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87章:“啪”的一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在厅内响起。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赵慧敏被推的踉跄了一下,站稳之后,宋巷生却已经转身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南总待会儿有空吗?”

    办工作前的南风瑾微微掀眸,一眼就看到她手中的红色请柬。

    宋巷生顺着他的目光,也自然而然额落在了自己的手上,她指腹捏着请柬,坐在了他对面的位置上。

    葱白的指尖滑动,移到他的面前,“不管怎么说,南总都如珍似宝的把陈小姐爱护了这么多年,今天陈小姐结婚,南总怎么能不到场呢?”

    南风瑾眸色深深的睨着她,“你要去?”

    宋巷生笑:“当然,可我……还缺一个男伴,婚礼现场大家都成群结队的,我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多孤单,南总陪我去,好不好?”

    她嫌少露出娇态,这是独立习惯了的人,潜意识里就摒弃的姿态。

    除了在两人初初确定关系的那短暂的不能再短暂的时间里,她从未再露出这般的姿态。

    越是美艳的女人越危险,她如今就像是迷人的罂粟花,明知是毒,却引诱着人一步步的靠近。

    南风瑾没有打算去。

    他提醒过陈凌峰,孙琪并不会是良人,这一点陈恩瑞也清楚。

    但婚礼的请柬依旧发的铺天盖地,无论是想要一场盛大的婚礼,又或者是存了当年他前去抢婚的念头,南风瑾都没有打算去。

    但是他不去,宋巷生却笑着邀请他做男伴。

    他说:“巷生,适可而止吧,她既然已经嫁人,还是嫁给了孙琪,你还不满意吗?”

    在发生这么多事情后,任哪个明眼人都清楚,孙琪不会是良人,陈恩瑞嫁过去不会幸福。

    宋巷生:“陈小姐费心营造了跟当年一模一样的轰动,南总不去配合配合,岂不是打了个她的脸?”她倾身靠近,“我也想要知道,南总当年是怎么带着心上人一起,害死了我的孩子!”

    在她一瞬不瞬的目光下,南风瑾墨黑的瞳孔几番窥测,在里面除了恨意,再找不到其他。

    他没有松口。

    宋巷生站直身体,理了理发丝:“看来南总是没有时间,我还是另找一个男伴。”

    她说是来邀请他做男伴,但却除了最初问了句“南总陪我去,好不好”外,再无其他。

    南风瑾眸色深深的看着她断然离开的背影,良久都没有收回视线。

    宋巷生说要另找男伴,当真是前脚出了办公室的门,后脚就打过去了电话。

    张助理迟疑着走进了总裁办公室,“先生,太太她……好像联系的是,上次在会所的那几位,说是让对方帮忙安排个人陪她出席场婚礼。”

    那几位阔太,是圈子里出了名的能玩,身边所谓能带出去的男伴,可想而知都是些什么人。

    张助理刚才是看到宋巷生手中拿着的是什么东西。

    如今关于南风瑾跟Reborn的桃色传闻已经流传很广,宋巷生这个时候带着个男陪出席陈恩瑞的婚礼,到时候不知道会传出什么言论来。

    南风瑾已经因为陈恩瑞生下孙琪孩子的事情带了一次绿帽子,虽然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但终究是好说不好听,如今再声势浩大的来一次,势必会在颜面上造成一定的污点。

    “打蛇打七寸,她是打定了主意逼我去。”南风瑾低声一句。

    ……

    宋巷生从南氏集团出来,张潇潇给她打开了车门。

    “南总他……”

    车内,宋巷生朝着车窗外南氏集团气势磅礴的大楼看了眼,“先去接一个人。”

    张潇潇点头,示意司机开车。

    十分钟后,轿车停下,宋巷生拨了个电话,没有说话,张潇潇就看到一拿着电话的男人走了过来。

    张潇潇看着他径直上车的举动,眼神一顿。

    “Reborn,我是王姐让来做你男伴的锦瑟。”

    自称锦瑟的男人,面容俊朗带着几分的清爽,看上去有几分的书卷气。

    “还在上学?”宋巷生问。

    锦瑟笑了下:“毕业半年了。”

    车辆平稳的行驶,宋巷生没有再开口问别的。

    倒是锦瑟在看了眼前座的张潇潇和司机后,主动的搭了话:“上次在夜色,我那天请了假,所以,没有荣幸见到Reborn,听问来了个才貌双全的女老板,我一直很遗憾。”

    他说话的声音疏疏朗朗,言语举止有度,很容易引起他人的好感。

    就算宋巷生一开始只是存了拉他走个过场,也不由得侧目了几分,“……你倒是跟严瑟之流不太相同,眼底里盛着清高,却做上了虚与委蛇的工作,为什么偏偏做这一行?”

    说他清高并不是宋巷生在贬低他,只是觉得似乎有些……屈才。

    锦瑟笑了下:“可能是喜欢钱吧,这一行来钱快。”

    他没说实话,显然是不想说,宋巷生也没有多问,原本就是走个过场,她并没有太多的心思放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陈恩瑞和孙琪的婚礼现场很盛大。

    或许是为了洗刷前不久闹上法庭的丑态,所以试图用一场更大的事件给遮掩过去。

    当天来了不少的宾客,这段时间也托南先生的福,Reborn这个女老板的名字如今也算是贯彻四方,一进来,就引来了不少的瞩目。

    只是在看到她身边挽着的男人后,眸色就顿了一下。

    “这位是……”

    “夜色王姐特意借给我充门面的锦瑟,特意找来参加今天的婚礼,他第一次来这种场合,各位老总可不要吓坏了他才好。”她言笑晏晏,眉目宛然,却说着跟中年喜欢玩小男人的阔太一样的言语。

    着实惊住了不少人。

    这夜色是什么地方,男男女女寻欢作乐的地方,有几位老总是没去过的,这话……接不接,众目睽睽之下都有些面子上过不去,只能打着哈哈掩过去。

    直叹南先生这头上的帽子又要摞上一摞。

    穿着婚纱的陈恩瑞被服装师礼貌性的称赞妆容精致漂亮,一定会成为当天做漂亮的新娘,全场的焦点。

    但是这话刚落下,就有两个刚刚从前面的宴客厅进来的小助理,低声感慨着:“刚才那个女人是谁?真漂亮,气质也好,我乍一看还以为是什么大明星。”

    “是个女老板,你没听见那几个老总怎么称呼她的……她旁边跟着的那个,听人说是夜色的头牌,这有钱有颜还能花钱包养男人,真是活成了女人的标杆。”

    “砰。”陈恩瑞将手边化妆师刚刚给她涂完还没有收起来的眼影盘摔在了两人的面前,“谁让你们提她的?!”

    两个小助理被吓了一跳,低着头,牢牢的闭上了嘴巴。

    陈恩瑞握紧了手掌,“出去,让人把宋巷生给我赶出去!我的婚礼她凭什么参加,她一个野鸡,她配吗?!”

    被她手指点着吩咐的人一愣,完全不知道宋巷生是谁,但是迫于她的怒火,敷衍的走了出去,算是躲了个清静,至于宋巷生是谁,她只负责去传个话,找不找的到,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南风瑾踏进婚礼现场的刹那间,周围交谈的声音不约而同的就安静了下来。

    “Reborn,南先生来了。”正在跟宋巷生交谈的一位老总,提醒道。

    宋巷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不期然的就对上了南风瑾那双深邃的眸子,待他走进,低声说了句:“南总不是,不打算来了?”

    南风瑾目光灼然的瞥了一眼她身旁站立着的锦瑟,“这就是你要找的男伴?”

    宋巷生笑,“替代南总,总是要找个相貌绝佳的,不然,岂不是丢了南总的面子。”

    相貌是好,但锦瑟是夜色的男陪,用他跟南先生划上等号,怎么都是八竿子打不着,更像是羞辱。

    她说的言笑晏晏,周围却没有人敢附和,一个个装聋作哑,全然当做自己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倒是一旁的锦瑟,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进退得宜道:“既然Reborn的男伴到了,我就先离开了。”

    宋巷生也没有多为难他,本就是来串场的,“让潇潇送你回去。”她顿了顿,似乎是觉得他可能不知道“潇潇”是谁,就多补充了一句:“刚才车上的那个。”

    锦瑟对着她笑了笑,说了一声“好”。

    陈恩瑞在知道南风瑾来了后,就一直在静默的等待着,她等待着,也期盼着,她订婚那天的事情可以再一次的重演。

    她甚至于在被牵引着走上红毯的时候,都还在期盼着。

    但是当掌声响起,当她提着裙摆,被司仪指挥着,要一步步的挽着父亲的手,走向孙琪的时候,她猛然就顿住了脚步。

    她静止不动,站在台上,直直的看向台下那个丰神俊朗,俊美清萧的男人,眼中含着希翼的光。

    孙家的人脸色微变,就连陈凌峰都在一旁催促她不要破坏了婚礼。

    但是陈恩瑞的眼中好像就只能装下一个人。

    宋巷生看着眼前的一幕,轻笑一声,侧眸看向身旁的南风瑾,微微靠近两寸,“陈小姐对南总情深义重,婚礼现场都不忘记深情款款,南总真的舍得自己的心上人抱着孩子嫁给旁人?”

    南风瑾眸色深深,没有说话。

    宋巷生笑,丝毫不介意自己唱独角戏。

    得不到任何回应的陈恩瑞,眼中就泛起了泪光,陈凌峰握着她的手,沉声提醒她:“陈恩瑞,你看清楚现在是什么地方,不是你耍小孩子脾气的时候,南风瑾他已经放弃了,你要是还想要保住现在优越的生活,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嫁到孙家。”

    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最后还是司仪打了圆场,让新郎亲自走到红毯中央接人,婚礼才得以继续进行下去。

    当两人要交换结婚戒指,完成礼仪的时候,陈恩瑞忽然一把甩开了结婚戒指,大声喊道:“这婚我不要结!”

    说着祝福词的司仪愣住,下意识的看向孙父孙母。

    孙琪就算是外面装的再如何憨傻,接连的变故也让他有些变了脸色,一时没有忍住脾气,一巴掌就摔了过去。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在厅内响起。

    好在他的反应比较快,“陈恩瑞为了娶你我们家往陈氏那个烂摊子投了这么多钱,结婚证都已经领了,你现在说不结婚,让我跟孩子怎么办?你怎么这么自私?!”

    陈恩瑞被他一巴掌给打懵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捂着自己的脸,在周围一片议论纷纷中,忽然就提着裙子跑了下台。

    周遭一片的惊呼声,孙父孙母,陈凌峰和赵慧敏更是直接站了起来,全场最冷静的只有两个人,南风瑾和宋巷生。

    前者素日里就是一脸的沉色,后者见谁本身都是三分笑意。

    陈恩瑞跑下来,提着裙摆,在距离南风瑾两米的地方停下来,她擦了擦眼角的泪光,露出雨后初晴的笑容,声音有些哑,说:“风谨,你带我走吧,好不好?只要你说一句话,我就跟你走,我们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不好?”

    宋巷生等了半场,终于等到了今天等待的戏码,饶有兴致的看着。

    陈恩瑞此刻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她是不是来看戏的,就只是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南风瑾,等待着他的回答。

    所有人也都在等待着。

    孙琪握了握手掌,也径直走下了台,在走到陈恩瑞的身边后,牢牢的握住了她的手,眼神闪过狰狞意味。

    只一眼,就让陈恩瑞想到了那一日被他绑起来的画面。

    虽然事后,孙母解释,那只是孙琪在吓唬她,但多多少少还是在陈恩瑞的心中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孙琪:“恩瑞,时间不早了,定好的时间错过了不吉利。”

    陈恩瑞抿了抿唇,顿时眼泪就从眼眶里掉了出来:“风谨……”

    宋巷生见状好意问道:“陈小姐婚礼现场这么眼巴巴的求着我的男伴带你走,你这是……受到什么威胁了?”她摸了摸自己精小的下颌,问道:“听刚才新郎的意思是……孙家拿给你们家填补生意上的烂窟窿威胁你了?如果不是,这收了钱,拿了好处,现在弄这一出,我们公司刚刚出了块匾不错,给陈小姐当结婚贺礼,倒是合适。”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