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81章:你这是跟陈恩瑞有仇?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警员狐疑:“你们真的不认识?”

    宋巷生回答的很是干脆:“不认识。”

    次日凌晨。

    南风瑾是在巡捕局里醒过来的,张助理在接到电话的那一刻,有一瞬间的诧异,之后紧忙赶了过来。

    警员看着在椅子上躺了一夜,醒来后面色沉冷,用桌上电话拨号的男人,跟同事互相对视了一眼。

    在巡捕局等待的半个小时里,南先生覆手而立站在窗边,什么话都没说。

    张助理当即便把人给保释了出来。

    带人回来的警员,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弄回来了大角色。

    局长在知晓事情始末后,亲自把人送到了警·局门口。

    南先生披上了张助理递过来的外套,俊美清萧,清冷如昔。

    商务车内一片沉寂,除了清浅的呼吸,再无任何其他声响。

    张助理透过后视镜,看到后座上,眉心微拧,指腹按摩着太阳穴的男人,有些欲言又止。

    南风瑾面色沉沉:“有话就说。”

    张助理:“……陈小姐的案子,明天一早宣判。”

    南风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面色寡淡的轻声“嗯”了下。

    公寓内的宋巷生丝毫不意外南先生会在醒来的第一时间从巡捕局保释出来,毕竟是城市纳税第一人,经济增长还要靠他来带动,这点小事情,不过就是南先生意识不清时的一个小小插曲。

    明知道什么效果都不会有,但宋巷生只要想到南风瑾醒来后难堪的脸色,就觉得心情舒畅。

    七宝巷。

    宋巷生在办公室内看着近一月的流水,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张潇潇身后跟着一戴墨镜的女人,女人还带着鸭舌帽和口罩,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Reborn,苏小姐来了。”

    宋巷生抬头,看着慢慢摘下口罩的女人,顿了一下,眼神示意张潇潇把门带上。

    当办公室内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宋巷生这才走过来,开口:“你一个人来的?”

    苏青颜跟她一起坐在沙发上,眼神有些疲惫,“巷生,安越在你这里拍摄了一条广告是吗?”

    宋巷生点头,“是有这回事。”

    苏青颜顿了下:“广告还没上是不是?你跟他说,广告片出了点瑕疵,需要他重新进行补录好不好?”

    宋巷生:“你们是……出了什么事情?”

    苏青颜涩然一笑:“我……找不到他了。”

    有时候感情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当年在学校里的苏青颜追随着安越到处跑,安越去哪里,她就跟个小尾巴似的紧跟着。

    后来有人就开玩笑,说是:如果你想要找苏青颜,不如……去打听一下安越在什么地方。

    苏青颜进娱乐圈,也不过是在跟随他的脚步。

    明明是她一直在追着他跑,可慢慢的,他就成了,她只要一回头,一侧身,就能看到的存在。

    安越在很多时候,就是个闷葫芦,可却是个细致入微的闷葫芦。

    苏青颜一直说这段感情里从来都是她主动的,他白白就勾着她捡了一个女朋友,每次,安越就只是笑,眼里只有她的宠溺。

    他会每次不厌其烦的给她收拾衣服,收拾家务,亲手给她清洗贴身的衣物。

    因为苏青颜这个人,私底下,尤其是在自己的小地盘上,懒惰的可以,每天窝在沙发上,跟只恹恹的猫咪似的。

    两人在一起后,她就再也没有动手洗过自己的衣服,这些事情都是安越在做。

    风光霁月的男孩儿,硬生生的就被她给培养成了家庭煮夫,还是心甘情愿的那种。

    她闹个小脾气,在沈云赫的事情上不能面对他,就要躲着他,可安越还是那个安越,他好像永远都不会变。

    那天,沈云赫面前,他说:“不要碰她。”

    他说:“颜颜,不要怕。”

    后来,他电话问她,语气照旧的温柔,声线还是往昔的柔和,他问:“颜颜,你爱他吗?那个男人……”

    苏青颜哭了,她抱着手机哭的很伤心,只有在安越的面前,她才能是那个什么坏情绪都可以尽情抒发的小女孩儿。

    她哭着说,只爱他一个,从来只有他一个。

    安越笑了,笑声里有苍凉也有悲切,他说:“颜颜,不要怕,一切……都会过去。”

    她离不开,安越知道。

    沈云赫那人心狠手辣,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他的游戏在没有结束之前,苏青颜所谓的自由不过是在被他操持着把柄的情况下。

    他说:“颜颜,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他跟她道歉,一遍又一遍,一声又一声。

    苏青颜哭的越加伤心,因为他根本什么错误都没有,他只是想要去走一条自己喜欢的路。

    可命运这种东西,从来都是喜欢开玩笑的。

    所有人被它推着向前走,没有回头的余地。

    谁也不能回头。

    那天之后,安越就再也没有接过苏青颜的电话。

    她联系不上他了。

    宋巷生听完后,沉默了数秒:“……你是说,安越他……都知道了?还……看到了?”

    苏青颜沉重的点下了头。

    宋巷生掏出手机联系上了安越的经纪人,情况却并不乐观。

    “Reborn真是对不起,安越已经退圈,广告片的事情恐怕没有办法再配合了,我们……现在也联系不上他。”

    宋巷生:“只是退圈,也不会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们很有诚意找安越补录,为此耽误的时间和精力愿意按照市场价补偿。”

    经纪人:“Reborn真的不是我不帮忙,安越他……擅自宣布退圈,公司高层都被打的措手不及,现在因为这件事情,上面的火气很大……”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们这些人的日子也不好过。

    他不是没有想过让安越打消退圈的想法,但是现在连人都找不到,什么都是妄谈。

    在经纪人的叹息中,宋巷生挂断了电话。

    因为她开了扩音,苏青颜也将两人的对话都听得清楚,她有些心急的拽着自己的头发。

    宋巷生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也不要着急,安越不是容易冲动的人,不会有……”

    “嗡嗡嗡。”苏青颜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她看着那串号码,是安越的。

    连忙接了起来,“安越,你在哪儿?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她说着,眼泪就有些不受控制,她真的很担心。

    “是你……安越呢?你为什么会拿着他的手机?”

    “……不可能!你骗我,我不相信!”

    “你胡说,安越他不可能,不可能那么做!”

    “……地址。”

    苏青颜面色难堪的挂断了电话,匆匆就要往外走。

    宋巷生见她情绪不稳,连忙把人拦住:“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苏青颜低垂着头,看不见她的神情变化:“……我要去见一个人。”

    宋巷生默了默:“我跟你一起去。”

    她现在的情况,宋巷生实在不放心,尤其……她现在还是名孕妇。

    两人到了指定的地点,宋巷生看着早已经到来的李思凝,眸色顿了顿,如果她没有记错,这个女人在安越拍摄广告片的过程中,对安越展现出来的关心就显得非同一般。

    今天怕是……

    来者不善。

    “真巧,Reborn竟然也在……”李思凝笑道。

    宋巷生朝她略一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苏青颜没有耐心跟她打太极,劈头就问,“安越呢?”

    李思凝:“苏小姐着什么急啊,咱们坐下聊,你肚子里的孩子如果在我面前出了什么事情,沈老板的怒火我可承受不起。”

    李思凝语气很淡的挑明了苏青颜肚子里的孩子,无形之中就把她和安越的距离拉开。

    苏青颜怎么会听不明白,但是现在她想要知道安越怎么样了,也没有功夫跟她计较这些:“他在哪儿?”

    李思凝:“安越现在很好,苏小姐不用担心,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这件事情。”

    李思凝从包里掏出一张请柬。

    红色的喜庆封面让给苏青颜整个脊背都是一僵,“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思凝将请柬从桌边滑到她的手边:“我跟安越的订婚典礼,苏小姐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跟沈老板一起来。”

    苏青颜抿唇:“他不可能跟你订婚。”

    安越不可能那么做!

    她不相信,一个字都不相信。

    李思凝:“苏青颜事到如今你何必还要自欺欺人,娶了我,他能少奋斗至少十年,而你……不过是他人生耻辱的一章,没有男人可以忍受这样的背叛,尤其……据我所知,你现在还跟沈云赫住在一起,不是吗?与其摇摆不定的纠缠在两个男人之间,直接跟了沈云赫不是更好?你想要的名利哄好了他,还不都是你的。”

    她的言语轻佻侮辱,就差直接说苏青颜是出来卖的。

    可偏偏,苏青颜没有办法反驳,因为在她看来,跟在沈云赫身边,她本身就跟个作陪小姐没什么两样。

    “我要见他,我要他亲口跟我说。”苏青颜说。

    李思凝:“想见他可以,订婚当天,你自然就会见到,只不过……”她说,“只不过到时候,希望沈小姐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免得毁了我的订婚典礼。”

    李思凝以一种居高的姿态,将苏青颜视作蝼蚁。

    出身于高门,自然瞧不上苏青颜这类的戏子,尤其还是一个出来卖的戏子。

    玩物一样的存在,如果不是安越的关系,她平日里连看上一眼,都会觉得脏了眼睛。

    宋巷生看了眼苏青颜。

    苏青颜扬起精致的下颌,勉励在笑:“我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让他会同意跟你订婚,但他是安越,我就信他,我信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除非他亲口说他不爱我了。不然,你说破了天,也不过是在趁火打劫,趁虚而入,你瞧不起我,我难道就看得上你吗?”

    自诩高人一等,不过是投了个好胎,沈云赫是,李思凝也是。

    他们高高在上,视挣扎生活的人为宠物,什么喜欢不喜欢,爱不爱,不过是满足一时的贪念。

    李思凝闻言冷笑一声,“真是好笑,看不上我?你有什么资格?以为自己傍上了沈云赫,就真的以为自己是沈家少奶奶了?沈云赫要跟高家的联姻势在必行,你以为自己还能得宠几时?一个玩物就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是什么不可替代?!”

    “李女士既然自诩是上流圈的人,说话的时候还是注意一下分寸的好,免得不知道的,会以为你是什么暴发户。”宋巷生握了下苏青颜的手,面上清浅的笑,她拿着请柬看了看:“我们会准时到,只是……”

    她细细的审视了下请柬上的照片,说道:“有个不成熟的小建议,还希望李女士可以稍微采纳一下,到时候一定要请个技术成熟一点的化妆师,不然……这看上去,还以为是姐弟认亲宴会。”

    她明眸润唇,眼神自带光丽艳逸,说出的话却让人气堵,她说:“显老。”

    “你!”李思凝本身就比安越大上几岁,再加上安越一惯在荧幕上的形象,这乍然看上去,活生生的就把她衬托的老了好多岁。

    “Reborn你再怎么说也是一个老板,维护这种人,跟这种人为伍,简直就是掉价。”

    宋巷生微微弯起唇角:“谢谢关心,我这人交朋友就是看个眼缘。”

    “不知好歹。”李思凝甩下一句,离开。

    苏青颜看着桌上的请柬,握紧了手掌。

    宋巷生收敛了脸上的神情,轻声说:“既然你说信他,就不要多想,你们在一起后,安越对你怎么样,你自己是最清楚的,既然这样……一切就等订婚那天再说,他或许,是有什么苦衷。”

    即使是身为一个外人,宋巷生也从来没有办法怀疑安越对于苏青颜的心。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眼睛里会透着光。

    在安越和李思凝的订婚典礼到来之前,陈恩瑞的案子再次开庭。

    “一口价十万,非法录制的他人视频,你交给我,既可以拿到钱我还能替你保密免于处罚,否则……钱一分钱你都拿不到,还要有牢狱之灾,你是个聪明人,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十万?我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开庭,我卖给陈恩瑞可以拿到更多。”男人不屑道。

    宋巷生:“你当然可以这么选择,不过……我可以跟你保证,你前脚踏出这里,后脚找上门的就是警·察,你可以选择试一试。”

    男人握紧了手中的东西,“你在威胁我?”

    宋巷生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推到他面前:“贪心不足蛇吞象,这里是二十万,我时间不多。”

    男人看着眼前带着墨镜,看不真切的女人,“你这是跟陈恩瑞有仇?”

    宋巷生寡淡的扯了下唇角:“这不是你要关心的事情,视频拿过来。”

    男人收了钱,将U盘丢给她。

    宋巷生上了车,插入手机看了看视频后,唇角就跟着弯了弯。

    庭上,李姗姗再次推翻了自己上次的证词,言辞坚定的证明陈恩瑞的无辜。

    但是这接连的证词翻供,已经让她的可信度大大降低,尤其……孙琪这边拿到了一段让陈恩瑞措手不及的证据。

    经过检验,视频不存在合成和剪辑的成分,被当庭采纳。

    现场播放的视频让不少人哗然,更是让陈恩瑞直接愤然起身,“这段视频是伪造的,是假的!”

    她气急的指着孙琪:“是你伪造的视频是不是?你说话,是不是你伪造的视频!”

    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主动跟他做出那种事情!

    “原告请你冷静。”法官敲了一下锤,提醒道。

    陈恩瑞大吼:“我怎么冷静?!是他趁我酒醉强暴的我,现在还弄出了假视频,是你,你能冷静吗?!”

    律师连忙制止她,“陈小姐,你冷静冷静,你这样冲着法官喊,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毫不意外的,陈恩瑞被法警拉回了原本的位置上,并且被当庭警告控制自己的情绪。

    宋巷生目光沉静的看着,陈恩瑞的反应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

    “是你做的?”南风瑾沉声。

    宋巷生:“南总开玩笑了,这个案子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不过是……来看场好戏。”

    好戏,陈恩瑞翻车的好戏。

    视频中,陈恩瑞的动作明显是在主动勾引……

    她虽然是背对着镜头,但足够证明是她本人。

    孙琪躺在床上,口中隐约还在说着什么,呼吸声很重。

    这样的画面,无意识将陈恩瑞所谓“强奸”的言论给击得粉碎,还是铁证如山。

    孙琪在这个时候站起了身,憨厚的说道:“……我原本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们当时的确是你情我愿的,她还喊出了我的名字,我没有打算闹到法庭上,毕竟对她的名声不太好……但是现在事情越闹越大,我也只想要尽快结束。”

    “这个视频是一个有偷拍癖好的男人那里弄到的,是原视频,可以保证它的真实性……我将它交到法庭上,但我希望,庭审结束以后,大家可以对这件事情保密,不要损害她的名声……”

    面对他情深义重痴情不悔的话语,在场的人都有几分动容。

    在看向叫嚣的陈恩瑞,心里已然有了些许的偏向。

    当到了最后的陈词阶段,李姗姗也只能说了实话,当天她也看到了视频中的画面,偷拍者其实……是在她走开之后来的。

    前后脚的功夫,她当时有些慌乱,并没有能够注意到。

    至此,事情尘埃落定,法庭当场就驳回了陈恩瑞的立案请求,宣布孙琪无罪。

    “Reborn……”孙琪在法院门口,蓦然就叫住了宋巷生。

    宋巷生顿下脚步,“孙少,有什么指教?”

    不远处,陈恩瑞看着跟孙琪交谈的宋巷生,握紧了手掌,“风谨,你现在还觉得这件事情跟她没关系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