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85章:她……还能受孕吗?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她说:“我们不可能再有孩子。”

    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孩子。

    南风瑾因为她这一句,整个人为之一顿,“你的身体……”

    宋巷生没有回答,知道他已经猜偏了角度,却什么解释的话都没有说。

    她沉默和唇角嘲弄的笑意,几乎是让南风瑾下意识的就认为是她的身体出现了问题,微醺的酒意散尽,他将下颌压在她的肩上。

    低声道歉,“对不起。”

    对不起,他什么都不知道。

    宋巷生只是笑,觉得很好笑,笑着笑着眼泪就冒了出来。

    他跟她道歉?

    以为她……没有办法再生育?

    可宋巷生也不过是将错就错,随他误会。

    他想要留下,搂着她,单纯的躺在她的身边,说:“睡吧,我什么都不做。”

    可宋巷生却说:“南风瑾,你在,我睡不着。”

    当周遭都充满他的气息,她怎么能睡得着。

    这份气息让她在多少个日夜里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南风瑾手臂支起身体,墨色如同暗夜般的剪瞳凝视着她的侧脸,他说:“巷生,我们是夫妻,我可以给你时间,但不要让我等太久。”

    宋巷生看着他,没点头也没有摇头,她只是说:“以前……小宝生病的时候,问过我一个问题。”

    她眸色嘲弄,无外乎就是拿往事往他的心尖上扎,他什么都知道,却只能配合。

    他等她后面没有吐出口的话,而宋巷生也没有让他失望,她说:“小宝问我……妈妈,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而我却见不到他?”

    孩子一脸天真纯净的望着她,说出的却更像是诛心之语。

    宋巷生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她跟少不更事的孩子说:“爸爸有很多工作要忙,等忙过了这段时间就会来陪你,所以小宝要好好的长大,让爸爸回来的时候看到最棒的你好不好?”

    小家伙半信半疑,却很是认真的点头。

    此刻,宋巷生看着站在自己床边的男人,就问了他一句话:“南风瑾,为什么,你什么时候都不在啊?”

    明明是我的丈夫,是小宝的父亲,可你始终不在。

    她的问题,南风瑾没有办法回答她。

    南先生这辈子感觉到无能无力的事情鲜少发生,除了幼年那段看不见任何光亮的日子,余生他最多最深的束手无策,就是没有办法把曾经,连眼睛都不眨的,加注在宋巷生身上的痛苦,偿还。

    他终究是人不是神,无法预知未来,没有办法回到过去。

    他如果可以预知未来,那他当年怎么敢那么做。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那他……当年,怎么会那么做

    可谁又能相信,即使是接近她的时候,会像是被刺猬穿透心房的疼,南先生竟然也不想要放手。

    说来,南先生才智自幼就高人一等,但他其实,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情,什么是爱。

    他的人生准则只有一条:爱者欲其生,恶者欲其死。

    他将陈恩瑞视作人生唯一的一丝光亮,便可以为护她无所不用其极。

    他在最初将宋巷生视作棋子,便丝毫不放在心上,他只知道达到目的,过程可以不光彩,可以不磊落。

    他没有办法拥有常人的仁慈之心,没有善念,只有偏执。

    在南风瑾三十来年的岁月里,他从来不觉得这样的性子有什么问题,甚至于,还庆幸过,因为这薄凉的性子给他减少了不少的麻烦,助他用最短的时间取得了常人无法企及的成就。

    可如今,书房内一个人静静吸烟的南先生在烟雾缭绕中,低至不可闻的轻语了一句:“如果,如果……我也是个七情六欲健全之人,是不是,很多事情就不会发生?”

    如果他不是薄凉入骨的性子,如果他拥有跟所有健全的成人一样的感情,当初,是不是在拉无辜人入局的时候,就会犹豫,起码……会对她好一点?

    可这些,回应他的只有冰冷沉默的空气。

    他找不到答案。

    谁也没有办法给他答案。

    最近的这段时间,四方城的上流圈内开始流传很广一则八卦。

    说是,南氏集团的总裁南风瑾痴恋上了七宝巷那位美艳的女老板。

    有人向跟宋巷生打过交道,有过生意往来的业界大鳄好奇追问:“七宝巷那位,真如传言中明艳动人,连南氏集团那位都能迷得团团转?”

    商界大鳄回忆了下,哈哈笑道:“我只能说,百闻不如一见,美人自然美,但美人在骨不在皮,Reborn的的确确是位极佳的美人,如果不是我结婚早,再年轻个十五六岁怕是也要弥足深陷,哈哈哈哈……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么。”

    如此一来,众人对于南风瑾迷恋上七宝巷女老板的事情,已经是信了十之八九。

    而随着两人的事情被传的愈演愈烈的时候,又一则消息同样的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前两天才在法庭上闹的沸沸扬扬,让全城都免费看了场笑话的陈恩瑞和孙琪……要结婚了。

    要说这两个人,经历过订婚当天准新娘逃婚,后又被爆出陈恩瑞生下了孙琪的孩子,又闹上了法庭……如今这是……竟然要结婚了?!

    这一消息惊呆了不少看戏的吃瓜群众。

    “……这还真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当年,多少人明里暗里认为依照南先生对陈恩瑞的宠爱程度,将来一定会娶她为妻,如今看来,也不过就是玩玩罢了。”

    “南太太的位置如果真的那么好做,怎么还会有那么多人觊觎。”

    “这个Reborn是什么来头?陈恩瑞突然一反常态的嫁给孙琪,难道是受了她的刺激?”

    “要说这个Reborn,听问跟去世的南太太在外貌上极为的相似,就是这气质和装扮上截然不同……”

    宋巷生前脚踏进觥筹交错的酒会,后脚就成了众人讨论的焦点,话题尽数围绕着她跟陈恩瑞和南风瑾三个人展开。

    宋巷生细细的听着,金色修身燕尾礼服,本是极难驾驭的服装,稍不注意整个人都会被衣服衬托的黯然失色,而她烈焰红唇,长发微卷,竟活生生的穿成了人间富贵花的典型。

    七宝巷是家广告公司,但商界的大佬们相较于对于投资的兴致,远远比不上探知她跟南风瑾关系的兴趣。

    “Reborn说的创意十分的精彩,只是不知道,南先生是否会略微表示一下对这个项目的支持?”

    宋巷生言笑晏晏的与之碰杯:“南总么……这要看,到时候赏不赏脸了。”

    她说,“就是不知道,我的面子够不够大,能不能请的动。”

    “Reborn这样的美人都亲自开口了,哪有男人会忍心拒绝,南总再高冷,终究也是个男人嘛。”一名老总笑着说道。

    南风瑾自然是个男人,但谁不知,是个极其难以讨好的男人。

    财势他不缺,至于女人……这些年除了那个不幸离世的南太太,也就只剩下一个陈恩瑞。

    其余的,还真没有见过谁能入了他的眼。

    如今南先生钟情Reborn的消息被传出,不少人其实是在等着看好戏,一部分人以为这消息是宋巷生放出来的,认为她是仗着美貌,有恃无恐的想要借此彻底在行业内站稳脚跟。

    所以,他们等待着南氏集团那边出来辟谣。

    但消息都传遍了,也迟迟没有见那边有什么消息,反而是宋巷生的邀约持续的增加。

    这个圈子里的,谁都不是蠢货,如果眼前这个Reborn真的手段足够高超,可以嫁给南风瑾,那他们无疑就是事先讨好了南太太。

    枕边风这种东西,吹多了总是可以达到事倍功半的效果。

    觥筹交错,你来我往之间生意就这么谈成,直到一道声音打破了这和谐的画面。

    宋巷生没有想到在酒宴上会遇到陈凌峰,当时的陈凌峰正在跟人笑谈,全然像是没有发生过陈恩瑞跟孙琪闹到法庭的事情,表示对于女儿这个决定很是支持,孙琪是个可以托付的良人。

    宋巷生是不知道陈凌峰从哪里得出的这个结论,她能知道的就只有……孙家一定是开出了陈凌峰没有办法拒绝的优厚条件。

    她曾经以为,陈凌峰对自己熟视无睹,对于陈恩瑞这个自幼养在身边的女儿会上心几分,如今看来,也没有什么差别。

    宋巷生转身想要去洗手间的时候,被陈凌峰从后面叫住。

    他先是朝四周看了看,然后这才走到宋巷生身边板着脸说道:“怎么见了爸爸也不打声招呼,这是谁教你的礼数。”

    宋巷生扯了扯自己的裙摆,拢了下耳边的碎发,“原来是陈董,我这个人自幼就没有家教,这点就不用您操心了,这孤男寡女的在这里,不知道的人看到后,还以为……你是要老牛吃嫩草。”

    “混账东西!”陈凌峰闻言气急败坏道:“逆女,你这是在说什么混账话!”

    宋巷生言笑晏晏:“难道不是?哦……我忘记了陈董公司的市值大跌,就算是想要老牛吃嫩草,也没有这个经济实力。”

    陈凌锋面色铁青:“我是你爹!”

    宋巷生笑:“陈董说笑了,我爹可是早就死了,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陈董如果喝醉了,还是快点就醒醒酒的好,免得待会儿让人看了笑话。”

    他爹?

    会把她的命当成筹码,把她视作血库的爹吗?

    还是会把健康的亲生女儿送到精神病院的爹?

    她福薄,经受不起这样的厚爱。

    陈凌峰:“我知道以前的事情我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但是不管怎么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我们之间的血缘永远都不会改变,想必你也听说了,恩瑞呢,要嫁给孙琪了,你们姐妹两个也就不用再去争抢些什么……你好好的跟南风瑾过日子,他对你有些愧疚,总不会亏待你,再不济……你还有我这个父亲在后面撑腰。”

    陈凌峰话说的漂亮,可实际上不过是借此想要大打亲情牌。

    只是,不知道,他是把自己的演技想象的太过高超,还是觉得宋巷生蠢到了极点,三言两语就能哄骗过来。

    宋巷生泠然起唇,笑容肆意:“在我背后撑腰?”她问:“陈家现在不过是汲汲维生,陈董欠的外债还清了吗?新房子住的还舒服?我们七宝巷如何也能糊口,我需要陈董给我撑什么腰?”

    她眉头一挑,一字一顿的说:“这、不、是、笑、话、吗?”

    她费尽了心力,走到今天,她还需要他这个便宜父亲撑腰吗?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可笑。

    她话语神情中的嘲弄,让陈凌峰的面色一阵红一阵青的好不精彩。

    宋巷生半散的长发垂散在身后,聘聘婷婷却也倨傲:“陈董,借道。”

    宋巷生从酒宴上出来,一辆迈巴赫不偏不倚的停在了她的身旁。

    车窗半降,露出南先生那双深沉墨色的眼眸,他说:“上车。”

    宋巷生略一挑眉,没有丝毫的回应。

    在她后面从酒宴上出来的宾客,见到她静止不动,刚刚想要上前询问两句,却不期然的看到了坐在车内的人是谁,顿时就打消了这个主意。

    “还是说……你想要众目睽睽之下,我亲自抱你上车?”

    南风瑾低声的嗓音敲击着夜幕。

    宋巷生不喜欢他的碰触,自然不会选这条路。

    在她拉开车门上车后,司机径直就踩下了油门,显然是早已经规划好的路线。

    宋巷生没问,南风瑾也没有回答。

    车内一片的沉寂,司机在前面悄然的看了眼后视镜里的两人,但也只是一眼,就匆匆移开。

    南风瑾带宋巷生来的地方是,医院。

    当车辆停止,宋巷生似笑非笑的看着一旁沉冷肃穆的男人:“南总这是准备……拉我来抽血?心上人这是……血又不足了?”

    南风瑾漆黑的瞳孔,在听到她的嘲弄之后,骤然一缩。

    他想起,以往种种,每次带她来医院,似乎……都只是为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救陈恩瑞。

    南先生半敛的眉眼掩藏住眼底闪现过的光怪陆离和声色犬马,他沉声道:“不会了。”

    不会再做那样的事情

    宋巷生勾唇浅笑:“不是就好,那我倒是要多谢南总高抬贵手,也期盼着陈小姐健健康康无病无灾的活着,要不然……我这又是当血库又是捐骨髓的,可折腾不了几次。”

    她用最最寡淡不过的语气,说着最刺痛他心脏的话。

    南风瑾下了车,绕行至车的左侧,将车门给她打开,“我给你预约了妇产科的名医,我们待会儿做个检查就回家。”

    妇产科?

    宋巷生略略扬眉:“我没病。”

    “你……”南风瑾终是沉默,“不怕,不管用多少时间,我都会治好你。”

    国内不行,就去国外,他会治好她,拼尽全力。

    宋巷生“嗬”然一笑,下了车。

    她也想要知道,当自以为一切都运筹帷幄的南先生,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会是什么神情。

    妇产科的主任医师,在给她进行了一番彻底的检查之后,拿着化验单说:“没有什么严重的疾病,有些宫寒体虚,待会儿我给你开点药养养。”

    宋巷生略一点头。

    南风瑾开口:“没有别的问题?”

    妇产科医师略一迟疑:“南总是想要问哪一方面?”

    南风瑾顿了数秒:“她……还能受孕吗?”

    妇产科医师:“南总放心,这位小姐的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宫寒虽然不利于受孕,但那是严重的情况下,这位小姐的宫寒并没有到那种程度。”

    南风瑾闻言松了口气,只道那天晚上她不过是拿话来搪塞他。

    然而宋巷生却在这个时候,笑容清清艳艳的跟他说:“既然都来了,南总不检查检查?”

    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

    南风瑾眸色顿了下,四目相对,他隐约的从她的眼底看到了某种暗示和嘲弄。

    南风瑾鬼使神差的就听从了她的建议。

    一个小时后,南风瑾坐在椅子上目光沉沉不见底色,深邃的眉眼微眯,让人没有办法窥测他此刻的心理活动。

    “结果,会出错吗?”他问。

    医生看着手中的化验单,“为了确诊,我们先后进行了两次检验,不存在出错的可能性。”

    而且,这并不是什么缜密的化验,就算是初出茅庐的医生也不会弄错。

    南风瑾靠在椅背上,眼眸深黑:“那就是真的了……”

    医生:“是。”

    南风瑾:“能不能查出是怎么回事?”

    医生:“……这,我们需要一段时间。”而且,还需要他的配合。

    “不过。”医生顿了下,说:“南总的各项身体指标都很正常,也会照常来接受身体检查,按常理推测,排除先天因素,或许是……在衣食住行方面存在什么隐患。”

    衣、食、住、行?

    “我们再生一个孩子……我保证,保证会把对于小宝的亏欠,成倍,不百倍的补偿给他,好不好?”

    “我会好好对待他,培养他成才,等他长大了,我们就找个你喜欢的地方,终老一生好不好?”

    “再生一个孩子?”那时,她眉眼中尽是嘲弄,“南总,难道还不知道吗?”

    她说:“我们不可能再有孩子。”

    就在刚才,她还笑容清清艳艳的跟他说:“既然都来了,南总不检查检查?”

    从开始到现在,她一直都在试图告诉他一个真相。

    他们不会再有孩子,不是她不能生,而是他。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南先生,在站起身的那一瞬间,脚步整个的踉跄了一下。

    医生起身:“南总。”

    南风瑾挥手没有让他碰触,他整了整领结,走了出去。

    回去的一路上,南风瑾没有说一句话。

    宋巷生自然也没有问,因为但是看他凝重的神情,她便已经猜到了一切。

    这么久,这么久以后,他终于是知道了。

    只是让宋巷生唯一没有想到的是,陈恩瑞生下的孩子竟然不是他的。

    许是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给南总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

    新城壹号院。

    “你做了什么?”客厅内,南风瑾扯开外套,骨节分明的手指拽了拽领结,眼底阴霾。

    他在生气,喜怒不行于色的南先生,在商界有个冷面阎王的绰号,就是说他鲜统领怒火摆在台面上。

    但此刻他的怒意就那么赤裸裸毫不遮掩的展现了出来。

    宋巷生:“南总这是怎么了?发这么大的火气。”

    南风瑾紧紧的握住她的肩膀,双目猩红:“宋、巷、生!”

    “看来,是治不好了。”她无惧他的怒火,照样清清艳艳的笑,“南总财大势大的,原来也有治不好的病,真是,可喜可贺。”

    在他滔天的怒火中,她问:“茶好喝吗?我亲手泡的茶,南总好像很喜欢喝。”

    也是从那次以后,她再没有给他泡过茶。

    南风瑾在脑海中最后一次喝到她泡的茶时的场景,锐利森冷的目光眯起:“你在茶里下了药?!”

    宋巷生掰开他的手臂,坐在沙发上,眉眼含笑,眼底却埋了寒冰:“所以啊,南总……小宝死了,你唯一一次当爸爸的机会也没有了呢,原本,我以为,你起码可以留下个种的,但是现在看来……真是可惜,可惜……陈恩瑞的孩子不是你的!”

    “为了救个怀着别人孩子的女人,让自己唯一的亲子葬身海底,南总有没有觉得很可笑?”她问他有没有觉得很可笑,自己却首先笑的不可抑制,笑着笑着连眼泪都出来了。

    她葱白的手指一边漫不经心的擦拭着眼角的泪光,一边笑声回荡。

    她的嗓音是清越的,绝对属于动听的那一类,但此刻,在一片寂静中响起的笑声,却单是听着,就让人觉得悲切,脊背发寒。

    很好笑的事情,不是吗?

    南风瑾目光灼然的看着沙发上笑的不可抑制的女人,触及她眼角的泪光,满腔的怒火就像是被人生生的压在了胸口,棉花塞住了喉管。

    他哑声道:“够了!”

    她的笑声渐消渐止,她站起身,踩着脚下的高跟鞋,步调款款的走向他,她的手抚摸着他俊美冷毅的面容,说:“还不够。”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