到的那个女人,南风瑾的母亲……自杀了。

    如果不是护工发现的及时,再耽误个三两分钟,后果不堪设想。

    把人救回来的时候,整个医院的工作人员都松了一口气,但南母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再次尝试自杀。

    医护人员劝阻无果的情况下,只能给她紧急注射了镇定剂。

    两人到的时候,南母还在昏睡,主治医生给南风瑾简单的描述了一下南母的症状,“……我们刚才仔细的查看了一下病人的发病记录,发现一直以来都忽略了一件事情,每年到了今天,病人的病情就会突然恶化……今天对于病人来说,是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还是一直照顾南母的护工随口说了一句“我记得去年好像也是今天发的病”,主治医生这才紧忙翻看了记录。

    南风瑾眸光淡淡的看着床上的女人,眼神中没有太多的感情波动,良久之后才开口道:“……是她丈夫的死忌。”

    主治医生一顿,有些了然,不无感慨的说了一句:“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忘掉了一切却还能牢牢的记住这个日子,真是用情至深。”

    用情至深?

    南风瑾嘲弄的弯了下唇角,是啊,用情至深,犯贱的情深。

    那个男人没有把她的儿子弄死,没有在生前打死她,可不就是在死后,让她用这种方式来演绎情深。

    “人,有没有事情?”南风瑾敛起眉眼,遮盖住眼底一切的冰冷。

    医生:“目前没有什么大碍,好好休养几天就行了。”

    南风瑾略一点头,站在病房门口,抽了支烟。

    站在一旁的宋巷生透过窗户看了眼病床上躺着的女人,原本正在熟睡的女人,在这个时候蓦然就睁开了眼睛,眼神灼灼的,把宋巷生吓了一跳,让她不自觉的就后退了一步。

    南风瑾掀眸,伸手扶了下她,“怎么了?”

    宋巷生眼神顿了下,在看到病床上女人的动作后眸光一阵放大:“她,她想自杀。”

    似乎是为了验证她的猜想,房间里“砰”的一声,是杯子摔碎的声音。

    南母将杯子摔碎,虚弱的弯腰,捡起地上的碎片。

    “冯筱柔!”门口传来南风瑾暴戾的声音,夹杂着微不可知的颤音。

    宋巷生看着他大步流星的走进去,一把躲过南母手中的碎玻璃,重重的摔在地上,“你想死?!那么想去陪那个渣滓?!”

    冯筱柔被他的厉声吓住,像是个犯错的孩子,瘫坐在病床上,身上还在发抖:“不,不要打我,世墨,不要打我。”

    南风瑾抿唇冷笑:“原来,你还知道,他只会打你!”

    那个男人,从精神到身体的折磨了他们母子十多年的时光,在他死的那天,南风瑾只觉得松了一口气,他以为他的母亲也会跟他一样的认为,但却忘记了,如果冯筱柔真的跟他一样痛恨那个男人,她早就该离婚了。

    而不是就那么浑浑噩噩的过了这么这么多年。

    冯筱柔会在小风谨被打的时候阻拦,会在他被打的伤痕累累,连动弹一下都不能的时候给他上药喂他吃饭,但是……却从来不肯离开。

    她不肯走,也不肯让儿子走。

    她说儿子太小,走出家门会有危险,所以每一次都给拦了下来。

    但是在南风瑾的眼中,这世界上或许真的存在千难万险,但哪一处都不会比在这个家里,更让他感到窒息。

    他的手废了,失去了演奏音乐的能力,世界一片黑暗,等他攒够了车票钱,就逃了。

    他想要母亲跟他一起离开,但最终等来的,却只有,南世墨的一顿皮鞭。

    那是南风瑾第一次对冯筱柔说:“我恨他,也恨你!”

    记忆拉回,冯筱柔整个人还在颤抖。

    南风瑾扣着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扳正,眸光黑如点漆,一字一顿的开口:“他死了,南世墨已经死了,不管你接不接受,他都不会再活过来。”

    “在他死后,化骨成灰,我拿去喂了狗!”

    “不!”冯筱柔惨然的大喊一声,宛如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口血从口中喷了出来。

    南风瑾的脸也被溅上。

    他没动,就那么站着。

    冯筱柔在吐血后,拽着他的胳膊,手掌扇在了他的下颌上。

    宋巷生想,她原本是想要扇他的脸,但是没办法做到。

    南风瑾伸手揩了下面上的血,身形笔直的站在那里,如同没有任何情感的机器人:“所以,就算你死了,也找不到。这辈子,下辈子,都再没有可能。”

    “怪,怪物。”冯筱柔梦魇一般的,指着他,念叨着,“怪物,你就是个冷血的怪物。”

    南风瑾的脊背僵了下,除了他自己,也不会有人知道,他说:“畜生生出来怪物,这有,什么可奇怪的么?”

    冯筱柔再次晕了过去,南风瑾面无表情的叫来了医生。

    “太太还是先给先生擦擦脸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