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82章:南风瑾面色微沉,却不可能跟他对着骂,这是天性。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从头到尾,都是她在搞鬼。”陈恩瑞说,“她回来就是为了报复我们,为了给她的孩子报仇,陈家现在被她闹的人仰马翻,她早晚也会算计到你身上。”

    南风瑾站在高高的阶梯上,眸色深沉似海,沉静的看着不远处的宋巷生,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的沉默,让陈恩瑞更加的难忍。

    “恩,恩瑞……”李姗姗从里面出来,就被听到脚步声的陈恩瑞赤红着眼睛瞪视着,当即后退一步,喊了一声。

    陈恩瑞“啪”的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贱人!”

    李姗姗捂着面颊,泥人也有三分脾气,接连两次出庭都被动手的李姗姗,心里难免也就有了些抱怨,“是你坚持让我来的……你难道没有听到法官说吗?庭上说谎话,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难道还想要我因为你去坐牢吗?我……我不过是说了实话,你要是没做,怎么会被人录像,南先生他,他对你那么好,你都可以背叛他……”

    陈恩瑞原本就是满腔的怒火,听到她这么说,整个人的情绪都不再受控制,“我撕烂你的嘴!我让你胡说!宋巷生孙琪给你了什么好处,让你在法庭上胡说八道?!”

    李姗姗:“我说的都是实话,视频都在那里,你还要怪到我身上!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听到两人这边的动静,宋巷生微微偏过了头,她看到厮打在一起的陈恩瑞和李姗姗,也看到了目光沉静如水伫立在一旁负手而站的南风瑾。

    “Reborn,这次的事情还要多谢你。”孙琪笑声说道。

    宋巷生收敛了一下心神:“孙少倒是很让我意外,外加传闻憨厚中庸只靠父辈荫庇生活的孙少,实际上心中自有沟壑,将所有人耍的团团转。”

    孙琪憨厚的笑:“Reborn你说笑了,今天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赢得那么轻松,我承你这个情,以后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一定竭尽全力。”

    宋巷生:“承情?孙少认错人了,你能赢了这场官司,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

    她幕后垂钓,不过就是应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话,孙琪这个人扮猪吃老虎,实际上心狠手辣的很。

    单单是宋巷生隐约查到的内容便能知晓,毁在他手中的女人五根手指头都数不完。

    她欲把陈恩瑞推进火海,却没有丝毫想要跟他深交的想法。

    孙琪讳莫如深:“是吗?我还以为,这次在背后帮我的人,会是宋小姐。”他眼神打量,低声说:“宋、巷、生。”

    宋巷生面色如常,“看来我跟那位宋小姐很有缘分,这么多人在我面前接连提起她的名字。”

    孙琪摸着头,再老实本分不过的模样。

    数秒钟后,孙琪走向了陈恩瑞,“恩瑞,这次的事情闹的满城风雨……我已经跟家里商量过了,只要你愿意,我还是愿意照顾你一辈子,毕竟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小贝的妈妈。”

    陈恩瑞现在看着他的嘴脸就觉得恶心,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孙琪也不生气,就那么笑呵呵的跟她说了两句后,离开了。

    陈恩瑞眼含恨意的看着宋巷生:“现在,你满意了吗?!”

    宋巷生眉头一挑,“陈小姐说的是哪方面的满意?”她说,“若是判决结果,我自然是尊重法庭的威信。”

    简而言之,今天的判决她很满意。

    陈恩瑞握紧了手掌,“你给了李姗姗多少钱?竟然让她背叛我?!”

    “陈恩瑞,钱的确是能解决很多事情,但……黑是黑,白是白,你做过的事情还不需要我找人作伪证。”她微微走近:“有件事情你好像现在还没有弄明白……”

    “既然这样,我不妨好好的提醒你一下,当年你以为自己怀的是南风瑾的孩子,实际上是孙琪的,如今你怀疑是有人诬陷你跟主动跟孙琪ML,可……”宋巷生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轻笑一声,“可……证据确凿,人证物证都在,你说……它是不是真的?”

    你说它是不是真的?

    她嘲弄的话语,让陈恩瑞整个人晃遭雷击,差点瘫倒在地上。

    因为从头至尾,陈恩瑞都下意识的将这个想法给排斥在了脑海之外。

    李姗姗动手扶了一下她。

    陈恩瑞当即死死的握着她的手,眼睛瞪大的,一瞬不瞬的盯看着她,问:“姗姗,你告诉我,都是假的是不是?都是假的是不是?!”

    李姗姗的脸上还带着巴掌印,“是真的,我真的看见了。”

    “不可能!”陈恩瑞情绪失控的猛然推开她的手,惊声尖叫道:“假的,都是假的,你收了钱故意冤枉我!你怎么就那么贱,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你为了钱背叛我!”

    陈恩瑞的声音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李姗姗众目睽睽之下被人骂“贱”,脸上顿时就火辣辣的。

    就在这个时候,陈恩瑞忽然哭着跑了。

    李姗姗下意识的就朝着南风瑾看了一眼,似乎是害怕他因为这件事情而怪罪到自己身上。

    然而,南风瑾却把视线落在了宋巷生的身上,他说:“不要跟孙琪走的太近,他不是个蠢货。”

    宋巷生闻言先是一愣,继而玩味的弯起了唇角:“这话,南总想必送给自己的心上人更合适……哦,我忘了,今天的这场闹剧,南先生怕是也面上无光,不想要旁人再提及心上人。”

    南风瑾沉声:“宋巷生,把我的话听进去。”

    “南总,我女朋友的事情,就不烦劳你费心了。”江君骁大步流星的朝着宋巷生走了过来,对上南风瑾的眸子,眼神带着几分的冷意。

    南风瑾看着他自然而然把宋巷生揽在怀中的姿态,垂在一侧的拇指不自觉的摩搓了下指腹,眸色深幽,暗无光线。

    “江少的这个女朋友,江董知道吗?据我所知,江家温家的联姻势在必行,江少堂而皇之的交了女朋友,是准备把江家的脸面搁在哪里?”

    江君骁浪荡是真,游戏人间是真,重视亲情更是真。

    他每每把江父气的直拿家法,却不知道背地里给他找了多少疗养的食谱让家里的厨师照着做。

    江君骁的软肋是家人,南风瑾深知。

    “真是没想到,日理万机的南总,竟然也会有闲情雅致,来关心我们江家的这点小事,还真是……”他咧着嘴,邪肆笑,“还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他说话荤素不忌,跟南风瑾看似雅正的姿态,截然不同。

    南风瑾面色微沉,却不可能跟他对着骂,这是天性。

    南风瑾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江君骁不知道是说了什么,宋巷生眉目鲜活的怒视了他一眼。

    江君骁笑哈哈的跟她逗趣,宋巷生虽是扭过了头,看似不屑,可南风瑾却看到,她微微弯起的唇角。

    不似面对他时的皮笑肉不笑,那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愉悦。

    “先生,我们该回去了……一个小时后跟WD还有场会议要开。”张助理走过来,压低了声音,提醒道。

    南风瑾不知道是听到没有,他轻声说了句:“明天是小宝的生日。”

    ……

    车上,宋巷生问他:“你怎么会来?”

    江君骁靠在椅背上,横了她一眼,“我如果不来,怎么能知道,你会跟南风瑾在一起有说有笑。”

    宋巷生:“……最近眼神不太好?”

    这是有多差的视力。

    江君骁斜靠着,翘着二郎腿,“待会儿有什么安排?”

    宋巷生掀眸看他一眼:“你有事情?”

    江君骁点头。

    宋巷生“哦”了一声,之后……就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江君骁抿了下唇,有些火大,“然后呢?”

    宋巷生无端的就想要翻个白眼,“你还想有什么然后?”

    江君骁现在十分的明白,为什么自家老爹总是跟自己说不了两句话,就想要发火,这女人比他还能作,说话跟挤豆子一样,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

    欠收拾。

    索性,他也不跟她继续打太极,直白道:“去我家。”

    “嗤——”

    刹车停止。

    江君骁整个人猛地向前倾了一下。

    宋巷生稳住身形,看向他。

    江君骁抬眼,对视,痞笑:“怎么?这么惊喜?”

    宋巷生的面色有些复杂:“你别乱来,我们的关系是假的。”

    既然是假的,就不该去牵扯到旁的,尤其是……家人这一块。

    江君骁裹了下后槽牙,漫不经心的移开视线,“你想什么?以为我带你回家见家长?……是我老爹的意思,他有事情要跟你聊聊罢了。”

    宋巷生心下稍松。

    江君骁却见不惯她长松了一口气的模样,一路上给她摆足了冷脸。

    他自以为的冷脸,毕竟,宋巷生只是觉得……他不过是安静了些而已。

    到了江家,宋巷生意外的看到,多了一个人。

    温沁柠。

    “爸,妈,你们怎么没有事先告诉我,家里还来了客人?如果知道温小姐要来,我也好带份礼物回来,这空着手见面,未免有些尴尬。”江君骁把手搭在宋巷生的肩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坐在客厅里的温沁柠。

    温沁柠觉察到他的目光,整个人显得也有些尴尬,尤其他身边还带了个宋巷生。

    “伯父,伯母,既然你们有客人,我还是等有时间再来,我今天先走了……”温沁柠站起身,准备离开。

    江母连忙握住了她的手,“客人是客人,沁柠你好不容易来一样,伯母可舍不得你就这么离开,你要是这么走了,我可要生气了。”

    温沁柠:“可是……”她的目光瞥向了宋巷生。

    江母:“是你伯父找宋小姐有点事情要谈,干扰不到咱们,正好,君骁现在回来了,我让他领你在家里转转,也好熟悉熟悉一下环境。”

    熟悉环境……

    这话里的深意,在场没有人会听不明白。

    温沁柠面色微红的看了眼江君骁。

    江君骁散漫的笑笑:“妈,你还是找别人吧,女朋友还在这里,我去陪别的女人,这种渣男的行径,我可做不来,我从良了。”

    从书房出来的江父闻声下了楼:“胡说八道什么,什么女朋友?你小子成天就会给我惹事。”

    江君骁闻言,握着宋巷生的手臂微微收紧,面上还是带笑的:“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不是他亲口承认了宋巷生的身份,江君骁怎么会把人带回来。

    如今这是……堂而皇之的耍着他玩?

    江父看着他握着宋巷生手臂,以一种保护姿态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把手松开,拉拉扯扯的像是什么样子?!”

    江君骁见此,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冷笑一声,拉着宋巷生就要往外走。

    “逆子,你给我站住!”江父顺手将佣人端过来的茶杯摔在了他的脚下。

    宋巷生面色沉静的看着眼前的闹剧,在江父气急败坏和江母的劝阻声中,宋巷生慢慢的松开了江君骁的手。

    前一秒还可以跟家人无所畏惧抗争的江君骁,在她手指抽离的那一刻,却像是忽然之间就被抽离了全部的坚持。

    他明明是生气的,想要对她发火,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名曰涩然的味道,她说:“宋巷生,你哪怕只有一次,肯握着我的手,老子为你去死都行。”

    他是个浪荡子,有过的女人不计其数,可到底放到心上的,也不过是只有她一个。

    可就是这一个,从来没有把他的真心当回事。

    说放就放,干脆利落的没有任何的犹豫。

    他说:“我想娶你,只要你肯点头,天王老子在这里,我都娶你。”

    江父被他的混账言论气的吹胡子瞪眼,他却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宋巷生,等待她的回答。

    他的目光灼然,感情就那么真挚的摆在她的面前,可是宋巷生呢?

    她不敢接。

    在他期许的目光下,她浅淡的一笑,“江君骁,你忘了,我们……是假的。”

    假的,不过是逢场作戏。

    她转过头,看向江父,也看向江母,神情坦然而端庄,“伯父伯母,江君骁他是在给你们开玩笑,我们……只是朋友。”

    轻描淡写的一句朋友,就是她从头至尾对待他们两人关系的定位。

    这话,江君骁不知道自己听过多少次,每一次都刺耳到了极点。

    她要走,江君骁死死的扣住她的手腕,目光灼然却在笑,笑意不达眼底,他说:“就这么走,连反抗一下都不用?”

    他说:“你就算是站着,让我来,也好啊。”

    她站着不动,只要站在原地,他就可以一头热血的,一条路走到黑,一直走到她面前。

    他的感情如同他的人,热烈而激猛。

    宋巷生不是没有迟疑,可她清楚的明白,自己不过是个从身到心都像是行将就木,只靠着仇恨支撑的女人,犯不着让他因为她闹的家庭反目。

    她,慢慢的推开了他的手。

    江君骁就那么看着她一寸寸的从他的手中脱离,自己的手臂还保持着原本伸出去的姿态。

    宋巷生走了,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一道声音在问她:“宋巷生,即使我跟别的女人结婚,你也无所谓吗?”

    宋巷生没有回头,只是微微抬头,看了眼远处的天空,抬脚走了。

    江家别墅外,一辆黑色商务车,静静的伫立在那里。

    车窗半降,里面的男人露出深邃的眉眼,他说:“上车。”

    宋巷生有些疲惫的按了按眉角的位置,在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后,她不过是略一迟疑的功夫,便上了商务车。

    站在门前的江君骁,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上了南风瑾的车,蓦然一拳重重的锤击在了墙壁上。

    殷红的血从指缝中渗出

    温沁柠担忧道:“你这又是何必……听伯父说,他们本身就是夫妻,夫妻吵架从来都是床头吵床尾和,你……”

    江君骁收了手,眼神有些冷的看了她一眼。

    温沁柠被摄在原地,但还是开口道:“你对她只是一时迷恋,就像当年……你不是也喜欢过我?”

    江君骁闻言却是笑出了声:“我喜欢过你,我怎么不知道?”

    温沁柠:“当年全校都知道你……”

    江君骁:“劳资说过喜欢的女人海了去,怎么……自作多情之前,不需要打听打听?”

    他现在的脾气一点就着,对谁都没有个好脸色。

    当晚,江少砸了自己房间内能砸的所有东西,自己坐在一片狼藉里,脚边胡乱的丢弃着数个空酒杯。

    江母听到里面的声音渐消渐止,推门进来,看到坐在一片狼藉中间的江君骁,颓然就叹了一口气。

    ……

    “明天是小宝的生日。”南风瑾轻声道。

    宋巷生闻言,冷笑了声,对此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对着前面开车的司机说道:“靠边停,我从这里下车。”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南风瑾,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南风瑾眸色不变,“开回家,今天太太住家里。”

    宋巷生侧过头,晃动了两下车门,觉察被锁死以后,就松了手,似笑非笑的看着南风瑾:“南总带我回去,就不怕我再把你送到巡捕局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