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83章:还真感人,南总说,是么?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南风瑾眸色深深的看着她数秒,之后,目光瞥向窗外闪过的路边灯影,他说:“巷生,恩瑞名声已经尽毁,你想做的下一件事情,不该是跟我有关?”

    既然如此,靠近他些,不是更能得手?

    宋巷生自然可以听明白他话语中的意思,却冷嗤一声:“南总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南风瑾转过头,伸手给她捋了下耳边碎发,“很久了,你该回家了。”

    宋巷生错开他伸过来的手,眼底看不起他所展现出来的所谓温柔。

    南风瑾伸出去的手僵在空中,良久以后,指尖并拢,收回。

    在到别墅之前,南风瑾接到了一通电话,是陈凌峰打来的。

    陈凌峰说,陈恩瑞从庭审结束就一直没有回家,现在连人都找不到,家里很是着急,想要让南风瑾帮忙找上一找。

    宋巷生离他很近,手机里陈凌峰的声音也听了个大概,她唇角含笑的说:“看来,南总有急事。”

    她尾调嘲弄,着重的压沉了“急事”两个字。

    通话中的南风瑾没说答应也没有说不答应,不过是沉声“嗯”了下,让人弄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凌峰在结束手机通讯的那一刻,心中是万分的忐忑。

    宋巷生却丝毫都不怀疑,南风瑾会丢下陈恩瑞不管。

    那不是他心尖上的人么。

    而下一秒握着手机的南风瑾也确实跟她所预料的一般,让司机调转了车头。

    “南总要去找心上人,带着我,不会不合适?”

    她的这句话,让南风瑾沉默了良久,就在宋巷生以为他不会再开口的时候,南风瑾说:“……南太太,我如今……只是不想她出事。”

    跟他针锋相对的宋巷生,完全没有想要去细考他话语里的深意。

    又或者,狼来了的故事听得太多以后,她便不再相信了。

    南风瑾之后,没有再说话。

    商务车接连找了两个地方,都没有找到人。

    宋巷生坐在后座上,从手包里掏出一支女士香烟来,夹在细长的指尖,青色的烟雾从唇齿间慢慢的吐出,烟雾缭绕中她的唇角带着清浅的笑。

    南风瑾上车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她手中的烟掐灭,他问:“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

    宋巷生手指灵活的开合着手中银质的打火机,带着火焰的打火机在她的指尖跳跃,灵活的如同长了眼。

    她说:“什么时候学会的?时间太久,忘了。”

    南风瑾:“吸太多烟不好,以后别抽了。”

    宋巷生指腹撑着额头,似笑非笑的转过头:“南总,还真是博爱。”

    也是绝佳的戏子。

    利用之时都可以唱出深情款款的味道,训狗都可以拿出感情来。

    南风瑾找到陈恩瑞的时候,门前停了一辆120急救车,浑身是血的陈恩瑞被从里面扶了出来,面容苍白,唇角泛青。

    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就再也没有移动过一步。

    医护人员:“你流血过多,这个时候不能再拖下去。”

    但陈恩瑞就只是眼巴巴的望着南风瑾,眼泪登时就滑了下来。

    “还真感人,南总说,是么?”宋巷生从后面走过来,虽然是在跟南风瑾说话,但是目光却一直都是落在陈恩瑞的身上。

    陈恩瑞在看到两人站在一起的画面后,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身体摇摇欲坠的还真是我见犹怜。

    南风瑾抬脚一步上前,但是下一秒却又转过身,手掌握住了宋巷生的手臂,拉着她一同走到了陈恩瑞的身旁。

    宋巷生眉心一跳,下意识的就想要挥开,但是在余光触及陈恩瑞痛苦难过的视线后,当即就打消了这个举动。

    她安安静静的走在南风瑾的身边,唇上带着清清艳艳的笑意。

    “风谨……”陈恩瑞唇瓣颤抖的喊道。

    南风瑾眸色寡淡的看向她,随后视线落在了她的手腕上。

    能伤到那里,还惊动了救护人员,显然最大的可能性只有一个——她在自杀。

    “先去医院。”南风瑾沉声道。

    陈恩瑞被医护人员扶上了车,回过头期待的目光看向他。

    宋巷生:“南总不上去?陈小姐似乎很希望你能陪陪她。”

    南风瑾墨色如同黑夜般的剪眸落在她的脸上,握着她手腕的力道不自觉的在加深。

    宋巷生拧了下眉头,她说:“南风瑾,你弄疼我了。”

    南先生低头看着她手腕上的红痕,连神色都没有变上一下,却伸手指腹在她的手腕上细细的摩搓了两下。

    救护车的车门被重重的阖上,陈恩瑞看着车外的两人,唇角咬的死死的。

    宋巷生掀起眉眼,对着她露出一个嘲弄至极的浅笑,眼神里一片冰寒。

    当年,陈恩瑞用南风瑾的在乎,多少次的刺激着宋巷生的神经,如今……因果有轮回。

    不同的是,当年的陈恩瑞对南风瑾有占有和爱,宋巷生却只是将这一切当成是复仇的利器。

    当救护车离开,宋巷生便寡淡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陈小姐看来伤的挺重,南总不如跟我一起去看看?说不定……我还能帮上忙,毕竟,当年,也就这点用处。”

    做血库的作用。

    南先生的脊背僵硬了一下,喉咙一哽,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了那里,却无能为力的拔出来。

    他说:“如果知今日,我不会……”

    他是商界出了名的铁腕,主意定下的瞬间便是雷厉风行。

    他当年,拉一个无辜的女孩儿入局,以情相诱,存的不过是救治陈恩瑞的心思,他要自己想要守护之人百岁无忧。

    可人,到底是算不过天,他如今,悔了。

    或许这世间真的存在因果轮回,最初埋下的业障,终究是要自食其果。

    宋巷生:“南总说了什么?”

    他的声音低至不可闻,宋巷生的心思又没有在他的身上,以至于只是隐隐的听到了声音,却什么都没有听到。

    两人在车上一路无话。

    宋巷生点了支烟,南风瑾眸色深深的看着窗外,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这一次没有阻止她抽烟的举动。

    而另一边,陈凌峰在书房接待了孙家的来人。

    孙家这次来的目的很简单,这次的开庭闹的人尽皆知,对双方都不好,尤其是……败诉的陈恩瑞。

    “这件事情虽然闹的很不好看,但是我那个傻儿子就是一根筋的喜欢陈恩瑞,我们老两口拗不过他,最终还是决定来走这一趟……我知道陈家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我们有意往陈氏注资,但前提是……”

    前提是,陈恩瑞嫁到孙家。

    陈凌峰迟疑不决,他自然是眼馋孙家的注资,但更怕因此得罪了南风瑾。

    在有钱有势的时候,陈凌峰对这个从小疼爱的女儿,或许称得上是一个好父亲。

    但当一无所有,南风瑾也不再重视陈恩瑞的时候,就不能再指望他会是一个慈父。

    “恩瑞现在不在家,这件事情我也不能擅自做足,不然我这个女儿骄纵的很,怕是要不高兴,等她回来,我好好做做她的思想工作。”

    临了陈凌峰自然也不会忘记表示一下对两家联姻后的期待。

    孙琪在走之前,走到陈凌峰的面前,说道:“伯父,我对恩瑞是真心的,不然……也不会在事情闹这么大以后还想要娶她,我知道你在担心南先生那边的态度……但,大家都是男人,你想想,恩瑞给我生了孩子,现在整个四方城都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南风瑾那种男人,又怎么还会……”

    他的话,也正是陈凌峰担心的事情。

    医院。

    陈恩瑞处理好了伤口,整个人靠在病床上,面色苍白如纸的红着眼眶看向南风瑾。

    南风瑾给她倒了杯水,“为什么自杀?”

    陈恩瑞紧紧的握着水杯:“你真的不知道吗?我现在……现在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孙琪他,是他对我用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相信我吗?风谨,你信我吗?”

    然而南风瑾什么话都没有说。

    陈恩瑞的眼泪落在了水杯里:“你不信我?你觉得我就是个放荡的女人,会跟别的男人勾三搭四是不是?我们认识了那么多年,我除了你,怎么还会喜欢别人……你竟然,不信我。”

    宋巷生削了个苹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咔嗤”的咬了一口,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病房内安静非常,她咀嚼苹果的声音就显得很是清晰。

    但,她显然并不在意这些,自顾自的吃着,生生就破坏了陈恩瑞营造出来的悲戚氛围。

    “姐姐,你……就那么喜欢看我的笑话吗?”陈恩瑞哭声道。

    宋巷生扯了下唇角,又咬了一口苹果,她说:“楼下的苹果可真甜,陈小姐如果哭完了,要不要尝一尝?”

    陈恩瑞:“你……”

    宋巷生举着手中的果盘,朝南风瑾那边举了举:“南总要不要也尝尝?”

    南风瑾眸色深沉如夜,静静的看着她数秒,“想吃,待会儿多买点带回去。”

    宋巷生不置可否的耸了下肩。

    陈恩瑞则因为他这句宽纵至极的话,瞪大了眼眸,“风谨,你们……又住在一起了?”

    南风瑾接过她因为激动而晃洒的水杯:“恩瑞,我们是夫妻,理应住在一起。”

    陈恩瑞就像是忽然受到了刺激一般,抱着他哭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说过会娶我,说过会一辈子对我好,你明明为了做了那么多,可是为什么最后却要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你说过的啊,你说过绝对不会喜欢上她的,你说过她只是颗棋子,是用来保护我的。”

    可是为什么你对这颗棋子越来越重视,连视线都不再落到我身上?!

    陈恩瑞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南风瑾看着不断在自己怀里哭着的陈恩瑞,心情却很是平静,“命是你自己的,以后这种傻事,不要再做了。”

    陈恩瑞:“你都不爱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南风瑾什么话都没说,在医生来要求缴费的时候,他出去了。

    临走之前,他看了一眼宋巷生,似乎是起唇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什么都没说。

    陈恩瑞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宋巷生,擦干了眼泪,褪去了在南风瑾面前的柔弱,阴厉道:“你现在,满意了吗?”

    宋巷生忍不住笑出了声,“满意,看到昔日眼高于顶的陈小姐落到今天这步田地,我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你终于承认了?!这些所有的事情都是你搞的鬼是不是?!!”陈恩瑞握紧手掌,压低了声音,却见里面的戾气。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陈小姐如果不跟别的男人乱来,又怎么会闹到今天声名狼藉的地步?……哦,让我想想,或许陈小姐是觉得,南总这边已经不待见你了,你这是早早的就准备好了下家……”相较于陈恩瑞的激动,宋巷生的声音显得不急不慢,甚至还带着笑意。

    但就是这不急不慢的声音,却带着浓重的嘲讽,像是一阵针在刺着陈恩瑞的心。

    “宋巷生,你不要……逼我……”

    “我逼你又如何?”宋巷生向前一步,凑到她耳边,压低了声音,薄凉的声音似乎带着寒冬腊月的冰寒,“陈恩瑞,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吃暗亏,你们以前是怎么对我的,我会……一点点的找你算回来。”

    “你喜欢南风瑾是吗?”宋巷生轻笑,眼中却没有任何的笑意,有的只是无尽的寒冷,“可你看,他现在好像……更在意我一些,是不是。”

    恐怕陈恩瑞做梦都不会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如今这一步。

    充当血库的侮辱,丧子之痛,还有……精神病院里的电击和那场大火。

    宋巷生如果真的死了,这件事情不过就是会被单纯的定义为一场意外,几天之后就会被所有人遗忘,可她没死。

    她活了下来。

    又不是软柿子的性子,怎么可能被人害的差点丧了命,还能咽下这口气呢。

    陈恩瑞脸色一僵,抓紧了手掌,“……他现在对你的在乎,只是因为愧疚,愧疚你死了孩子!”

    “是愧疚,还是真心又有什么关系?”宋巷生拢了下长发,笑道:“重要的是,他现在在意我,这不就……足够了。”

    她可没有打断要他可笑的感情,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只要能拿来利用,又有什么关系。

    陈恩瑞恶狠狠的看着她:“你这个……贱人!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不要想得逞!”

    宋巷生不在意的扯着唇角:“是么。”

    门口的脚步声停止,宋巷生重新回到椅子上坐下。

    “我先送你回去。”

    这话南风瑾是对着宋巷生说的。

    “风瑾,我不想要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住院,你能不能先送我回去?”陈恩瑞咬着唇,期期艾艾的说道。

    南风瑾顿了下,看向宋巷生。

    宋巷生掀眸,手指撑着额头,“陈小姐那么娇弱,南总想必也不放心,既然这样,那就……一起走呗。”

    陈恩瑞掀开被子走下床,从后面慢慢的抱住他的腰,“风瑾,我一个人在这里害怕。”

    南风瑾准备扯开她手的动作就是一顿,手臂紧了紧。

    车上,陈恩瑞擦了擦眼泪,努力的勾出一抹笑容,可是眼泪却先笑容一步落了下来。

    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笑着,“我知道……你因为当年小宝的事情怪我,现在我又名声尽毁,配不上你……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爱你的心,从来都没有变过,我会一直等你……一直等你,等你那天累了,倦了,再想起我的时候……”

    “我会等你回头,只要你回头,只要你回头,就能看见我……”

    她努力在他的面前扬起笑容,眼中的泪光却让人动容。

    宋巷生说南风瑾是绝佳的演员,入戏入情,但今天在看到了陈恩瑞这满心委屈却故作坚强的演技后,真心觉得……影帝影后的演技果真是相辅相成。

    她将一个爱而不得,却如何也放不下的痴情女孩儿演绎的淋漓尽致,足以……让她自己都深信不疑。

    南风瑾的眼底是化不开的墨色,虽然不至于说是感动,却到底还是升起了些波动。

    终究是他护了那么多年的女人。

    他几乎将自己所有的柔情都给了她。

    “……手上的伤还没好,养养神。”半晌,南风瑾闭了闭眼睛,说道。

    陈恩瑞破涕而笑,点头:“好。”

    ……

    陈恩瑞被送回陈家,陈凌峰知道他来的消息,第一时间迎了过来。

    语言闪躲的说是想要跟他单独谈谈。

    两人去了书房,宋巷生则登堂入室一般的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笑道:“这里似乎比我买下的那栋,要差得多。”

    赵慧敏在南风瑾跟前还会给她个好脸色,如今南风瑾去了书房,她连装都懒得装下去,“砰”的一下将水杯放到桌上。

    水杯里的水溅出在桌上。

    “你还有脸来?!”赵慧敏厌恶道。

    宋巷生抿唇而笑:“南总请我进来,我总不好拒绝。”

    赵慧敏怒极:“山鸡就是山鸡,一心想要攀龙附凤,不知羞耻。”

    宋巷生:“不知羞耻这个词,我想……如今还是用在令媛的身上比较合适,毕竟……”她轻笑出声,“毕竟,如今整个四方城谁不知道,陈小姐脚踏两只船不说,还给孙琪生了孩子,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索性就把人家告上了法庭,这一番操作,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只是可惜,真是可惜……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法庭时公正的,是人是鬼,一辨就明。”

    要说伶牙俐齿诡辩,赵慧敏不过是个好命的阔太太,哪里会是宋巷生的对手。

    三言两语就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赵慧敏气急败坏的想要拿水泼她,宋巷生寡淡的声音随之响起,“我如果是你,就不会那么做,我在陈家受了委屈,免不了要在南总面前卖个惨,到时候……离了南氏集团本就岌岌可危的陈家,可就……”

    她话没说完,但是言语间的意思却已经表达的很是明了。

    不管南风瑾现在对她究竟是愧疚多,还是喜爱多,这一杯水泼下去,都是导火索。

    赵慧敏还有些理智,但嘴上却依旧恶毒:“一个小浪蹄子,我看你能威风到什么时候!”

    宋巷生眸光很淡的涂了下口红,“那您可要活得久一点。”

    难得的陈恩瑞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反而一反常态的沉默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而此时的书房。

    陈凌峰给南风瑾到了一杯茶,将孙家数小时前来过的意图委婉的表示了一下,想要以此来窥测他目前的想法。

    南风瑾听完后,沉默了良久的时间。

    就在陈凌峰满意揣测是不是自己的意图太明显的时候,南风瑾开口了。

    他说:“……恩瑞也到了该结婚的年纪,只是,孙家……陈叔还需要好好考察一番,才是。”

    陈凌峰的重心,都放在了他的前半句话上,心里有些惋惜怨恨陈恩瑞竟然真的没能抓住他的心,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南风瑾这条路走不通,孙家承诺的利益,也实在诱人。

    至于南风瑾口中“需要好好考察一番”的言论,直接就被他抛到了脑后。

    但明面上陈凌峰还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是我们家恩瑞没有福气……这些年,风谨你也为她做的够多了,只是,你也看到了陈家现在就是一个烂摊子,我是真的替我这个女儿担心,这嫁给谁……万一对她不好,我这把老骨头岂不是束手无策啊……”

    即使是到了现在,陈凌峰还不忘记再给南风瑾要个承诺。

    而南先生脑海中思索着曾经那道瘦削的身影,勉励把他从水中救上来的画面,点下了头,“这么多年,恩瑞也算是我半个妹妹。”

    言外之意,即使做不成情侣,他也不会放任不管。

    陈凌峰闻言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等两人从书房出来,宋巷生早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掀眸轻瞥了他一眼:“可以走了?”

    “风谨啊,巷生,既然来了,咱们一家人也好久没有聚一聚,不如这样,今晚干脆一起留下来吃个便饭?”陈凌峰笑呵呵的说道。

    陈恩瑞也在这个时候站起了身,走到南风瑾的面前,握住了他的手臂。

    宋巷生自然不会去吃这顿饭,她怕自己消化不良,“南风瑾,我困了,睡觉前,想吃你亲手做的面。”

    陈恩瑞抿了抿唇,“姐姐,君子远庖厨,风谨他每天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就已经……”

    “好。”

    一道没有任何多余色彩的“好”字,轻飘飘的从南先生的口中溢出。

    宋巷生满意的看到陈恩瑞愣住的表情,勾出笑了下:“那就……麻烦南总了。”

    陈恩瑞:“风谨,你……”

    南先生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对着陈家人略一点头,握着宋巷生的手,便离开了。

    宋巷生在走的时候,略微回头朝着几人看了一眼,精致的眉眼带着嘲弄的味道。

    陈恩瑞攥紧了手掌,刚刚包扎好没有多久的伤口,再一次的崩裂,赵慧敏惊呼一声,连忙拿来了医药箱。

    新城壹号别墅。

    宋巷生接到了一通张潇潇打开的电话,商讨了一下下一期广告片的拍摄问题。

    宋巷生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之后,脑子就有些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靠在椅背上,并不舒服,宋巷生的眉头拧了一下,但是却没有醒过来,身上有些好像隐约的还有些发热。

    南风瑾从厨房出来,并没有看到人。

    朝门口的监控瞥一眼,发现她并没有出去,于是便上了楼去找。

    在楼梯走到一半的时候,余光隐约的扫到客厅的沙发上似乎有道身影,他定目去看。

    果然看到身上什么都没有盖,就那么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好像是睡熟了的宋巷生。

    南风瑾的眉头拧了一下,走下楼梯,喊了两声:“巷生,宋巷生?”

    睡的昏昏沉沉的宋巷生,隐隐的听到了有人在喊自己,但是这道声音的产生,却让她心生不喜和防备。

    她觉察到自己身边好像有人,挣扎着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直接跟南风瑾深邃的眸子撞了个正着。

    他的眸光一如第一次见面时的漆黑深沉,在那天她从高处掉下来的时候,紧紧的抱住了她。

    她在那瞬间,恍然的好像是见到了这时间最璀璨的双眸,也不知道会造成此生难平的伤痛。

    他说:“饭做好了。”

    宋巷生坐起身,这才想起来,她在陈家为了刺激陈恩瑞,张口说了什么。

    “不用了,我不饿。”

    她站起身,就想要去休息。

    南风瑾从后面握住了她的手臂,说:“时间还早,吃完了再去休息。”

    宋巷生伸出手,一寸寸的掰开他握着自己的手,“南总,还是自己吃吧,我没胃口。”

    南风瑾墨色深瞳,一片幽暗:“巷生做戏要演全套,你想要引我入局,却一点真心都不愿意付,我……怎么会上当?”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